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六百三十二 逃不出如来佛的手掌

六百三十二 逃不出如来佛的手掌


                丁奉年方十六,生的身高八尺五寸,虎背熊腰,魁梧剽悍,与刘辩印象中的酱油形象截然不同。

“演义里面的丁奉与徐盛就是哼哈二将,光芒及不上甘宁、太史慈、周泰这些一流猛将不说,就是比起韩当、蒋钦、潘璋也是不如。直到后期名将纷纷去世之后,他俩才慢慢的崭露头角,徐盛火攻破曹丕;丁奉射伤张辽,直接导致张辽因伤死亡,而且还有雪中奋短兵的战绩,此外他和廖化是整个三国时期最长寿的俩人……”

居高临下的刘辩一面审视丁奉,一面在心中暗自思忖:“按照演义里面的表现,以及穿越前的印象说,丁奉也就是一个武、统都在85左右的三流武将吧?”

“小子丁奉拜见陛下,愿为陛下驰骋沙场,万死不辞!”丁奉跪地施礼,砰砰的磕了几个响头。

“给本宿主检测一下丁奉的各项能力?”趁着丁奉跪地磕头之际,刘辩不动声色的向脑海中的系统下达了指示。

“系统正在检测中,请宿主稍等!”

“叮咚……巅峰丁奉——统率90,武力93,智力78,政治65。当前丁奉——统率69,武力84,智力69,政治40!”

“啧啧……丁奉的统率与武力竟然双双达到了90以上的水准,而且这武力竟然有93的评价,在历史上的吴国将领中仅次于太史慈、甘宁、周泰、凌统四人,真是出乎预料啊,看这是按照正史给的评分。”刘辩在心中暗自思忖。

正史中对丁奉的评价颇高,记载其骁勇异常,每战当先,跨马持矛,勇冠三军,时常斩将夺旗,斩首数百。从这字里行间看得出是一员骁将,与演义中的酱油形象大不相同。

“在这个英雄乱入的年代。虽然丁奉的能力只能做个副将、偏将,但放在三国时期却也算是个人物!”

刘辩在心中悄悄给丁奉做了评论,高声道:“丁奉平身,武德妃说你武艺过人。所以朕决定擢升你为校尉,继续在孟珙将军麾下效力。日后若有建树,朕一定不吝封赏。”

刘辩也不考验丁奉了,直接给他册封了一个校尉,也算是给武媚娘一个面子。哄得她高兴一番。今晚自己该到她的景宁殿过夜了,好久没和女皇巫山**了,今晚要好好的重温鸳梦。

校尉相当与刘辩穿越前的团长,队率相当于排长,这样的擢升力度不算让人震撼,但也算是厚封了,之前周泰、陈庆之、杨再兴、高长恭等等都是从这个职位爬上去的。比起陈评的员外郎虽然级别低了一些,但员外郎就是一个参谋,全凭一张嘴混饭吃;而校尉却是手握兵权,掌管千余人的部队。立功机会一大把,表现的稍微好一点就能晋升为偏将,前途一片光明。

“多谢陛下成全,你这也让我可以对丁叔叔有所交代了!”

头戴凤冠,身穿霞帔,满头金钗银饰,浓妆艳抹的武如意起身向刘辩致谢,胸前一抹雪白与沟壑惹人浮想联翩,那勾魂摄魄的眼神仿佛在说,“谢谢陛下的恩宠。臣妾今晚一定好好的侍候你!”

“嗳哟……臣妾肚子好痛啊,可能要生了!”也不知道陈圆圆是因为朝中有人高兴的,还是今天走路太多,忽然抱着肚子喊痛。

“快传稳婆为陈美人接生。并且召太医随时候命!”刘辩顾不得欣赏武媚娘的秋波,挥手下旨,并一把抱起大肚子的陈圆圆,疾步走向太医院,“让朕送你去!”

一个时辰之后,陈圆圆产下一女。

虽然这个年代不计划生育。但身处皇宫之中,重男轻女的思想却是比寻常百姓家严重千倍万倍,因为男孩代表着荣华富贵,有可能母凭子贵,而女孩什么都不是。

“呜呜……”陈圆圆抱着襁褓中的女儿抹泪,“臣妾没用,未能给陛下添丁,只生了一个女儿。”

刘辩莞尔一笑:“无妨,咱们还年轻,再继续生就是了,过一段时间等爱姬你身体康复了,朕一定会多多滋润于你,早晚会让你生一个大胖儿子。”

陈圆圆这才破涕为笑:“多谢陛下宽容,请陛下给女儿赐名。”

“嗯……刘珂,阿珂好了!”刘辩信手拈,“赐封朕的阿珂为金城公主。”

