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六百二十 墙倒众人推,破鼓乱人捶!

六百二十 墙倒众人推,破鼓乱人捶!


                【小说pp软件已经开发完毕,请大家访问< href="http://m.23us.us" trget="_blnk">http://m.23us.us网站底部就可下载安装安卓以及苹果的pp】



成都,汉中王府邸。…

两面失火,顾此失彼的刘备焦头烂额,急火攻心,嘴唇上起了几个水泡,面容憔悴,眼眶红肿,这几天在群臣面前不停地啜泣,检讨自己的过失。

“陛下,张三将军回了!”简雍脚步很轻的走进议事厅,向刘备禀报一声。

跪坐在帅案后面的刘备闻言立即爬了起,抹泪道:“哎呀……我的三弟终于回了!”

刘备当即率领房玄龄、张松、吴懿、黄权、庞羲、刘封等文武一起出了府邸,迎接从江州风尘仆仆归的张飞一行。

得到刘裕在汉中自立,杨怀、高沛联合雍闿、高定等南蛮异族在南叛乱的消息之后,张飞立刻连夜从猇亭拔营,日夜兼程向巴蜀赶路。

而前往驰援张飞的陈到与法正也被晴天霹雳吓了一跳,顾不上给张飞送粮食,立即调头向西朝成都赶路。

张飞率军一路急行,用了七八天的时间抵达了江州。因为张飞已经对不断背叛的刘璋旧将失去了信任,所以不敢放权给刘璋旧部,便留下傅友德、雷铜坐镇江州,提防东汉军追击。又命吴三桂、吴班、严颜率领两万人向成都继续返程,因为二吴都是刘备的小舅子,所以张飞觉得他们与刘璋旧部还是应该区别对待。

安排一番之后,张飞就与庞统、儿子张清带着数百随从快马加鞭的朝成都赶路,并在广汉追上了法正与陈到。便一起朝成都赶路。用了两天的时间,最终于今天晌午进入了成都。直奔汉中王府邸门前下马。

“三弟啊,兄长几乎见不到你了!”

看到豹头环眼。怒气冲冲的张飞,刘备大步迎上前去,抱着张飞嚎啕大哭。

“大哥莫哭,你莫哭嘛,哭哭啼啼的成何体统?”张飞先是劝,然后有些不耐烦了,“俺早晚把刘裕这狗娘养的当猪宰了给兄长下酒喝!”

“臣等拜见大王!”庞统、法正、陈到一起施礼。

最后身高八尺,眉清目秀的张清单独施礼参拜:“小侄张清拜见王叔!”

刘备强颜欢笑抚摸着张清的脑袋:“好啊,贤侄长大成人。可以为王叔杀敌了,真是太好了!”

当下刘备带着众文武返回议事厅共商对策,看到张飞之后刘备的信心顿时增添了不少,心道“哎呀,还是三弟对我忠心啊,不像长考虑那么多!”

法正颇有怨言:“当初臣建议不要重用刘裕,此人颇有谋略,胆识过人,文武双全。不像久居人下之辈。幸亏关二将军的兵权没有给他,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唉……都是孤的错,悔不听孝直之言,被他骗走了长的兵权。虽然最终被长识破诡计。夺回了兵权,可这厮还是反了。”刘备摇头叹息,懊恼不已。“我与他同宗同族,因何这般无情?”

张飞气冲冲的道:“不要提那个卖枣的。这厮也不够义气!先是劝我不要打刘辩,又跑劝大哥。最近几天又跟刘辩结成了儿女亲家,真是岂有此理!我没有这样的二哥!”

刘备安抚张飞道:“三弟你也莫要怪你二哥,他这人心高气傲,心眼实在;这些都是刘辩使得阴谋诡计,挑拨离间我们兄弟的感情。刘辩不仅和长结为儿女亲家,还给你二哥送女人,送官爵呢!”

“女人在哪里?俺去当猪宰了!”张飞拍案而起,“听说就在成都,是也不是?”

刘备慌忙拉住张飞:“翼德休要鲁莽,长给我留书说这个女人是他的故交,让我好生照顾。你要是把她杀了,我们兄弟怕是要彻底恩断义绝了!我已经失去了刘裕,若是再失去长,兄长算是彻底没有翻身之日了!”

张飞余怒未消,冷哼一声:“哼……没看出卖枣的原是个好色之徒,我看是王八看绿豆,对眼了!”

房玄龄叹息道:“说起也是乔的错,是我举荐的杜如晦,没想到他却……为刘裕效力,坏了大王的霸业!我这尚书令再也无颜担任了……”

房玄龄前几天收到了杜如晦的劝降书,当即一口拒绝,扯书断交。自此之后心中歉疚不已,今日便趁着张飞、法正、庞统等人回之际,主动交出百官之首的尚书令印绶。

刘备急忙安抚房玄龄:“知人知面不知心,刘裕是孤的堂弟,我都不识其心,更别论玄龄你与杜贼非亲非故了。自从你担任尚书令之后巴蜀风调雨顺,百姓们对你赞赏有加,这尚书令是绝不能易主的!”

