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六百三十六 一念成魔

六百三十六 一念成魔


                孙尚香走后,事态安静的有些匪夷所思,这让孙权感到坐立不安。

把妹妹嫁到异域他乡可不是小事,孙权不敢去跟母亲吴夫人说,但为什么孙尚香也不吱一声?

“不行,我得去看看!”

想到这里,坐立不安的孙权出了帅帐,假装巡夜在营帐里闲逛,慢慢的靠近了母亲吴夫人休憩的营帐侧耳聆听,只听得里面静悄悄的一片,根本没有说话的声音。

“咦……尚香没找母亲大人?这不对啊!”孙权隐隐有些不安,大步流星的走向孙尚香的营帐,询问守卫的女兵,“小姐入寝了?”

女兵一头雾水:“尚香小姐从主公那里回之后,带了随身物品说要出去执行任务,主公为何问小人?”

“糟了,尚香跑了!”

孙权跺跺脚,返回帅帐命亲兵牵自己的坐骑惊帆,这是在长沙偶然获得的宝马。翻身上马挨着四门问了一遍:“可曾看见尚香?”

守卫北门的屯长拱手道:“启禀主公,尚香小姐已经于一个时辰之前出了营寨,说是奉了你的命令带着小小姐提前去苍梧!”

“愚蠢!”

孙权大怒,一马鞭抽过去,顿时在一头雾水的屯长脸颊上留下一条血痕,“信不信老子宰了你?”

屯长脸色如土,捂着腮帮分辩道:“主公息怒,主公息怒,你也知道小姐那火爆脾气,小人岂敢阻拦?”

孙权怒不可遏,呛啷一声拔出佩剑,就要杀这守门的屯长。

“仲谋且慢!”随着一声劝阻,周瑜及时的出现,从孙权剑下救了屯长一命,“尚香那脾气谁敢阻拦?休要怪罪他人,你我回帐另谋他策!”

“我派人去追赶!”孙权怒气冲冲,不肯善罢甘休。

周瑜摇头:“晚了!听说尚香已经走了一个时辰,而且营帐外面好几条道路。又怎知尚香朝哪个方向去了?”

当下孙权与周瑜一起赶往孙尚香的房间,仔细搜索,发现孙尚香的一些衣衫及干粮首饰,还有佩剑、宝雕弓及箭壶都不见了。看是做好了远走高飞的准备。

孙权在孙尚香的房间里回踱步,目光缓缓落在了桌案上的图画上,摊开之后赫然是一张英俊的男子画像,剑眉英目,雄姿勃发。一脸顾盼自雄的霸气,不由疑惑道:“这是谁?难不成是尚香的意中人?”

“我看看?”

周瑜飞快的走过,虽然他还不曾见过刘辩,但通过孙尚香笔下人物的服饰以及头上佩戴的玉簪,一眼就能判断出这人是谁,“此人十有**就是东汉皇帝——刘辩!”

“啊……”孙权惊讶的下巴差点脱臼,“香香她疯了么?他画一个杀兄、杀父仇人做什么?”

“呵呵!”周瑜苦笑,“其实,尚香被捉之后无缘无故的被放回,我就怀疑他与刘辩之间可能有了不可告人的关系。”

孙权恨恨的一拳砸在桌案上:“公瑾你说尚香她和刘辩私通?”

周瑜叹息一声:“若是抛开立场。画像中的男人的确是雄姿勃发,英气逼人,尚香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被迷了心窍也是情有可原。”

“这个小贱人!”孙权勃然大怒,愤怒的将手里的画像扯了个粉碎,“怪不得她接二连三的被放了回,原私通刘辩,为了一个仇人而背叛了我们孙家,我……”

孙权暴怒之下一脚把桌案踹翻:“气死我也!怪不得这贱人回之后天天在我耳边絮絮叨叨,说刘辩如何如何宽宏大度。劝我率部归顺。还说兄长说孙刘两家的仇一笔购销,原她的魂魄早就被刘辩勾走了!”

“算了,仲谋休要动怒,终究是少女情怀。一时情迷心窍也是情有可原。”周瑜拍拍孙权的肩膀安抚道,“当务之急,我们应该另谋他策,看看除了联姻之外,还有什么办法可以获得嬴政最大的支持?”

“另谋个屁,尚香跑了不是还有虞氏么!”孙权恨恨的吐出了一句话。

“什么?”周瑜被吓了一跳。“仲谋,你……竟然打嫂子的主意?”

孙权攥的双拳关节“格格”作响,冷峻的道:“这女人也不是东西,竟然把我侄女交给那小贱人带走了,而且不通知我,看她是支持小贱人去和刘辩这狗贼厮混的!”

“毕竟是兄妹,骂的太难听!”周瑜咳嗽一声,提醒孙权主意言辞。

孙权暴怒,一脚把兵器架踹倒:“我没有这样吃里扒外的妹妹,贱人就是贱人!”

“可你也不能把虞夫人送去贵霜吧?她是你的嫂子啊!”周瑜力劝,“你这样做,伯符在九泉之下不会瞑目的!”

