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六百六十五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六百六十五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樊梨花四把飞刀吓退了太行山贼,纵身跃出窗外,飘然落地,当真是身轻如燕。

张出尘绝处逢生,自然是喜出望外,上前一步拱手致谢:“多谢女侠救命之恩,小女子奉东汉天子圣旨前温县执行公务,女侠救命之恩没齿难忘,请女侠随我走一趟金陵,必然重谢。”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乃是习武之人分内之事,何足挂齿!”樊梨花拱手还礼,“其实说起梨花与东汉天子也颇有渊源,一直有心前往东汉投军报效朝廷,只是心中有些忧虑才迟迟拿不定主意,故此一直在黄河两岸游侠。”

张出尘惊喜不已:“敢问女侠尊姓大名,与陛下有何渊源?”

樊梨花笑笑:“在下姓樊名梨花,祖籍凉州。四五年前东汉天子还是弘农王,刚刚逃出董卓的魔掌,在宛城招兵买马,我兄长樊猛与结义兄弟敖勇一起应募从军,得到天子青睐,被任命为左右侍卫……”

“你说的樊猛、敖勇我曾经听陛下说过。”张出尘猛地想起了这档子事,“陛下说那时刚从洛阳逃出,准备由宛城南下,兵马不过两千。武将不过穆德妃姐姐以及甘兴霸、李严、廖化等几人,在经过汝南的时候遭到了纪灵的伏击,多亏了这两位壮士舍身相救,陛下才幸免于难。对于这两位壮士的忠义,陛下到现在迟迟不忘,并在钟山的忠义祠里面为樊、敖两位壮士设置了衣冠冢,以彰忠义!”

樊梨花闻言颇感欣慰,喟然叹息一声:“陛下倒是个念恩情之人,如此我兄长与敖大哥倒是死得其所!”

顿了一顿,拱手作揖道:“听姑娘称呼穆德妃为姐姐,看你与天子关系匪浅,倒是梨花失敬了。”

张出尘露出憨厚的笑容:“不瞒女侠,在下张出尘,蒙天子宠爱,被封了一个美人头衔。但我这人不爱呆在宫中。总喜欢到处乱跑,所以陛下派我河内执行秘密任务。却不料撞见了太行山贼,若非女侠相救,只怕性命不保。既然这样说起。咱们也不是外人,姐姐你就跟着我去金陵面圣吧,你的身手这般了得,模样又如此俊俏,陛下一定十分喜欢!”

樊梨花抱腕谦虚道:“万万使不得。尊卑有序,张娘娘是天子的嫔妃,梨花自当以礼相敬。而且梨花之所以犹豫不决,迟迟不敢去金陵就是听说陛下是个多情之人……”

“对啊,陛下就是个多情的种子,见了美人都喜欢的紧呢!”张出尘明显没有听出樊梨花话语的意思,一副花痴的模样,“陛下喜新不厌旧,对每个嫔妃都十分疼爱,而且陛下生的相貌堂堂。英姿雄发,端的是真龙天子,等梨花姐姐见了一定会喜欢。”

樊梨花有些苦笑不得,摇头道:“梨花也知道陛下是难得一见的有道明君,文治武功样样精通,上马能提槊下马能赋诗。但梨花现在并没有成家的打算,我只想驰骋沙场为国效忠,扫平诸侯让天下百姓过上太平日子。我就是怕陛下看上了梨花,要收我入宫,到时候君命难违。却是两难,故此犹豫不决!”

“原如此啊!”张出尘这才恍然大悟,有些不死心的劝谏,“不过。等梨花姐姐见了陛下之后或许你就会改变主意,陛下真的与众不同,雄姿勃发,英明神武。”

樊梨花摇头苦笑,看得出这个女人对自己的男人是真心喜欢,“我也知道陛下是真龙天子。与众不同。可梨花实在没有成家立业的打算,戎马生涯就是我的梦想!”

张出尘嘟嘴道:“嗯……不过呢,陛下也不会强人所难。你要是真的不想入宫,我想陛下不会强迫你的。我们大汉朝除了德妃娘娘被陛下特许可以入朝参赞军事之外,还有花木兰、秦良玉、梁红玉、马騄等女将军,我想以梨花姐姐的身手,一定会大放异彩!”

“若如此最好不过!”听了张出尘这番话,樊梨花的忧虑才被打消了一半。想想也是,东汉军中那花木兰、秦良玉、梁红玉、马騄等人也没有被天子收入宫中,自己是不是想的太多了?

“既然如此,梨花愿意追随娘娘去一趟金陵,在军中讨个差事,完成兄长的遗愿。”樊梨花向张出尘躬身作揖,答应了下。

张出尘大喜过望:“那真是太好了,得梨花姐姐相助,我军定然虎虎添翼。请姐姐跟我先去一趟司马家,杀退太行山贼,救出其他锦衣卫兄弟。”

樊梨花点头答应了下:“山贼盗寇,祸国殃民,人人得而诛之!梨花愿随娘娘去除贼,但千万不要再称呼我梨花姐姐,却是折煞小女子也!”

