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六百五十五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六百五十五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不错,像是一个汉子!”

李元霸立马拎锤,上下打量了一遍冉闵,对眼前这个魁梧雄壮的对手很满意。●⌒

冉闵冷哼一声,左手钩戟轻扬,右手双刃矛紧握:“本就是汉子,如假包换!”

“金陵之战过后将近两年了,这还是本王第一次遇上让我正眼相看的对手,你若是能够接我三锤,饶你不死!”李元霸嘴角微翘,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你……”冉闵的双眼在喷火,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李元霸大杀四方的时候冉闵隔的很远,看的不是太清楚,虽然知道这个怪胎般高大魁梧的家伙远非寻常人所能相比,就算自己只怕也是不及。因为这家伙率领着唐军把鲜卑与匈奴联军撵的屁滚尿流,自己与罗成并肩作战,率领着身后的将士全力死战却迟迟不能突围,这就是差距。

虽然冉闵自视甚高,但也不是不识时务之辈,实力上有差距冉闵绝对承认。但好歹自己也曾经撞开过晋阳城门,也曾经纵横北方,号称黄河以北第一猛将。

在冉闵鼎盛时期,说书人戏称天下猛将有五绝,分别是“北冉闵,南高宠,西马超,东薛礼,中吕布”,当然这是在李元霸追随李世民跨海袭金陵之前的传说,随着姜松、宇文成都、李存孝、裴元庆等牛人的相继出世,世人的三观一次次被刷新,方才知道什么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东西南北中的江湖传闻才慢慢的销声匿迹。

但无论如何,冉闵曾经辉煌过。曾经是天下习武之人心目中的偶像,技不如人打不过李元霸也就算了。但你说我接不住你三锤,这实在是欺人太甚!

“士可杀不可辱。休要欺人太甚!”冉闵紧握武器,决心以死相搏。

李元霸嘴角微翘,怪笑一声:“怎么……你以为本王说能接我三锤是在羞辱你?我指的是不能躲不能闪不能逃,不要像刚才那个小白脸一样使诈,这不是大丈夫所为!你要凭真本事,实打实的接我三锤,若是能扛住,我放你们汉人离开!那些熊族、狈族本王给你解决,你要是敢跟本王耍诈。本王先把你锤死,再把你的士兵锤个稀巴烂!”

“好大的口气,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冉闵表面上在和李元霸斗气,实则在暗中寻找李元霸的破绽,只是这家伙表面看起憨厚,但在沙场上却异常警惕,端的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浑身防了个滴水不露,根本没有破绽可寻。

“哈哈……”李元霸仰天大笑。由于嘴巴张的太大,口水都流了出,模样甚是不雅,“文成都知道么?东汉御林军统领。勉强接住了本王三锤!还有那个姜松,不敢跟本王硬拼,只敢投机取巧。还有那个赵子龙,等等……等等……东汉有名的大将。全部绑一块才勉强跟本王打了个平手,你以为能接本王三锤是小觑你么?”

“还我叔父命!”

李元霸正与冉闵对话之际。马蹄声起,慕容垂的族侄慕容辽率数百骑兵杀到。一替叔复仇心切,再加上慕容辽并未见到李元霸的威力,因此以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围拢了上,准备以多欺少,杀了这个怪胎一般的唐将替慕容垂报仇。

“大爷正在这里比武,鼠辈敢破坏我的兴致?”

李元霸勃然大怒,一双牛眼猛地瞪起,杀气毕露,两条浓眉蹙起,仿佛凶神恶煞。

“去死!”

伴随着一声怒吼,李元霸手中的一对擂鼓瓮金锤被各自五米左右的铁链甩了出去,犹如两颗重磅炸弹投进了冲刺过的鲜卑骑兵之中。

只听一片人喊马嘶之声此起彼伏,战马嘶鸣,士卒哀嚎,骨骼断裂,残肢乱飞。慕容辽一声不吭的被砸成一团肉饼,连带着的还有七八名亲兵,及胯下战马。

其他鲜卑骑兵被吓的魂飞魄散,双腿战战兢兢,双手握不住兵器,胯下的战马犹如见了猛虎,发出惊恐万分的嘶鸣,四下里乱窜。数百骑一阵风般四散溃逃,犹如见了瘟神一般。

“嘶……世间竟有如此霸道之人?只怕霸王再世也是不及,这李元霸究竟是人是鬼?”目睹着李元霸挥手之间就驱散了数百鲜卑骑士,冉闵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第一次产生了无力感。

无论如何,自己的力量都是人类范畴,可面前这个家伙哪里是人?这样霸道的力气简直就是洪水猛兽,若是硬拼力量,自己能否接下三锤,实在是个未知数!

“如何?”李元霸这才傲然的扫向冉闵,“本王这样的力量让你硬接三锤,不算羞辱你吧?”

