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六百五十九 女为悦己者杀人

六百五十九 女为悦己者杀人


                目光转动之间,刘辩已经打定了主意。◇↓

司马懿既不能留也不能收,还是趁早给他发一份盒饭,转世投胎去吧,若有必要不惜把司马昭也搭上,就当白白浪费了一个召唤名额好了。反正这家伙也是一个野心家,自己手下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

“司马高达,朝廷正是用人之际,朕对你们兄弟的才干非常欣赏。等明日殿试完毕之后,朕派人跟随你回温县去见司马仲达,邀请他金陵做官,不知你意下如何?”刘辩目光闪烁,不露声色的问道。

司马昭跪在地上,抹汗道:“陛下如此高看我兄弟,我司马家自然诚惶诚恐,受宠若惊。只是家兄性格孤僻,庶民只怕无法劝服他。”

刘辩微微一笑:“无妨,你只需转达朕的意思即可,朕会派遣一名钦差乔装打扮跟着你去温县替朕招揽司马仲达。”

“庶民遵旨!”既然天子求贤若渴,司马昭也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了下。

司马昭走后,刘辩批阅了一阵奏折,便去后宫“国子苑”视察众王子的学习情况。

皇室子弟并不像地主豪绅家里的纨绔公子那样不学无术,整日里游手好闲,一般情况下从三四就岁得接受严格的培训,诗书礼仪,琴棋书画,治国之道,骑马舞剑,基本上都要有所涉猎。因此刘辩也对孩子们严格要求,命王越负责教导武艺,命御使大夫魏徵教导众王子治国之道,命吴道子传授作画。命陈琳、王璨教导诗书礼仪,可谓派出了强大的幼教阵容。让孩子们得到最好的教育。

陪太子读书的差使古有之,因此国子苑里除了五岁的太子刘齐之外。陪读的还有北海王刘恪,庐江王刘御,以及凌统、薛丁山、岳雷等未栋梁,而赵文卓、薛刚、刘治等人因为尚且年幼,因此暂时还没有进行培养。

见皇帝到,负责授课的王璨急忙出迎,陪笑道:“启奏陛下,太子近的学术突飞猛进,似乎有开窍的趋势。实在是件可喜可贺的事情。”

“哦……是吗?这的确是件让人高兴的事情!”刘辩微微一笑,这也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

由于上官婉儿迟迟不能生育,刘辩便把太子刘齐寄养到了她的宫苑,一可以让上官婉儿庇护幼子,二可以让上官婉儿凭借过人的学识培养他,也算是一举两得的事情。上官婉儿的智力高达92,政治高达96,武则天在位时期被称之为“无冕女相”,可谓巾帼不让须眉。论政治能力不输任何人,若是有她悉心教导,说不定能让太子的四维突破极限,更上一层楼。

唐后已经去世半个多月。刘辩除了把太子寄养在上官婉儿那里之外,还把昭阳公主刘诗寄养给另外一个不生育的美人糜真那里;又把新生的儿子,被封为鲁王的刘念寄养给陈圆圆。因为陈圆圆刚刚生了金城公主刘珂,奶水正足。喂养还不满月的刘念再合适不过。

“拜见父皇!”看到皇帝到,五岁的刘齐上前一步跪地施礼。

看到失去了母亲的爱子。刘辩心中一阵酸楚,轻抚刘齐的脑袋,柔声问道:“齐儿这般郑重,不知有什么话对父皇说?”

“孩儿想搬回椒房殿居住。”刘齐红润的嘴唇一张一翕,说的非常郑重。

刘辩面容一怔:“为何?可是你上官皇娘对你不好?”

“不是,上官皇娘对孩儿视若己出,比母后还要疼爱,孩儿怎敢说皇娘不好。”刘齐眸子里噙着泪花道。

“那却是何故?”刘辩更加大惑不解。

刘齐抹泪道:“孩儿听太监宫女们说人死了之后,从头七到五七说不准何时会魂游故地,我怕母后回到椒房殿看不见孩儿,会伤心难过。”

听了幼子的话,刘辩心中一算,竟然忍不住泪水盈眶。

强忍着心头的酸楚,唏嘘道:“齐儿啊,你母后没有死只是睡了,她会活在乾阳宫每个人的心中。既然你愿意回椒房殿,那父皇就传旨让你上官皇娘带你去椒房殿暂住一段时间吧!”

