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六百三十九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六百三十九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高仙芝率兵走后,吴起与何元庆一面率兵围剿太平军一面施展攻心之策。∮

“诸位,大家都是汉家儿女,炎黄子孙,为何要跟着周瑜、杨秀清去与蛮夷同流合污?放下武器者一律免死,愿从军者军饷优待,不愿从军者可返回故里,发给农田耕具,概不问罪!”吴起站在高处,大声的劝导着黑压压的太平军俘虏。

这些太平军多是交州的普通百姓,大部分都是被太平道强行裹挟作乱的,祖祖辈辈耕田种地,打鱼狩猎,真正愿意作乱的没有几个。再加上这段时间被汉军压制的厉害,缺衣少粮,许多人思乡心切,军心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杨秀清死后更是群龙无首,在汉军的软硬兼施之下纷纷缴械投降。

“报!”

一骑快马从西面疾驰而,未到吴起马前,就已经滚落鞍下,“禀报将军,高仙芝将军战死了!”

吴起吃了一惊,手抚佩刀:“被何人所杀?”

“一个自贵霜国的猛将,手提一对银锤,有万夫不当之勇,高将军交手不过一合,被击毙战马,击中背部当场阵亡!”斥候心有余悸的向吴起禀报。

“我去会会这蛮夷!”何元庆听了心中不忿,翻身上马,唿哨一声,引领了三千人马向西而去。

吴起在后面大声叮嘱:“元庆将军休要轻敌,待我安置了这些俘虏后便去驰援!”

吴起从江陵一路行,初始带了五千精兵,跋涉三千余里。耗时两个多月,一路上招募了两万八千新军。使得麾下的总兵力达到了三万三千人。

吴起一路进军一路操练,期间不时的清剿山贼。以及那些死灰复燃的山越贼寇,以战代练,提高麾下新军的战斗力。在抵达赣县之后得到了襄阳城破,孙策身亡的消息,吴起敏锐的判断出孙策余部很可能会南下苍梧投靠贵霜,于是一面联络霍去病一面改道奔苍梧方向抄截孙权前路。

在三支军队齐头并进了七八天之后,吴起率领的人马终于抄到了孙权军的前方,遂秘密差人联络霍去疾,约定今夜南北劫营。杀孙权军一个措手不及。只是裴元庆的援军突然杀到,倒是意料之外的一个变数。

吴起做了两手准备,亲自率领何元庆、高仙芝从南面劫孙权的营寨,同时命姜松、杨七郎率领一万五千人马打着孙权的旗号连夜急行军,赶往七十里外的苍梧,诈开城门,杀吕岱、桓范一个措手不及。

分兵之后吴起的人马只剩下一万八千人,在与太平军肉搏之后折损了两千左右,数量更是下降到了一万五千多。而太平军的伤亡虽然三倍于吴起军。但仍然还有两万三千左右,数目比吴起军多出了将近一半。

如何以劣势兵力控制数量庞大的俘虏,这是一个让人头痛的难题。尤其现在战场上局势错综复杂,瞬息万变。孙权军虽然处在下风,但也不是毫无反抗之力的绝对劣势。而裴元庆援军的到更让胜负变得难以预料,所以如何处置这些太平军俘虏变得至关重要。

不要看这些太平军暂时缴械投降。但他们的内心此时极不安定,稍微受到蛊惑便会改变初衷。谁也不敢保证他们在孙权军重新夺回优势的情况下再次倒戈反攻。在这种局势下,将近两万四千人的太平军俘虏就成为了危险的因素。稍微处置不好,便会满盘皆输,尽弃前功。

吴起稍作思考之后便有了主意,站在高处大声道:“孙权军杀红了眼,对你们投降的行为肯定恨之入骨,为了避免尔等无辜伤亡,故此本将决定遣散你们。有打算归乡者,立即放下武器,解除甲胄,各自返回故乡去吧!”

听了吴起的话,许多思乡心切的太平军齐声欢呼,跪地谢恩,纷纷卸除甲胄,各自落荒逃窜,不消片刻功夫就有近一万五千人做了鸟兽散,但仍有九千左右规模的俘虏成群成堆的聚集在一起。

“尔等做何打算?”

吴起一边试探这些人的意图,一边悄悄传令下去,全军做好屠杀准备,但凡这些俘虏有点不安分的苗头,就要毫不犹豫的挥起屠刀。

一部分精壮站出道:“我等已经家破人亡,故乡回不去了,而且大丈夫在世愿意求个功名。既然将军说愿意收编我等,愿随将军死战!”

吴起颔首道:“既然尔等愿意为国效忠,将功赎罪,立即拿起武器,跟随我军向北进攻孙权!”

