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六百六十四 会法术的女人

六百六十四 会法术的女人


                半路里突然杀出一个大和尚,一回合秒了邓泰山,登时把张出尘及众锦衣卫吓了一跳。

“啧啧……太行山上的这帮乌合之众倒是有几个人才!”司马懿蜷缩在墙底下看戏,心中暗自权衡,“这个大和尚骁勇仗义,看起是个人才。而那个身上纹着青龙的壮士棍棒也十分了得,若是能够把这帮人守卫己用,能否成就一番大事呢?”

“这疯和尚实在凶猛,请大人快走,我等断后!”

这帮锦衣卫里知道张出尘身份的人并不多,只知道是个十分重要的人物,此刻强敌当前,纷纷挺身而出拦住太行山贼寇,劝张出尘跑路。

史进与李忠看到宋江遭遇横祸,竟然不明不白的折在了温县司马家,登时悲从中,齐齐呐喊一声:“兄弟们绝不能放走这帮鹰爪孙,尤其是那个太监,砍下他们的头颅替公明哥哥报仇!”

“替公明哥哥报仇!”十几个太行悍匪齐齐呐喊一声,手中刀枪舞的更加迅猛,死死的缠住锦衣卫,不让他们逃离。

“看我棍棒的厉害!”

史进咆哮一声,手中齐眉棍挥舞的虎虎生风,舞起一团银光将张出尘裹在其中。

张出尘被鲁智深的凶猛所震慑,无心恋战,勉强挥剑挡开史进的棍棒,转身就逃。却被史进棍棒携带的劲风扫掉了帽子,一头秀发顿时披散了下。

“哎呀……竟然是个女人!”众太行山贼寇俱都发出一声惊讶,颇感意外,没想到一个女人的功夫竟然如此了得。

趁着众山贼愣神之际。十几个锦衣卫拼死挡住史进等人,掩护着张出尘闪转腾挪。飞快的向司马家墙外逃去。

“不要让这女人走了,留下做压寨夫人!”打虎将李忠咆哮一声。提刀就追。

史进犹豫不决的道:“公明哥哥都死了,给谁做压寨夫人?”

李忠却是兴致勃勃:“公明哥哥死了固然让人心痛,但我等还得继续在这乱世混下去啊,回到山上把公明哥哥埋葬了,再重新推选大哥便是。”

“说的倒也是,先抓回再说!”

史进被李忠劝的动了心,拎着齐眉棍就追了出去。太行山上一共了五六十人,除了跟着宋江进了司马家的十七八人之外,守在外面放风的还有三十多个悍卒。不怕这个女人插翅飞走。

李忠挥刀砍倒了一名锦衣卫,大声提醒鲁智深:“鲁达哥哥,把这些锦衣卫交给弟兄们好了,你与兄弟一块并肩追上那女人,抓上太行山替公明哥哥报仇雪恨。”

鲁智深咆哮一声,一禅杖击飞了一名锦衣卫,摇头道:“洒家从不欺负女人,你们也不许去!”

李忠跺脚道:“哥哥你好糊涂,锦衣卫拼命保护这个女人。可见此人身份非同寻常,就算不是狗皇帝的女人,也是乾阳宫里有分量的大人物。咱们把她抓回定然大有用处!”

鲁智深略一思忖,朗声道:“你说的也有些道理。这女人孤身一人,院外还有几十名兄弟埋伏,你与史进兄弟一起追赶。料她逃脱不得。洒家就不去追了,我对女人下不去手。洒家留下给公明哥哥收尸。”

皎洁的月光照耀下,张出尘落荒而逃。连坐骑也顾不得去牵,手提鱼肠剑沿着温县的街巷慌不择路的的逃窜。

“休要放走了那个女人!”

李忠不愧打虎将的绰号,脚底下跑的飞快,很快就超越了史进,距离张出尘越越近,一边追赶一边召唤隐藏在四周放风的同党拦住张出尘的去路。

“哪里走?”

得了李忠召唤,果然有在四周角落里隐藏的太行山贼从黑暗里杀出,挥舞着刀枪拦住了张出尘的去路,前后左右死死堵住。

温县所在的位置是曹操势力与西汉接壤的前线,属于两不管地带,再加上城墙低矮,地理位置也不重要,因此实际控制的西汉朝廷也没太当回事。县城中只有五百县兵,一名县尉维持日常秩序,因此温县的治安很乱,时常有附近的太行贼、白波贼、黑山贼等大大小小的贼寇潜入城中劫掠,因此一到晚上家家闭户,任凭大街上喧嚣,没人敢出多管闲事。

只要山贼不劫掠官府,这些县兵是不肯管的,真要遇上大规模入侵,县兵们也是不肯抵抗的,大家一哄而散就是了,谁肯白白送命?

这些年西汉朝廷无力征剿各路山贼,便派遣使者四处招安,像宋江这样有封号有将衔的大小山贼不在少数,哪个县兵肯去招惹麻烦?现在官已经不是官,贼也不是贼,早就官贼一家了!