“谢父皇!”刘齐跪地谢恩。

王璨也是感慨唏嘘道:“百善孝为先,我大汉朝以孝治国,太子如此年幼便懂得孝道,实在是社稷之幸,他日太子必能子承父业,让我大汉更加繁荣昌盛。”

话题从太子身上转到其他王子身上,王璨据实回复:“启奏陛下,除太子之外,庐江王及其他众位公子也都很努力,但资质方面却是不如太子及北海王……”

听父皇与老师提及自己,四岁的北海王刘恪便伏在桌案上假寐,但两只耳朵却高高竖起,仔细聆听两人的对话。

“唉……”果然不出刘恪所料,王璨叹息一声,语气急转,“北海王天赋超群,但是过于顽劣,微臣授课时不爱学习,时常迟到早退。还望陛下多加督促,使北海王能够端正态度,将必成大器。”

刘辩微微一笑:“嗯,朕会提醒冯淑仪严加约束,不过到底只是三四岁的幼儿,也不必过于严格,循序渐进就是了。”

听了王璨与父亲的对话,趴在桌案上的刘恪撅着嘴,在心里恨恨的嘀咕:“好你个王惨,竟敢在父皇面前诋毁我,本王早晚找机会戏弄你一番,让你知道本王不是好惹的!”

离开国子苑之后,刘辩命郑和去一趟后宫,传旨让上官婉儿带着太子暂时搬进椒房殿居住一段时间,等太子的思母情绪淡去之后,再搬回自己的宫邸。

上官婉儿接旨之后又惊又喜,急忙麟德殿肃拜施礼,肃身道:“陛下,你的心意臣妾明白,但椒房殿乃是一国之母的起居之所,唯恐惹得流言纷纷,臣妾不敢逾越规矩。”

刘辩笑笑,柔声道:“爱姬不必忧虑,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只因太子思母心切,朕才让你带着他到椒房殿暂住一段时间,有朕的金口玉言,谁敢在背后非议,朕必然从重治罪。”

“既然陛下如此说,臣妾就斗胆了!”上官婉儿点头答应了下,“臣妾已经被陛下纳了将近一年,迟迟没有身孕,有负圣恩。陛下非但不怪罪,还让臣妾带着太子,如此器重之恩,婉儿必然倾尽毕生心血抚养太子,使他成为合格的储君。”

刘辩轻抚上官婉儿的鬓:“这种事急不,朕已经让太医院的太医们研究不孕这个难题,一切顺其自然好了。”

上官婉儿离开麟德殿之后,立刻带着自己的宫女、太监搬进了皇后曾经居住的椒房殿暂住,消息传开之后,后宫议论纷纷。为了皇后之位处心积虑的武如意、冯蘅、甚至卫梓夫都忽然意识到,原不显山不露水的上官婉儿也是一个劲敌。竟然不声不响的获得了太子的抚养权,然后又借助太子搬进了六宫之首的椒房殿,手腕实在是高明啊,幸亏这女人迟迟没怀孕,否则天知道会不会搬进椒房殿之后再也不出了?

但刘辩却相信自己的儿子是真情流露,绝不是受人挑拨的。刘辩相信自己的儿子,也相信上官婉儿,更相信太子会和自己一样思念唐后。

唐后已经辞世半个月,这段时间以刘辩一直单独住在麟德殿,一月之内不再宠幸任何嫔妃,以示对唐后的缅怀,对于结发妻子,自己必须给予足够的尊重。

但今夜刘辩必须召见张出尘,因为有要事委托。

在刘辩看,无缘无故的杀掉司马懿,肯定会落人口柄让对手大做文章,因此必须派遣最心腹之人出手,以保证事情的机密性。而李元芳、展昭跟着宇文成都去了河北迟迟不能回,所以刘辩决定派张出尘与邓泰山出马。

“陛下召臣妾有何吩咐?”

得到召唤的张出尘受宠若惊,看得出这个偏花痴的女人是从心里喜欢自己的男人,一脸羡慕的道:“臣妾真羡慕皇后,陛下如此真心待她,死了也值啊!要是有一天,陛下能这样待我,臣妾也心甘情愿的为陛下去赴汤蹈火。”

刘辩笑笑,伸手在张出尘的鼻尖上刮了一下:“傻瓜,朕对每个女人都是真心的,谁死了朕都会心痛!朕不用你去赴汤蹈火,但你这次必须去给朕杀一个危险的家伙。”

“请陛下吩咐!”张出尘一脸的义无反顾,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也能为悦己者杀人放火。

“河内司马家有个叫司马仲达的家伙,此人极为危险,有可能会破坏我大汉的国祚运数,故此朕打算派你与邓泰山率领一批锦衣卫乔装打扮跟着司马昭去一趟河内,找机会把司马懿除掉。”

“臣妾听说司马昭是新科进士,当着他的面杀他的兄长,似乎不妥吧?若是司马懿肯为陛下效力,能否饶他一死?”张出尘闪烁着美丽的双眸,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刘辩微微思忖,随即做了决定:“若司马懿肯跟着你们金陵,就暂时寄下他的性命,带回金陵再说。但此人极为狡诈,只怕你们对付不了他,到时候你与邓泰山见机行事吧,实在不行,便快刀斩乱麻,一刀杀掉,以绝后患!”

“臣妾遵旨!”张出尘踌躇满志的答应,“陛下放心,臣妾一定不会让陛下失望。”(未完待续。。)

ps:求月票,还是要求月票,推荐票也求!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