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六百四十 武卒扬威,元庆受挫!

六百四十 武卒扬威,元庆受挫!


                乱军之中两个元庆狭路相逢,一场恶战在所难免。

看到何元庆手里的一对八宝亮银锤,裴元庆冷笑一声:“你这厮真是可恶,不但盗用了我的名字,竟然连武器都模仿老子,只是你这对小锤也太寒碜人了,今日裴爷就让你看看什么样的人才配用锤!受死吧!”

见裴元庆手里的一对梅花亮银锤比自己的大了一圈,人又长得魁梧雄壮,胯下坐骑也是神骏矫健,何元庆未战已经心怯,听了裴元庆咄咄逼人的话语,吱呜道:“你管我锤大锤小作甚?能够砸烂你的脑袋就行!”

何元庆话音未落,眼前人影一闪,裴元庆已经杀到马前,伴随着一声叱咤,手中一对各重一百斤的梅花亮银锤高高举起,用尽全身之力奔着何元庆的脑袋砸了下。

“叮咚……裴元庆‘一鼓’属性爆发,武力+5,武器+1,坐骑+1,当前一击飙升至109!”

“叮咚……裴元庆‘盖马’属性爆发,降低何元庆1点武力,下降至97,并且提升秒杀战马几率。”

听了系统的提示,远在金陵的刘辩登时把心脏提到了嗓子眼:“啊呀……两个元庆撞一块了,何元庆明显不是裴元庆的对手啊,这才第一回合武力差就被拉大到了12点,何元庆要是没个技能,弄不好就要被秒杀了。高仙芝刚刚战死,难不成朕还要再折一员大将?”

裴元庆的一对大锤裹挟着风声,犹如泰山压顶,兜头砸向何元庆。

何元庆不及多想。用尽全身之力,举起手中一对一百四十斤重的八宝亮银锤。使出一招“举火燎天”向上招架,嘴里喝一声“开!”

只听“铛”的一声巨响。震得周围的人耳膜嗡嗡作响,仿佛平地响起一声炸雷,即便在三五里之外依旧清晰可闻。

“在那边,速速前去支援何元庆!”

乱军之中,一身甲胄的吴起率领麾下最为精锐的两千武卒杀到,正愁千军万马混战,一时间无法找到何元庆,却冷不丁的传一阵巨响,登时就发现了何元庆所在的方位。迅速的向前包抄支援。

“不错,再接我一锤!”

裴元庆一锤未能得手,再次虎吼一声,手中大锤凌空横扫,势挟风雷,雷霆万钧。

“叮咚……裴元庆‘一鼓’属性再次爆发,武力+6,当前武力上涨至110!”

何元庆硬生生接了裴元庆一锤,双手十指发麻。手中的八宝亮银锤几乎拿捏不住,今日方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但裴元庆第二锤接踵而至,根本不给何元庆喘息的机会,急忙用出吃奶的力气。举起手中双锤向前招架。

“铛”的一声巨响,直震得山岳动摇,何元庆虎口震裂。手中一双大锤再也拿捏不住,脱手飞出了七八丈。落在乱军之中,登时将两个倒霉的贵霜士兵砸的脑浆迸裂。当场毙命。

“再吃我一锤!”

虽然震飞了何元庆的双锤,但却未能击毙敌将,这让裴元庆恼怒不已,再次咆哮一声,双锤一分,左锤盖马,右锤砸人。

只听“噗”的一声,何元庆胯下坐骑还没得及发出惨叫,就被力逾千钧的重锤击中头颅,登时颅骨碎裂,马颈折断,一声不吭的仆倒在地。

看到裴元庆另外的一只大锤横扫而,何元庆不及多想,在马上一个翻身,屁股尿流的跌下马,堪堪躲过了灭顶之灾。否则被击中脊梁,少不得五脏破裂,七窍流血,命丧当场。

三锤未能干掉何元庆,这让裴元庆更加恼怒,喝一声:“哪里走?留下人头!”

催马向前,手中大锤高高举起,就要把坠落马下的何元庆砸成肉酱。

“放箭!”

危急关头,吴起手提一双龙纹短刀杀了过,看到何元庆危急,双刀一挥,喝令身后的武卒放箭。

“嗖嗖嗖!”

随着吴起一声令下,冲在最前面的汉武卒将手里的强弩瞄准裴元庆,一阵乱射。由强大弩弓射出的劲矢带着风声好似疾风骤雨般迎面射向裴元庆。

裴元庆马不能前,急忙挥舞双锤拨打雕翎,将汉军武卒的乱箭击落在地。

看到汉军精锐蜂拥而至,贵霜军自然不会让主将单独面对,一些手持矛戈的士兵列阵向前,簇拥着裴元庆与汉军武卒互射。

趁着裴元庆受阻之际,何元庆死里逃生,就地爬起夺了一把长枪挑翻了十几个围上抓捕自己的贵霜士兵,远远的大喊一声:“吴将军,这蛮将骁勇,非我等能敌,你还是速撤吧!”

