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六百三十五 生离死别

六百三十五 生离死别


                (ps:感谢一下取名字就算了同学3万币的打赏,按照道理说今天必须加更以示感谢,但剑客这几天在忙单位招标的事情,事情比较多,所以把加更押后几天,请谅解!最后,既然ps了,那就顺道求一下月票吧,弟兄们请多多支持!)

夜色如墨,闷热潮湿。

帅帐之内紫眼碧髯的孙权正在与周瑜苦思对策,虽然只有十五岁,但孙权唇角的绒须已经呈现了青碧色,所以称之为紫眼碧髯毫不为过。

“此话何意?”周瑜反问,也不知道孙权是真不解还是明知故问,“尚香小姐与刘备的婚约已经解除了。”

孙权这才露出恍然大悟的意思:“公瑾你的意思是送尚香去贵霜,跟那个和始皇帝同名的贵霜国大将军联姻?”

“对!”周瑜缓缓颔首,“听说那嬴政膝下长子也叫扶苏,传言他们是秦朝后裔,为了复兴大秦,所以都照着先人取名。”

孙权摇头哂笑:“蛮夷真是弱智,把名字改成嬴政、扶苏、李斯、王翦之流,就有那些先人的本事了?要是这样的话我改名孙武,公瑾你改名周公旦算了!”

周瑜正色道:“那不是我们该管的事情!事实上我们现在只有依附与贵霜国的秦军,姑且称之为秦军吧,才有希望在刘辩的强大攻势之下苟延残喘,否则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也是难逃覆灭之局。诚如仲谋适才所说,我们之前与嬴政毫无瓜葛,秦军又岂会诚心实意的帮我们?”

只是孙权与周瑜不知道的是,嬴政还是那个嬴政,李斯也是那个李斯,都是被刘辩拥有的神秘系统带到了这个世界。嬴政的出世携带了李斯、王翦、蒙恬三人,因为王翦的统率与李斯的政治全都破百,所以王翦携带了王贲,李斯携带了扶苏出世。

“到贵霜千里迢迢,异域他乡。只怕尚香不肯去啊,能不能换一个人?”孙权在帅帐中回踱步,提出了自己的忧虑。

周瑜摇头:“绝对不行!咱们现在处在弱势,名义上说是与贵霜联姻。实则是向嬴政求救,不拿出点诚意,又怎会让秦军诚心实意的救援?而且联姻之人必须对孙家绝对忠诚,否则在贵霜日久生情,迟早变心;此外联姻之人必须姿色非凡。让那扶苏无法拒绝,让嬴政感到脸上有光,此计才能成功,否则只能是徒劳无功,甚至是弄巧成拙!”

孙权叹息一声,抚摸着绒须道:“那嬴政是贵霜国的大将军,权比董卓,或许用不了几年就会废掉贵霜的皇帝,谋权篡位。扶苏是他的长子,说不定将能继承帝位。把尚香嫁过去倒也不辱没我们孙家,说不定比跟刘备还要好一些。只是我和尚香不太对付,这事能不能你和她说?”

“好,我去!”周瑜略作思忖,答应一声出了帅帐。

只留下孙权一个人在原地沉吟:“这黑锅还是让周瑜背吧,我怕提出要被母亲大人责骂!”

周瑜一路大步流星,很快的到了孙尚香住宿的营帐,知会了一声守帐的女兵:“我有要事见一下尚香小姐,有劳知会一声。”

“都督稍等!”

女兵飞快的进去通报,却只见孙尚香正峨眉紧锁。伏在桌案上绘画,笔下一个英俊的少年剑眉英目,雄姿勃发,眉眼之间霸气十足;孙尚香一会儿挥毫泼墨。一会儿托着香腮凝视画像上的英俊男子,脸上不时的露出微笑,恍若少女怀春。

“小姐!”女兵咳嗽一声。

孙尚香吓了一跳,急忙把桌案上的画像掩盖了,皱眉问道:“何事?”

