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六百五十三 李四傻不傻

六百五十三 李四傻不傻


                对于占联盟主导地位的匈奴骑兵,鲜卑骑士心中素不服。

不就是靠着匈奴人多,历史比较悠久一些么,其他还有什么了不起的?为何他们匈奴人常常以上邦宗主的身份自居,对鲜卑勇士颐指气使?

但不服归不服,匈奴的人口的确要远远多于鲜卑,作为一个游牧民族,匈奴在任何时期都没有准确权威的人口数据,所以历代的史学家们也只能推测估计。在匈奴历史上最强大鼎盛的时期,冒顿单于曾经在白登之围中出兵四十万将刘邦围困在白登山,按照五抽一的比例推算,这个时期的匈奴人口至少在二百万左右。

而就在不久之前,铁木真在盛京登基称帝,自称大元太祖,号称匈奴人的战力已经超过了冒顿时期,并且第一次公布了官方人口数据,大元国疆域之内有匈奴羌羯等各族人口三百五十万。

当然,谁都知道这是匈奴人在吹牛逼,但即便打个对折匈奴人也有一百七八十万,再打个对折还有**十万左右,可以说黄巾之乱后的这十年把汉武帝时期对匈奴人建立的优势又丧失殆尽,在铁木真的率领下匈奴人的确比以前强盛了许多。

比起匈奴,鲜卑族就渺小了许多,全族男女老少加起不过三十多万人,能够抽出的精壮最多也就是五六万人,若是不和匈奴联盟,在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的能力。不要说强大的东西两汉。或者日渐崛起的李唐,就是公孙瓒这个扼守边塞的小诸侯都可以吊打鲜卑。

因此,尽管鲜卑勇士对匈奴人不服气。表面上也只能唯唯诺诺,接受匈奴人的差遣指示,但在鲜卑人的心里从没有放弃找机会向匈奴人证明自己战斗力的决心。

听闻一员唐将单人匹马打死了哲别,锤杀了一千多匈奴骑兵,这让鲜卑骑士有种幸灾乐祸的感觉,“哈哈……这匈奴人真窝囊,竟然被一员唐将打成这样。难不成是神仙下凡?”

拖雷听闻哲别战死,大惊失色。急忙派使者见慕容恪,要求鲜卑出动连环马向前挡住前搅局的唐军,免得被公孙瓒军趁机突围。

距离哲别所在方位太远,慕容恪慕容垂也没看见李元霸长什么模样。但要说单人匹马杀了哲别,击毙了千余骑匈奴骑兵,慕容恪与慕容垂是绝对不相信。

“以步兵对骑兵,这员唐将就算率领了一万人击败了哲别,也足够了得,怎么可能单人匹马?”慕容恪头摇的像拨浪鼓。

慕容垂对慕容恪拱手道:“兄长,既然元军受挫,咱们正好借机展示一下我军连环马的厉害,让拖雷与帖木儿看看咱们鲜卑勇士的战斗力。要不是因为人少,我们伟大的鲜卑怎么会听匈奴人颐指气使?”

“三弟小心行事”慕容恪手抚胡须,颔首答应了下。

当下鲜卑骑兵分作两路。慕容恪继续率领两万骑兵配合拖雷王保保夹攻冉闵与罗成,而慕容垂则率领三千重甲连环马在前,七千轻骑兵在后直扑唐军所在的方向。

虽然李光弼想要作壁上观,坐收渔翁之利,但李元霸已经杀进重围之中,万一有个闪失。也不是李光弼能够担待起的。只能摇头叹息一声,挥枪下令冲锋:“全军列阵向前。支援赵王”

不过一个时辰的功夫,李元霸杀的兴起,包括哲别在内,击毙了一千三百余名匈奴骑兵,战马砸死了五百余匹,也就是热热身而已。

这让李元霸有些索然无趣,拎着一对大锤在匈奴骑兵中闲庭信步:“唉……他娘的,一个够看的也没有啊,谁能接我一锤?说起本王还挺想念金陵的,那一架打的痛快啊还有那穆桂英,不知道生娃儿了没有,是否还记得本王呢?”

失去了主将的匈奴骑兵军心开始崩溃,许多人开始调转马头向拖雷所在的方向撤退,甚至漫无目的的四下逃窜。

“一群没胆的东西,快滚”

李元霸纵马如飞,在匈奴骑兵后面驱赶,犹如猫戏老鼠,看到那个不顺眼就是一锤下去,连人带马砸成肉饼。看着顺眼的,就拿大锤在头顶比划几下,吓得匈奴骑兵屁滚尿流,而李元霸却满脸戏谑的仰天大笑,放过对方一条生路。

驰骋之中李元霸远远的看到了一员汉将,身高将近九尺,左手钩戟,右手双刃矛,长得魁梧剽悍,满脸虬髯,每一次出招都狠辣凶猛,爆发力十足,挡者非死即伤。

“啧啧……这家伙有点意思,看起和金陵城下的那几个汉将有的一拼。果然还是汉人厉害,什么熊啊狈啊獾啊这些稀奇古怪的种族根本不堪一击”

