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六百三十 父子双爆,大帝乱入!

六百三十 父子双爆,大帝乱入!


                小赵子龙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未的巅峰武力竟然能够达到101,这实在大大的出乎刘辩的预料之外,忍不住击掌叫好。

“好!”

还以为天子在给凌统喝彩,在旁边伺候着的大太监郑和,以及剑师王越也一起击掌叫好,连带着满堂的嫔妃夫人,太监宫娥一起跟着鼓掌叫好。

听到满堂喝彩,凌统更加得意,舒展身姿,闪转腾挪,将一柄三尺青锋挥舞的寒光闪烁,当真是矫若游龙,翩若惊鸿,每一招一式竟然颇见功底。

就在满堂喝彩之际,刘辩脑海里的系统提示音响了起:“叮咚……系统提示,由于检测到赵毅武力101,已经触发爆表反应。且由于之前赵已经造成一次爆表,故本次赵毅的爆表形成了父子双爆,乱入的人物不仅局限于三国后期的人物,而是整个人类历史上的人物,数量五个。宿主获得一次爆表特权,及100个复活点,1枚复活碎片!”

刘辩正襟端坐,表面上在欣赏凌统的剑术,暗地里却把注意力集中在了系统上:“好吧,那就把爆表名单报上!”

“叮咚……爆表第一人:梁山第十三条好汉花和尚鲁智深——统率86,武力92,智力62,政治45。目前植入身份为山西五台山僧人,一怒杀人,无处可去便上了太行山跟随宋江落草为寇。”

刘辩皱眉:“嗯?怪不得这段时间宋江与吴用音讯全无,原是跑到太行山上落草为寇去了。朕招募冉闵的事情一直毫无眉目,写给宋江的书信也犹如泥牛入海,看八成是黑三郎在里面搞鬼。他不去投奔公孙瓒,却带着队伍奔洛阳方向而去,这是打算去投靠刘协啊,没想到这黑三郎还不肯寄人篱下,倒是出乎朕的预料!”

“叮咚……爆表第二人:罗马共和国杰出的领袖凯撒大帝,尤利乌斯?恺撒——统率100,武力78。智力97,政治96。当前植入身份为被贵霜帝国灭国的孔雀王朝贵族,目前正在贵霜南部组织起义军,准备驱逐贵霜军。恢复孔雀王朝。”

“哈哈……太好了,前几天本宿主自爆系统出了一个拿破仑扯刘邦的后腿,今天赵父子的双爆又出了一个凯撒大帝和嬴政撕逼,这真是美妙的事情!我就说嘛,系统是公平的。怎么可能只让我们大汉朝战乱不断,而让其他国家坐收渔翁之利呢?”刘辩双眉微微翘起,心情大好。

“叮咚……爆表第三人:日本史上最出色的忍者服部半藏——统率76,武力97,智力80,政治53。特殊属性:忍者——执行暗杀任务时武力+5,并且在出手瞬间降低目标人物5点武力,提升秒杀几率。当前植入身份为日本大魔王织田信长麾下武士!”

“嗯?”刘辩再次皱眉,“最近鬼子出的挺频繁啊,又是上杉谦信。又是服部半藏,若是形成一个统一的势力之后,怕是有些棘手。看需要早点着手解决倭国的问题了,接下的一段时间内必须重点关注倭国动向。”

“叮咚……爆表第四人:吴国后期军事领袖陆抗——统率94,武力72,智力90,政治85。目前植入身份为司徒陆康之孙,吴郡太守陆儁次子,陆文龙之弟,目前已经由陆康引荐。在孟珙麾下担任偏将军。”

刘辩目光转动,轻抚绒须暗自沉吟:“陆抗的能力比起父亲陆逊并不逊色多少,收获了这么一个可用之才,也算是意外之喜。只不过又让陆家的势力壮大了一些。”

想到这里,刘辩再次扫了武如意一眼,没想到又和武如意妩媚动人,清澈黝黑的眸子撞在了一起,再次对视了数秒钟。看起武如意似乎在揣摩天子此刻心里在想什么?

不过系统正在提供爆表名单,刘辩可没时间揣摩武如意心里在想什么。急忙把目光扫向正在舞剑的少年,继续凝神聆听系统的报告。

“叮咚……爆表第五人,埃及艳后——统率87,武力56,智力93,政治90。当前植入身份为孔雀王朝领袖凯撒的妹妹,目前正与其兄长凯撒策划重振孔雀王朝。而且埃及艳后建议向大汉王朝求援,并且愿意献身联姻,在未的几年之内,凯撒兄妹有可能实施此战略!”

“哎呀……竟然还有这么好的事?赵文卓这次爆表立下大功了,不仅平白给秦始皇添了一大劲敌,竟然还有美人主动送上门。”尽管刘辩已经胸怀城府,可突然而至的幸福还是让他的嘴角微翘,“这埃及艳后的植入名字叫什么?”

