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六百二十二 我为刀俎,人为鱼肉!

六百二十二 我为刀俎,人为鱼肉!


                ps:十月的倒数第二天,有月票的兄弟支持一把!

刘辩高高端坐,看完了刘备的书信之后冷哼一声:“这就是刘玄德的认罪态度?竟然要留一个毫不相干的义子入朝为质,要送也是送阿斗过吧?”

书信刚刚修成之前孙乾曾经看过,却不知道刘备后面又加了这么一条,不由得一脸惶恐,稽首顿拜:“大王此番确是真心悔过,只因阿斗世子年幼,不过才出世三个月,怕是无法入朝听候陛下教诲。刘封将军已被大王收为义子,一直视若己出,留下刘封将军在陛下身边听候教诲,维系大王与陛下的关系也是一样。”

听了刘辩与孙乾的对话,刘封不由得面如土色,忽然觉得刘备一开始收自己做义子就是一场阴谋,早就准备好了让自己背黑锅,一股难以抑制的仇恨顿时从心底冉冉升起,不可遏制。

“大耳贼,我视你为亲生父亲,为你忠心奔波,为何如此绝情?”刘封在心里喃喃自语,怨恨交加。

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刘封拜刘备为义父也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刘备提出让刘封到金陵做人质也是八竿子打的着的事情,并非无的放矢。刘封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什么听候教诲,说的比唱的好听,不就让自己到金陵城做人质嘛!

不过转念想想,金陵朝廷智囊集,年轻的皇帝雄才大略,只要脑袋里面没进水,就不可能答应让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义子做人质。

想到这里,刘封的心情顿时轻松下,跪在地上道:“启奏陛下,这几年父王一直对刘封关怀备至,视若己出。刘封虽然与父王毫无血缘关系,虽然我本名寇封,可我一直将父王当做亲生父亲。为了替父王恕罪。刘封愿意留在陛下身边听候教诲!”

刘封表情的变化都被高高端坐的刘辩尽收眼底,之所以当着刘封的面就把这件事抖了出,为的就是离间这对父子的关系,“呵呵……朕发现自己在离间这方面越越有天赋了!”

“嗯……不错。大度,是个孝顺的义子,你这番表态对得起刘玄德!”刘辩颔首赞许,给刘封了一个好脸色。

但扫向孙乾的时候随即变得面色如水,目若寒霜。冷声道:“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朕不会留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人做人质,所谓的教诲、维持关系之类冠冕堂皇的词语不提也罢,人质就是人质,说的再好听也改变不了事实!”

听了刘辩的话,刘封心中窃喜:“臣心甘情愿的跟随陛下到金陵做人质,绝无怨言!”

“既然刘封将军心甘情愿,陛下就留他在身边吧,阿斗世子实在年幼!”孙乾被突如其的变化弄得有些方寸大乱,情急之下自己乱了阵脚。

刘辩袍袖一翻。再次冷哼一声:“那就把甘王妃一块送!”

“啊?”孙乾大吃一惊,目瞪口呆,哑口无言。

刘封跪在地上,把脸贴在地面上,脸上几乎笑开了花,内心几乎憋出了内伤。

刘辩霍然起身,以不容争辩的语气道:“既然你今日替刘备献上降书,那么朕就给你三个条件,若刘备肯依允,朕就赦免他的叛逆之罪!否则。朕命赵子龙在前,朕提兵在后,誓要御驾亲征,扫平巴蜀!”

“不知陛下有哪几个条件?”孙乾面色如土。瘫坐在地上问道。

“其一,送世子阿斗与甘王妃到金陵为质,直到天下太平,刘玄德解除兵甲之时,朕自然会把甘王妃与刘阿斗毫发无损的还给刘玄德。只要能够协助朕扫平天下,刘玄德还是朕的皇叔!”刘辩竖起一根手指头。抛出了自己的第一个条件。

“第二!”刘辩又伸出第二根手指头,“每年需向朕进贡粮食五十万石,少一粒以欺君之罪论处!”

“啊……五十万石粮食?”孙乾的脸色比死了父亲还要难看,这年轻的皇帝真不是善茬,提出的条件一条比一条狠,“五十万石粮食能供五万军队吃一年呢,怕是巴蜀无法负担。”

刘辩又是一声冷哼:“你当朕不知道巴蜀的财政收入么?益州地大物博,土地肥沃,人口稠密,总数四百五十万,乃是整个大汉人口最富庶的州之一。一年下的赋税至少两百万石有余,足足供应二十万军队?刘玄德要那么多粮食做什么,再次谋反么?”

“臣实在不敢做主!”孙乾想死的心都有了,早知这年轻的皇帝如此刁钻难缠,自己何苦自讨苦吃!

