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六百五十三 吃我一记回马枪!

六百五十三 吃我一记回马枪!


                北方的苍穹之下,近十万人马厮杀的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李元霸凭借着一双擂鼓瓮金锤犹如天神下凡,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一个人击毙了一千三百匈奴骑兵,又率领着唐军精锐击溃了鲜卑连环马,使得异族联盟军心动摇,纷纷把噩耗禀报给拖雷以及慕容恪。

慕容垂遭到当头重喝,被当做命根子的连环马几乎丧失殆尽,当下无心再战,催马就走,落荒而逃。

“逃跑的那员胡将好像是鲜卑大将慕容垂?”混战之中有唐军斥候认出了慕容垂,便大声呐喊提醒李元霸。

得到提醒的李元霸哪里肯舍,大吼一声:“慕容锤,跑的这么快算什么好汉?停下脚步看看到底是你的慕容锤厉害,还是本王的瓮金锤厉害?”

慕容垂哪里敢停下脚步,催马扬鞭,倒拖了马槊慌不择路。

李元霸紧追不舍,仗着千里一盏灯的脚程犹如风驰电掣,片刻之间就追上了落荒而逃的慕容垂,大吼一声:“你要是能够接我三锤,饶你不死!”

一对大锤高高扬起,凌空砸下,犹如泰山压顶,城崩墙摧。

慕容垂大惊失色,在马上纵身一跃,滚下马。

只听“噗”的一声,李元霸一双大锤凌空砸下,将慕容垂的坐骑砸的骨骼断裂,漂亮的马头变的一团稀烂,健壮结实的马背也被砸的瘪下去一个大洞,让人触目惊心,连嘶鸣声都没得及发出就当场毙命。

慕容垂就地一滚,堪堪逃过一劫,还没得及庆幸劫后余生,李元霸的一双大锤紧跟着呼啸而至。

慕容垂别无选择,只能咬咬牙,把心一横,举起手中马槊向天招架,嘴里喝一声“开!”

只听“铛”的一声脆响。慕容垂虎口震裂,五脏翻滚,气血逆流,一丈七的纯铁马槊弯曲变形。一下子脱手飞上天空,去的无影无踪。

“本王说了挡我者死!”李元霸怒吼一声催马向前,驱赶着胯下千里一盏灯向前猛撞踉踉跄跄的慕容垂。

只听“砰”的一声巨响,慕容垂被体形高大,四肢健壮的千里一盏灯结结实实的撞在胸前。整个人登时飞了起,倒掠出了四五丈,五脏破裂,在地上蜷曲挣扎,奄奄一息的只剩下最后一口气。

可怜后燕皇帝,被鲜卑人称之为一代战神的后燕世祖遇上了超出人类极限的李元霸,只能被吊打,完全没有还手之力。

“叮咚……慕容三雄之一的慕容垂被李元霸击毙!”

听了系统的提示,刘辩不由得发出一声感慨:“朕记得慕容垂的统率好像是96吧?已经超过了杨林、陈庆之、蓝玉的统率能力,好像是这个世界中迄今为止被阵斩的统率最高之人。在绝对武力面前。若没有兵力优势抵消,也只有被蹂躏的份啊!”

想想历史上的潼关之战,马超凭借着绝对武力杀的曹操割须弃袍,就是武艺压过统率的巅峰之战,不能说曹操的统率不行,只是当两军进入白刃肉搏战的时候,统率的作用就不如武力明显了。

而在楚汉相争的彭城之战,霸王项羽更是把武勇在沙场上的作用发挥的淋漓尽致,堪称前无古人后无者。

在老巢彭城失守主力大军远征在外的情况下,面对着刘邦组织的五十六万联军。项羽率领三万骑兵从齐国境内以闪电战急袭刘邦,在两日两夜的时间内狂赶了一千余里,率先击破了汉军头号猛将樊哙,继而连败周勃、灌婴。一口气击溃了刘邦主力,斩杀了十万之众。

联军就此崩溃,刘邦向荥阳方向逃窜,项羽随后挥军追赶,连续击溃了汉将组织的多次反击,再次阵斩了数万汉军。最后联军彻底崩溃。无人敢再战,死在项羽铁骑之下或者落入睢水被溺毙的多达十余万,刘邦仅率领十余骑逃回荥阳,父母妻儿全部被项羽俘获。

彭城之战项羽以三万骑兵跋涉千里,闪电战击破刘邦五十六万联军,斩杀逼死二十多万联军,堪称把猛将的作用发挥到巅峰。

不能说彭城之战的大捷全部靠的是项羽的武力,因为谁也不能否认项羽超强的统率,但如果项羽没有力拔山兮气盖世的武艺,没有项羽带头冲锋;把这次闪电战的统率换成韩信、李靖、白起、吴起,不管换成任何人怕是都无法取得这场彪炳史册的大捷。

关键时刻,主将一骑当先,斩将夺旗,挡者披靡,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给士卒们带的信心是无法形容的,它可以让身后的将士信心倍增,爆发出惊人的战斗力,以勇往无前的勇气冲锋,把敌人打的心惊胆战,彻底崩溃,这就是猛将在沙场上的作用!

