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六百三十八 谁来接我三锤?

六百三十八 谁来接我三锤?


                听闻前面的少年就是孙权,霍去病喜出望外,拍马舞枪,催兵急进。

忽然斜刺里杀出一支精锐长枪兵,俱都手持一丈三的长枪,在周侗的引领下拦住了汉军铁骑,孙权趁机快马加鞭,落荒而逃。

乱军混战不像斗将单挑,霍去病与周侗也没机会捉对厮杀,只是各自绰着长枪在乱军中左冲右突,犹如两头猛虎进了狼群,所到之处无人能挡,马前皆无一合之敌。只可惜相隔太远,没机会在乱军中交手,一时间也分不出谁强谁弱。

汉军骑兵精锐,但孙军人多势众,再加上早有布置,在营寨周围准备了鹿角、荆棘等防御物,另外还有寨栅、帐篷的阻拦,汉军骑兵冲锋不起,双方陷入了混战之中。

周瑜与周德威刚刚率兵杀到囤粮营,就听到身后杀声震天,马蹄声如潮水般汹涌而至,才知道今夜袭的汉军不止三路,除了佯攻的黄忠、姜维以及劫粮的龙且之外,此刻主力骑兵从东面掩杀了过,这一夜当真是四面汉歌。

“速速召杨秀清率太平军援!”周瑜不甘心失败,一面派遣斥候催促伍召、黄盖、韩当等人火速回援,一面派人请杨秀清出兵救援。

“儿郎们,随我击退汉军,保住粮草,否则我等明日就要吃树根咽树皮了!”

眼见得囤粮营中火势越烧越旺,周德威催动胯下五花马,挥舞着乌龙出水矛奋力冲锋,希望能够把汉军从营寨中驱逐出去,保住剩下的粮草。

“杀啊,今夜不拼命明天就挨饿,将士们豁出去了!”

在周德威的引领之下,这支万余人的孙军精锐奋力向前冲锋,将龙且率领的队伍逼退了百十丈,最后陷入了血肉横飞的白刃战。周瑜趁机在后面抢救粮草,把还没燃烧起的粟米、稻谷向马车上面搬运。最后送到安全地带保护起。

“叮咚……周德威特殊属性‘奇袭’发动,劫营、突袭、夜战等情况下统率+3,武力+3;受周侗指点提携,周德威武力突破极限。上升两点,基础武力由98上升至100,当前的周德威四维变化为——统率96,武力103,智力81。政治54!”

今夜轮到在步练师寝宫过夜的刘辩已经被系统完全吵醒,此刻听说周德威的武力也增加了两点,不禁在心中暗自吐槽:“啧啧……周侗真是武学大宗师,真能让人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才不过一年多的时间,竟然硬生生的把周德威与伍召的基础武力值提升到了100,没能收入麾下真是可惜啊!”

周德威提着长矛在乱军中左右冲突,所到之处无人能挡,杀的兴起之际与龙且迎面相遇。俩人也不答话,各自挥刀舞矛。纠缠在一起。你我往的厮杀了十几个回合,一时间难分胜负。

“啧啧……这贼将倒是有些本事,当须打起十二分精神应付!”

没想到在乱军中遇上了劲敌,龙且不敢大意,怒吼一声,挥舞大刀奋力死战。

“叮咚……龙且强杀属性发动,武力+3,虎牙碎星斩+1,坐骑挠头狮子雪+1,当前武力上涨至104!”

乱军之中两员大将马走龙蛇。你我往,堪称将遇良才,棋逢对手,一时间谁也占不到便宜。鏖战了五十回合。依然难分胜负。

夜幕之下,西面与北面尘土大起,伍召与黄盖、韩当率兵退回,按照周瑜提前做好的部署列开阵型,准备包围劫粮的汉军。但姜维与黄忠尾随而至,在孙军的包围圈外面与龙且形成了夹攻之势。一时间孙军也难以占到便宜,局势陷入了胶着态势。

听闻大营被霍去病冲破,周瑜急忙派遣伍召率兵去救援孙权,又派人把程普战死的消息告诉黄盖、韩当,激励他们奋勇死战。

伍召领了三千精锐向南寻找孙权去了,而黄盖、韩当听闻程普阵亡,不由得肝胆欲裂,咬牙切齿道:“我等与程德谋同生共死多年,想不到今夜却阴阳永隔,当奋力死战为老程报仇,能杀一个汉军算一个!”

就在周瑜大营遭到猛攻之际,唇齿相依的杨秀清并没有作壁上观,留下副将率领一万人马守营,自己点起两万精壮,打着火把出营救援孙权。

草丛里忽然杀声四起,全身甲胄的吴起手提双刀,率先徒步冲锋:“吴起在此,将士们休要放走一人,立功之时就在今夜!”

茂密的草丛中杀声此起彼伏,一万五千名汉军蜂拥而出,追随着吴起的脚步杀向猝不及防的太平军。先用弩箭一阵爆射,杀的太平军阵脚大乱,随即冲上前去展开肉搏。

“啊呀……除了霍去疾的兵马,这里怎么又杀出一支队伍?”杨秀清大惊失色,情知大势已去,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吧,“将士们速撤,朝交趾方向退兵!”