“知道!”刘辩拂袖,“只是让你回去给刘备传话。”

“第三!”刘辩特意伸出了左手中指,配合着右手的两个手指就是自己提出的三个条件,至于什么意思自己知道就行,“第三,只要皇叔他能答应朕以上的两个条件,说明他的确是真心实意的认罪悔改,是被孙策、杜如晦、刘裕蛊惑的,那么朕也要让皇叔得到一点好处。”

听刘辩忽然改口称呼刘备为皇叔,语气改善了许多,孙乾顿时心中一暖,受宠若惊的道:“请陛下明示?”

“朕已经派遣诸葛孔明与张文远提兵协助关长攻打刘裕,以后朕还会继续向关羽军团增派援兵,而且允许皇叔的队伍从荆州境内给关将军运输粮草,沿途提供保护。当然,作为回报,平定上庸、汉中之后也要平分,上庸郡划归给中央朝廷,汉中郡继续由益州管辖。”刘辩重新正襟端坐,侃侃而谈。

这个条件说起对刘备有些好处,虽然要把上庸割出去,但能够收回更加险要的汉中也是不错。而且若是刘辩不允许刘备供应粮草,那么关羽的队伍就成了孤军,弄不好真的要投降刘辩了。

当然,现在关羽与刘辩之间的关系也是梳不断理还乱,书信往频繁,刘辩又是送女人,又是送官爵,而关羽甚至把女儿许配给了刘辩的儿子成了未的王妃,天知道现在关羽心里究竟是更偏向刘备一些还是更偏向刘辩一些?

为了让孙乾相信这件事对刘备有利无弊,刘辩又给孙乾画了一个大饼:“等灭了刘裕之后,咱们可以同时向雍凉进军,平定赵匡胤、朱元璋之后,朕会把天水、广魏、南安等几个郡划到益州治下,作为对皇叔的奖励。”

“多谢陛下!”孙乾拱手称谢,心中暗道打几个巴掌给一个枣吃,这年轻的皇帝手段当真了得。

“还有第四个呢,不要急!”刘辩笑眯眯的又吐出了一句话。

“……”

孙乾脸色顿时无比尴尬,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认宰算了!下次谁爱交涉谁,打死自

“解除皇叔与孙尚香的婚约,政治联姻不要也罢,不要毁了姑娘的一生!”刘辩缓缓的吐出了自己最后一个条件,“其实很简单!”

孙乾这才如释重负,比起前面三个刀刀见血的条件说,最后这条实在不值一提。刘备连孙尚香的面都没见过,这婚约名存实亡,解不解除又有什么关系?

“好了,你们一路上鞍马劳顿,朕安排你们暂住一宿,明日返程回去将朕所言转告刘玄德,若是全部应允,则前罪不问,否则朕必然御驾亲征扫平巴蜀!”刘辩挥挥手,示意魏徵带刘封与孙乾下去休息,按照计划行事。

“臣遵旨!”魏徵答应一声,招呼了孙乾与刘封直奔驿馆。

不管刘备暂时如何盘算,但枭雄之心肯定不会改变,蜀军从长江顺流而下,肯定会对荆州造成威胁。所以经过这几天的权衡之后,刘辩大笔一挥,把一直在鄱阳担任太守的李严调到了前沿重镇江陵担任太守。

李严能文能武,但却又都不拔萃,作为老资格的从龙之臣一直屈居大后方鄱阳担任太守,估计心里极度压抑。刘辩本着惜才之心,这才给李严挪了挪窝,从鄱阳调到了江陵这个前沿重镇。

“不是朕埋没人才,而是朕手下集了华夏历史上的精英,长孙无忌、谢安都刚刚从太守的位子升了上去,而苏烈、俞大猷、尉迟恭、杨延昭、姜维之流现在还都是副将甚至是偏将,你说让朕怎么重用你李严吧?”

如果说江陵是荆北的咽喉要道,那么武陵就是荆南的桥头堡,所以刘辩又下令让柴荣接替长孙无忌担任武陵太守,他与李严都是能文能武的全才,独当一面想绰绰有余。

“叮咚……恭喜宿主自襄阳会议至今完成一次全国性战略策划,全属性+1,目前五维变化如下:刘辩——武力95,统率95,智力93,政治97,魅力100!”

“哈哈……五维越越好看了,魅力满百,其他属性全部超过了90,在朕有生之年一定可以比肩李二、嬴政、刘秀这些历史上最出色的帝王!”

刘辩负手站在议事厅门前,眺望西方绵延的山脉,心中豪情万丈。

“不过,等朕的某项属性破百之后会不会爆表呢?爆表之后会产生什么后果?”刘辩突然想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却只能等时间揭晓答案。

ps:十月的倒数第二天,有月票的兄弟支持一把!(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