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六百零九 天降异象

六百零九 天降异象


                今天的天气格外燥热,用刘辩穿越前的词语形容就是桑拿天。

一行两千余骑冒着火辣辣的太阳朝襄阳方向疾驰,几乎所有的人全都汗流浃背,即便刘辩贵为天子也难逃湿透衣衫的厄运。

路边杨柳的树叶都无精打采的低垂着,唯有池塘小溪里的蟾蜍歇斯底里叫着,甚至纷纷从河水溪谷里跳到路面,密密麻麻的爬行,犹如阅兵仪式。

天空没有一点风,大片的彩呈现橘黄色,犹如排骨般一条条的在天空陈列开,再仔细凝视就像十字路口的斑马线,当然除了刘辩之外没人理解这个词语的意思。

“吁……”诸葛亮勒马带缰,示意刘辩停下脚步,“天有异象,恐怕会有灾祸降临!”

“灾祸?”刘辩勒马驻足,跟着诸葛亮的目光仰头凝视天空。

“叮咚……诸葛亮观天属性触发,增加50专业智力点,将会大幅提升对气象的判断。”系统在刘辩的脑海里响了起。

与此同时刘辩突然醒悟,几乎和诸葛亮异口同声的吐出了两个字:“地震!”

“地震?”魏徵与沮授吓了一跳,纷纷勒马询问。

诸葛亮微微颔首:“不错,据亮观察,十二个时辰之内必有地震发生。”

“头顶上这种奇形怪状的彩叫做地震,这是地震的前兆。池塘河流中的蟾蜍纷纷到驿道上,是因为他们预感到了危险。”刘辩指了指头顶的彩,又指了指路上密密麻麻的蟾蜍,向身边的随从解释道。

沮授、魏徵等人都是博学多识之人,经诸葛亮与天子这么一提醒,马上就醒悟了过,连连颔首:“听陛下与孔明这么一说,看这天象十有**就是地震的前兆。”

唯有张出尘一脸花痴的看着自己的男人,目光中满满的都是崇拜:“陛下的学识好渊博哦,竟然能看出天空的彩是地震。红拂今天又长学问了哟。”

“陛下说的不错,天空的彩,地上的蟾蜍都是大震即将临的前兆,可陛下是否能够猜测出。震心在何方位?”诸葛亮手摇羽扇,笑吟吟的问了一句。

“这……朕还真看不出!”刘辩笑笑,心说我又不是地震仪,我也不会观天,能够猜出你说的天象是地震就不错了。

诸葛亮抬头仰视排骨壮的橘黄色彩。双目微闭,口中念念有词,片刻之后忽然睁开双目:“据我推算,震中心距离我们现在的方位大约一百五十里左右!”

“一百五十里,那不就是襄阳附近么?”沮授皱眉问道。

诸葛亮微微颔首:“对,震中心就在襄阳附近!”

刘辩多了不会看,但根据天空的地震以及驿道上密集的蟾蜍,还有诸葛亮凝重的表情,能够想象到这次绝不是一般的轻微地震,弄不好至少是七级以上的大地震。

“陛下。襄阳乃是天下屈指可数的大城,城内有三十万居民,房屋遍布,店铺林立。目前我们有两个选择,第一把襄阳即将地震的消息散布到城内,让百姓早作准备,但这样孙策军定然会做出应对措施,不利于突然袭击。第二就是捂住这个消息,趁着地震撕裂开襄阳城墙之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孙策个措手不及。但这样定然会造成百姓的巨大伤亡……请陛下速做决断!”诸葛亮怀抱羽扇,把刘辩面临的两个选择抛了出。

“把消息散布到襄阳城内,让百姓们早作准备!”

刘辩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若是襄阳城墙被地震撕裂坍塌了。孙策有没有防备又有何妨?在这种自然灾害面前,王霸之道应该给生命让路!不管你是王侯将相,还是皇帝天子,都应该尊重生命!

刘辩当即派遣使者快马加鞭的赶往襄阳,把十二个时辰之内即将地震的消息送到岳飞与马超大营,让他们在地震之前不要攻城。减少伤亡。大震过后襄阳的城墙十有**会因为坍塌出现豁口,这样的话就不用拿人命填在城墙脚下了,同时要把襄阳即将地震的消息散布进城内,让襄阳的百姓做好应对准备。

使者领了命令,快马加鞭赶往相距一百五十里的襄阳,两个时辰后便进入了马超大营,送上了天子的手书。

马超大营内四万将士磨刀霍霍,已经与岳飞约定明日一大早同时攻城,没想到事情突然发生了变化,马超急忙召集孙膑、龙且、张辽,还有自己的两个女人共商对策。

“适才我也发觉天象有些异常,只是没想到会是地震。孔明有经天纬地之才,对天象了若指掌,既然他说十二个时辰之内将有地震发生,想就跑不掉了!”孙膑轻抚唇角的胡须,对诸葛亮的判断深信不疑。

秦良玉却对刘辩的选择十分钦佩:“陛下真乃仁慈之君,不贪一时之功,而以百姓苍生为己任,实在是难能可贵!我们便把襄阳即将地震的消息写在书信上,派弓弩手射进城中去吧?”