“就叫埃及艳后!”系统很认真的回答,“反正是外国人,而且这个年代也没有埃及艳后这个概念,所以爆表出的埃及艳后就叫埃及艳后!”

“真够懒的,你高兴就好!”刘辩目光转动,暂时没时间和系统扯皮,“行了,先把爆表特权留一下,考核完毕之后再进行召唤。”

当刘辩退出系统的时候,凌统也舞剑完毕,抱剑归一,施礼退下。

“齐儿,该你了!”刘辩收了思绪,扫了长子刘齐一眼,肃声吩咐。

“谨遵父皇之命!”

刘齐从凌统手里接过剑朝着父亲施了一礼,然后在大殿上挥舞了起。到底只是不满五周岁的孩子,刘齐虽然很努力,但却没有凌统那种一气呵成的气势,只能算是中规中矩。

一趟剑法舞完,刘齐大汗淋漓,抱剑施礼:“父皇,孩儿练完了!”

接着一脸惭愧状,眼里噙着泪花:“孩儿愚钝,比起凌公绩差的太远,给父皇堕了颜面,请父皇责罚!”

旁边的王越赶紧出打圆场:“呵呵……陛下,吴王殿下已经很努力了,平日里除了琴棋书画之外,剑术也不曾落下……”

说着话举起刘齐的小手:“陛下你看,吴王殿下的小手已经磨起了茧子,贵为帝胄,殿下他可是不曾偷懒,比任何人都要努力!”

“孺子可教!”刘辩向长子竖起了大拇指,“柔声安慰,天下啊,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尺有所短寸有所长,你的武学天赋虽然不及凌公绩,但是你有你的长处,作为朕的儿子,日后可要好好努力,莫要辜负了朕的期望。”

“孩儿谨记父皇教诲!”年幼的刘齐使劲点头,一副谨记在心的表情。

刘齐退下之后,按照年龄轮到薛丁山舞剑,小孩子也看不出什么端倪,所以刘辩把注意力放在了岳飞的两个儿子身上:“给朕检测一下岳雷和岳霖的潜在巅峰能力?”

“系统正在检测中,宿主请稍等!”

“叮咚……岳雷——统率86,武力93,智力63,政治”

“叮咚……岳霖——统率83,武力88,智力57,政治”

刘辩在心中暗自思忖:“比较起还是岳的能力更胜一筹啊,这兄弟俩基本上就是张苞、关兴的水平,想要达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真的需要运气!”

薛丁山一趟剑法还没练完,北海王刘恪就抱着肚子大叫一声:“哎呦……父皇,孩儿肚子疼,我先去如厕,很快回!”

不等刘辩回答,刘恪就一阵风般跑出了麟德殿,任凭冯蘅百般召唤,却是充耳不闻,旋即不见了踪影。

刘辩在心里苦笑一声:“你这兔崽子还真对得起95的智力,才四岁就会耍滑头,把聪明心智用歪了!若不是朕有系统检测,弄不好真的要被你蒙混过关了。”

除了以上四个人之外,其他的刘治、刘泽、赵毅年龄太小,根本不到舞刀弄剑的时候,而岳雷并没有接受过系统的训练,所以接下只剩下一个庐江王刘裕准备接受考核。

“轮到寄奴了吗?”

刚打了一个呵欠的刘裕被王越从人群里拉了出,随即自我改正:“父父皇说了,我以后不叫寄奴了,有个大坏蛋叫寄奴,所有已我就把这破名字让给他了!从今以后我就叫,叫什么着?”

“无忌!”刘辩很认真的提示。

“哦,我叫无忌,刘无忌!”刘裕拱手朝整个大殿里的人自我介绍,“自今以后我叫无忌,谁再喊我寄奴,小王拳下无情!”

看到四岁的刘裕挥舞着小拳头发出恐吓,满堂哄笑,穆桂英更是笑的合不拢嘴:“可吓死母妃了,我儿越越霸气了!”

“行了,光说不练假把式,又说又练才是真把式!”刘辩忍着笑意训斥了四岁的儿子一句,“拿出真本事才能服人,光吹牛皮是没用的,剑底下见真章!”

刘裕双拳抱在胸前,昂首挺胸的道:“我不练剑,剑术只是花拳绣腿,在宴会上歌舞取乐,非大丈夫所为,我要用很大很大,很重很重的武器!”

刘辩哑然失笑:“嘿……你这个乳臭未干,还没断奶的小子口气不小啊!人,给他拿把大锤!”

“启奏陛下,宣武门外有自称陈评的人求见,不知该如何处置?”

正在大殿里一片欢声笑语之时,麟德殿外响起了守卫宫门的校尉声音。(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