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六百二十一 雌雄难辩

六百二十一 雌雄难辩


                “苏擒所为何?”刘备皱眉询问众智囊。

法正道:“怕是要效仿苏秦联合六国对抗强秦,特为西汉做说客,游说大王结盟共抗刘辩。”

“该如何答对?”刘备又问。

庞统抢先道:“且见一见这苏擒,听听他的说辞再做决断不迟。”

刘备点头允诺,吩咐道:“请张子乔替孤出迎!”

张松允诺,当即代替刘备出了府邸迎接,与苏擒拱手寒暄,互道仰慕,一起并肩进了府邸。

众人一起打量苏擒,只见他身高七尺八寸,一身侠士打扮,器宇轩昂,风采不凡,眉目闪烁之间透着智慧与狡黠,一看就是能言善辩之辈。

苏擒也不废话,施礼参拜了汉中王之后便开门见山的道明意:“苏擒此非为别事,不久前刘辩攻占重镇襄阳,如今已经手握半壁江山,天下大势已经向刘辩倾斜。我等西方诸侯若是不能勠力同心,早晚必成其阶下之囚,步孙策、刘表后尘。”

顿了一顿,继续道:“昔有苏秦合纵六国,共抗强秦。今苏擒不才,愿效仿先哲奔走于各方诸侯之间,缔造联盟,共抗刘辩,不让这个僭越称帝的叛逆问鼎天下。皇叔系中山靖王之后,汉室后裔,今番又举起义旗对抗刘辩暴政,天下百姓无不敬仰。然刘辩势大,皇叔独木难支,何不与西方诸侯结成联盟,选举一能力超群的人担任主帅,统一调度三军,共抗刘辩?”

“叮咚……苏秦合纵属性触发,智力+8,降低刘备5点智力,目前正在对刘备进行游说。”刚刚离开襄阳南下江陵,准备再由江陵乘船顺江而下班师回金陵的刘辩突然收到了系统的提示。

“嗯,苏秦这可恶的家伙,到处游走。打算联合诸侯共同对抗朕的大军,若是能够复活一个张仪就好了!”刘辩在心里暗中思忖。

随即吩咐文鸯道:“多竖旗帜,虚张声势,放出风声就说朕这次去江陵的目的不是班师回金陵。而是准备御驾亲征巴蜀。”

得了刘辩一声吩咐,以孙膑、沮授、文鸯等人为首的文武一致改变口径,对外宣称天子准备御驾亲征巴蜀,争取早日迫降刘备,避免出现刘备与西汉结盟的局面。

依然是汉中王府邸议事厅。

听了苏擒的话。刘备犹豫不决,拱手道:“先生的匆忙,请到驿馆暂住,容孤思量一番再给答复。”

“大王所言极是,擒这就到驿馆静候佳音。”苏擒拱手允诺,一副客随主便的模样。

刘辩当即派遣简雍、秦宓、董和、刘巴等人设宴款待苏擒,安排他到驿馆暂住,等自己与其他文武共商一番之后再给答复。

苏擒走后,刘备立即询问庞统、法正、房乔等人:“今刘协派遣使者前游说,孤该如何抉择?”

庞统分析道:“苏擒此怕是已经提前联络了刘裕。我军若是完全答应苏擒的提议,就不能再攻打刘裕,否则便是违约背盟。可是不攻打刘裕夺回汉中、南,则北面失去门户,南面丢掉后院,纵然西汉能够击败刘辩,大王依旧是穷困巴蜀。故此以统之见,应该对西汉采取非敌非友的策略,东面向刘辩暂时称臣,先平南。后复汉中,重新恢复大王先前基业,如此进可争霸天下,退可割土称王!”

“庞士元所言极是。此乃目前最好的上上之策!”法正、房乔、张松等智囊对庞统的提议一致赞同。

次日刘备召见苏擒,委婉的道:“孤自然乐得与刘掣皇兄共同进退,可如今刘备南北失火,自顾不暇,实在无力调拨兵马同伐刘辩。请尊使回去转告洛阳天子与刘掣皇兄,以及朱儁、杨坚等列位大人。待刘备平定内乱之后,必然以洛阳马首是瞻。”

苏擒也明白刘备当前的利益是先平南,再继续劝说下去也是徒劳无功,拱手道;“皇叔目前的处境,擒亦是知晓。但即便皇叔暂时不能共同进退,也还望莫要倒向刘辩,朝秦暮楚,必然导致将四面楚歌,再无盟友。”

“尊使所言极是,孤谨记在心!”刘备陪笑连声允诺。

送走了苏擒之后,刘备立即派遣孙乾与刘封动身启程,赶往荆州求见刘辩,献上降书与重礼,向刘备俯首认罪,请求原谅先前的冒犯之举。

孙乾走后,刘备再次召集手下文武共商征讨南之策,姑且不论刘辩是否接受自己的臣服,但南是一定要打的。

商议一番之后,刘备决定由张飞挂帅,庞统担任军师;张清担任先锋,率领陈到、黄权、李恢、吴班等人提兵五万,南下会合据守在犍为郡的石达开余部,一起南下讨伐杨怀、高沛、雍闿、高定等叛逆。

“兄长放心,俺此去南,一定割了高、杨以及雍闿、朱褒等人的头颅献在麾下,以雪兄长之恨!”张飞拍着胸膛,向刘备打包票。

就在这时,突然有一个眉清目秀,身材纤长瘦削,有些偏阴柔,头上用白玉冠束着,穿着一身藏青色长袍的少年男子出其不意的闪进了大厅,拱手道:“大王,小子不才,愿随三将军一块出兵讨伐南蛮!”

