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六百四十二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六百四十二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听闻孙坚的家眷被俘,黄盖与韩当大惊失色,立即向孙权请求率兵回援。》

“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汉军势大,士气高昂,掉头回去不但救不出人,弄不好还要白白丧命,两位将军千万不可以身犯险!”孙权一副大公无私的表情,勒令黄盖、韩当不许救人。

“可两位夫人以及两位公子还有伯符将军的遗孀都落到了汉军手中,就这样弃她们而去,我等在九泉之下有何面目见主公与伯符?”黄盖与韩当摘下战盔,跪地苦谏。

孙权抹泪哭泣:“两位将军,我的亲娘被汉军抓了,难道我就不心急么?可我又岂能因为搭救亲人而白白失陷两员大将,我的黄公履将军,我的韩义公将军,你们可千万莫要犯糊涂啊!”

黄盖与韩当对视一眼,只能仰天叹息一声,一起朝孙坚坟墓所在的方向磕头:“主公,我等无能,以至于失陷了两位夫人,此罪百死莫赎。但我二人还需要留着性命辅佐少主,还望主公在九泉之下莫怪!”

正说话间,周瑜带着张昭赶到,听闻孙坚的家眷被俘,俱都束手无策。商量一番之后,最终还是同意了孙权的建议,舍弃了两位夫人向南奔苍梧方向撤退。

孙权军与贵霜残部会合成为一支,由黄盖、韩当前面开路,孙权、周瑜、孙翊、张昭等人护着苏醒过的裴元庆居中,由周侗、伍召、周德威三大猛将率精锐殿后,向南方一百里之外的苍梧撤退。

在黎明之前的一个时辰,孙权大营遭到霍去病、吴起南北夹击的同时,姜松与杨七郎奉了吴起的命令,率军星夜疾驰。在半夜寅时抵达了苍梧城下。

去年冬天的时候,周瑜趁着徐晃主力大军进入南越的时候,命程普、吕岱率领一万人夜袭苍梧,杀了郡守,打开了南下交趾的门户。然后调程普回贵阳,留下吕岱与桓阶在此据守。

因为苍梧的治所广信只是一个拥有三万人的中等县城。而且也算不上险峻,再加上贵霜大军压境,徐晃的重心都在南方,因此一直未能抽出机会攻打苍梧,所以被吕岱一直盘踞到今日。

姜松让杨七郎带着主力大军隐藏在远处的丛林里,自己带了千余名精锐,打扮的丢盔弃甲,扛着狼狈不堪的旗帜到城门底下诈门,待诓开城门之后举火为号。到时候杨七郎便率主力从树林中杀出。

“开门,速速开门!”

“快开门啊,我等护送主公的家眷提前赶往苍梧,在半路遭到了汉军的伏击,丢失了两位夫人,还请吕定公将军出城救援,夺回夫人!”

姜松率部借着夜色的掩护在城门底下齐声鼓噪,大声叫门。守门城门的校尉喊一声稍等。随即飞快的禀报吕岱、桓阶去了。

近一直夜不能寐的吕岱刚刚打了个盹,听了守城校尉的禀报大惊失色。慌忙派人去召唤桓阶了共商对策:“两位夫人在苍梧避难的路上遇到了汉军的埋伏,被俘虏了过去,你我该如何是好?”

“情况未明,不可轻信,且去城头上看看再说!”桓阶手抚胡须,略作沉吟便有了主意。

桓阶与吕岱一起登上城楼。冷静的问道:“主公既然提前送两位夫人过,为何只派了你们这些人马?而且不派遣大将护送?”

姜松在城下拱手答道:“回两位大人的话,主公派韩当将军率领五千人马护送两位夫人提前苍梧,估计是走漏了风声,半路里遭到了近万汉军的猛攻。我军损失惨重。韩当将军已经战死,我等拼命突围,方才侥幸逃脱……”

“可有凭证?”桓阶依旧不肯轻信。

姜松沉着的应对道:“我等拼命抢回了韩当将军的尸体,不知算不算凭证?”

吕岱与韩当私交甚笃,听闻韩当战死,心痛不已:“呀,快快放下吊桥,让他们把韩义公将军的遗躯送进!”

“且慢!”桓阶高声阻止,又对城下的姜松道:“汉军压境,为防有诈,我与吕将军不得不小心谨慎,你们只能派两个人抬着韩将军的尸体进城。待我与吕定公验明正身后便放你们进城!”

“愿从两位大人吩咐!”

姜松拱手答应,随即招呼了一名猛士与自己抬着一个伪装成了死者的偏将走向护城河,待城上放下吊桥之后迅速的穿过。然后在城门“吱呀呀”敞开的声音中,走到了城门底下。

“吕将军有令,请两位把韩将军的尸体抬上城楼!”一名校尉过拱手搭话。

“遵命!”