“幸好朕的手下不缺猛将,李存孝、高宠、姜松、宇文成都、赵、马超等等,虽然单打独斗不如李元霸,但也不会被砍瓜切菜。若是能够再把冉闵收入麾下好了,不知这次恶战冉天王能否全身而退?”刘辩的思绪从叱咤风的项王身上回到了现实,蹙着眉头微微沉吟,有些替冉闵担忧。

北方沙场,依旧杀声震天。

李元霸纵马撞飞了慕容垂,一脸无趣:“唉……真经不住撞啊,这才一下就起不了么?”

忽然一阵清脆的铃铛声响起,一匹白马疾驰而,马上一员身高八尺有余,面如冠玉,全身银色甲胄,手持五钩神飞亮银枪的武将正好撞了过。

“竟然是鲜卑大将慕容垂?”

罗成一路率部左冲右突,恰好撞见一员鲜卑大将被撞飞,便纵马上前查看,才发现是鲜卑首领慕容儁的兄弟慕容垂,当下二话不说,一枪刺出,将奄奄一息的慕容垂一枪刺穿,翻身下马割了首级。

“嘿……不开眼的东西,竟敢抢本王的人头?”李元霸大怒,双锤猛地撞击在一块,一声咆哮。

罗成一脸疑惑:“咦……你们不是帮忙助阵的么?”

“谁说本王要帮你们?”李元霸呲牙瞪眼,犹如被抢了食物的猛兽,“老子见人就打,管你汉人匈奴,看谁不顺眼打谁,小白脸,吃我一锤!”

李元霸的威风罗成看在眼里,他胯下的坐骑比自己的战马高了一头,论冲刺速度肯定远胜自己的战马,知道逃跑只能是白白送死,全力一战或许还有生路。

“唐寇休要猖狂,吃罗爷一枪!”

罗成一声呼啸,长枪一抖,挑出几朵枪花,直奔李元霸面门。

“叮咚……罗成克双属性爆发,武力+2,武器+1,基础武力99,当前武力上升至102!并且降低李元霸1点武力,下降至122!”

“嘿……好胆量!”

李元霸夸赞一声,单锤一个横扫千军向外遮挡罗成刺的长枪,另外一只大锤投石问路,卷向罗成后背。

罗成这一枪却是虚刺,趁着李元霸单锤遮挡之时纵马向前蹿出数丈,堪堪躲过李元霸另外一只大锤。双腿在战马上一夹,策马向前狂奔。

“哪里走?把我的人头与你的人头一块留下!”李元霸哪里肯舍,咆哮一声,拨转马头紧追不舍。

“口不择言,原是个傻子!”罗成一边策马追赶,一边在心里嘀咕,“什么你的人头我的人头,狗娘养的玩绕口令么?”

“给你你的人头!”

罗成在疾驰中俯下身子,右手握住长枪,左手从马颈上解下慕容垂的人头,突然扭头丢向李元霸。

李元霸被罗成晃了一下,看到一颗人头飞了过,急忙把左手大锤挂在马鞍上,探出右手去接迎面飞的这颗人头,“什么情况?”

说时迟那时快,罗成不知不觉中放慢了马速,看看李元霸越追越近,相距不过两丈左右,忽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地扭转身子刺向李元霸,“吃我一记回马枪!”

“叮咚……罗成回马枪属性爆发,瞬间武力+7,当前一击飙升至109。李元霸精神分散,武力-3,防御瞬间下降至119!”

饶是罗成这一枪刺得又快又急,而且出其不意,但李元霸却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千钧一发之际一个侧身,高大健壮的身躯竟然像泥鳅一样柔软滑溜,堪堪躲过罗成这一记回马枪。被挑下了甲胄上的几片鳞甲。

“哇呀呀……竟敢戏弄本王?”李元霸怒发冲冠,咬牙切齿,纵马狂追。

看到李元霸进入暴走状态,罗成不敢力敌,拨马狂奔。奈何李元霸挥舞开大锤,仗着胯下坐骑神骏,一路紧追不舍,誓取罗成性命。

“再给你一颗人头!”罗成奔驰之中看到一株灌木丛底下有个蜷缩成一团的刺猬,当即回身挑起抛向李元霸。

李元霸下意识的伸手去接,到了眼前的时候才发现又被戏弄了,急忙躲闪,堪堪躲过,罗成却乘机蹿出了十几丈。只气的李元霸犹如抓狂一般纵马狂追:“小白脸,不取你首级回,本王就把李元霸的霸字去掉!”

两人一前一后,追逐的正急,斜刺里忽然杀出一员大将,左手钩戟,右手双刃矛,身长九尺左右,虎背熊腰,魁梧雄壮:“唐将休要猖狂,冉闵在此!”

(ps:某个家伙一章一求月票,真是无语了。剑客只能跟着求月票,无论还是书城的兄弟,月票支持下,拜谢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