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六百六十 杀手登门

六百六十 杀手登门


                三日后殿试揭榜,司马昭名落一甲,仅仅获得第四名,让很多人大呼意外。△¢

所谓“一甲”,就是殿试完毕后由皇帝钦定前三名,分别授予状元、榜眼、探花的头衔,称之为进士及第,也称之为一甲,乃是新科学子里面最为荣耀的三人。一甲下面有七人,称之为二甲,赐进士出身;三甲有十人,称之为同进士出身。

殿试揭晓,司马昭更是几乎郁闷的要吐血。自从得到天子召见之后,朝野上下一致认定本届状元非司马昭莫属,通过院试选拔出的二十名进士,只有司马昭获得天子破格召见,这岂不是说明状元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因此这几天以,司马昭甚是春风得意,前他下榻的驿馆拉拢关系,巴结奉承,溜须拍马的人络绎不绝,甚至有金陵的士族豪绅托人登门提亲,希望能把这位准新科状元招为乘龙快婿。而司马昭自己也踌躇满志,言谈举止间俨然以新科状元自居,没想到揭榜之日自己不仅没有获得状元,就连榜眼、探花也是花落别家,勉强获得二甲进士出身。

当然,对于刘辩说这么做有自己的算盘。

凭心而论,司马昭的治国之道写的文采斐然,即便给他个一甲甚至是状元也不为过,毕竟这年头的科举考的是文章,评定更多的是靠主观判断,而不像刘辩穿越前的莘莘学子的考卷每个问题都有标准答案,对就是对错就是错,试卷填完算算分数。高下立判。

判断一篇文章的好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除非有鹤立鸡群的文采与学识。文章明显超出其他人一大截,否则即便把第二十名和第一名的名次颠倒一下,也不会引起什么争议。所谓殿试,就是由天子一言九鼎,说谁是龙谁就是龙,说谁是虫谁就是虫。

刘辩既然起了杀司马懿之心,自然就必须要考虑司马昭的反应,背叛倒戈都是有可能的。而新科状元叛变东汉归顺西汉,这样的话题一定很火爆。一定会让政治对手抓住大做文章;所以为了尽量控制暗杀司马懿的影响,刘辩才把司马昭从“一甲”里面刷了下去,只给他了一个第四名。

“新科状元徐邈出列谢恩!”

专门用举行殿试的文华殿上,司礼太监郑和怀抱拂尘,当着孔融、顾雍、陈琳、魏徵、李白、吴道子、徐干、王璨等相关官员的面,高声宣布新科状元徐邈出列谢恩。

随着郑和一声令下,一个二十六七岁,身材瘦削,面容清癯。穿一袭淡蓝色儒士长袍,头戴灰色方士冠的儒生出列跪拜谢恩:“庶民徐邈谢陛下提拔,愿为大汉鞠躬尽瘁,虽死无怨!”

“给朕检测一下这个徐邈的四维?”刘辩在大殿上正襟端坐。不动声色的向系统下达了指示。

虽然之前看榜单的时候这个名字并没有引起刘辩的特别注意,但当被打上状元烙印的时候,刘辩就觉得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总觉得在正史中见过这个名字,应该是个曾经留名青史的人物。

“叮咚……巅峰徐邈——统率81。武力62,智力83。政治”

“啧啧……这徐邈的能力不错嘛,是个全面型的人才!统智政全部超过了80,而政治甚至超过了90,若是放在某一个历史阶段,完全可以胜任一州刺史之位。朕还以为这届科举将会颗粒无收,能够网罗到徐邈这样的人才,也算是小有收获了。”刘辩手抚绒须,在心中暗自沉吟。

“给本宿主介绍一下正常历史中的徐邈,看看曾经留下过哪些政绩?”

“叮咚……系统介绍:徐邈——字景山,燕国蓟县人,三国时期曹魏重臣。曹操在世时,历任丞相府参议郎、奉高县令、陇西太守等职位。及曹丕登基称帝,徐邈出任谯国相、典农中郎将,后迁抚军大将军军师。至曹睿登基之时,徐邈被委任为凉州刺史,领护羌校尉。曹睿崩,曹芳继位,徐邈还朝历任大司农、司隶校尉、光禄大夫,后迁司空,固辞不受。七十八岁卒,谥穆候!”

听了系统对徐邈的介绍,刘辩更有些刮目相看,在心里暗自沉吟:“这徐邈名声不显,但在仕途上却是混的风生水起,从曹操开始竟然是四朝老臣,简直是曹魏官场上的不倒翁啊!而且也不出朕所料做到了一州刺史,甚至差点位列三公,是个人才!”

