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六百三十一 屠龙宝刀

六百三十一 屠龙宝刀


                校尉的话音未落,侧殿忽然响起了一阵脚步声,美人陈圆圆挺着大肚子在几个宫女的搀扶下走进了麟德殿。▲∴

施施然到銮台面前,肃身施礼:“陛下,门外求见的人乃是臣妾的族兄,姓陈名评,是臣妾派人召唤他金陵求职的。我这兄长自幼饱读兵书,胸怀韬略,比起我兄长陈庆之、兄弟陈玉成有过之而不无不及,若是陛下肯加以重用,必然会成为国之栋梁!”

“咳咳……”

不等刘辩开口,旁边的武如意忽然咳嗽一声,插嘴道:“陈美人啊,你现在正得宠,让亲戚族人沾点光,安排个一官半职,庇荫一下家族也是人之常情;但千万不要动不动就说国之栋梁,朝廷肱骨!乾阳宫里那么多嫔妃,每个人都自诩族人是栋梁肱骨,那朝廷的俸禄还养得起么?”

听了武德妃的训斥,陈圆圆一脸尴尬,在宫女的搀扶下肃身道:“是、是……德妃姐姐教训的是,但我族兄他的确是很有谋略,绝非妹妹吹嘘。”

刘辩正色道:“武德妃好了,俗话说举贤不避亲,朕任人唯才,并不会因为他是谁的亲眷,不是谁的亲眷而区别对待。陈评是否是栋梁之才,让他为朝廷效力一段时间便知!”

听皇帝替自己说话,陈圆圆心花怒放,轻抚西瓜般的肚子,笑着道谢:“谢陛下理解,等你见了我族兄之后就会知道臣妾绝非妄语。”

刘辩微微颔首,心道朕还用见嘛,仅次于汉初三杰的陈平要是算不上人才。这天底下还有几个人能当得“人才”这俩字?

“宣陈评到麟德殿见朕!”刘辩朝郑和吩咐一声。

郑和拂尘一晃,尖着嗓子大喊一声:“宣陈评觐见!”

大约一炷香的功夫。一身灰色长袍,头戴白色帻巾。身高七尺五寸,面容清癯的陈平就在御林军武士的带领下到麟德殿,在天子面前跪地施礼:“庶民陈评拜见陛下!”

“平身吧!”刘辩招呼陈平起身,“听说你是陈美人的族兄,他夸赞你谋略过人,比起我大汉的陈庆之、陈玉成兄弟有过之而无不及,那你就跟朕说说,你有何过人之处?”

陈平也不谦虚,拱手道:“启奏陛下。评自幼饱读各类兵书,尉缭子、吴子兵法、孙子兵法、齐孙子兵法全都烂熟于心,不敢说倒背如流,但一字不落的背诵下却是信手拈。”

“哦……那你给朕背诵一下《尉缭子》卷十一《战权》!”既然陈平要表现一番,刘辩也乐得成全,随口选了一章让陈平背诵。

陈平当即负手而立,在麟德殿上昂首挺胸的把《尉缭子兵法》的卷十一背诵了一遍,当真是口若悬河,信手拈。一卷兵法背完脸不红心不跳。气定神闲的伫立在大殿中央。

“好!”刘辩击掌称赞,“看陈先生果真心怀韬略,如今诸侯并起,天下动荡。朝廷正是用人之际,朕就赏赐你兵部员外郎的头衔,日常在兵部参谋兵事。待朕出征之时便追随左右参赞。”

陈平大喜,作揖施礼:“谢陛下提拔。评一定会尽心尽力,为陛下扫平诸侯效犬马之劳!”

看到陈圆圆这么轻松的就给族人捞了一个兵部员外郎的位子。武如意不甘心的道:“既然陛下说举贤不避亲,那么臣妾也举荐一个人才,不知道陛下能否一视同仁?”

刘辩笑道:“哦……爱妃也有人才举荐?朕求之不得啊,朕最想看到的就是天下英雄皆入朕彀中,爱妃说听听,你要举荐何人?”

武如意拱手道:“臣妾所举荐之人乃是庐江安丰人,姓丁名奉字承渊,今年一十六岁。他的父亲与家父曾经是故交,前些日子丁叔父托人给我捎了一封书信,让臣妾给丁承渊在军营里谋个一官半职。臣妾未敢利用职权谋私,只是建议他到孟珙将军投军,到现在过去了三个月,丁承渊还只是做到了队率之位,既然陛下任人唯才,就破格提拔一下丁承渊如何?”