太平军不退还好,在杨秀清下令撤退之后顿时阵脚大乱,也顾不得彼此呼应,各自转身就走,抱头鼠窜,谁还顾的上同伴?情急之下自相践踏,无数士兵被自家人踩在脚下,白白枉送了性命。

吴起与高仙芝率兵尾随追杀,一路上杀的太平军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吴起的这支队伍要不是刚刚组建不久,绝大部分将士都是初次上战场,这场一边倒的屠杀将会更加血腥。

杨秀清也顾不得回营,在亲兵的簇拥之下向南仓惶逃窜。只要能够逃到交趾,且不说能否卷土重,但至少性命算是保住了。

杨秀清刚刚走了四五里地,斜刺里忽然杀出一支人马,为首大将正是何元庆,手提一对八宝亮银锤掩杀了过:“奉吴起将军之命在此恭候多时,逆贼授首!”

何元庆势汹汹,杨秀清慌忙挥刀招架。手中朴刀与何元庆的双锤撞在一起,“咔嚓”一声断为两截,还没反应过就被何元庆当头一锤击中脑门,登时脑浆迸裂,坠马毙命。

何元庆割了首级,悬于马前。命手下士卒齐声大喊:“逆贼杨秀清已死,太平军余党还不快降?”

太平军的士气本就极度低落,此刻听闻杨秀清战死,许多人无心再战。纷纷缴械投降。只有部分忠实的太平道信徒依旧负隅顽抗,被吴起与何元庆、高仙芝率兵毫不留情的斩杀,然后挥军攻入太平军大营。

“霍去疾将军夜袭孙权大营,看那边火光冲天,十有**已经得手。高仙芝将军可率领五千人马到南下苍梧的道路上设伏。必有所获!我与何元庆收编了这些太平军残余,马上就会前去支援!”吴起挥刀砍翻了几名太平军,大声向高仙芝下令。

“末将遵命!”

身高八尺的高仙芝的手提一条铁方槊,答应一声,率领五千人马在向导的引领下向西进军,赶往南下苍梧的道路设伏。

暗夜之中,慌不择路的孙权在百十名死忠的簇拥之下向苍梧逃窜,忽然见杀声四起,高仙芝率兵从树林草丛中掩杀了出,齐声大喝“贼寇休走。我等在此等候多时!”

孙权大惊失色,惊慌之下几乎坠马,拔剑在手嘶哑着嗓子大喊:“谁救我?”

高仙芝的手下有人识得孙权,齐声大喊:“那拔剑的少年就是孙权,不要让他走了!”

高仙芝大喜过望,挥槊当先冲锋,直取孙权:“孙权竖子,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斜刺里忽然响起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一员身高八尺八寸,头戴闹龙垂头黄金冠。身穿狻猊龙鳞甲,胯下一匹浑身青色的战马,名唤“千里一丈青”,手中一对各重一百斤的八棱梅花亮银锤。威风凛凛的横亘在孙权与高仙芝之间。

“我乃大秦先锋官裴元庆是也,哪个是孙权麾下的将领?出搭话?”裴元庆立马提锤,大喝一声。

孙权绝处逢生,又惊又喜,在马上拱手道:“不敢欺瞒裴先锋,在下就是孙权!我们的大营遭到了汉军偷袭。损失惨重,请将军助我一臂之力!”

裴元庆喝问左右:“此人就是孙权?”

有负责联络的使者借着火把看的清楚,禀报裴元庆道:“此人就是孙权无疑!”

裴元庆大声安抚道:“孙将军休慌,本先锋的队伍随后就到,你且退到一旁,看我取汉将首级!”

高仙芝大怒,在心中自忖一声:“不趁着这个裴元庆的人马未到之时取他的性命,更待何时?”

“贼寇讨死?安敢挡我去路!”高仙芝一声怒吼,挥舞起铁方槊,直取裴元庆,同时喝令左右一起上前,“将士们随我冲锋!”

“吃我一锤!”

裴元庆一声怒吼,催马向前,手中大锤高高举起,犹如泰山压顶,以雷霆万钧之势当头砸下。

“叮咚……裴元庆‘一鼓’属性爆发,武力+1,坐骑+1,武器+1,当前武力上升至105!”

“叮咚……裴元庆‘盖马’属性爆发,降低高仙芝1点武力,下降至92!”

裴元庆的双锤的太快,高仙芝急忙扭头躲闪,堪堪躲过了致命一锤。但胯下战马却发出一声悲鸣,被裴元庆一锤砸中头颅,登时脑浆迸裂,仆倒在地,将猝不及防的高仙芝掀落马下。

“汉将受死!”

裴元庆一声虎吼,在马上一个俯身,手中一百斤的大锤狠狠的砸中高仙芝脊梁,登时五脏破裂,七窍流血,惨叫一声,毙命当场。

裴元庆立马提锤,高声叫阵:“还有谁接我三锤?”

被裴元庆的杀气震慑,汉军不敢向前,纷纷后退,急忙把高仙芝阵亡的消息飞报给吴起,请主将定夺。

(最后感谢一下所有兄弟的支持,今天看到字数二百万发了一下感慨,没想到竟然收获了160张月票,在这个阶段几乎是不可思议的成绩,这个成绩足可进入日榜前十名。另外还有几十个打赏,订阅也增加了不少,兄弟们如此支持,剑客唯有努力写作相报,才能不负兄弟们的厚爱!)(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