“好!”冉闵咬咬牙,吐出了一个字。

李元霸再次强调:“不许躲,不许闪,不许逃,否则本王追上锤死你!只要你能实打实的接我三锤,带着你的人马离开,那帮杂碎交给本王解决!”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死则死矣,绝不会言而无信!”冉闵左手钩戟举起,右手双刃矛戳地,一脸的视死如归。

“叮咚……冉闵仇胡属性爆发,武力+5,冉闵英魂属性爆发,武力+3,武器+1,当前冉闵武力值上升为113!”

“第一锤!”

李元霸爆发出一声虎吼,催马向前,马蹄之下卷起一溜烟尘。手中的一对擂鼓瓮金锤高高举起,犹如泰山压顶一般奔着冉闵的头顶砸了下。

“开!”

冉闵双目圆睁,大吼一声,脸上脖子上的青筋暴起,用尽全身之力举起武器,硬生生的接了李元霸第一锤。

只听“铛”的一声巨响,金铁交鸣之声直冲霄,震彻的方圆数里厮杀的各方将士耳膜嗡嗡作响,犹如平地里起了一声炸雷。

“啧啧……本王没看错你,是条汉子!”李元霸啧啧称赞。

而冉闵却已经手指发麻,气血翻滚,胯下的战马四肢不停的颤抖,发出不安的嘶鸣。不过冉闵也知道这不是示弱的时候,只能压住胸中的这口气,既不大口喘气,也不说话。

“再……看锤!”

李元霸催马向前,这次双锤改变了招式。横扫千军,一双小水缸般的擂鼓瓮金锤携带着风声横扫冉闵。

虽然李元霸锤大力沉,势汹汹,但冉闵却暗自松了一口气。要是李元霸这第二锤当头砸下,自己胯下的这匹战马怕是支撑不住,而横扫的话对方的力量就全部落到自己身上,不用战马吃力,便可以避免马失前蹄。

“嘿吼!”

冉闵闷哼一声,左手钩戟向前刺出,右手双手矛横着支撑,拼尽全身之力阻挡。

又是一声巨响,冉闵的钩戟已经卷了刃,而玄铁锻造的双刃矛也从中间弯曲变形,幸好幅度不大,还能再支撑一个回合。

“好汉子,再接我最后一锤!”

随着李元霸一声咆哮,手中双锤犹如大风车一般抡起,从上向下斜斜的抡了下,势大力沉,疾如雷霆,迅如闪电,仿佛山摇岳动,犹如山岳崩摧。

“吼嗬!”

冉闵发出一声声嘶力竭的怒吼,脸上青筋勃起,虬髯抖动,双臂上的肌肉虬结在一起,把包裹在外面的甲胄撑的满满当当,拼尽毕生之力,举起双手武器迎向李元霸这对大锤。

“咣、咣!”

两声巨响,冉闵虎口震裂,左手钩戟断开,飞了出去,而右手双刃矛也彻底弯曲成了弧形,同样脱手飞出。

不过遭到了冉闵的全力阻击,李元霸的大锤力道被全部卸尽,在震飞了冉闵武器的同时也变成了强弩之末,改变了滑行轨迹,擦着冉闵的前胸掠过。

“咴……”

冉闵的战马被震得四肢颤抖,发出惊恐万分的嘶鸣,几乎当场跪下。

李元霸勒马提锤,大吼一声:“不错,是个言而有信的汉子,没有耍诈,竟然硬生生的接了本王三锤,真是好汉!本王也是言而有信的大丈夫,放你的人马离开,你走吧,我给你断后!”

冉闵面色如霜,在庆幸大难不死的同时又悲愤不已,冷声道:“此言当真?”

李元霸拨转马头,做出拦截胡人的架势:“大丈夫言而有信,你陪我打的这么痛快,本王岂能失信?快走!”

冉闵又惊又喜,招呼一声部曲,拔马就走:“随我向蓟县撤退!”

马蹄声隆隆,在冉闵的带领之下,由罗成率领白马义从殿后,仗着李元霸拦截胡人,慢慢的甩开了匈奴与鲜卑联军,朝蓟县方向迅速撤退。

李光弼听说李元霸放走了汉将,急忙策马过劝谏:“赵王,你千万不能放虎归山,对于我们说,杀汉人比杀胡人更重要,你怎么能放汉将离开,养虎遗患?”

“少啰嗦,你想让本王做不成大丈夫么?”李元霸怒视李光弼,挥锤扫倒了两名追过的匈奴骑兵,不耐烦的道,“你别以为本王傻,天天听你们吆三喝四,本王想干啥就干啥,凭啥听你指示?你又不是我爹,我爹说的话还不听呢,凭啥听你的?”

(ps:最后推荐一下好友的《大奸贼》,也是之前《大奸雄》的作者,质量人品没的说,召唤类爽文。本周历史类强推榜里面有,我的直通车里面也有链接,感兴趣的兄弟可以关注一下)(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