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六百五十六 三败俱伤

六百五十六 三败俱伤


                李元霸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犹如铁闸一般拦截住了匈奴鲜卑联军的滔滔洪流,一匹战马两把大锤,拦住南下的道路,竟是无人能过。

当然,唐军有个非人类怪胎的消息已经在胡人里面传开,如何的锤杀哲别,大破慕容垂的连环马传得神乎其神,正常思维的士兵已经不敢靠近,只是远远的放箭呐喊,等着上头的命令。

“唉……真是无趣啊!”

李元霸立马提锤看着远处噤若寒蝉的匈奴鲜卑联军,一脸索然无味,“就没个能够痛痛快快打一场的好汉吗?只恨‘苍天无把,大地无环’,否则本王要把这天下掀个天翻地覆!只恨不能早生四百年,与那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西楚霸王一较高下!”

“呃……西府赵王竟然玩起了文艺范?不都说赵王是个傻子嘛!”李光弼有些哭笑不得,三观越越被颠覆了。

向李元霸拱手建议道:“汉人最厉害的猛将叫做李存孝,先帝就是被他抓到金陵的。而且他此刻正追随李靖在方城驻扎,距离这里不过三百里左右的路程,或许用不了多久,赵王你就能够遇上劲敌了,到时候王爷你可要全力以赴杀掉这个李存孝,为我大唐洗雪耻辱!”

“哇吼……李存孝!”

听到李存孝的名字,李元霸忽然变得狂暴起,双眼中放射出犹如野兽般凶残的目光,手中大锤横扫而出,携带着巨大的风声,势如雷霆。

“咔嚓”一声,李光弼身后的“李”字帅旗应声折断。

“赵王……你为何把我们自家的帅旗砸断了?”李光弼又吃惊又疑惑,一头雾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听了李光弼的话,李元霸露出憨厚的表情,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皮:“啊哈……哈哈,不好意思,我看到这个大旗上写着‘李’字。一时冲动当成李存孝的大旗了,真是抱歉!”

“……”

这一刻李光弼想哭,刚才谁说这家伙不是傻子的?你过我保证不打死你!

匈奴人折了哲别,鲜卑人折了慕容垂。在唐军手下吃了大亏,想走又咽不下这口气,想战又被李元霸变态的战斗力所震慑,正进退两难之际,忽然看到唐军帅旗折断。

慕容恪灵机一动计上心头。我们打不过你李元霸还打不过你们唐军士兵么?

想到这里,慕容恪拔剑在手,咆哮一声:“唐军主将已经战死,草原上的勇士们向前冲锋吧,驰骋你们的战马去收割唐寇的首级!”

慕容恪在亲兵的簇拥下带头冲锋,传令下去所有的骑士躲着李元霸,掩杀其他的唐军。既然断不了对方一臂,那就断对方五指好了,尽量的杀伤唐军士卒,也算是挽回一丝颜面。替慕容垂与哲别报仇。

看到李唐帅旗折断,匈奴与鲜卑骑兵还真以为李唐主将被阵斩了,低落的士气有所恢复,一个个露出凶悍的表情,亮出弯刀,催动战马扑向唐军。

高数丈碗口粗细的帅旗忽然折断,这也让唐军慌了神,隔得远的还真以为主将遭到阵斩。再加上胡骑冲的凶猛,一时间阵脚大乱,阵型被冲的七零八落。各自为战,在胡骑的冲锋之下伤亡无数。

“赵王啊,真是被你害惨了!”

李光弼欲哭无泪,一面命令亲兵重新竖起帅旗。一面下令吹响号角约束全军,免得被胡人击溃失去了抵抗力。

但匈奴与鲜卑联军势大,战役开始前拖雷率领了三万骑,哲别率领了一万骑,帖木儿率领了一万五千骑,再加上慕容恪率领的三万鲜卑骑兵。总兵力将近九万铁骑。

尽管被李元霸一个人击毙或者引领着唐军屠戮了一千五百骑匈奴外加两千鲜卑连环马,被李光弼率领着唐军干掉了三千骑,罗成的白马义从拼掉了四千骑,被冉闵率领的人马拼掉了三千骑,遭到李元霸震慑溃逃了数千骑;但整个战场上的胡骑还有七万左右,数量远远多于不足两万的唐军。

在公孙瓒的人马纠缠在沙场中的时候,形成了汉唐联合抗衡胡骑的局面,兵力劣势不是太明显;但当李元霸放汉军撤出战场之后,将近七万胡骑集中力量压迫向不足两万的唐军,优势就非常明显了。

“全军冲锋,避开那个傻大个,全歼其他唐军!”