“周都督在帐外求见!”女兵答道。

孙尚香一脸狐疑:“嗯,深更半夜的周公瑾要见我做什么?带他进!”

很快的。风流倜傥的周公瑾走进了孙尚香的帐篷,笑道:“香妹还不曾睡?”

“看你和二哥带着十万人马惶惶如丧家之犬,我怎能睡得踏实?”

孙尚香的语气有些不善,自从回到长沙之后孙尚香就一直在尽最大努力的劝孙权投降,但周瑜却说有绝境求生之策,而且程普、黄盖、韩当等孙权死忠也坚持死不投降,孙尚香只能无奈的跟着大军离开长沙,南下苍梧。

周瑜也不生气,轻描淡写的把责任推了出去:“这还不是拜刘辩所赐,所以尚香你这一辈子都要牢牢记住这个血海深仇!”

“大哥他临终之前叮嘱我忘记仇恨,他说与刘家之关争霸,再无私怨!”孙尚香脸色冰冷,再次重复孙策的遗言。

周瑜笑笑;“那是伯符为了安抚你,怕你冲动之下激怒了刘辩。”

话锋一转:“掐指算算,伯符去世之日到现在已经两个月了,你是否思念他?”

听周瑜提起兄长的名字,孙尚香泪珠盈眶:“兄长他最疼爱香香了,如何不思念?”

“这支队伍虽然是老主公组建的,但却是在伯符手上壮大的。在伯符的心里,最大的愿望就是让孙家称霸一方,如此才能瞑目。”

说到这里,语气变得悲痛起:“可惜周瑜无能,带着伯符的队伍被汉军追的如丧家之犬,实在有负伯符所托。如今有个让孙家绝境求生,力挽狂澜的机会,不知道尚香小姐你是否愿意帮助伯符完成遗愿?”

“什么机会?”孙尚香警惕的问。

周瑜也不隐藏直接道明目的:“我军如今势穷力孤,只有借助贵霜秦军的力量才能绝处逢生。而孙家与嬴政非亲非故,又怎肯真心实意的帮助孙家度过难关?尚香小姐与刘备的婚约已经解除,故此我与仲谋商量了一番,打算送香妹去贵霜与嬴政联姻,嫁给他的长子扶苏,我想尚香小姐你一定不会拒绝的是吧?”

为了蛊惑孙尚香,周瑜把孙策抬了出:“为了伯符的遗愿,我知道尚香妹妹你一定不会拒绝的是么?”

听了周瑜的话,孙尚香又怒又恼,耐着性子问道:“二哥怎么说?”

“仲谋自然赞成,他说会送香妹一笔丰厚的嫁妆。”周瑜一脸诚挚的说道。

孙尚香忽然大步流星的向帅帐外走去:“我去问二哥。若是他点头,我就嫁到贵霜!”

片刻功夫,孙尚香就冲进了孙权的帅帐,面无表情的问道:“二哥。你打算把我嫁到贵霜去么?”

孙权急忙放下手里的文书,笑笑:“呵呵……哥哥这不是给你找个好前途么,另外也可以让咱们孙家绝处逢生。我想香香你一定不会拒绝吧?”

“若是我去了异国他乡,可能我们再也不会见面了。到最后香儿可能会客死他乡!”孙尚香心如刀绞,眼中噙泪。

孙权罔顾左右而言他:“别想得那么悲哀。王昭君嫁到匈奴,不是过得也挺好么?中土天天在打仗,有什么可留恋的?你去了贵霜说不定不想回了呢!”

没想到二哥竟然是这副语气,孙尚香恨恨的一笑:“好,二哥,我嫁!”

孙权大喜:“哈哈……我就知道香儿你最懂事了,到了贵霜之后可要多多费点心思,给咱们孙家争取最大的利益。这几天我让公瑾准备点厚礼,派张昭带人把你送到交趾,再让蒙恬派人引路。西去贵霜。”

孙权还在憧憬,孙尚香却已经去的远了。

“答应了?”孙尚香走后,周瑜进了帅帐问道。

“答应了!”孙权喜滋滋的回了一声。

夜色之中,孙尚香一边走向嫂子虞氏的营帐,一边泪如雨下,在心里呢喃道:“兄长,你若在?一定不会让香儿去异国他乡的是么?”

