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六百一十四 不辱霸王之名!

六百一十四 不辱霸王之名!


                帅帐之内,刘辩正襟危坐,扫视了众文武一眼:“岳鹏举提督三军,终拔襄阳,劳苦功高,即日起加封为征西大将军,赐爵博望乡侯!”

岳飞并没有流露出喜色,大步出列,拱手道:“能够攻拔襄阳,实乃整个朝廷之力,靠着韩世忠、霍去疾、卫卿、诸葛亮等文武群策群力,方有今日之功。况且岳飞在襄阳城下陈兵将近一年,方才破城,实在不敢居功,请陛下收回成命!”

“是朕下诏不许用人命填城的,不干岳都督之事!襄阳乃是天下第一坚城,更兼孙策智勇双全,即便白起再世韩信复生,只怕一年半载也破不了襄阳!朕不会无的放矢,岳都督尽管安心受封便是。”刘辩正襟危坐,一言九鼎。

“我就不会告诉你在历史上强大的蒙元用五十万大军进攻襄阳,还被名不见经传的吕文焕阻挡了长达五年之久,在这个冷兵器的年代,一年的时间拿下襄阳已经是最快的速度了!”刘辩在心里给岳飞的襄阳之战做了评价。

客观的说事实的确像岳飞说的这样,能够拿下襄阳并非岳飞一个人的功劳,是整个东汉三路大军协同作战,甚至靠着天子御驾亲征居中调度才最终拿下了重镇襄阳,但给身为大都督的岳飞记下头功也是应该的。更重要的是刘辩必须要扶持一个声望与地位与李靖在伯仲之间的大将,而不是一枝独秀。

为君之道最重要的是赏罚分明,刘辩自然不会只封赏岳飞,大笔一挥又给霍去病、韩世忠及部下的武将各自加官进爵,而诸葛亮、马超、高宠、岳、马忠等人也少不了擢升封赏,一时间人人有份,各个有赏。

“谢陛下封赏,臣等愿誓死效忠陛下,扫平诸侯,匡扶朝纲。虽肝脑涂地,万死不辞!”众文武在岳飞的率领下一起跪倒在地,叩谢圣恩。

刘辩高高端坐,目光如炬。道一声:“众爱卿平身,本该设宴庆贺攻拔襄阳,犒赏三军。但天降灾害,满目疮痍,百姓流离失所。家园损毁,朕就不与你们同乐了,众将各自回营与麾下将士小庆一番便是!更要谨记对麾下将士严加约束,若有人趁火打劫,作奸犯科;除作恶者严惩不贷,管辖将领也必不轻饶!”

“谨遵陛下吩咐!”

众将一起作揖允诺,陆续退出了帅帐,只留下岳飞、马超、诸葛亮、孙膑等几个重要文武陪着天子审讯孙策。

“人,把孙策及张任提上!”刘辩扶了一下帝冕,高喝一声。

“诺!”

帐外的武士答应一声。一起把五花大绑的孙策与张任推进了帅帐。

马超手按佩剑,叱喝一声:“见了天子,还不下跪?”

孙策与张任俱都昂首而立,孙策冷哼一声:“要杀便杀要剐便剐,何须多费唇舌?孙策这双膝盖上跪天下跪地,中间跪列祖列宗,除此之外再也不跪!”

马超正想再叱喝一句,被刘辩微笑着阻止:“久闻荆南小霸王心高气傲,他不跪便不跪吧,给他与张任送了绑绳。听听他说什么?”

孙策喟然叹息一声:“败军之将,阶下之囚,还有何话可说?但求速死!”

岳飞亲自起身代表天子给孙策与张任松了绑绳,劝慰道:“孙伯符少年英雄。看得出陛下对你十分尊重的,何不幡然悔悟,为朝廷效力,将功赎罪,以求名垂青史?”

刘辩微微颔首:“岳都督所言极是,江东孙家乃兵圣孙武之后。自古豪杰辈出,与朝廷争锋背叛逆之名,殊为不智。朕愿免除你孙家不臣之罪,既往不咎,并委以重用,你给荆南旧部修书一封,劝他们放下刀戈,改旗易帜,为朝廷驱驰如何?”

绳索解开之后,孙策舒展了下筋骨,最后对着刘辩深深一拜:“孙策在这里称呼您一声陛下,你没有羞辱我孙伯符,我感激不尽!但人生在世,各不相同,有人求生,有人求名,孙策所求者,不过一豪杰之名,还望陛下成全!”

听了孙策的话,刘辩竟然无言以对,看得出孙策求死之心十分坚定,再次试着规劝:“孙伯符,你还有兄弟姐妹,为何不替他们考虑一番?不要急着拒绝,朕给你一个夜晚考虑清楚!”

不等孙策说话,刘辩挥手道:“把孙策带下去,让孙尚香与他团聚。”

既然能与妹妹见最后一面,孙策也不推辞,拱手致谢:“谢陛下成全!”

孙策被武士带下之后,刘辩又问张任:“你乃蜀中名将,先随刘焉,后佐刘璋,之后又投奔了孙策,既非孙策嫡系,何苦冥顽不灵?若肯幡然悔悟,朕必然重用!”

张任亦是拱手致谢:“多谢陛下不辱之恩!但就像伯符将军所言,人各有志不可相强,有人求生,有人求名,张任已经背弃旧主刘璋改投孙策麾下,若再贪生易主,还有何面目见天下英雄?今日只求成全忠义之名,虽死而无憾!”

刘辩蹙眉叹息一声:“朕也给你机会考虑一夜,明日再做决定!”