拖雷也看出了唐军的破绽,除了靠着一个变/态的傻大个在前面开路之外,军队里面缺少马匹,差不多完全以步卒抗衡骑兵,在这沙场上简直是自讨苦吃。当下与慕容恪一样带头冲锋,率领着匈奴铁骑扑向汉军。

一时间沙场上马蹄声隆隆,犹如大地震颤,山河呜咽。

尽管李光弼重新竖起了帅旗,但唐军的阵型已经被冲乱,陷入了分割包围之中,各个团队各自为战,只有抵抗之功再无还手之力,一声声的惨叫都是唐军发出。

李元霸也知道自己闯了祸,当下催动战马挥舞大锤奋力厮杀,所到之处杀得胡骑纷纷躲避。

但胡骑得了慕容恪与拖雷的命令,尽量躲开李元霸,屠杀其他的唐军,我打不过你还打不过你的士卒吗?

尽管李元霸一个人左冲右突,所到之处一锤一个,从晌午杀到黄昏,一双大锤又击毙了三千余骑,但陷入重围之中的两万唐军几乎全军覆没,只剩下李光弼身边的百十名精锐亲兵,也是大部分负伤。

“赵王,别打了,突围!”李光弼嘶哑着嗓子朝李元霸怒吼,这打的什么仗啊?自出半岛之后,自己跟着李绩一路攻掠辽东、辽西、右北平等地,何曾打的这般窝囊?

看着依旧如蚁群般蜂拥乱窜的胡骑,李元霸无可奈何的摇摇头:“我打死了五千余骑了,仗打输了也不能怪我吧?”

现在也不是讨论谁是谁非的时候,李光弼只能哄着李元霸开路杀出重围。虽然李元霸不能凭一己之力保护所有唐军,但要突围却没人能够拦住他,一双大锤挥舞起,一路所向披靡,很快的保护着李光弼突围向东而去。

斜阳西沉,落日如血。

这片方圆几十里的战场上伏尸成堆,血污遍地,到处都是残肢碎骸,战死的尸体;被砸的血肉模糊的战马星罗棋布的遍布在北方的旷野上,稻谷一片片的俯倒,冒着袅袅狼烟,折断的兵器,破损的铠甲,褴褛的旗帜遍地皆是……

一场鏖战过去,匈奴与鲜卑联军折损了两万五千骑左右,另外还搭上了匈奴大将哲别,鲜卑大将慕容垂的性命,李光弼率领的两万唐军几乎全军覆没,这一战堪称两败俱伤。

而公孙瓒军也没有好到哪里去,罗成率领的白马义从率先遭到伏击,被困在阵中央,突围之后的八千骑折损了将近五千,冉闵的援军也遭到慕容恪包围,率领的一万五千马步混合兵团战死了七千余人,幸亏李元霸断后才甩开了匈奴骑兵。

纵然称这是一场三败俱伤的战役也不为过,这一夜过后北方大地平添了无数亡魂。逐渐萧瑟凄凉的秋风在旷野上飘荡,吹得残破的旌旗猎猎作响,也许是为他们奏起的哀乐。

但战争不会因为夜幕而停歇,在分出胜负之前,无数的将士将会拎着头颅前赴后继。

深夜子时,重生的陈子与李嗣业遵照李绩的命令,率领着三万精锐唐军走小路悄悄摸到了鲜卑军把守的渔阳城。

“请李将军冲锋,陈某在后方督阵。”陈子向李嗣业拱手提出了建议。

李嗣业手提陌刀当先冲锋,身后跟着百里挑一的陌刀兵,每人手持一把类似于三尖两刃戟的陌刀,总人数为两千人。身后则跟着潮水般的唐军,半夜里发出一声呐喊扑向了渔阳城。

梯架起,冲城槌轰隆隆的撞向渔阳城门,李嗣业提刀当先冲锋,两千彪悍的陌刀兵紧随其后,一鼓作气的登上了渔阳城抢,砍断绳索放下吊桥,打开城门放唐军入城。

鲜卑军以游牧野战为主,绝大部分都是骑兵,突然遭到夜袭,根本无力守城,仓促抵抗了一阵便簇拥着鲜卑大汉慕容儁出了渔阳,向西逃窜而去。

一次突发性的战役暂时结束,唐军攻下渔阳,与辽西、右北平连成一片,打开了通往草原牧马的道路。元军受挫后退至上谷一带重整旗鼓,再寻战机,李靖则与卫青按兵不动,寻觅一击致命的战机,北方的局势再次陷入了僵持的局面。

但对于刘辩说,当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第二届科举和甄宓。

宇文成都带着李元芳、展昭潜入河北已经二十多天,多次派锦衣卫回报:由于曹操十五万大军就在距离甄家不远的地方驻扎,而且曹丕派了重兵封锁甄家所在的无极县城,宇文成都等人不敢轻举妄动,只能乔装打扮寻找机会,请天子宽限一段时间,才能把甄宓安然无恙的接到金陵。

而就在刘辩为甄宓的处境担忧之时,第二届科举如期举行。这次的主考官由孔融、陈琳、吴道子、魏徵等多人担任,可以保证最大程度的公平。揭榜之时,前十名里面赫然出现了司马昭的名字。

“嗯……司马仲达,你潜水这么久,作为三国举足轻重的人物,是不是该出走几步了?”刘辩拿着榜单,盯着司马昭的名字,发出了一声微笑。(未完待续。)

ps:求月票,求月票,还是求月票!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