夜深人静,景宁殿。

刘辩与武媚娘一阵颠鸾倒凤,梅开数度,一个久旱逢甘霖,一个体验着征服中国历史上最强女人的k感,恣意承欢,从平地里一次次推上浪尖,然后再坠落,如此反复。

**散去,武氏枕着天子粗壮结实的胳膊,霞带双颊的问道:“陛下,臣妾比起穆桂英、卫梓夫如何?”

“呵呵……梅兰竹菊,各擅胜场,各有各的风韵,谁也代替不了谁!”刘辩一脸自豪的答道。

“可卫梓夫的哥哥卫青已经做了李靖军团的副都督,那卫疆也因为资历荣登四平将军之一。卫青的外甥霍去疾现在也是军团主将,卫梓夫仗着外戚的势力现在有些目中无人呢!而我们陆家的文龙现在只是杂号将军,我弟弟连偏将都不是,只能在霍去疾手下做个参谋,求陛下给小弟册封个将职,让他好有个前程。”武如意躺在刘辩的怀里,开始吹枕头风。

“嗯……”刘辩微微颔首,“伯言他明年就十五岁了,之前剿灭山越也曾立下大功,朕的确有点压制他。这样吧,朕打算把他调回,给他一支人马去攻占台湾!”

“台湾?这是什么?”武如意一脸迷茫。

“哦……就是夷洲!”刘辩解释道,“拿下夷洲之后,朕将会以此为跳板,继而进攻倭国。”

“谢陛下!”武如意喜出望外,“那也得给伯言一个官职吧?”

“赏赐立义将军封号,另外授予兵部郎中头衔!”刘辩干脆利索的答道。

武如意又问:“那陛下打算派谁辅佐伯言呢?”

刘辩略作思忖道:“丁奉算一个,田前刚从成都回,也算一个!狄青,狄仁杰的侄子,自从入朝之后还没有立功的机会,这次让他也跟着伯言去攻打夷洲,捞一点功绩。”

“谢陛下!”武如意喜出望外,把头钻进了床单底下……

良久,刘辩回味无穷,筋疲力尽的躺在床上,但话语却是字字千钧:“朕的话还没说完呢,德妃朕,告诉你,朕不会偏向任何人!卫梓夫如此,穆桂英如此,你武如意也是如此!都安安分分的和睦相处,朕不会亏待任何人,要是妄想勾心斗角,翻雨覆雨,在朕这里是行不通的!”

“他们卫家现在兵权是强盛了许多,但在朕的眼中依旧不值一提,只要朕一句话就可以拿掉卫青、霍去疾的兵权。比起你们陆家,他卫家还是差了一些,陆司徒坐镇朝堂德高望重,令叔陆儁担任吴郡太守,陆文龙驰骋沙场,高长恭、朱桓、贺齐、丁奉都是你们陆家举荐的,武松和你相识之后同为一族,就连徐州都督秦琼对你们陆家恭敬三分……”

“陛下,臣妾是为国举贤,绝无私心!”被戳破了心事,武如意一颗心砰砰直跳,急忙解释。

刘辩嘴角微翘,笑道:“朕火眼金睛,心中自有一杆秤!朕不会偏向任何人,更不会厚此薄彼,只要你安分守己的侍候朕,就像今夜这般温顺卖力,朕绝不会亏待你的。”

武如意温驯的像一只小猫,蜷缩在天子健壮的怀抱里:“臣妾一定谨记在心!”

刘辩笑笑,又道:“朕并没有因为你们陆家如日中天,而压制你们陆家的精英,你知道为何?”

“臣妾不知,请陛下示下!”武如意撒娇道。

“因为孙猴子逃不出如佛的手掌心!”刘辩舒展了下筋骨,吐出了一句话,然后睡觉。

“孙猴子,如佛,手掌心?什么和什么?”武如意更加迷茫,而刘辩却一脸沉睡状呼呼大睡。

次日天亮,早朝之后,刘辩下达了一封诏书,调陆逊从桂阳回京,准备率水师东渡大海,攻占夷洲。

又命狄青担任陆逊的副将,与丁奉以及刚刚从成都返回的前田庆次协助狄青从金陵水师中选拨一万五千人,筹备船只,并且临时招募一万渔民加入,待陆逊归之后就扬帆向东攻占台湾。在岛上治理一段时间之后,以台湾岛作为跳板,继而染指日本岛。

陆康又向天子举荐孙子陆抗,刘辩召见之后见他相貌堂堂,谈吐不凡,而且年龄比陆逊大了两岁,反而成了兄长。刘辩遂任命陆抗与丁奉一道担任校尉,筹备粮草、船只,待陆逊回之后扬帆出海,攻占台湾。

与此同时,赵已经从巴蜀撤退至江陵附近,鉴于阿斗与甘夫人正在金陵的途中,看短时间内刘备服气了,所以刘辩又传旨命赵率四万人马顺江而下,撤退至金陵听候调遣。同时又加派斥候,密切关注南方以及北方的战报,不知道战局发展到何种地步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