法正与庞统一起宽慰道:“玄龄大人也不要耿耿于怀,毕竟谁都不能料事如神。在这风雨同舟的时刻,我等更要齐心协力,辅佐大王度过难关。”

“既然大王信任,诸位同僚抬爱,乔只好继续担任此职,争取将功赎罪!”房玄龄拱手致谢。

刘备又对吴懿、黄权、张松、秦宓、刘巴、庞羲、董和等旧部道:“无数次有人向孤提议杀掉刘季玉,以斩草除根,可是都被孤一口拒绝。孤对刘季玉父子如何,算得上仁厚吧?可泠苞、刘愦还是弃孤而去,杨怀、高沛还是背叛了孤,真是让孤伤心欲绝!”

黄权、张松、庞羲等人一起作揖表忠心:“就是因为大王宅心仁厚,臣等才心甘情愿的留下为大王效力,一片赤诚之心,天地可鉴。刘季玉既然主动归顺大王,我等便与他再也没有君臣之义,从今以后只有大王一个主公!”

刘备眼里噙着泪花拱手致谢:“有诸位贤良留下,刘备已经心满意足。”

接下,众人开始讨论战略,下一步该如何平叛,究竟是先平南,还是先灭刘裕?抑或是两路齐进,这个问题需要好好研究一番。

庞统最先进言:“如今我军在巴蜀还有十万左右,再加上筑阳的关将军五万人马,可以两线作战。不过前提是东汉按兵不动,若是东汉……”

话音未落,马蹄声起,有斥候风尘仆仆的报:“启奏大王及诸位将军、大人,东汉大将赵子龙提兵十万,从公安水陆并进,正朝我巴蜀进军,目前已经通过猇亭附近。估计再有十天左右,便可能抵达江州,请大王早做定夺!”

刘备闻言再次嚎啕大哭:“真是墙倒众人推,破鼓乱人捶!怕什么什么,赵子龙提十万大军势汹汹,此乃天亡刘备也!”

听了斥候的禀报,议事厅里一时鸦雀无声,就连张飞也有点懵圈。

良久,还是庞统最先提议:“没办法了,先向刘辩称臣吧,幸好有关二将军提前铺垫好了路,我军与刘辩还有缓和之地。”

法正也赞成道:“此必是刘辩疑兵之计,趁机胁迫大王称臣,只要大王肯认错,刘辩估计一时半会的抽不出兵力攻打我们。不过,大王若是继续与刘辩作对,也不排除赵当真攻打江州的可能性!”

“只能暂时称臣,先灭了刘裕,平定了南,恢复了元气之后再做计较。”房玄龄也赞成庞统和法正的建议。

刘备有些犹豫不决:“当初铁了心和刘辩撕破脸皮,没想到还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要灰头土脸的认罪称臣,唉……这也没什么,刘备也不在乎脸皮,只是怕刘辩不肯接受孤的臣服啊?”

“听闻李唐大军逼近幽州,而南面的贵霜帝国势汹汹,西汉的刘协朝廷目前也正在暗中发力,荆南的孙策残部死而未僵;更何况蜀道崎岖,没有三年两载,东汉军决计打不到成都,我想只要给刘辩一个台阶下,他应该会接受大王的臣服。”法正咳嗽一声,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刘备听头:“听孝直这么一说,似乎也有些道理,不知谁能去襄阳或者金陵求见刘辩,表达孤的臣服之意,暂时先低头认错吧,大丈夫能屈能伸!”

“微臣愿意替大王走一趟荆州或者金陵,表达大王的臣服之意。”孙乾自告奋勇的出列接下了这趟差事。

刘备当即提笔修书一封,向刘辩俯首认罪,在书信中极尽自责之能事,以痛哭流涕的语气诉说自己被孙策所蛊惑,又遭到刘裕、杜如晦等人的挑唆离间,才做出了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如今在刘裕狼子之心昭然若揭之时,才幡然醒悟,愿向陛下俯首认罪,重修叔侄之情,齐心协力的匡扶汉室,重振祖宗基业,不让老刘家的列祖列宗在九泉之下蒙尘!

刘备起好草稿之后把书信交给法正、庞统、房乔等智囊挨着看了一遍,该修的修该改的改,忙活了一头晌午才最终拟定书信,交给了孙乾,又准备了许多厚礼,准备派遣刘封率领五百人与孙乾一块去荆州向刘辩认罪。

法正趁着刘封不备,悄悄对刘备道:“刘辩手下智囊集,怕是不会这么轻易饶过大王,大王可在书信末尾添上一笔,把刘封留在刘辩手下做人质,如此定可大增胜算。”

“孝直所言极是,也只能如此了。”刘备当即招孙乾,按照法正的书信重新写了一封交给孙乾,叮嘱他千万不要让刘封看书信内容。

孙乾正待要走,守门的使者忽然报:“启禀大王,扶风王麾下的大臣苏擒前求见,不知该如何处置?”(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