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六百二十九 天子一怒,流血千里!

六百二十九 天子一怒,流血千里!


                华灯初上,乾阳宫里灯火辉煌。

天子御驾归,宫娥太监们都抖擞精神小心翼翼的忙碌着,唯恐出了差错。而各路嫔妃也沐浴熏香,期待着天子的宠幸,大家都是正常人,久旱之下渴盼甘霖也是人之常情。

但刘辩却顾不上去一亲芳泽,命郑和把拦路喊冤的甄俨带到麟德殿问个究竟,为何状告曹操。

不消片刻功夫,郑和就把一直等候召唤的甄俨带到了麟德殿御书房。

看到了天子在书案后面正襟端坐,一脸严肃的批阅奏折,甄俨急忙快走两步,稽首顿拜:“庶民甄俨,拜见陛下!”

刘辩微微颔首:“嗯,起说话,你说你是甄宓的兄长?”

甄俨跪在地上,毕恭毕敬的答道:“回陛下的话,小人甄俨,中山国无极县人,正是甄宓的兄长。”

“你家中除了你们兄妹还有何人?”刘辩正色问道,“你今年多大岁数,令妹甄宓今年芳龄又是几何?”

甄俨跪地答道:“回陛下的话,庶民今年二十五岁,小妹甄宓今年十五。我们甄家兄弟三人,长兄甄豫,已在十年前因病去世,另有三弟甄尧,今年十七岁。除了我们兄弟三人之外,尚有姊妹五人,分别是甄姜、甄脱、甄道、甄荣,小妹甄宓排行最末!”

刘辩不是查户口的,对甄家多少兄弟,姊妹几个并不感兴趣,肃声问道:“不知你因何状告曹操父子?好了,别跪着了,起说话!”

甄俨这才从地上爬了起,小心翼翼的道:“今年春季曹操派人到我们甄家,说打算把宓妹送到金陵,由陛下纳入后宫。我们甄家人商议了一番,答应了曹操的提议,并且知会了亲戚友人,四邻八乡。街坊邻居们都送了贺礼份子钱,等宓妹将出人头地之时,好沾沾光。谁知道前不久,曹操突然变了卦……”

“嗯?”

刘辩眉头微蹙。沉吟一声。并非仅仅为了能否得到甄宓而忧虑,而是如甄俨所说,这是一个不好的信号,这说明曹操的心理已经在波动,愈愈不安分了。就像楚庄王那样产生了“鼎之轻重,似可问焉”的心理。

“曹操怎么变卦的?”刘辩接过郑和递的茶水,呷了一口,问道。

甄俨躬身答道:“一个月之前,曹操派程昱到我们甄家说送阿宓入宫的决定取消,并且替曹操的次子曹丕求婚。有道是好女不嫁二夫,忠臣不事二主,虽然阿宓还未入宫,但即将入宫伺候陛下的事情已经传得沸沸扬扬,在我们中山国。甚至整个冀州都是人尽皆知。曹操这么做不仅是羞辱我们甄家,也是对陛下大不敬啊……”

听了甄俨的话,刘辩的额头蹙的更紧,在心中暗自思忖。

历史上的曹丕对甄宓一见钟情,这说明甄宓是她喜欢的类型。曹丕血气方刚,少年多情,见了姿色绰约的洛神,一见倾心也是人之常情。但曹操可是纵横捭阖多年的枭雄,怎么会随随便便改变了先前的决定?派程昱到甄家登门提婚,这不仅仅是在打自己的脸。更多的的目的怕是为了试探自己对待他的态度,看看会不会为了一个甄宓而和他反目成仇?

“看曹孟德之心,蠢蠢欲动啊!”

刘辩对着桌案上的青铜灯吹了一口气,辉煌的火光随即摇曳起舞。状如张牙舞爪,无比嚣张。

“估计曹操看到贵霜、李唐南北夹击,知道朕投鼠忌器,不愿意与他撕破脸皮,所以才用此法试探朕的反应,那么朕该如何应对呢?”刘辩在心里暗自沉吟。一时拿不定主意。

“呵呵……朕虽然是天子,但却也不能强人所难,虽然送甄宓入宫的消息已经传开,毕竟没有媒妁之言,也不曾下了六礼,若是令妹与曹丕你情我愿,朕自然不会棒打鸳鸯。不知你们甄家与甄宓姑娘作何打算?”刘辩以退为进,沉声询问甄俨。

甄俨赶紧信誓旦旦的表忠心:“陛下,我们甄家虽然不是世家大族,但在中山也算得上屈指可数的家族;我们甄家也是要脸面的人,岂能任由曹操说嫁就嫁,说不嫁就不嫁?既然阿宓入宫的消息已经传得沸沸扬扬,我们甄家自然以阿宓能够入宫侍奉陛下为荣。而且阿宓也说了,生死事小名节事大,此生非陛下不嫁,若是曹操父子强逼,愿以死明志。”

郑和在旁边插嘴道:“既然甄先生全家以送甄宓姑娘入宫为荣,何不悄悄把她送到金陵,等木已成舟甄宓姑娘入宫之时,曹操父子还能金陵把你们抓回去么?”

