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六百五十七 司马九达

六百五十七 司马九达


                对于刘辩说,司马昭出世最大的意义就是能够借助他找到鹰视狼顾的司马仲达。≥

至于司马昭本身,对于刘辩说无足轻重。不要说在这个各朝豪杰乱入的年代,就是在原先的三国之中司马昭也只是个二流实力的货色,虽然最后捡漏奠定了三分归晋的格局,也只是换一个“世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的评价”,又有几个人拿他当英雄?

不要说曹操、诸葛亮这些大牛在世的时候,就是随便曹丕、曹睿父子,乃至曹仁、曹真等曹魏宗族在世,只怕也轮不到司马家粉墨登场。只能说司马家运气太好,皇帝轮流坐,一不小心转到了司马家里去了。

“三保,去一趟翰林院宣新科进士司马昭到含元殿见朕。”刘辩把本期的进士名单丢到一旁,对郑和吩咐一声。

除了召唤出的司马昭之外,其他的人名根本无法提起刘辩的兴趣,并没有网罗到让刘辩心动的大鱼。当然,这也在刘辩的意料之中,去年能够网罗到建安七子里面的王璨与徐干已经殊为难得,天下哪有这么多人才让自己像韭菜一样割了一茬又一茬?

“奴婢遵旨!”

郑和答应一声,飞快的出了御书房安排小太监去翰林院的考生之中召唤这个叫做司马昭的人乾阳宫面圣。

翰林院的院试刚刚结束,榜单还没贴出已经提前送进了乾阳宫,请天子过目,免得像上届那样出了差错。吃一堑长一智,这一届的考官都变聪明了。

随着刘辩地盘的扩大,疆域囊括了华夏半壁江山,治下百姓将近两千万。经过各州郡选拔以及直接金陵会试的考生比往年多了将近一半,达到了五百余人。

考试结束之后,熙熙攘攘的学子们便在翰林院的门前翘首期盼,或者忐忑不安,或者踌躇满志,或者淡定从容。或者吊儿郎当听天由命,总之表情各异。

等天子御批下之后,当朝司空孔融下令贴榜公示。

随着翰林院官差把一张金榜贴在公示墙上,五百多考生“哗啦”一声瞬间围了上,盯着墙壁上的金榜吵吵嚷嚷,是金榜题名还是名落孙山全在这一刻了。

“刘骥,哈哈……有我,有我!真是苍天有眼啊,终于可以光耀门楣了!”一个将近三十岁的儒生欣喜若狂。

“蔡题……是我。这个肯定是我!”一个身穿蓝袍,脸颊瘦削的儒生同样欣喜若狂。

旁边却又跳出一个二十岁出头的青年才俊横插一竿子:“在下也叫蔡题,这到底是我还是下?”

“考官大人,请问这个蔡题是哪个,籍贯何处?”两个蔡题一起向金榜旁边的官差询问。

官差看了看手里的卷宗,面无表情的道:“考号一零三,籍贯青州琅琊。”

“哈哈……是我,是我。我是青州琅琊阳都蔡题,与卧龙先生同乡。”二十岁的青年才俊欣喜若狂。

蓝袍儒生则急的口干舌燥:“唉……我不甘心呢!怎么可能不是我?考官大人。请再查查这个蔡题的籍贯是不是弄错了,是不是自会稽山阴?”

“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可能弄错?”官差冷冷的瞥了蓝袍儒生一眼,懒得多搭理。

“不公平,不公平!这里面肯定有猫腻,我要去告御状,我要去金陵府包大人那里去告状!”蓝袍儒生有些气急败坏。跺着脚嚷嚷。

官差冷哼一声:“随便,主考官是当朝三公之一的孔融大人,副考官是学部尚书顾雍大人,监考官有学部侍郎陈琳、吴道玄,以及御使大夫魏徵大人。你觉得有冤情就去包大人那里伸冤吧,看看包大人敢不敢审这宗案子!”

“大丈夫赢得起也输得起,一边去,别挡着其他人看榜。”

一个年约十七八岁,身高七尺五寸,相貌干练,双目炯炯,脖子很长的青年一把抓住捶胸顿足的蓝袍儒生,推出了人群外面。

“司马昭?”

当看到自己名字的时候,这个自河内温县的青年就露出了志得意满的表情,浅笑一声,“我就知道我司马高达一定会金榜题名的,生逢乱世,我司马家族一定会出人头地!”

得得得,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及近。

几个太监怀抱拂尘在翰林院门前翻身下马,尖着嗓子喊了一声:“陛下有旨,着新科进士司马昭入宫觐见!”

“万岁万岁万岁,万万岁!”