孙权忽然一把抓住周瑜的衣襟,咆哮道:“周公瑾,你什么意思?你都能提议把我妹妹送到贵霜,我送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女人,有何不可?”

周瑜奋力推开孙权:“这不一样!女人终究要嫁人,尚香他待嫁闺中,而虞夫人是你的嫂子,你怎能送嫂子去联姻?你不怕天下人耻笑么?”

孙权冷哼:“老子马上要死了,怕什么耻笑?勾践卧薪尝胆都不怕,我送一个毫无关系的女人怕什么耻笑?刘邦都可以与项藉分着吃老爹,我送个寡妇有何不可?”

“你……疯了!”周瑜被气的身体发抖。

孙权冷声道:“世上都说曹操心黑,刘备脸厚,而我要吸取他们两人的长处,才能绝境求生!正所谓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刘备天天把女人如衣服挂在嘴边,如果能用虞氏换我们孙家绝处逢生,我相信兄长他一定会理解的!”

“伯符他不会这样做!”周瑜拦着孙权的道路。

孙权怒冲冲的盯着周瑜:“是你说的联姻之人需要姿色过人,能够一眼就打动扶苏,还要对我们孙家忠心耿耿。尚香跑了,你给我找出一个比虞氏更合适的人,那么我就放弃决定!”

“我们可以想别的办法。”周瑜摇头叹息,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毕竟是自己,只是没想到却把孙权的魔性完全给点燃了。

“那你给我想个办法?困守苍梧?我们整个荆州都丢了,小小的苍梧能守几天?靠着秦军的救援?如你所说,我们和嬴政素无瓜葛,只不过被人家利用而已,为他人做嫁衣白白送死,人家凭什么诚心诚意的帮我们?”孙权再次抓住周瑜的衣襟追问。

周瑜不仅无语,穷途末路之际,又有什么良策?

从长沙、桂阳带的粮食顶多支撑半年,若是没有秦军的接济,都不用汉军攻打,怕是就会自己作鸟兽散了,拿什么给孙策复仇?

“周郎!“孙权红着眼抓住周瑜的衣襟,“你口口声声说要给我兄长复仇,连一个女人都舍不得,你算什么大丈夫?”

“只要不死,我就会为伯符复仇!”周瑜的眼中闪烁着仇恨的光芒。

孙权嘶哑着嗓子道:“能屈能伸方为大丈夫,这件事不用你管,我自己去劝虞氏,你就装不知道。虞氏姿色超凡,而且做了几年我们孙家的媳妇,我相信她比任何人都适合去联姻嬴政。”

孙权说完,猛地推了一把周瑜,大步流星的出了孙尚香的营帐,直奔虞芷若的营帐。只剩下周瑜一个人呆若木鸡的站在原地,似乎已经魂游天外。

“嫂嫂,尚香走了?”孙权直接闯进虞氏的营帐,脸色不善的问道。

“嗯!”虞芷若点头,早知孙权会逼问。

“你去!”孙权指了指西方,“你冒充尚香去联姻,兄长对你这么好,你也该为他做点事情了!你去联姻嬴政,我们孙家就可以绝处求生,就有机会为兄长复仇,我想你不会不答应吧?”

虞芷若面无表情,呢喃道:“自从夫君死了之后,我的心也死了!人在哪里又有何妨?叔叔让我去哪里便去哪里,你说要给伯符报仇那就报仇!”

“多谢嫂嫂!”孙权眼中的杀气这才收了。

“可是,嫂嫂已经生过孩子,怕是纸包不住火!”虞芷若冷冷的道。

孙权自信的道:“无妨,贵霜与汉土相距数千里,传言说尚香嫁给了刘备。就是生过孩子也不是蹊跷的事情,我相信凭嫂嫂的美貌一定能打动这些没见过世面的蛮夷!”

虞氏点头:“好……一切凭叔叔做主,嫂嫂听天由命。”

孙权拱手:“若如此,嫂嫂就是我们孙家的恩人,兄长在九泉之下一定倍感欣慰!”

“欣慰?”虞芷若凄凉的一笑,又问“何时动身?”

孙权皱眉道:“事不宜迟,迟则生变,我派张昭带领一千精锐快马护送嫂嫂南下交趾,见了蒙恬之后再去贵霜,今夜就动身。”

虞芷若木然的起身,从箱子里拿出了一身大红的嫁衣,当着孙权的面缓缓穿上:“当初我就是穿着这身嫁衣与你兄长拜堂成亲,这次去贵霜我也穿着它!”

“呜呜呜……”

大营周围忽然响起了呜咽的号角,迅速的鼓角争鸣,杀声震天。

“敌袭,全军准备迎战!”

正在孙尚香帐篷里呆坐的周瑜忽然一跃而起,脸上的颓丧一扫而空,拔剑在手,冷笑一声:“追了一路,汉军终于忍不住要劫营了,我早已布下天罗地网,就等你们送死!”(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