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六百二十八 议立太子

六百二十八 议立太子


                紫微殿上众文武一起举杯为天子接风洗尘,觥筹交错,美人歌舞,其乐融融。

酒过三巡,左丞相荀彧起身禀奏:“陛下,你常年四处征战,可太子之位一直悬而未决,而现在随着吴王千岁日渐成长,臣认为是时候确立储君了。”

听了荀彧的话,刘辩微微颔首。

之前一直拖着未册立太子,一因为诸子年幼,还没有哪个大臣强烈要求册立储君。二因为刘辩还想扩大一下遴选范围,毕竟前些年只有长子刘齐、次子刘恪,以及三子刘裕作为候选。而随着武如意生下渤海王刘治,冯蘅生下二胎河涧王刘泽之后,刘辩的儿子已经达到了五个。

五个儿子之中,除刘治与刘泽年幼尚未检测之外,吴王刘齐的四维比较平均,分别为——武力82,统率86,智力89,政治93。放在全史之中,只能算是中规中矩,但单独摘出放在一个时代也算是非常全面的继承人,综合能力不在孙权、曹丕之下,或许开疆能力不足,但保持国家稳定发展却是绰绰有余。

“唉……继承人的能力不够出类拔萃,朕有些不甘心呢!”刘辩举起杯中的酒轻轻抿了一口,在心里暗自叹息。

直到荀彧提及立嗣之事,刘辩才发现自己心中除了以上两个原因之外,其实还暗藏着一个心结,就是自己对于刘齐的能力不太满意,所以册立太子的大事一直悬而未决。

除了长子刘齐之外,次子北海王刘恪的各项能力为——武力68,统率78,智力95,政治84。智力非常优秀,若是担任谋士,基本上算是全史一流水准,可政治能力太差,怕是连一州刺史都担任不了。顶多是太守之才。

这样的数据结合在一个潜在的王位继承人身上,十有**会滋生野心,工于心计,玩弄手段陷害兄弟。而且即便猎取了帝位之后。怕是也会刚愎自用,自恃聪明,将一个国家引入歧途,将祖宗的基业毁于一旦。

三子庐江王刘御武力过人,未的武力巅峰竟然能够达到人类极限的105。比肩李存孝,直逼李元霸,这是刘辩万万没想到的。可其他能力就逊色多了,统率95,智力86,政治80;这样的数据结合在一个人身上,注定是勇猛的元帅类型,也不足以胜任一国之君。

如果要在历史上给刘御找一个模板人物,差不多就是冉闵、项羽这种类型,勇猛盖世。统率也是能够独挡一面,项羽更是闪电战的天才,但在智力与政治方面则要差强人意,两人最终都以悲剧收场,项羽自刎乌江,冉闵被慕容恪擒杀于辽东。

当然,比起冉闵与项羽,刘御的智力与政治都超过了80,比起项、冉二人要优秀的多,若是被推举为君主。或许会避免英雄末路的悲剧。这样把三个人比较一番,最适合接班的人依然是吴王刘齐。

“唉……若是能把刘齐的政治,刘恪的智力,刘御的统率、武力结合在一起那就好了!”刘辩在心底暗自叹息一声。“也不知道刘治与刘泽的潜力如何,出征了这半年,差不多也该满周岁了,回头就检测一下这两个儿子的能力,看看能不能带惊喜?”

刘辩收了思绪,放下手里的酒杯。扫了司徒陆康、司空孔融,兵部尚书刘基一眼:“几位爱卿以为文若的提议如何?是否该册立太子了?若是该册立太子,又该立何人为储君?”

陆康拱手道:“陛下少年英雄,犹如朝阳初升,立太子之事不必急于一时。当然,陛下若是有中意人选,也并非不可。总之,一切由陛下抉择,老臣在这方面唯陛下之命是从!”

刘辩面无表情,对陆康的话未置可否。猜测陆康之所以不积极响应荀彧的提议,十有**是为了给武如意的儿子刘治留一个机会,只要太子之位一天悬而未决,刘治就有机会登上储君之位。到时候江东陆氏的权力想必更加权倾朝野。

孔融拱手道:“吴王殿下今年已经五岁,敏锐好学,性格笃厚,尊重百官,体恤宫娥。而且是皇后庶出的嫡长子,臣窃以为荀文若所言极是,是时候该确立吴王储君之位了。”

“刘卿呢?”刘辩目光扫向刘伯温,问道。

刘伯温拱手道:“基以为荀丞相与孔司空所言极是,册立储君可安民心,让天下的臣子更加同仇敌忾,利于国家安定团结。”