姜松答应一声,忽然一个箭步上前夺过校尉的佩刀,在脖子上一抹,登时毙命。

装死的偏将与抬尸体的猛士也一起动手,各自抽出了腰间的佩刀,跟随着姜松一阵猛砍猛劈,砍瓜切菜一般把城门底下还没反应过的几十名士卒杀的人头乱滚,哭爹喊娘,迅速的控制了城门。

“果然中计了!”

吕岱在城楼上大惊失色,一面下令拉起吊桥,弯弓搭箭严阵以待;一面亲自提了朴刀,率领了千余名亲兵杀下城楼,企图夺回城门。

看到姜松等三人控制了城门,在外面等候的千余名精锐一起呐喊,先举起火把向杨七郎报信,然后挥舞着兵器,顶着盾牌冒着城墙上的箭矢强渡护城河。

苍梧的护城河不过三四丈的宽度,千余名汉军精锐在付出了三百人的代价之后,剩下的将近七百人蜂拥杀进了城门底下,跟随着姜松的脚步向城里冲锋。

“杀啊!”

得到了信号的杨七郎长枪一招,匹马当先,率领一万四千汉军从漫山遍野杀了出,潮水一般涌向苍梧,让城头上的守军为之变色,士气消沉。

姜松手持长枪,当先冲锋,所到之处,银光霍霍,每一枪扎下去,必有一人丧命枪下。凭吕岱率领的千余士兵根本阻拦不住,厮杀之中,两人狭路相逢,姜松长枪一抖,犹如风驰电掣,吕岱还没反应过就被刺透咽喉,当场毙命。

“不好了,吕将军战死了!”

看到吕岱战死,守军更加慌乱,许多人丢了兵器逃窜,或者跪地投降。姜松率领六七百精兵一口气杀上了城楼,砍断绳索放下吊桥,杨七郎随后挥兵大进,一万五千人马蜂拥入城,席卷苍梧城的大街小巷。

桓阶逃跑不及,被杨七郎的副将抓了,押交给两位主将处置。

“我投靠孙坚之时,孙家尚未反叛,后身不由己,实非本意,还请两位将军饶命,桓阶愿降!”桓阶跪地求饶,不愿意以身殉节。

姜松命人把桓阶暂时收押了,回头交给吴起处置,然后下令关闭城门,出榜安民。同时又派人把攻占苍梧的捷报派人通知吴起,并且派出斥候刺探孙权军的行踪。

孙权与周瑜率军向南撤退,凭借着伍召与周德威、周侗三人拼命断后,在晌午时分总算甩掉了汉军,刚刚在旷野里生火做饭,就有斥候从苍梧方向报,“启禀主公、都督,苍梧失守,吕岱将军战死,桓阶大人被俘!”

周瑜抚膺叹息:“唉……中土已无我们立足之地也,只能南下交趾投奔秦军去了!”

数万大军犹如惊弓之鸟,草草填饱肚子,然后改道奔交趾方向投奔蒙恬去了。又日夜兼程,向南逃窜了一百七十里地,确定汉军没有追之后方才下令少歇,同时派人清点损失。

这一战,杨秀清率领的三万太平军全军覆没,而孙权军也是损失惨重,战死了将近两万人,被俘虏了万余人,溃逃了四五千,八万人马只剩下四万五千左右;而且折损了程普、沙摩柯、吕岱、桓阶等文武,从长沙、桂阳运输了一路的近二十万石粮食也几乎被焚烧殆尽,勉强抢救出了两万石粮食。

听闻交趾失守,徐晃退守合浦,蒙恬挥兵大进。在情况不明的情况下,吴起与霍去病也不敢盲目追袭,遂率部抵达苍梧城下,全军就地休整,并且派人联络徐晃军团,准备合力对抗入侵的秦军。

经过一夜的鏖战,吴起的人马损失了五千余人,霍去病的人马伤亡了七千左右,高仙芝战死,何元庆轻伤。但却俘虏了一万五千联军,杀死杀伤了总计四万多孙军、太平军、贵霜军,再加上被吴起遣散的一万五千太平军,这一夜直接解决了七万多敌军。

再加上阵斩了太平道地公将军杨秀清,以及程普、沙摩柯、吕岱等三员孙将,俘获了桓阶还有孙坚的全部家眷,攻占了苍梧,堪称一场彪炳史册的大捷。

吴起与霍去病命人修书一封,八百里加急送往金陵报喜,并为众将邀功请赏,同时在苍梧城内外设下筵席,犒赏三军。

自此一战,吴起名声鹊起,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天下皆知。而霍去疾也是威名日盛,名扬四海,诸侯谈之色变!

(ps:本周好多历史类强推,求一下推荐票保持名次,要是有月票奖励自然更是欢喜,拜谢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