本以为武如意只是斗气,随便从家族里拉出一个人逼宫,让自己下不台,没想到她竟然张嘴说出了丁奉的名字,这让刘辩惊喜不已:“呵呵……只要是人才,朕绝不会明珠暗投,绝不会因为是谁举荐的而有所区别,一定会人尽其才。”

吩咐郑和道:“立即派人去一趟孟珙大营,宣庐江人丁奉到乾阳宫见朕。”

“父皇,你们在这里啰啰嗦嗦的说个没完,到底还看不看孩儿的武艺了?”在旁边枯等了许久的刘御忍不住,眨巴着一对黑黝黝的大眼睛,问道。

“当然要看!”刘辩随口答应一声,心道朕在等着陈平献上屠龙刀呢,“人,到武器库里寻觅一番,看看是否有趁手的兵器,拿给庐江王使用。”

刘辩话音刚落,陈平果然作揖施礼:“启奏陛下,说起兵器,小臣倒是有一口神兵利器想要献给陛下。只因不能带兵器入宫,所以臣就把他留在了驿馆之中,若是陛下恩准,评愿取献给陛下。”

刘辩一直在等陈平献刀呢,如何不答应,立即召唤门外的御林军进,吩咐道:“准备马匹,跟着陈评去一趟驿馆,把他说的神兵利器取。”

半个时辰之后。

陈平在御林军的陪伴下取了屠龙刀,用一把黑色的包袱包裹着,打开之后只见寒光闪烁,刀身如同一条栩栩如生的青龙,令人望而生畏,顿生不寒而栗之感。

陈平躬身启奏:“启奏陛下,此刀乃是臣前金陵途中,在嵩山一荒废的寺庙中避雨之时无意获得。臣看到此刀锻造精巧,工艺精湛,用它砍伐物品,端的是削铁如泥,锋利无比,遂善加保藏。臣手无傅鸡之力,无法使用,故此献给陛下,转赠给有缘英雄,不让神器埋没!”

刘辩起身接过陈平递的屠龙刀,挥舞了几下,端的是青光闪烁,遍体生寒。吩咐旁边的一名御林军举起手里的佩刀,气沉丹田,猛地将手里的屠龙刀砍了下去。

只听“呛啷”一声脆响,佩刀被拦腰斩断,断口整齐圆润,仿佛刘辩穿越之前被化学切割过一样,所谓的削铁如泥,吹毛断发不过如此!

“真是一口宝刀啊!”

刘辩赞叹不已,轻轻掂了掂手里的屠龙刀,估摸着大约三十五六斤的重量,长度大约四尺多一些,“陈爱卿可知道此刀唤作何名?”

“臣捡到此刀的时候在寺庙的墙壁上的确写着宝刀的名字,只是……臣却不敢妄言!”

陈平有些犯难,告诉皇帝这柄宝刀叫做屠龙刀,那不是自己找死么?可是随便捏造一个名字的话,那就是欺君之罪,万一皇帝派人到那个寺庙里核实,自己的仕途算是毁了。

刘辩笑吟吟的打量着手里的大刀,发现刀柄上镌刻着一个“屠”字,便决定以此为突破口,让屠龙刀的名字大白于天下:“呵呵……这刀身锻造成青龙之状,刀柄上又镌刻着一个‘屠’字,莫非此刀叫做屠龙刀?”

“啊……”陈平吃了一惊,跪地道:“陛下神算,臣不敢妄言!此刀的确叫做屠龙刀,但是不关臣之事……”

“大胆!”郑和在旁边拂尘一挥,叱喝一声。

刘辩大笑道:“屠龙刀就屠龙刀,有何惧哉?朕乃是真龙天子,受命于天,岂是凡夫俗子可屠?这屠龙刀屠的是那些黑龙、恶龙、蛟龙,乃是国之利器!”

又对刘御吩咐一声:“无忌,你适才不是嚷嚷着要一把重武器么?这柄屠龙刀就送给你了!望你长大之后用它为大汉开疆拓土,把贵霜、倭国、安息、大秦那些黑龙、恶龙全部屠掉,让全天下的百姓沐浴朕这个真龙天子的恩泽!”

“陛下圣明!”陈平大喜,躬身称颂,随便三言两语就让屠龙刀的名字变得意义非凡,跟着这样的皇帝混绝对有前途。

“谢父皇!”

四岁的刘御大喜过望,上前一步就要从刘辩手里接刀。

陈平吓了一跳:“陛下使不得,此刀可不比寻常佩剑,将近四十斤重,无比锋利。万一伤了小王爷,臣白死莫赎也!”

刘辩笑道:“无妨,我儿天生神力,况且有朕在此,绝对不会有闪失!”

就在刘辩用陈平叙话之时,耐不住性子的庐江王刘御已经挥舞起了屠龙刀,在大殿里转了几圈,然后才喘着气道:“真是一口宝刀啊,趁手!”

乾阳宫里的人早就知道庐江王天生神力,不过四岁年纪,已经能够挪动几十斤重的物品,此刻看到他把三四十斤的屠龙刀挥舞了起,倒也没有过于吃惊。

但刚刚入宫的陈平,以及岳飞的夫人李孝娥,赵的妻子蔡琰,薛仁贵的妻子柳银环却是吓了一跳,一脸的不可思议:“这、这……简直是神童,太逆天了!”

李孝娥惊叹不已:“太厉害了,比儿年轻的时候还要了得,小王爷长大之后定然是一员盖世猛将!”

“启奏陛下,丁奉带到!”门外又响起了御林军卫士的声音。(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