“哦……你是何人?”刘备皱眉问道。

庞统却是吓了一跳:“娟妹,你这是做什么?军机大事,岂容胡闹?”

听了庞统的话,满堂一阵哗然,一个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由刘备向庞统询问道:“士元,你这话从何说起?这明明是一少年英雄,为何以妹相称?”

庞统只能苦笑这拱手解释:“回大王的话,此乃微臣之妹庞娟,是女儿身绝非男子!因为崇拜魏国名将庞涓,所以自幼饱读兵书,练习弓箭,时常以男儿身出门,立志要做将军。只是这世上哪有女儿家做将军的,真是胡闹!”

“哼!”庞娟叉腰冷哼,“兄长休要瞧不起人,女儿身怎么了?妇好曾经掌管国事,为大商朝开疆拓土;昭君曾经出塞西域,换了边陲安宁。我兵书看的比兄长多,骑马比你熟练,弓箭比你娴熟,你能随军出征,为何我不能?要不然咱们比试一番?”

大厅中的众文武纷纷谈笑:“要不然庞士元就与令妹比试一番,堂堂七尺男儿安能被弱女子灭了气势!”

“呵呵……诸位莫要取笑庞统了,让我出谋划策可以,骑马射箭我还真是不及犬妹!”庞统咧嘴一笑,面容更显丑陋。

看到了庞统猥/琐的表情,张飞揶揄道:“庞士元生的这般丑陋,因何令妹却是如此标致水灵?”

“我兄长出生的时候稳婆没有抱住,掉在地上摔得!”庞娟嬉笑着给出了一个风趣的答案。

刘备略作思忖,抚须道:“行军打仗绝非儿戏,在成都西面一百里的蒙山上有一伙盗贼,时常拦路剪径,孤早欲派人剿之。既然庞娟姑娘自夸海口,孤便拨给你五百人上山剿匪,若是能够凯旋归,孤便准许你随军出征!”

庞娟踌躇满志的拱手答应:“小女子不需要五百人,给我两百人,保证在明日天亮之前,将群匪捉献于大王麾下!”

庞娟说干就干,在张清的协助之下点了两百名精锐,全部骑马离开了成都前往西面一百余里的蒙山剿匪。到半夜寅时,率部凯旋而归,将蒙山贼寇三百一十六人,悉数捉拿杀死,不曾走漏一人。

刘备大喜过望:“哈哈……想不到庞姑娘果真巾帼不让须眉,刘辩有花木兰、穆桂英、梁红玉,如今孤有庞娟,足以相抵也!”

当即任命庞娟担任副先锋,与张清一起率领一万先锋部队,克日启程南下讨伐杨怀、高沛。而张飞则带了庞统、陈到、黄权等人提兵随后,总计五万人马,浩浩荡荡的离开了成都,南下平叛。

孙乾与刘封携带了刘备的书信与重礼,一路上快马加鞭,昼夜兼程,用了六七天的时间赶到了荆州境内,打听一番听说刘辩尚在江陵,当即快马赶往江陵。

刘辩为了迫降刘备,一路上放慢行军速度,到了江陵之后又以安抚百姓为名,在江陵盘桓了三五日,为的就是等候刘备的使者到。

当听说刘备的使者在城门外求见的时候,刘辩与孙膑、沮授等文武对视一笑:“哈哈……刘大耳到底是上钩了,朕此番可要好好的勒索刘备一番。”

刘辩当即下令召见孙乾,亲自在太守府议事厅坐镇,派人带孙乾与刘封见自己。

“罪臣孙乾、刘封拜见陛下!”见到天子之后,孙乾与刘封一起跪地,稽首顿拜,自称罪臣。

“你二人起吧,朕正欲亲提大军西征巴蜀,将叛贼刘玄德绳之以法,你二人却是所为何?”刘辩正襟危坐,怒视二人一眼,厉声喝问。

孙乾与刘封跪在地上不敢起身,从怀里掏出书信高高举过头顶,道一声:“大王被孙策及杜如晦、刘裕等人蛊惑,以至于做出了冒犯陛下的大罪,现在追悔莫及,特派孙乾呈上书信与礼物,请陛下宽宏大量,宽恕汉中王之罪!”(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