樊梨花当下去客栈的马厩里牵出自己的战马,却是一匹浑身洁白如雪的战马,在中秋圆月的照耀下犹如一匹白玉雕琢的战马,身姿矫健,体态修长,四肢结实有力。名唤“月照千里白”,乃是随机爆出的绝世良驹。

樊梨花手提一口四十九斤的长柄绣绒刀,翻山上马,又招呼张出尘道:“请娘娘上马指路,梨花随你去杀贼!”

马蹄声得得,皎洁的月色之下,一匹骏马驮着两个英姿飒爽的美人儿沿着街巷朝司马家府邸疾驰而去。

司马氏家中。

就在史进、李忠率部追赶张出尘之时,愤怒的鲁智深率领七八个太行悍匪解决了剩下的十几个锦衣卫,又从司马家寻找了一口棺材,把宋江的尸体收殓了,把头颅也放回项上,等回到太行上再找军医缝起,免得宋江做个无头之鬼。

就在庭院里乱糟糟之际,司马昭悄悄靠近司马懿,一脸焦虑的问道:“叔达已经被锦衣卫杀掉,太行山贼势汹汹,不知下一步该作何打算?”

司马懿目光阴鹜,蹙眉思忖,飞快的打定了主意:“事已至此,只能随机应变。我看这伙太行山贼死了头目,而且他们都是一些粗人,本事又十分了得,故此兄长打算跟着他们上山,看看能否浑水摸鱼,混成他们的头目,把这些人收为已用。”

“就算他们死了头目,你一个刚上山的,又如何能够混成山寨头领?我们兄弟还是趁乱逃走吧!”司马昭对司马懿的提议不敢苟同。

“不不不……”司马懿头摇的像拨浪鼓,“富贵险中求,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宋江死后这些山贼就与洛阳朝廷断了联系,他们一定不想做个无依无靠的流寇。而我们司马家世代为官,也算的上小有名气的士族,况且父亲大人正在长安担任京兆尹,兄长又在洛阳担任荥阳令,对太行山贼说我就是与洛阳朝廷联络的最佳人选,说不定他们真有可能会推举兄长做首领。”

司马昭沉吟道:“照兄长你这么一说,还真有这个可能!”

司马懿继续侃侃而谈:“宋江手下的太行贼有六七千,愚兄再招募一些流民,发展到万余人并不难。再设法把张燕收编了,到时候兄长就算是去投奔西汉或者去投奔诸侯,所受到的待遇肯定与白身投奔不可同日而语,届时封侯拜将,位居显赫,假以时日,我们司马家未必不能成就大事!”

“兄长说的好,那小弟就跟着你上太行山!”司马昭被司马懿成功的说服。

“不不不……”司马懿再次一口否决了司马昭的念头,“你绝不能跟我上太行山!”

“为何?”司马昭大惑不解。

“你去金陵!”司马懿说的非常决绝,“你是新科二甲进士,回到金陵至少能够做个县令或者郡主薄,这可是我们司马家分仕的大好机会,将可立于不败之地,绝不能就这样放弃了!”

司马昭有些担忧:“可是这么多锦衣卫死在我们司马家,叔达又被锦衣卫杀了,我再回金陵岂不是自寻死路?”

司马懿嘴角微翘,露出诡谲的笑容:“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锦衣卫是被太行山贼杀的,与我们司马家又有何干?而且叔达已死,你就一口咬定说他是兄长我,就说他是被太行山贼杀死的,表现的一片忠心,这样刘辩就不会怀疑你了。你在东汉悄悄发展,谋取出人头地的机会,为我们司马家留下一条出路!”

“可是还有个女人没抓住,万一他回到金陵怎么办?”司马昭依旧有些担忧。

司马懿却是胸有成竹:“无妨,刚才那身上纹着青龙的壮汉带了一帮人去追赶了,十有**跑不掉。而且就算她侥幸逃回金陵,你直管揣着明白装糊涂,就说兄长是被太行山贼杀死的,愿意为东汉誓死效忠,以求早日报仇,这样就可以把你洗白了!”

听司马懿谋划的环环相扣,司马昭狠狠心,咬牙道:“既然兄长如此胸有成竹,那小弟就舍命陪君子,为我们司马家谋一场富贵。”

兄长两人正说话之间,史进带着一帮太行山贼回见鲁智深,还没进门就气喘吁吁的道:“鲁达哥哥,大事不好,我们在街巷上撞见了一个飞刀使得出神入化的女人。李忠哥哥白白搭上了性命,请哥哥出马宰了这个女人,替李忠哥哥及众位兄弟报仇啊!”(未完待续。)

ps:11月下旬了,兄弟们的月票都下了,求月票支持!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