孙策的妻子虞芷若今年十九岁,娘家是长沙豪族,生的貌美如花,姿色冠绝全城。孙策失之桑榆收之东隅。失去了大乔却得到了虞芷若。

其实,每个年代籍籍无名的美女都多的不可胜数,能够扬名一方,甚至名垂青史的毕竟只有几个幸运儿。除了姿色之外还要靠机缘出身。这就好像刘辩穿越前的世界,人们都看到了明星的光彩照人,但现实中却也经常见到美貌不在明星之下的普通女子,只是没有那么多的关注度而已。

烛光之下,虞氏正在给三岁的女儿孙睿缝制衣服,忽然看到孙尚香红着眼睛走了进。诧异的问道:“怎么了?谁敢惹我们的大小姐?”

孙尚香啜泣一声,上前抱住了嫂子的肩膀:“嫂嫂,香儿要走了,怕是以后再也不能相见了。”

听孙尚香把周瑜与孙权的计划说完之后,虞氏脸色木然,一脸彷徨的道:“这……仲谋他怎能这样?若是夫君在,肯定不会让香儿嫁到异域他乡的。”

顿了一顿,又问:“既然香儿不愿意去贵霜,又打算去哪里?”

“回故乡吴县!”孙尚香异常坚定的道。

虞氏一惊:“那可是刘辩的地盘。”

孙尚香却一脸的向往:“我知道,可他是个好皇帝,兄长的死真的不怪他!”

“我理解伯符的性格,失败对他说比死亡还要痛苦!”虞氏幽幽叹息一声。

“皇帝曾经对兄长和我说过,只要我们孙家肯归顺朝廷,一定会既往不咎,可是我无法劝服兄长,更不愿意远嫁异域,只好回故乡了。”孙尚香满脸憧憬,“在故乡无忧无虑的种种田,养养花,其实也很快乐!”

虞芷若点头:“嫂子理解你,那你快走吧!”

“我要带着睿儿离开!”孙尚香提出了一个出乎虞氏预料的请求。

“什么?”虞氏吃了一惊,“为何?”

孙尚香冷静的道:“二哥与周瑜已经疯了,为了他们心中所谓的霸业,竟然勾结异族入侵,他们还有什么事情干不出?我怕自己走了之后,他们会送睿儿去贵霜实行所谓的联姻。”

虽然虞氏的女儿才三岁,但这年代娃娃亲比比皆是,更何况虞氏也知道孙权、周瑜所谓的联姻,更多的是为了送上人质,狗急跳墙之下送女儿去贵霜做人质也不是不可能。

“也好,那尚香你就带着睿儿回故乡吧,嫂子相信你一定会善待你大哥女儿的!”虞氏咬咬牙,果断的答应了孙尚香的请求。

“嫂嫂放心,有我在就不会让睿儿受人欺凌!”孙尚香抹泪给了虞氏一个承诺。

虞氏亲手把熟睡中的女儿捆绑在孙尚香的背上,而困倦的女儿对此浑然无知,依旧酣睡不醒。虞氏不由得潸然泪下,在熟睡的女儿额头一吻,挥挥手送别孙尚香,“你们娘俩去吧!”

孙尚香送给嫂子一个深深的拥抱,背着熟睡的侄女上了马,骗过守门的士卒扬鞭向东北方向而去。

夜色寂寥,繁星闪烁,驿道上只有孙尚香一个人策马驰骋,目标三千里之外的故乡。

想想这一去竟然是生离死别,马背上的孙尚香不禁潸然泪下,哽咽一声:“大哥,香儿好想你!”

只是天地之间唯有孙尚香一人,无人应答,陪伴的只有后背侄女那轻微的鼾声。得得的马蹄声向着江东,那魂牵梦萦的故乡,驰骋,驰骋!(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