吴起面色如霜,毫无惧意,沉声道:“大丈夫战死沙场,马革裹尸死得其所,岂能临阵先怯?武卒将士,列阵!”

吴起手下这支两千人的武卒是从三万三千人中精挑细选的精锐,每五百人为一组,按照战斗力分为四个等级,分别为卫卒、精卒、锐卒、武卒。在装备上也效仿历史上魏国武卒,卫卒必须能够拉开六石的强弩,精卒必须能开八石的强弩,锐卒必须能够拉开十石的强弩,最高等级的武卒必须能够拉开十二石的强弩。

当然,十二石的弩和十二石的弓不一个概念,弩弓匣子里面有弹簧,有强大的助力可借,而拉弓则全靠自己的力气。不要说十二石的弓,就算能够拉开三石的强弓,也算的上当世神射手了。

吴起组建的这支精锐部队,除了弩箭是标配之外,所有的卫卒全部持长枪,精卒持长戈,锐卒持铁戟,所有人均都腰悬佩剑,而战斗力最强的武卒则身穿三层铠甲,左手盾牌,右手手斧,乱军之中协同作战,战斗力十分强悍。

听说对面的人是吴起,裴元庆知道这是一个重量级的武将,当下大喜过望,喝一身:“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投,你项上这颗脑袋,裴某笑纳了!”

话音未落,催马向前,手中一对梅花亮银锤砸向迎面冲过的武卒。

“合围!”

吴起被武卒簇拥在中央,面对着气焰嚣张的裴元庆,毫无惧色,沉着指挥。

裴元庆两锤下去,自然是将迎面撞上的两个武卒砸的当场毙命,但被武卒以弧形围了上,却也陷入了重围之中。

“给我冲!”裴元庆挥起大锤,又击毙了两个汉武卒,大声招呼身后的贵霜军跟随自己冲锋。

吴起长嘶一声:“武卒合围敌将,锐卒向前顶住敌军!”

“杀!”

得了吴起一声吩咐,五百锐卒俱都手持大戟绕过前面的武卒,一阵猛砍猛劈,把贵霜军杀的步步后退。贵霜军挥枪乱刺,但汉军锐卒身上穿着两层铠甲,竟然悍不畏死,拼了命挡住了裴元庆身后的贵霜士兵,让敌军主将陷入武卒的重围之中。

“一帮虾兵蟹将,也想困住裴爷么?”

裴元庆大怒,在武卒中央挥舞起大锤左冲右突,每一锤下去都会击中一人,但由于武卒身穿三层甲胄,虽然被震得口吐鲜血,却也没有血肉模糊的场面。

而且汉军武卒犹如一道牛皮筋,充满了弹性,裴庆向那边冲,则汉军武卒向那边移动,虽然被裴元庆噼里啪啦的砸死砸伤了七八十人,但其他武卒并无惧意,依旧死死的捆住裴元庆不肯后退。

“精卒,断马腿!”吴起在武卒阵型外面大喝一声。

顿时有数百名精卒俯下身子,弯着腰从武卒的缝隙中探进长戈,像镰刀收割稻谷一般划拉裴元庆坐骑的马腿。

裴元庆大怒,挥锤猛砸,将包围圈外面伸进的长戈砸的“霹雳咔嚓”折断了数十根,但百密难免一疏,终有一条长戈挂上了裴元庆坐骑的后腿。猛地一用力,登时将马腿截为两段,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悲鸣,仆倒在地,将裴元庆掀下马。

何元庆在远处看的目瞪口呆,竟然忘了厮杀,心中震撼不已:“哎呀……都说吴启将军把三万三千部队一多半的装备都给了这两千武卒,现在看战斗力真是强悍啊!就是把十万人的装备都堆到这支精兵身上,也是值了!有这样的两万人马,足以横扫天下!”

“杀!”

看到裴元庆落马,吴起手下的武卒士气大震,齐齐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各自举起手里的武器,劈头盖脸的奔着裴元庆与它的坐骑砍去。

“咴……”

只听一声长长的悲鸣,裴元庆胯下的“千里一丈青”被汉军武卒砍的血肉模糊,两腿一蹬,当场咽气。而裴元庆就地一个驴打滚,在肩部与腿部挨了一戟之后,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将一双大锤横扫,击毙了挨着自己的几名武卒,方才避免了被乱戟分尸的下场。

受了伤的裴元庆两眼发红,犹如负伤的头狼,喘息声异常粗重,眸子里放射出凶狠的目光,将双锤护住身体,嘶吼道:“呀,都给我冲上,老子就算要死,也要杀个够本!”

吴起在包围圈外面沉着的指挥:“精卒向前,协助锐卒顶住敌军的反扑!卫卒在武卒外面加固一圈防御,今日无论如何也要留下这员蛮将的首级,祭奠高将军的在天之灵!”(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