皎洁的月色之下,十七八个跑的气喘吁吁的太行悍匪提着刀枪棍棒从各个街巷里慢慢聚拢到一起,把头发凌乱的张出尘堵在了一条街巷之中,再也无路可逃。

秋风吹,树木萧瑟,日渐枯黄的树叶飒飒的飘落。

街巷正中央是一家客栈,因为生意惨淡,店面陈旧破败,陈旧的木楼上挂着“黄河客栈”的招牌,在秋风的摇曳下不时发出“吱呀”的响声。

既然无处可走,张出尘便抱元守一,决心以死相搏。

史进与李忠一起追了上,李忠以手中朴刀敲击着地面的青石,发出一声得意的笑声:“跑啊,怎么不跑了?”

而史进则道一声:“史爷我本是不肯欺负女人的,但尔等害死了我公明哥哥,今天说不得要破例一次了!”

“哼……山贼草寇,不知道害得多少百姓家破人亡,人人得而诛之,更何况本姑娘是朝廷钦差!”张出尘手握鱼肠剑,与围成一遭的太行山贼相互对峙,虽然身陷重围却不肯轻易认输。

李忠一个饿虎扑食。手中朴刀朝张出尘劈出:“史家兄弟休要废话,一起并肩捉了这娘们带回太行上。交给吴用哥哥处置!”

张出尘低头闪过李忠的朴刀,反手还了一剑:“本姑娘今日就算要死。也要拉上几个垫背的,不怕死的尽管便是!”

这些太行山贼看到张出尘只是一个柔弱女子,而本方十七八个五大三粗的壮汉,又有史进、李忠两个头目打头,自然不会被张出尘一句话就唬住,纷纷吆喝一声,挥刀舞枪的扑上去围攻张出尘。

“深更半夜,一帮大老爷们欺负一个女人,算什么好汉?”

街巷上厮杀的正激烈。头顶写着“黄河客栈”的木楼突然推开了一扇窗子,探出一个身着白色衣衫,头顶银色梨花发钗的女人呵斥一声。

借着皎洁的月光可以看得出这个女人柳眉如黛,青丝若瀑,漂亮的双眸透着逼人的英气,一张精致白皙的脸蛋英姿飒爽,豪气不让须眉,端的是让人一见倾心。

“江湖仇怨,少管闲事!”史进朝木楼上的女人瞥了一眼。冷声训斥。

而李忠则发出一声不怀好意的哂笑:“既然这婆娘爱管闲事,便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带上山去好了。随便跳出一个弱女子都敢对我们太行好汉吆三喝四,我等还有何面目逐鹿天下?”

“拿人!”李忠话音未落,操起朴刀就冲向这家客栈。“跟我几个兄弟,把这个不知死活的婆娘一块绑上山,也好让河内的百姓知道忤逆我们太行好汉的下场!”

木楼上的女人冷哼一声:“分明就是一帮恃强凌弱的贼寇。也敢自称好汉?休要玷污了好汉这两个字!”

话音未落,抖手射出一把飞刀。犹如流星一般带着寒光迎面飞向李忠。

李忠一冲的正急,二根本不曾提防这个女人身怀绝技。猝不及防之下被一刀刺中咽喉,自颌下刺入脖颈中透出,登时发出一声惨叫,原地转了几圈,倒地毙命。

“叮咚……打虎将李忠被游侠至温县的樊梨花飞刀射杀,但由于最高属性没有超过80,故宿主未能获得复活碎片。李忠——统率71,武力74,智力52,政治”

“樊梨花?”刘辩登时喜出望外,击掌叫好,悬着的一颗心总算落地,“李忠、史进应该是被鲁智深携带出世的,而樊梨花射杀了李忠,就意味着樊梨花出现在了温县,真是无巧不成书,看红拂化险为夷了!”

樊梨花轻描淡写之间射杀了打虎将李忠,只把一干太行山贼吓了一跳,纷纷放弃了张出尘就要冲进客栈捉拿她,替李忠报仇,就连史进也是怒不可遏,誓要把楼上的女人碎尸万段。

“一帮乌合之众也敢挑衅本姑娘?”

樊梨花在木楼上冷笑一声,连续甩手射出三把飞刀。三支柳叶般长短的飞刀在月色下闪烁着寒光,带着风声犹如流星划过夜空。

冲在最前面的几个太行山贼遮挡不住,躲闪不及,纷纷被力道十足的飞刀射中要害,要么刺穿咽喉,要么射中额头,俱都一刀毙命,连惨叫都不及发出。

“不好,这女贼会法术,扯呼!”史进这还是第一次遇上劲敌,而且是个女人,这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当即拔腿就走,“我等且去通知鲁达哥哥,再做计较!”

(ps:在ps之前还是先求一下月票,求一下月票,重要的事情说两遍就行。最后感慨一下宋公明,按照剑客本的设定,是打算让司马跟着混一段时间再取而代之的,毕竟仲达出的太晚,必须给他开开挂才能崭露头角。

但很多读者却对司马跟着宋江混颇有微词,认为宋公明怎么配得上领导鬼谋司马呢?司马让人讨厌,宋公明更让人憎恶!剑客便临时调整了下剧情,送黑三郎打道回府。)(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