吴起命一员偏将率领三千人将这些主动请缨的太平军收编到队伍中,只发给武器,不给甲胄,带着他们向北面进攻孙权军的后背,与霍去疾南北夹攻。

一阵嘈杂吵嚷之后,剩下的九千太平军里面有四千多人拿起武器,跟着汉军反戈攻打孙权去了。但在太平军营盘周围尚有五千左右的精壮成群成堆的聚集在一起,或坐或蹲,或者交头接耳,或者吵吵嚷嚷,既不肯离去,又不肯跟着汉军反戈攻打孙权。

“尔等既不肯接受遣散,又不肯将功赎罪,意欲何为?”吴起手按佩刀,不动声色的喝问。

十几个核心骨干站出施礼道:“归乡之路迢迢千里,将军就这样遣散我等,与赶尽杀绝又有何异?要让我等返乡也可,但不给一些遣散费,盘缠干粮,我等决计不走!”

吴起陪笑道:“呵呵……你们说的也是,倒是本将考虑不周,尔等稍安勿躁,本将这就去给你们准备盘缠干粮!”

听了吴起的话,剩下的五千左右的太平军纷纷击掌欢庆,又得寸进尺的提出了条件,“这还差不多,但我们怕归家的路上遇见山贼,还请将军发给兵器防身!”

“呵呵……送佛送到西,本将依你们!”吴起按捺着心头的怒火,不动声色的答应了下。

吴起退到一旁,召集部将道:“这些人多是一些地痞无赖,得寸进尺之人,其心冥顽不灵,收编有临阵倒戈的危险,放回故乡十有**也会落草为寇,为患乡邻。给我全部弯弓搭箭,杀个一干二净,断绝后患!”

一员偏将皱眉建议道:“将军,非是小人多嘴,当今陛下以仁义治国,朝廷重臣非常反感屠杀俘虏。之前安西将军常遇春就是因为杀了四千俘虏,遭到朝野一片参劾,一失足做了反贼。将军今日行事可要慎重考虑,切勿重蹈覆辙!”

吴起慨然道:“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此一时彼一时,怎可同日而语?常遇春以七万人屠戮四千俘虏,是为残暴。而今日我军只有一万五,俘虏有九千;对面尚有孙权七八万人,而贵霜的援军不知了多少,我军处在劣势,谁敢孤注一掷?”

顿了一顿,弯弓搭箭,悄悄瞄准了一名太平军头目,沉声道:“为将者不可有夫人之仁,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我吴起一心为大汉,何惧流言蜚语?若陛下要吴起死,我便献上头颅,死又何妨?今日之事,由我一人承担,不干尔等之事!”

话音落下,吴起一抖手,箭矢离弦飞出,正中一名太平军头目胸口,登时毙命。

“你们要干什么?”剩下的近五千太平军大惊失色,顿时如炸开了锅一般,一片吵嚷。

吴起面色如霜,沉声下令:“给我杀,一个不留!”

随着吴起一声令下,周遭的汉军弓弩齐发,朝手无寸铁的太平军俘虏射出一阵箭雨,一时间惨叫声此起彼伏,完全暴露在弓箭之下的俘虏只能像砧板上的鱼肉一样任凭宰割。

汉军一阵乱箭射过,然后无数刀斧手冲进人群里收割人头,并给那些尚未咽气的俘虏补刀,送他们上路。

“把太平军大营付之一炬,将这些死尸全部烧掉!”吴起朝副将吩咐一声,佩刀一挥,“汉家武卒,随我向西驰援何元庆!”

得了吴起一声吩咐,汉军兵分两路,留下千余人焚烧太平军大营,处理屠杀的尸体。另外的队伍则跟随吴起向西驰援何元庆去了,由吴起从三万军队里面精挑细选的两千武卒前面开路,其他人马随后,向西面战场蜂拥而去。

暗夜之中,何元庆率领三千精兵左冲右突,与刚刚赶到的贵霜军厮杀在一起,向西支援高仙芝的部曲。

凭借着手中一对八宝亮银锤,何元庆在乱军中纵横驰骋,在天将黎明之际撞见了一员使锤的敌将,遂大喝一声:“呔,对面那蛮将报上命,可是锤杀我汉将的夷贼?”

裴元庆冷哼一声,打量了一眼何元庆:“大爷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大秦先锋官裴元庆是也,你是何人?也敢用锤?”

“我呸!你们大秦在四百年前早就灰飞烟灭了,凭你一个番邦蛮贼也敢叫元庆?老子大汉荡寇将军何元庆是也,快马前受死,给你个痛快!”何元庆怒斥一声,拍马挥锤直取裴元庆。

裴元庆一脸鄙夷,手中各重一百斤的八棱梅花亮银锤挥舞的虎虎生风:“,休要逞口舌之利,手底下见个真章,你要是能够接我三锤,我便承认你配得上何元庆这名字,否则不要玷污了‘元庆’这俩字!”(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