数百考生一起跪倒在地,山呼万岁。纷纷对司马昭投去羡慕的目光,院试名单刚刚出,这个司马昭就得到皇帝钦点,看新科状元跑不掉了。

司马昭在欣喜的同时却又十分冷静:“嘶……天子为何突然召见我?虽然我自认学识尚可,但也不至于在殿试举行之前惊动了皇帝吧?”

但转念一想,自己只是一个籍籍无名的庶民,虽然祖上历代为官,但与天子近日无仇往日无怨,九五之尊的皇帝应该不会特意找自己麻烦,自己这种小人物还不配!这样的话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自己要发达了。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司马昭叨念一声站出跪地接旨,“庶民司马昭接旨!”

司马昭出自学部侍郎陈琳的考场,是由陈琳提名上榜,听闻天子下诏召见,顿时觉得脸上有光。亲自到考生之中勉励司马昭见了天子之后不必拘束,要敢于直言敢于发表自己的看法,陛下是位有道仁君,求贤若渴,千万不要拘束畏惧,患得患失。

“多谢恩师教诲!”司马昭躬身拜谢,“学生若有出头之日,一定不会忘记恩师提携之恩!”

半个时辰之后,司马昭跟着太监到了乾阳宫,经过通报之后被带到了含元殿御书房面圣。

“庶民司马昭拜见陛下!”司马昭稽首顿拜,小心翼翼,“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刘辩合上手里的奏折,仔细打量着司马昭,只见这家伙眉目干练,气势不俗,像是一个能干大事之人,修长的脖子尤为明显,虽然达不到狼顾的程度,但也比普通人长了不少。

“不愧是司马懿的儿子,朕倒是想看看司马仲达的脖子能旋转多少度?”刘辩在心里暗自沉吟一声。

清了清嗓子,正色道:“下跪之人可是河内温县司马昭?”

“庶民正是!”司马昭跪伏在地,不敢抬头。

“朕看了你的文章,觉得颇有真才实学。”刘辩随口胡扯了一句,“朕还听说你们司马家历代出仕,你先介绍一下自己吧!”

“诺!”

司马昭答应一声:“庶民自河内温县,高祖父司马钧曾经在朝廷担任征西将军,曾祖父司马量曾经担任豫章太守,祖父司马隽曾经担任颍川太守,而小人的父亲司马防……”

“令尊现在何处?”刘辩从司马昭的吞吞吐吐中发现了蛛丝马迹。

司马昭额头见汗:“不敢欺瞒陛下,家父司马防现在正在长安担任京兆尹……但家父并非刘协执政后出仕的,而是先帝在世之时就在京兆担任主薄,后一步步升迁为地方长官,并非有意与陛下作对。”

刘辩恍然顿悟,感情这司马家打算个分仕,脚踩两条船,立于不败之地。不过,话又说回,司马昭是被自己召唤出的,肯定不能按照正常思维衡量,还是不要在这上面纠缠为好,免得节外生枝。

“哈哈……朕想起了,你们司马家世代忠良,司马防大人为国尽忠多年,安抚地方多年,错不在他。事实上,对于西汉伪朝廷任命的地方官吏,朕都可以赦免罪责。你能够朕这里应试,朕高兴不及,怎么会无故怪罪。”刘辩大笑一声,把话题带过去。

顿了一顿,又问:“司马昭今年多大岁数?表字如何称呼?”

“庶民今年一十八岁,表字高达!”司马昭跪地答道。

“司马高达?”刘辩皱眉沉吟一声,“为何朕最先想到的是人形高达?”

“司马高达家中还有兄弟几人,今年年龄几何?”刘辩收了思绪,肃声问道。

司马昭跪在地上,小心翼翼的答道:“回陛下的话,庶民家中兄弟九人,长兄司马朗,字伯达,今年二十六岁。二兄司马懿字仲达,与小人是孪生兄弟……”

“咳咳……”刘辩差点笑出声,强行憋在心里差点出了内伤,“系统大爷你真行,让司马懿和司马昭成了双胞胎。”

司马昭并没察觉,跪在地上继续道:“庶民排行第三,字高达。向下依次是司马孚,字叔达;司马馗字季达,司马恂字显达,司马进字惠达,司马通字雅达,司马敏字幼达……”

听着司马兄弟绕口令一般的名字,刘辩在心里戏谑道:“说不定哪天召唤出一个司马光就变成司马十达了,司马光字敢达,敢砸,砸缸!”

收了思绪,刘辩正色道:“司马高达平身吧,不知你这些兄弟现在何处?有几个出仕了呢?”

对于什么伯达、叔达、季达这些三流人物,刘辩没多大兴趣,唯一关心的就是鹰视狼顾的司马仲达,不知道这家伙此刻正在那旮旯潜水呢?埋藏的这么深,也不出冒个泡,真他娘的能沉得住气啊!(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