“回这位公公的话,我们全家也曾想把阿宓偷偷送到江东,可是自从程昱登门提亲之后,曹丕就派了数百士卒把我们甄家包围了起,美其名曰保护阿宓,实则是把我们甄家软禁了起。”甄俨一边说一边叹息,“唉,曹贼真是欺人太甚!”

听了甄俨的诉说,刘辩双眸中的怒火熊熊燃烧,胸膛中的怒气节节上升,一声怒斥拍案而起:“曹贼,如此的出尔反尔,实在是太蔑视朕了!”

“可不……曹贼羞辱我们甄家不打紧,但对陛下不敬却是大逆不道之举,让陛下的脸面往哪里搁?”甄俨在旁边添油加醋的给刘辩攻火。

“天子一怒,流血千里,伏尸百万!朕杀的了袁绍、孙坚,逼的死刘表、孙策,也能让你曹阿瞒俯首称臣!”刘辩双手撑在御案上,目光炯炯,说的斩钉截铁,“甄宓,朕要定了!曹丕若是敢痴心妄想,朕定然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陛下霸气!”甄俨趁热打铁,“待我将陛下这番话转告给阿宓,她心中一定更加爱慕陛下!”

刘辩朝郑和吩咐一声:“召唤李元芳、展昭见朕!”

郑和答应一声,转身走出御书房朝在门外值班的小太监吩咐一声。

不消一顿饭的功夫,锦衣卫的正、副统领李元芳和展昭就以最快的速度到御书房见驾,一起施礼参拜:“不知陛下有何吩咐?”

刘辩沉声道:“逆贼曹操出尔反尔,春天之时派满宠说要用甄宓与田丰换回许褚;时过境迁,曹操却要让他的儿子曹丕强娶甄宓,分明是在羞辱朕!故此,朕决定派遣你们二人挑选一批锦衣卫,乔装打扮跟随甄俨悄悄潜入河北,到中山国把甄宓姑娘悄悄带回金陵!”

“臣等遵旨,愿为陛下赴汤蹈火!”李元芳与展昭对视一眼,齐齐答应了下。

甄俨唯恐节外生枝,催促道:“赶早不赶晚,迟则生变,不如今夜就动身赶往我的故乡,争取早日把阿宓接到江东。陛下以为如何?”

刘辩颔首:“准奏!”

又叮嘱三人道:“曹操麾下猛将集,带甲四十万,你们此去可要小心翼翼,避免与曹军正面发生冲突。明日一大早,朕会派遣使者出使邺城,讨要甄宓与田丰,给曹贼施加压力!”

“报!”

守卫宣武门的御林军校尉突然报,在御书房门外单膝跪倒:“启奏陛下,文成都将军从桂阳返回,此刻正在乾阳宫门外等候召见。”

“朕的天宝大将军回了?得正是时候!”刘辩闻言喜出望外,“快请文成都将军到麟德殿见朕,朕有要紧事务托付!”

一炷香的功夫之后,风尘仆仆,身高九尺,器宇轩昂的宇文成都大步流星的到麟德殿御书房,跪地施礼:“臣文成都拜见陛下,愿吾皇早日扫平诸侯,肃清寰宇!”

“文将军这一路辛苦了!”刘辩亲自起身把宇文成都扶起,“朕招你回,打算让你接替姜松执掌御林军,不知你意下如何?”

宇文成都大喜过望:“臣愿誓死效忠陛下,粉身碎骨,死而无憾!”

刘辩又问:“这几天没有收到自荆南的情报,战况如何了?”

宇文成都拱手道:“孙权弃守长沙之后向桂阳星夜撤退,霍去疾将军唯恐遭受两面夹击,率兵撤退至阳安附近。之后周瑜、孙权弃守桂阳,率领八万人马以及杨秀清的三万太平军残部,南下奔苍梧而去。”

“然后呢?”刘辩沉声问道。果然不出自己所料,孙权、周瑜开始率领残部向南方流窜,看铁了心要与贵霜军联合,绝境求生。也不知道孙尚香处境如何,看说服孙权改旗易帜和平归降,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孙权、周瑜合流之后声势浩大,霍去疾将军只有四万人,与周瑜连战数仗,不能取胜。只好率军进入桂阳城,直到前几日龙且将军率领三万人马抵达之后,才留下部分人马守御桂阳,率领大队人马向南追袭孙权去了。臣接到陛下的诏书之后,便辞别了霍将军,单骑返回金陵,听后陛下调遣!”宇文成都抱拳施礼,恭恭敬敬的答道。

刘辩微微颔首,道一声:“要想歼灭流窜的孙权,必须让霍去疾与徐晃、吴起密切配合,朕自会修书调度。成都将军你跟着李元芳、展昭走一趟河北,去把甄宓给朕抢回金陵!”

听郑和把事情的龙去脉说了一遍之后,宇文成都慨然允诺:“陛下请放心,纵然河北是龙潭虎穴,臣也能去自如,把甄姑娘毫发无损的带回江东!”(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