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六百四十七 吉人自有天相

六百四十七 吉人自有天相


                窗外一夜风雨,床上几滴落红,在这个疾风骤雨去匆匆的夏夜,十五岁的大乔从少女变成了人妻。

晨曦初露,刘辩还在沉睡之中的时候,大乔已经起床给夫君准备好了衣服以及洗漱用品。待刘辩舒展着懒腰醒的时候,便笑靥如花的伺候着刘辩穿衣洗漱。之后便跟着刘辩分别去寿安殿给太后请安,去椒房殿给皇后问安。

风韵犹存的何太后对性格温顺,貌美娴熟的大乔印象不错,送了一对金手镯与质地上乘的玉坠,勉励大乔道:“乔氏你的身材不错,腰细腚大,像是个能生孩子的女人。你可要好好努力,给哀家多生几个皇孙!”

说到这里,何太后就一脸不满,犹如怨妇一样喋喋抱怨:“唉……最近皇帝娶的这些个女人啊,真是没法说了。一个个只会生女娃儿,这怎么能行?你看看吧,陈氏、任氏、步氏全都一股脑儿的生女娃儿,真是气死哀家了!还有那糜氏,都入宫两年了,到现在肚子也没有个动静,还有那被皇帝在荆州新纳的张出尘、薛灵芸,在荆州承受了皇帝半年的雨露,这样的恩宠是别的嫔妃十年都等不的,可她们何时能够下蛋?”

刘辩坐在一旁笑眯眯的道:“母后勿忧,孩儿今年还不到二十岁,膝下已经有了五个皇子。多了我不敢说,但孩儿敢保证将三五十个皇子不在话下。你就别担忧了!”

糜真与上官婉儿为何迟迟没有身孕,刘辩弄不清原因,但张出尘与薛灵芸的肚子迟迟没有动静。刘辩却知道因为自己使用了“冲锋衣”。等自己解除防御措施之后,保证一个月之内把薛灵芸、张出尘、大乔的肚子给搞大。

“臣妾谨记太后的教诲!”大乔肃拜作揖,答应了下。

离开了太后的寿安殿,刘辩又带着大乔到椒房殿探视皇后唐婉。

这几年大乔经常到乾阳宫里走动,和唐后还算熟悉,所以不像面对何太后那样拘谨。只不过唐后的肚子阵阵疼痛,看起像是快要临盆的样子。

“唐后。你不必担忧。华佗已经从青州返回,而孙思邈与张机两大神医也已经从襄阳回。朕保证你会平平安安的生下这个孩子。”刘辩轻抚唐后的秀发,柔声安抚。

唐婉笑靥如花:“臣妾从没有担忧,能够为陛下生儿育女,开枝散叶是臣妾的福气。就算是死,臣妾亦是无怨无悔!”

“皇后娘娘,看你这话说的。”大乔急忙在旁边驱赶晦气,“你这么善良,对待每个宫女太监犹如自己的亲人,上天一定会保佑你的。吉人自有天相,好人一定会长命的!”

就在这时,文鸯到椒房殿门外,躬身启奏:“启奏陛下。陆逊将军从交州返回,此刻正在宣武门外求见。”

刘辩起身对大乔道:“你在这里陪着唐后说一会话吧,朕去含元殿接见陆逊。”

含元殿。议事厅。

一路风尘仆仆的陆逊看上去多了几分大将风度,多了一些城府,从前的顽劣早就不见了踪影,见到天子之后单膝跪地施礼:“臣陆逊拜见陛下!”

“陆伯言免礼!”刘辩亲自扶起陆逊,把自己的计划道:“朕准备委任你为主将,狄青为副将。率领两万人马,扬帆向东。攻占夷洲。在夷洲站稳脚跟之后以此为跳板,继而进军倭国,将倭岛纳入我大汉版图。”

武如意早就把这个消息通知了陆逊,因此陆逊并没有表现的特别兴奋,躬身施礼道:“臣谨遵圣谕,一定不负陛下所托!”

“陆伯言打算何时动身?”刘辩沉声问道。

陆逊拱手道:“臣先去探视一下姐姐,今晚回家与家人一聚,明日动身,可否?”

刘辩笑笑:“也不必这么急,陆伯言远道而归,便是在家中多盘桓两日,也是人之常情!”

“国事为重,臣不敢以因私忘公!”陆逊回答的大义凛然。

刘辩击掌称赞:“好……陆伯言好好努力吧,朕相信你迟早会成为我大汉的栋梁之才!”