孙策与张任被押下去之后,刘辩吩咐设宴,与岳飞、马超等顶级武将以及诸葛亮、孙膑、沮授等谋士举行了一个小型庆功宴,并且初步商讨了下一步的战略规划。筵席散去之后,众将各自告退,只留下了刘辩一个人在帅帐里静坐凝神。

清晨的时候,孙尚香红着双眼找刘辩:“我兄长想见你!”

看到孙尚香一双眼眶又红又肿,刘辩突然就意识到了他们兄妹的谈话内容,心情沉重的问了一声:“劝不了么?”

孙尚香没有回答,只是悲伤的点点头,瞬间泪如雨下。

刘辩在前,孙尚香在后,披着清晨的曙光到了孙策所在的帐篷。

“孙伯符,何苦如此?朕都可以放你一条生路,为何你不能放自己一条生路?”刘辩背负双手,望着面容憔悴的孙策,诚挚的劝了一句。

孙策跪坐在桌案后面,面色如霜。向着刘辩拱手一礼:“刘辩,你算得上大丈夫,配得上天子之位,输在你手上我心服口服!还是那句话。有人求生,有人求名,对我孙策说,苟且偷生比死了还要痛苦,你若是豪杰。我相信你能理解孙策心中所想!”

“朕——能理解!”刘辩叹息一声。

孙策双目微闭,颔首致谢:“我孙策既然被称作小霸王,就不能辱没霸王之名!项藉垓下突破重围,尚且无颜见江东父老,自刎于乌江边上;况且我孙策被俘,又有何面目立于世上?若是霸王向刘邦俯首称臣,三叩九拜,那还是霸王么?大丈夫在世,赢得起也要输得起,死有何惧?对我孙策说。赐我一死就是最大恩泽!”

“兄长!”孙尚香唤一声兄长,泣不成声。

而孙策依旧傲然跪坐,沉声道:“尚香啊,兄长在这里告诉你一声,什么杀父之仇,什么灭族之恨,那都是假的,我们孙家就是为了与刘家争霸天下!兄长输了,我愿赌服输,死而无怨!自今日起我们孙家与刘家的仇恨一笔勾销。再也无仇无怨,你记住了么?”

孙尚香泪流满面的点头:“兄长,我记在心里了!”

孙策从地上站了起,与刘辩对望一眼:“你是个英雄豪杰。我相信不需我赘言,你一定会善待尚香,是么?”

刘辩颔首:“朕保证不会有任何人欺辱令妹!”

“甚好!”孙策满脸欣慰的点点头,“襄阳北城楼高十五丈,我想那里会是我最后的归宿,请陛下成全!”

“朕送你一程!”刘辩同样面色如霜。吐出了一句话。

孙策仰天大笑:“哈哈……临死之前被对手送上黄泉,我孙策死得其所!”

“请!”刘辩后退一步,做了个请的手势。

“兄长!”孙尚香忽然无力的跪倒在地,嚎啕大哭。

孙策却是一脸决绝的迈步走出了帐篷,只留下一个笼罩在曙光里的背影:“香儿,记住兄长今日所说的话,兄长在天之灵会护佑你的!”

“兄长……你会一直活在香儿的心里!”

孙尚香无助的哭倒在地,这一刻感觉到如此无助,最爱自己的兄长就要弃自己而去,而自己无法劝阻,也不能劝阻。

看到天子竟然与孙策并肩走向襄阳城,一名御林军校尉慌忙追了上:“陛下?”

刘辩挥手:“任何人都不要跟着,朕送孙伯符一程!”

黎明前的曙光洒下,落在并肩而行的孙策与刘辩身上,闪烁着金灿灿的光芒。这一刻竟然仿佛一对挚友,而不是曾经不共戴天的仇人。

两人一起并肩穿过满目疮痍,人人往的襄阳城,一直向北走到了襄阳北城楼脚下。

虽然一路上有不少武将一脸诧异的表示对天子安危的担忧,但都被刘辩微笑着示意噤声,就这样并肩走到了襄阳北城楼脚下。

襄阳北城墙高八丈,城楼三层,重重叠叠,飞檐翘角,高七丈有余。坐落在绵延数十里的城墙之上,虎踞龙盘,傲视滔滔汉水,气势雄伟。

刘辩与孙策拾阶而上,一起登上了襄阳城楼。

江风吹,衣袂猎猎作响,青丝飞扬。

孙策站到城楼边沿对着襄阳的青石街道,肃声道:“输在你手下我孙策心服口服,我死而无怨!你能够成全孙策之名,我感激涕零,本应该替你招降旧部,但我不会!”

“朕理解!”

刘辩与孙策背身而立,负手站在城楼的另一侧,俯视着脚下的滔滔江水。任你英雄豪杰,总要化作过眼烟,犹如这滔滔江水,东流入海!

“这世上即便没有我孙策,也会有张策、王策,一个帝王应该凭自己的双手扫平天下,这样后人才会记得住你的丰功伟绩。对于一个有野心的男人说,能有机会问鼎天下,就要去尝试,虽然我孙策输了,但死得其所。如果重生一次,我依然会选择与你一战,轰轰烈烈的死去,远胜浑浑噩噩的活着!”

话音落下,孙策纵身一跃,如同大鸟一样从十五丈高的城楼上坠落。

刘辩唯有叹息一声:“不辱霸王之名,厚葬!”

地震过后,气温骤降,寒风凛冽。

襄阳城南的旷野多了一座新坟,墓碑正对着孙策的故乡吴郡。一抔黄土,就是小霸王的埋骨之所。

孙尚香一身缟素跪在坟前默默的烧着冥纸,兄长的话记在心中,眼泪已经不会再流下,这一刻孙尚香心中不再有任何怨恨。

张任亲手埋葬了孙策,对着墓碑行吊唁之礼,趁人不备一头撞死在墓碑之前,奄奄一息之际面露笑容:“能全忠义之名,死得其所,幸甚幸甚!”(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