孙膑击掌赞成:“如此最好!”

天色已暮,孙膑当即带着十几个文笔小吏挥毫写了百余封书信,告诉襄阳城的百姓与守军,十二个时辰之内襄阳将有地震临,请百姓们务必小心提防,避免被残垣断壁掩埋,被坍塌的房屋伤害,造成巨大的伤亡。

书信写完,张辽带了十余名弓箭手登上小船,趁着夜色的掩护直抵襄阳南城墙脚下,把书信绑在羽箭上射进了城里。沿着襄阳南城墙跑了一遭,犹如天女散花般把百十封书信全部射进了襄阳城里,方才退去。

既然事情有变,明天同时攻城的计划就得改变。马超留下龙且、张辽守备大营,自己与孙膑乘坐一条小船,渡过了宽阔的护城河,悄悄赶往城北的襄阳。

襄阳四面环水,要想从城南到城北,除了落下吊桥穿过城池之外,就只能靠舟楫渡江,大批的战船会遭到孙策军的阻拦,但小船轻舟在夜色的掩护之下就不那么容易被察觉了。

此刻的岳飞大营同样杀气腾腾,气势如虹,磨刀擦枪声此起彼伏,围困了襄阳十个月的将士们一个个战意浓浓,枕戈待旦,准备立下一场大功。

帅帐之内灯火辉煌,岳飞居中高坐,军师刘晔坐在一旁。

众武将两旁分开,左有高宠、岳、马忠、吕蒙;右有杨再兴、高长恭、高仙芝、吕蒙,以及偏将校尉若干,此刻正在商议明天如何攻城。

听闻马超与孙膑突然连夜到,岳飞急忙派遣长子岳代表自己出营迎接,大战在即,南路军的主将及军师一起到,定然有紧急变化。

今年已经十七岁的岳生的相貌雄伟,浓眉大眼,虎背熊腰,身高达到了八尺五寸,比岳飞还稍稍高了一些。这半年岳求战心切,一心想要拿下破襄阳的头功,只是天子与父帅都不愿意用人命填,只能百般无奈的干等下去。

前几天刘辩派人给他送了一对各重一百一十斤的八棱龙虎黄金锤,岳兴奋的好几夜没睡着。只可惜父亲还是不肯攻城,一双大锤没有用武之地,这让岳心中遗憾不已;现在总算等到了总攻襄阳的时刻,岳比任何人都要兴奋。

“岳见过孟起将军!”

岳对马超施礼参拜,对于威震羌胡,赫赫有名的锦马超,岳很是钦佩,心中一直梦想着有一天自己也能够像马超这样大杀四方,宰几个名将,才对得住自己掌中的这一双大锤。

“岳小将军休要多礼,岳都督何在?”马超还了一礼,问道。

岳前面带路,领着马超与孙膑直奔帅帐:“孟起将军与孙先生请随我,父亲大人正在帅帐与众将共商破城之策。”

马超与孙膑跟着岳到帅帐,与岳飞及众将寒暄见礼,岳飞命人给马超准备了座椅,询问意。由孙膑把天子的书信说了一遍,告知岳飞襄阳十二个时辰之内将有大震发生,原先的作战计划必须做出改变。

“呵呵……好事啊!”岳飞抚须大笑,“若是能把襄阳的城墙震塌了,咱们至少要少损失数万士卒啊!”

众人一番议论,最后由岳飞做了总结:“既然襄阳将有地震发生,我们就不必急于攻城。待地震之后,襄阳便可不攻自破。不过城里还有将近五万孙军,孙策一定不会束手就擒,拼死突围就是他的唯一选择!”

“高宠、岳、杨再兴命你三人各自率领一万精锐士卒,待襄阳城墙出现豁口之后,从三个方向冲进城中,围剿孙军。”岳飞大手一挥,下达了第一支令箭。

“末将遵命!”

高宠、杨再兴、岳等三员虎将昂首挺胸的接过令箭,齐声允诺。

“吕蒙、董袭,命你二人率领两万人马乘坐战船,堵住襄阳东门,不要放孙策军顺着汉江东下。当然,顺江而下之后便是江夏、柴桑,一路上都是我军控制疆域,长江里还有韩世忠的七万水师扼守,孙策向东突围的可能性微乎其乎。”岳飞厉喝一声,发下第二支令箭。

“高长恭、高仙芝、马忠,命你三人率领三万人马到樊城西方埋伏,孙策军有很大可能向西突围,奔上庸、汉中投奔刘备。”岳飞双目炯炯,发下第三支令箭。

最后向马超拱手道:“东、西、北三门交给本督麾下的将士,堵死南下道路,强攻南门的重任就落在孟起将军身上了!”

马超还礼道:“今日一见岳都督麾下猛将集,马超深感钦佩。都督放心,南门就包在我马超身上,孙策军一兵一卒也休想从我这里通过!”(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