陆逊离开含元殿之后又去了一趟后宫景宁殿探视自己的姐姐德妃武如意,闲聊了一会家常之后,陆逊屏退左右,低声与武如意秘谈。

“小弟在返回金陵的途中遇到了一个世外高人,此人夜观天象,说金陵这边有颗星辰阴晦不明,恐有性命之虞。而且此星辰主雌性,地位尊荣,不是应在太后身上便是唐后身上。小弟又听说唐后即将临盆,怕是唐后将遭大劫……”

“真的?”武如意听了一颗心砰砰直跳,又惊又喜,“唐后上次生产昭阳的时候,御医就说过她的身体不宜再生产,这女人为了巩固自己六宫之首的地位,强行生产,难不成要作茧自缚了?”

“十有*!”陆逊点头,低声道,“姐姐你现在的地位仅次于唐后,与穆桂英同为四妃之一,若是唐后稍有不测,想你有很大的希望成为六宫之主。”

武如意努力的克制住澎湃的心情,低声道:“若是姐姐成了六宫之首,定然会助伯言你执掌天下兵权,最不济也是一方都督。你这次去夷洲可要好好表现,捞足功绩!”

陆逊颔首答应:“姐姐放心,小弟还记得当初扶你做六宫之首的誓言,想不到小弟还没弱冠,姐姐却已经快要实现心愿了。但小弟将却会想方设法的把我外甥世民扶上太子之位,让他成为天下储君!”

武如意高兴的拍了拍陆逊的脸颊:“好好干,兄妹其心,其利断金!我们陆家将一定会飞黄腾达,比起吕氏强上一万倍。”

次日清晨,金陵城外号角呜咽,长江上战舰如,桅杆林立。

陆逊与狄青、陆抗、丁奉、前田庆次辞别天子,快马出了金陵直抵江边,登上帅船,率领两万人马,五千辎辅兵,乘坐大大小小将近百十艘战船,扬帆向东,顺着长江驶入茫茫东海,目标直指夷洲。

陆逊等人刚走,就有椒房殿里的宫女慌慌张张的到太极殿禀报:“启奏陛下,皇后娘娘要生了!”

“退朝!”

刘辩顾不得保持天子的威严,大步流星的出了太极殿,一边走一边吩咐郑和:“速招四大神医到椒房殿候命!”

半个时辰之后,椒房殿外如临大敌。

刘辩忧心忡忡的居中,得到了消息的武如意、穆桂英、卫梓夫、步练师等嫔妃也都到椒房殿守候,为唐后祈福。四大神医表情严峻,随时待命,而众太监与宫娥则小心翼翼的站在两旁,大气也不敢喘。

大殿里面每传一声唐后撕心裂肺的叫声,刘辩的心就猛地揪一下,此刻才体会到即便自己贵为天子,有些事情也是无能为力,上天才是最强大的主宰。

“陛下放心,皇后娘娘一切都好!”

已经连续为皇帝接生了五子六女的江东第一稳婆虞氏每过一炷香的功夫就出禀报一次,好让皇帝放心。

“陛下放心,老身这辈子接生的人多了,还没有一个出现闪失,你就放心吧。”

“呵呵……陛下放心,皇后娘娘的肚子已经有动静了,再有半个时辰就生出了!”

又过了一炷香的功夫,再次出的虞氏脸色变得难看起,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流下:“陛下,情形不妙啊,娘娘……娘娘生不出,怕是、怕是……”

“华佗、张机、孙思邈、李时珍……试试剖宫产,无论如何也要让皇后活下!”刘辩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这一刻到的时候还是心忧如焚。

ps:月票月票求月票!今天一天只增加了8张。也许很多人说你更新那么少,有什么资格求月票?可剑客翻了翻历史类月票榜,除了那些有存稿刚上架的新书会隔三差五的爆发之外,许多老书的日更新只有三千字一章,或者是两更四千字,但人家的月票一天照样好几十张,像剑客这种日更两章六千的算是更新量较高的。

每天事情都那么多,剑客真想把烂摊子扔了,就这一章也是强撑着写完,怎一个心乱如麻。前天刚把工作事情处理,以为总算能清闲几天了,今晚吃饭忽然接到电话说有个兄弟因为工作和感情的双重压力轻生了……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救治,但剑客还得克制着杂乱的思绪码完这一章,这不是电视里面的情节嘛,真是无语了!

月票对剑客说其实也没多大用,因为我也拿不到奖金,我求票只是给自己压力和动力,不让自己松了这口气,走上烂尾之路,所以我才和大神们拼着求月票。不敢求读者兄弟们能够像香蕉娘那样在半月一更的情况下还能每天投票支持,但希望有几个铁杆粉丝能够在过度章节的时候给予剑客足够的支持。

剑客坐在电脑前俩小时了,心里乱糟糟的一团码不出半个字,在这里bb几句发泄一下心中的情绪。静下心干完了这一章还得驱车去医院,顺便送点钱。真是无语了,这都什么事啊!(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