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六百一十三 武穆强化

六百一十三 武穆强化


                就在孙策被马忠捕获的同一时刻,走邓县的张定边以及走中庐的周侗也都分别遭到了高仙芝与高长恭的伏击。[ds:本站换新网址啦,速记方法:,]

与隆中通往谷城的道路崎岖险峻,芦苇丛生不同,邓县与中庐的道路宽阔平坦,周遭都是旷野。虽然遭到了汉军的伏击,但周侗与张定边都是骁勇善战之徒,拼死突围之下,汉军却也阻拦不住,被他们突破了防线直奔谷城而去。

天亮的时候,周侗与张定边在谷城会师,清点人马只剩四千余人,其他人不是被冲散后各自逃命,就是做了汉军的俘虏。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没有等孙策,这让张定边与周侗心中不安了起。

“师父、张将军,兄长迟迟未至,怕是没有突破埋伏,要不咱们调头去救援兄长吧?”孙尚香一脸担忧,泪珠在眼眶里打转。

就在这时,陆续有孙军从隆中的芦苇丛逃了出,上气不接下气下气的报告战况:“大事不好,主公走错了道路,顺着汉水边的芦苇丛走进了伏击圈,马失前蹄被汉军捉住了。请张将军速做定夺!”

张定边自从加入孙策麾下以,深受器重,心中一直感激涕零,此刻听闻孙策被擒,不由得忧心如焚,当即提枪上马准备率部回头救援孙策:“主公待我等恩重如山,岂能见死不救?将士们随我杀回去,誓死救出主公!”

这些将士一多半是孙坚的旧部,从军多年久经沙场,对孙家忠心耿耿,听闻孙策失足被擒,俱都义愤填膺,齐声高呼:“愿随张将军死战。拼死救出主公!”

当下由张定边、孙尚香前头带路,四千余人掉头杀奔隆中,一路上又聚拢了千余名逃散的士卒。刚刚走了两三里路,忽然自芦苇丛中攥出一个穿着汉军甲胄的士卒拦住了去路。

“好一个不怕死的汉卒,吃我一枪!”张定边勃然大怒,手中长枪一招白蛇吐信奔着对方咽喉刺了出去。

“是我,朱升!”朱升慌忙丢掉头盔。<div clss="cd">cond1 抹了一把脸上的烟灰,大叫一声。

幸亏张定边眼疾手快,在枪尖将要刺中朱升的时候拐了一个弯,一脸诧异的问道:“原是军师,你为何这幅打扮?”

朱升捶着胸膛上气不接下气的道:“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若不动动脑筋怎么能够逃得出,你们这是打算去救援主公么?”

“正是!”张定边点点头,一脸的视死若归,“不救出伯符。我等活着还有何意义?”

“不行!”朱升不容置疑的拦住了队伍的去路,“襄阳的各路大军已经追了上。距离此处不过七八里路,要不是靠着主公手下的精锐拼死阻挡,你们早就被包围了。我看汉军势汹汹,至少四五万人,你们再回去也是白白送死,赶快调头逃命!”

张定边恨恨的将手中长枪插在地上,咬牙切齿的道:“伯符被擒,我等苟且偷生还有什么意义?我愿陪伯符将军一道死战!”

朱升坚定的拦在张定边马前,言辞恳切的道:“在路上的时候伯符已经对我说过,如果他有个闪失。我等一定要设法突围,能逃一个算一个。早点到荆南去拥立仲谋做主公,即便伯符将军不在这个世上了。孙家的大旗依然不会倒下!”

正说话间东面尘土大起,杀声震天,脚步动地。汉军的鼓噪呐喊声越越近。

周侗当机立断,吩咐道:“军师所言极是。汉军势大,我军只剩残兵败将,去救伯符何异于羊入虎口?还是按照伯符的吩咐设法突围吧!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等会合了仲谋与公瑾,他日再卷土重为伯符报仇便是!”

张定边也知道此刻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下马朝着东面磕了三头,嚎啕大哭:“老主公啊,张定边无能,把伯符给失陷了!少主公啊,张定边对不住你,只能先苟且偷生,暂时先率部撤退了!”

听了张定边的哭声,数千残兵败将想起孙策的恩情,无不悲恸哭泣,哭声震彻四方。<div clss="cd">cond2

周侗翻身上马,对张定边与朱升拱手道:“向南一路上需要穿过江陵、公安、武陵,迢迢千里,带着大队人马绝无可能回到长沙。况且襄阳失陷之后,长沙与桂阳怕是也保不住了,还不知道仲谋与公瑾作何打算?你二人先率残部一路向西进入上庸,暂时依附刘裕或者刘备,我单枪匹马走一趟长沙,把襄阳失陷伯符被擒的消息通知长沙的众将士以及公瑾。”

“也只能如此了,周师父一路上保重!”朱升与张定边一起抱腕与周侗作别。

周侗点点头,招呼孙尚香:“香儿,快上马跟我走!”