李元霸拎着双锤碎碎念,突然双腿在马腹上猛地一夹,就朝冉闵冲杀了过去,“呔……那个汉将和本王打一架,能接我三锤,我叫你爷爷”

但隔着太远,况且战场上尘土飞扬,杀声震天,奋力厮杀的冉闵根本没有听到李元霸的叫阵。

马蹄声隆隆,李元霸奔驰之中忽然被一彪骑兵拦住了去路,正是慕容垂率领的鲜卑连环马。

“滚开,本王不想杀你们这些杂碎,都给我滚的远远的”被阻挡了去路,这让李元霸恼怒不已,大声咆哮,声震疆场。

双方语言根本不通,慕容垂也不知道李元霸咋呼的什么,手中马槊一招,“给我冲锋,用马阵困死这个傻大个”

“轰隆隆……”

马蹄声震耳欲聋,冲在最前面的三百重甲连环马踩着整齐划一的步伐,马上的骑士一手举着盾牌,一手握着长矛,高声呐喊着扑向李元霸。

“找死”

李元霸勃然大怒,手中双锤滴溜溜的脱手飞出,犹如两团火焰,凌空而至。

伴随着一声又一声的巨响,被李元霸大锤击中的盾牌飞上天空,马上的骑士骨骼断裂,战马也被巨大的冲击力造成重创。但比起匈奴轻骑兵说,外面包裹着甲胄的连环马防御力高了好几倍,并没有像匈奴骑兵那样被杀的砍瓜切菜。

李元霸一番冲锋下,击毙了两百余名鲜卑骑士,并没有对慕容垂率领的连环马造成致命性的破坏,反而累的自己出了一身大汗,而剩下的鲜卑骑兵依旧蜂拥而至。

就在这时,李光弼率领唐军精锐杀到,面对着鲜卑的重甲连环马不敢轻敌,急忙下令轻骑兵在前面扛住,又命长枪兵竖起拒马枪挡住连环马的冲锋。

李元霸不怕鲜卑重甲骑,但唐军却吃了大亏。

李唐的战马本就矮小,而且朝鲜半岛严重缺马,三十五万李唐大军里面只有四万骑兵,比例将近十比一,比起刘辩近百万人马拥有十五万骑兵说,唐军骑兵数量严重不足。因此李绩才决定趁着鲜卑出兵之际偷袭渔阳,把令支无终渔阳连成一片,圈起一片肥沃的草原,喂养战马,扩大唐军骑兵的数量。

此刻与鲜卑最精锐的连环马迎面相撞,唐军骑兵吃了大亏,伤亡比例为三比一,一场血拼下,五千唐军骑兵战死了千余人,鲜卑骑兵才折损了三百余骑,和李元霸一个人解决的数目差不多。

“哎呀……可被赵王害死了”

骑虎难下,李光弼也只能咬着牙催促长枪兵向前与鲜卑骑兵血拼。继续展开肉搏战,要不是李元霸胡,根本就可以作壁上观,以逸待劳。

看到唐军吃了亏,李元霸登时就不干了,怒吼一声:“嘿……你们这些杂碎,竟敢比我们大唐勇士厉害?我看你们活的不耐烦了,本王换个打法”

李元霸一锤扫出,在最前面一列连环马的铁链上滴溜溜的转了几个回,就牢牢的锁在了一起。李元霸催马就走,凭借一己之力硬生生的拉着三百骑组成的一列连环马跟着自己乱窜。

鲜卑战马绑在一块,根本没法跟上李元霸胯下千里一盏灯的速度,被李元霸巨大的力量拖拽的失去了重心,许多战马马失前蹄,把鞍上的鲜卑骑士掀落马下。自相践踏之下,至少死了百十人,许多战马东倒西歪,自乱阵脚,剩下的其他鲜卑骑兵进不能进退不能退,只能坐以待毙。

李元霸趁机引领着李唐长枪兵掩杀上去,一阵乱砸,李唐长枪兵一阵乱刺,不消片刻功夫就解决了一队三百骑的连环马。

李元霸找到窍门之后如法炮制,再次瞄准一队鲜卑连环马,先用大锤锁住,然后凭借着胯下战马超强的冲刺力,再配上自己拔山举鼎的神力,拖着连环马乱窜。等对方战马失足摔倒,自相践踏,自乱阵脚之时,再率兵冲上去围剿。

不过小半个时辰的功夫,李元霸就利用这个战术解决了四队连环马,加上之前肉搏击毙的,以及唐军骑兵硬拼掉的,使得这支鲜卑王牌军只剩下三队千余骑左右。

李光弼一边奋力厮杀,一边摇头感慨:“虽然赵王平日里脑子不太灵光,但上了沙场却机灵着呢今日几乎凭借一己之力破了鲜卑人的连环马,这绝非人力所为啊,看赵王也不是纯粹的傻子嘛”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