“输给这样一个政坛常青树,曹魏不倒翁,你司马昭也不算冤枉!”想到这里刘辩颇为得意,在钦点徐邈为状元之前自己对他一无所知,可以说这次选人全靠自己慧眼如炬做出的判断,看自己的识人能力越越出色了。

“徐卿平身!”

刘辩退出系统,中气十足的召唤徐邈平身,“当今天下大乱,诸侯拥兵自重,朝廷正是用人之际,而徐卿才干非凡,故朕钦点你为今科状元,命你前往青州刺史王景略的幕府担任别驾从事,协助王猛治理青州。”

徐邈大喜过望,叩首谢恩:“小臣多谢陛下器重,愿为大汉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除掉状元徐邈之外,新科榜眼与探花就十分差强人意,经过刘辩检测,这两人的政治属性都没有超过75,最多也就是能够担任一县之令,或者太守佐官,便没有亲自做出安排,命他们去吏部衙门拜见尚书鲁肃,候补官缺。

众考生散去之后,刘辩单独留下司马昭,安抚道:“朕最看好的其实还是司马高达,但唯恐流言蜚语对你不利,故此没有钦点你为本科一甲。你只要好好努力,将的仕途不见得比不上状元,正所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心志,这也算是朕对你的一番磨砺吧!”

“多谢陛下!”司马昭心中虽然不悦,但也只能强颜欢笑,作揖谢恩。

刘辩又召唤出了女扮男装的张出尘以及邓泰山,对司马昭道:“这两位是朕派出的钦差,司马高达即刻带着他们返回你的老家,游说令兄司马仲达金陵出仕。若是能够劝服令兄为朝廷效力,朕会册封你吏部员外郎之职,或者到州刺史手下担任重要佐官!”

司马昭这才转忧为喜,作揖允诺:“小臣谨遵圣谕,这次回温县一定会设法说服兄长。”

一身吏部官员打扮的张出尘显得英姿飒爽,向司马昭抱腕道:“本官吏部郎中张晨,圣上重托,赶早不赶晚,咱们现在就动身吧?”

“愿从大人吩咐!”司马昭拱手领命。

当下一行三十余人出了乾阳宫,翻身上马,离开金陵度过长江,一路快马加鞭赶往河内郡去了。一路风尘仆,先渡过长江,走寿春、淮南,穿过曹操控制的谯郡、陈留,由白马津渡过黄河,最后一路向西,于七八天之后进入了西汉朝廷控制的河内郡温县。

进入温县之后,司马昭向张出尘与邓泰山提议:“张大人、邓大人,家兄性格孤僻,对于出仕非常抵触。我这次去金陵赴考,家中无人知晓,我怕就这样贸然带着诸位去见家兄劝他出仕,会惹得他勃然大怒,反而会弄巧成拙。不如由在下安排诸位到驿馆中暂住,让我先试探下家兄的口风,再做计较如何?”

司马家历代出仕,在河内算得上名门望族,在温县更是首屈一指。因此司马家族的聚集地宅院林立,房舍俨然,偌大的一片很是气派,在温县提起司马家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你们司马家这么大的产业,难道安排不下我们一行?却要我们去驿馆暂住!”张出尘对司马昭的提议一口回绝,“我等千里迢迢招揽司马仲达,这就是你们司马家的待客之道?我等代表的可是九五之尊,而你却要让我们去驿馆暂住,在你眼中是否有当今天子?”

司马昭被张出尘一连串的反问弄得哑口无言,只好拱手赔罪:“张大人说的极是,是下官考虑欠周。但家兄性格实在孤僻,在下只怕弄巧成拙,却是一番好心。不如这样好了,诸位先随我在家中暂住,先让我去摸摸兄长的口风,再做计较如何?”

张出尘担心的是司马昭通风报信之后被司马懿跑了,所以才没有同意去驿馆暂住,只要能跟着司马昭见到司马懿就不怕他逃跑,反正天子说了,带不回人去就把人头带回去,实在不行就把司马昭也杀掉。

“先住下再说!”张出尘不动声色的摸了摸袖子里的鱼肠剑,已经好久没杀人了,看今天又该让它饮血了,“你劝不动司马仲达,就交给本官好了。”

司马昭无奈,只能带着张出尘一行进了司马家。

此刻天色已经昏暗下,司马昭先命家丁带着张出尘一行去厢房暂住,然后自己直奔司马懿起居的宅院,把天子派人邀请他出仕的消息告诉司马懿,看看他究竟什么反应?

张出尘一行在厢房里住下之后,张出尘就对邓泰山吩咐一声:“有劳邓将军带锦衣卫悄悄守住司马家的各个出口,绝不能放司马懿离开。若他不识抬举,今夜就送他上西天!”(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