孙尚香上马倒是上马了,但却没有跟着周侗,反而扬鞭直奔襄阳而去:“师父你独自去长沙吧,我要留下陪兄长!我与刘辩也算是有些交情了,有我在一定会设法保住兄长的性命。”

周侗与张定边等人想要追赶已经不及,再仔细琢磨琢磨,孙尚香说的也有道理,既然刘辩会把孙尚香放回,说不定两人之间真的有些不为人知的情义。有他回去活动一番,说不定真的能够保住孙策一命。

“一切只好听天由命了,两位先在汉中暂居,待老夫见到仲谋与公瑾之后会设法联络你们!”

周侗叹息一声与张定边、朱升拱手作别,就此分道扬镳,周侗单枪匹马奔江陵方向而去,张定边则与朱升率领四五千残兵败卒向上庸方向仓惶撤退,一路惶惶如散家之犬,一刻也不敢停留。

晌午时分,战斗完全结束,再也没有负隅顽抗的孙军,襄阳彻底成了东汉朝廷的囊中之物。

马忠、高长恭、高仙芝、高宠、岳率军穷追了五十多里,直到完全没了人影,方才收兵返回襄阳。清点人数,共俘获收编了三万五千孙军,斩杀了万余人,只有五千左右的残部跟着张定边朝上庸方向流窜而去。<div clss="cd">cond3

与孙策军的战斗结束了,但与大自然的战争尚未结束,刘辩任命魏徵为襄阳太守,兼任抗震钦差大臣,命龙且、张辽、吕蒙、董袭等四员大将各自率领一万人马继续在城中搜寻废墟,拯救难民,协助魏徵安抚地方,重建襄阳。其他的各路人马则分别在襄阳城南、城北驻扎,休养生息,收编降卒。

刘辩冒着余震在诸葛亮、孙膑、沮授等文官的陪同下进入襄阳城视察了一番,庆幸的是倒塌的房屋比预想中要少,估摸在两万间左右,约占襄阳城的五分之一。而且这时候的房屋大部分都是平房,再加上提前收到了预警,百姓的伤亡并不是很惨重。

刘辩叮嘱魏徵一定要做好灾后救援工作,先从军粮中调拨出五万石给三十万百姓解决饮食问题,还要提供足够的帐篷供百姓们在野外宿营,等余震结束确认房屋没有危险之后再让百姓各自返回家园。

同时,刘辩又给荆州刺史张纮、徐州刺史张居正、扬州刺史顾雍下达诏书,命他们第一时间组织人力物资,向襄阳发起救援,让襄阳的百姓感受到朝廷的关怀。同时还得组织医匠郎中,准备大量的药材与消毒物品,做好襄阳的灾后瘟疫防控,避免瘟疫蔓延。

视察完了灾后的襄阳与樊城,刘辩带着一身尘土返回了城南的马超大营,在营寨门口的时候突然闪出一个少女单膝跪地,高呼一声“陛下,孙尚香求见!”

刘辩并不意外,笑眯眯的望着孙尚香:“呵呵……尚香姑娘,朕就知道我们迟早会相见的!”

“陛下……我兄长还活着吧?”孙尚香红着眼眶,忧心忡忡的问道。

刘辩虽然通过系统的提示已经知道了孙策被俘的消息,但一直忙于政务还没得及接见众将,笑吟吟的道:“孙伯符在朕的心里算得上一条好汉,他是死是活就看你的表现了。”

听闻兄长尚且活着,孙尚香悬着的一颗心总算落地,低头嗫嚅道:“只要陛下不杀兄长,我一定会设法劝他为朝廷效力。但兄长心高气傲,短时间内怕是不肯低头,还望陛下多多担待!”

“朕心中自有计较!”刘辩卖了个关子,朝身边的御林军吩咐一声:“召岳都督及众将一起大营见朕。”

小半个时辰之后,除了正在襄阳城中救灾的几员大将之外,其他诸将都在岳飞的带领下一起到帅帐拜见天子。

高宠押了张任,杨再兴带了苏飞,岳闷闷不乐的带了孙立的尸体,而马忠则押解着五花大绑的孙策,一起进入帅帐向天子施礼:“末将等拜见陛下,愿吾皇早日一统江山,扫清寰宇!”

与此同时,刘辩脑海中的系统突然响了起:“叮咚……系统提示,岳飞完成攻拔襄樊任务,统率增加3点,目前统率上升至101,并且开启隐藏属性——摧重!”

“摧重——对阵重骑兵、重步兵等重型军团之时,降低对方全体将士武力1点,降低对方所有武将统率两点。”

“叮咚……因岳飞‘摧重’属性开启,精武属性蜕变为——武穆!”

“武穆——精武增强版属性,所率部队处在不利境地,或者以寡抵众之时;自身武力+3,统率+3,智力+3,全体武将统率+2,武力+2,全体士卒武力+1!”(未完待续。)

printchptererror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