“其他众位卿家呢?”刘辩又把目光扫向其他文武。

“臣等认为荀丞相所言极是,此刻正是扶正东宫,册立储君之时!”吏部尚书鲁肃、刑部尚书狄仁杰、农部尚书徐光启、金陵府府尹包拯一致赞同册立太子的提议。

而户部尚书糜竺、工部尚书何珅、署理医部尚书步骘、新任学部尚书顾雍则持陆康一样的态度,认为皇帝现在正是精力旺盛之际,册立太子的事情可立可不立,还算不上迫在眉睫,一切由皇帝自己做主。

只有翰林院院丞李白跳出唱反调:“臣认为陛下不应该册立太子,不仅此时不能册立,将也不要册立。而是应该留下密旨,交给几个重臣担任顾命大臣,待陛下将殡天之时打开密旨,由顾命大臣辅佐新君继位。如此可避免众王子勾心斗角,避免朝臣们拉帮结派!”

“嘿……李太白不愧是诗仙,这脑洞真够大,意识真够超前,你说的这个传位方式可是满清皇帝发明的,但在这个时代拿出只怕格格不入啊!而且你说的话朕也不敢苟同,不册立储君,众王子俱都觊觎帝王,私底下怕是斗的更狠,拉帮结派的现象或许更加严重,怎么可能会一团和睦?”刘辩在心里暗自思忖。

果然,刘辩还未置可否,李白的提议就遭到了一片抨击,尤以刚刚到金陵的魏徵最为猛烈。

“诸位大人,魏徵不才,官卑职微,当着陛下与列位重臣的面,本没有魏徵讲话的资格。但这李院丞的话实在令人愤慨,册立储君天经地义,可安天下黎民之心,鼓舞三军士气。此乃祖宗律法,亘古有之,而李院丞却大放厥词,妄议朝政,实在是空谈误国!”魏徵嗓门比较大,朝满堂文武百官施了一圈礼,就朝李白猛喷。

听了魏徵的话,荀彧、孔融、狄仁杰等重臣俱都颔首赞成:“这位大人所言极是,李太白这提议太儿戏了,简直是有辱社稷!”

而陆康、糜竺则一言不发静观其变,何珅笑眯眯的把头缩进脖子里看热闹,有人跳出把局势搞混,破坏了荀彧的提议,延迟册立储君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书生误国,翰林院的人就应该写诗作画,不要参与朝政了!”

看到李白当了出头鸟遭到一片抨击,与他一向不对付的学部侍郎陈琳趁机带动着一班侍郎、郎中举拳附和,一致声讨李白的提议,简直拿着国事当儿戏,一个整天喝的醉醺醺的家伙有何资格立于朝堂之上?

李白摇头叹息:“唉……一群凡夫俗子,不知道大破大立,只能墨守成规,如何才能铸就空前绝后的盛世?众人皆醉我独醒也,只恨曲高和寡,无人赞同,可恨,可恨啊!”

李白摇头嘟囔了几句,起身向天子道:“陛下,臣不胜酒力,想要提前退席,不知可否?”

刘辩也知道李白的品性,挥挥手:“退下吧!”

“遵旨!”

李白答应一声,转身就走,走了几步,回头摸起了自己桌案边的酒壶,憨笑一声:“这酒好喝,臣拿回家品尝!”

话音落下,李白大步流星的出了紫微殿,惹得身后一片声讨。而李白却丝毫不在乎,一边走下台阶,一边摇头晃脑的吟诵:“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

李白的插曲就此落下,刘辩又询问军方的意见:“孟珙、戚继光、尉迟恭、周泰、廖化,诸位将军意下如何?认为是否该册立太子?”

众武将在孟珙的带领下一起站起拱手作揖:“臣等唯陛下圣谕是从,一切全凭陛下做主!不管陛下何时册立储君,立何人为储君,吾等定然誓死辅佐!”

军方都是聪明人,立储之事那是文官需要考虑的事情,只要自己手握兵权,不管谁做太子,自己也会受到重用拉拢。最好的做法就是置身事外,不要掺和进,否则死的一定比文官还要快!

众文武的态度和刘辩预料的差不多,当下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高声道:“众爱卿所言朕心中已经有数,但册立太子干系重大,为了显示对封疆大吏,兵团都督的尊重,朕还需要各自给他们修书一封,听听他们的建议。待收到各方回信之后,再做决定不迟!”

“陛下圣明,正该如此!”众文武一起作揖称颂。

筵席散去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刘辩顾不得去宠幸后宫那些倾国倾城的美人儿,吩咐郑和道:“你去把白天拦路告状的甄俨带到麟德殿,朕要问问他因何状告曹操?”(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