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六百四十一 婆媳一锅端

六百四十一 婆媳一锅端


                困兽犹斗,何况是陷入重围之中的猛将。

落入汉武卒包围圈里的裴元庆双目血红,咬牙怒目,犹如负伤的猛兽。凭借着手里的一双大锤,拼命死战,每一锤下去,挡者非死即伤。

但这些武卒都是吴起精心挑选的勇士,除了从五千老兵中遴选了部分精锐之外,其他人都是一些有志于建功立业的游侠儿,或者是士族大户家里的武师,甚至还有杀人被判了死刑的亡命之徒。

因为刘辩赐予了吴起募兵的权力,所到之处,太守以下皆听从约束,因此吴起利用自己的这份权力从不少县城的大狱中捞了不少剽悍的重犯。这些人虽然纪律较差,但战斗力与勇气却不是那些乡下泥腿子所能相提并论的,甚至就连许多久经沙场的老兵也是不如。

而吴起最不怕的就是没军纪,不用掰着指头数,吴起就知道自己至少有一百种方法让这些亡命之徒变得服服帖帖。事实上果真就像吴起想的那样,不过两个多月的时间,这支由精锐士兵、游侠儿、大户武师、重刑犯组成的精锐队伍就表现出了强悍的战斗力,犹如吴起的十指一般随心所欲。

在同伴不断倒在裴元庆锤下之际,围成一圈的汉武卒也不肯示弱,纷纷将手里的长戟劈向裴元庆,将手里的佩剑刺向裴元庆,甚至抓住机会拉开弓弩,偷射裴元庆。

当然,大部分攻击都被裴元庆遮挡了下,或者躲闪了过去。而裴元庆尤其知道弩箭的厉害。被这玩意射中了那可不是皮外伤,弄不好那就是穿透骨头的重伤。因此裴元庆特别注意拉响弓弩的武卒。只要听到声响,那就是一锤过去。拼着被砍一戟,甚至刺一剑,也要把开弩的武卒砸死。

就这样僵持了一炷香的功夫,失去了马匹的裴元庆犹如断了一臂,迟迟不能冲出武卒的包围圈,但仗着骁勇过人,一双大锤力大无匹,倒也能够自保。恶战了这段时间下,裴元庆至少又击毙了近百名左右的武卒。但自己也身负数创,被短剑刺破了三个血洞,被铁戟划破了两道伤口。

庆幸的是伤势不算太重,没有伤筋动骨,但随着血水不断的涌出,裴元庆也知道倘若不能得到及时救治,只怕明年的今天就是自己的祭日!

“我不甘心,我堂堂大秦先锋官,焉能葬身小兵手下?”裴元庆挥锤死战。犹如猛兽般咆哮。

又朝着不远处被汉军锐卒、精卒挡住的贵霜士兵大声呼救:“你们这群废物,难道不能冲过给本将解围么?”

但事实的确像裴元庆所说,贵霜士兵并非不想过救他,但面对着兵力相当的汉军。又有吴起居中调度指挥,用五百锐卒、五百精卒在面前扛住,由包扎了虎口的何元庆督率其他兵种。贵霜士兵非但冲不过,反而被逼的步步后退。

“天亡我裴元庆。上苍无眼,为何不佑大秦?”

裴元庆有些绝望。挥锤击飞了一名汉军武卒,歇斯底里怒吼一声。忽然感到腿弯一疼,登时跪倒在地。

瞬间就有十几把铁戟迎面砍下,幸亏裴元庆滚的快,避免了杀身之祸,但右手小拇指仍然被一把铁戟砍中,登时断落,血流如注,锥心的疼痛几乎让裴元庆晕死过去。只是凭借着一口气强撑着,才没有倒下去。

就在裴元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之际,北面马蹄声起,一员大将率领千余名骑兵掩杀了过。

为首大将正是伍召,胯下白色战马,手中丈八蛇矛亮银枪一招,高喝一声:“冲阵救人!”

原伍召奉了周瑜之命寻找孙权,便提了一千多骑兵向南驱驰,就在前面不远处寻找到了狼狈不堪的孙权。孙权为了讨好贵霜的将士,命伍召率骑兵援助裴元庆,正好在危急关头杀了过。

吴起与裴元庆厮杀的这段地形正好是一片方圆十几里的旷野,虽然有树木草丛,但是并不妨碍骑兵冲锋。骑兵冲刺起威力巨大,在伍召的引领下,孙权军一阵猛冲,冲开了汉军阵型,将人数减少了一多半的武卒也冲乱了阵脚,让几乎绝望的裴元庆绝处逢生。

“我乃大秦先锋官……救我!”裴元庆挣扎着高呼一声,因失血过多,再也支撑不住。

幸亏伍召拍马杀到,一把抓住腰绶把裴元庆生生的提了起,横亘在自己的马鞍前,拨马就走:“汉军势大,不可恋战!”

何元庆虎口被震裂,双手使不上力气,汉军无人能够挡住伍召,虽然在吴起的指挥下,挑落了数百名孙军骑兵,但还是被伍召虎口拔牙,把裴元庆救了回去。

“唉……还是没杀死秦军先锋官,让到手的大功飞走了!”何元庆捶胸顿足,惋惜不已。

吴起却一副微不足道的表情,踌躇满志的道:“匹夫之勇,何足道哉?日后相遇,再生擒了便是!”

伍召救回裴元庆见孙权,急忙命军中医匠紧急医治,止血包扎,又聚拢了贵霜将士向南撤退,寻找有利地形布阵,接应周瑜率领的主力大军撤退。而吴起看到贵霜军向南撤退,也不追赶,与何元庆率兵向北,从周瑜背后发动进攻,配合着霍去疾前后夹击,争取最大的战果。

水火无情,尽管周瑜率部全力救粮,但随着火势越烧越旺,逐渐变成了燎原之势,最后也只能望火兴叹。唯一庆幸的是火中取栗,总算救出了将近两万石粮草,至少还能维持半个月,足够支撑到南下投奔蒙恬;否则的话军队明天就会断粮,数万大军只能面临鸟兽散的局面。

“周德威、周侗断后,舍弃了寨栅向南撤退!”

周瑜翻身上马命黄盖、韩当在前面开路,自己率领数千精锐簇拥着张昭向南逃窜,命周侗、周德威叔侄殿后,舍弃了寨栅辎重向南退兵。

就在孙军行将撤退之际,吴起又与何元庆从南面率兵杀到,一声呐喊,加入战团,更是让孙军首尾难顾,被杀的丢盔弃甲,伏尸成堆,伤亡无数。

吴起手提双刀,身穿一袭银灰色的披风,徒步冲锋,在清晨的曙光之下尤为醒目。跟在他身后的四级武卒如影随形,军纪严明,只要吴起一声令下,他们必然悍不畏死的执行。在千军万马中犹如一道洪流,所到之处尽皆披靡。

“哎呀……姐姐快走,汉军杀过了!”

前面传了一阵尖锐的女人尖叫,此起彼伏,吴起身后的游侠儿有人认得,大声提醒吴起:“将军,前面那群女人好像是孙坚的遗孀!”

吴起嘴角微翘,挥刀冲锋:“全军加把劲冲锋,一帮妇道人家,再被她们逃脱了,咱们武卒可就无颜立于天下了!”

“杀!”

随着吴起一声令下,与裴元庆激战之后剩下的一千五百左右的四级武卒齐齐呐喊一声,荷尔蒙上升,斗志熊熊燃烧,脚步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许多。

一炷香的追逐之后,吴起率领汉武卒杀散了簇拥着孙坚家眷的卫士,将数十个女人团团围在中央,齐声大喊“降者免死!”

一位三十岁出头,相貌端庄,巾帼不让须眉的美貌妇人站了出大声呵斥:“尔等金戈铁马,我等只是手无傅鸡之力的弱女子,何须如此叱咤?既然被擒,便是我等的命运,束手就擒便是,何须刀戈相向?”

“啧啧……这女人不仅长得美貌,更是颇有胆识,却是符合我的胃口!”将近而立之年的吴起在远处见了心中颔首赞许,遂吩咐手下士兵道,“不可羞辱孙文台家眷,当以礼相待。”

得了吴起吩咐,汉军便不再凶神恶煞的叱喝责骂,甚至动手轻薄,派了百十人把被俘虏的数十个妇女押过给吴起问话。经过询问后方才得知,这里面被抓的四十岁的贵妇人是孙坚的正妻吴氏,而刚才大声斥责汉军鲁莽的美妇人则是孙坚的妾氏,也是吴夫人的妹妹吴氏,就是演义中的吴国太。其他的则是一些丫鬟婢女。

原孙坚有妻妾二人,皆出自江东吴县,而且是一母同胞的姐妹花。在历史上被孙权追封为武烈皇后的吴氏是正妻,而佛寺看新郎的则是孙坚的妾氏小吴夫人,也就是刚才临危不惧大声斥责汉军的美貌妇人,姓吴名端。

武烈皇后吴氏生有四子,按照长幼分别是孙策、孙权、孙翊、孙匡,而小吴夫人则分别生了十四岁的孙尚香,以及今年十二岁的孙朗。

这次被吴起一锅端了的孙坚家眷除了两位吴夫人之外,还有孙策的遗孀虞芷若,还没得及被孙权送往贵霜联姻,就稀里糊涂的被汉军俘虏了。此外还有两个未成年的男孩,分别是十二岁的孙朗,以及十岁的孙匡。而孙权的三弟孙翊今年十四岁,已经能够杀码杀敌,倒是随着大军冲杀了出去,避免了被俘虏的下场。

吴起面带笑容的对两位吴夫人拱手道:“两位夫人请放心,家国之事,干戈之争不关女人干系,你们尽管在吴起大营中盘桓数日,待战事过去后本将会派人把你们送回江东,交由陛下处置。”(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