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六百零八 离间之王

六百零八 离间之王


                没想到关羽重演了“过五关斩六将”还不算完,竟然还要再次上演刮骨疗毒,掐指算算也是没谁了!

“胡夫人莫急,朕手下的两个神医正好于前日到了江陵,待会儿就让他二人随你母子一起去筑阳大营为关将军解毒。”刘辩满面笑容的劝慰胡氏母子,给她们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虽然襄阳城中的粮草逐渐枯竭,可尚有五万人马据城死守;孙策、张定边、周侗都是当世一流的武将,再加上襄阳城高墙厚,易守难攻,要想破城必然会付出巨大的伤亡代价。所以刘辩在下达总攻襄阳的命令之前,已经命锦衣卫护送张仲景与孙思邈带着一批医术精湛的医匠于前日到了江陵,准备在战后救治伤员。

论刮骨疗毒自然首推外科鼻祖华佗最合适,可现在华佗游四海,不知道去了哪里,一时之间找不到。而救人如救火,如果耽搁的久了,弄不好关羽就会毒发身亡;为了收服关羽,凑齐五虎将,刘辩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所以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华佗的医术105,张仲景医术104,孙思邈103,只有一两点的差距,华佗能做到的,我认为张、孙二人也可以。”刘辩在心中思忖。

听闻有两个神医正在江陵,胡金定与关铃对望一眼,再次欢天喜地的跪地谢恩:“多谢陛下大恩,我们关家的人一定为大汉竭尽所能,精忠报国!”

刘辩再次笑呵呵的扶起胡氏母子,吩咐下人置办酒筵款待胡氏母子:“胡夫人与关铃将军一路跋涉,吃了饭后再走不迟!”

胡金定母子跋涉了一夜,腹中早就饥肠辘辘,当下也不推辞,欣然允诺。

不多时,筵席准备完毕。为了款待胡氏,刘辩命薛灵芸、张出尘两个女人一块入席。又派人把黄月英招,一起为胡氏作陪。

这个年代虽然不讲究男女授受不亲,但男女同席总归不妥,刘辩是皇帝可以不受约束。但关铃就不行了。因此刘辩又命诸葛亮与文鸯作陪,并且招张仲景、孙思邈两位神医与关铃另外设置一桌酒筵,待吃饱喝足后就启程去筑阳为关羽解毒。

贤惠的胡金定心中牵挂丈夫,面对着丰盛的佳肴也是食之无味,但在薛灵芸、张出尘、黄月英几个女人热情的劝让之下。勉强举起筷箸填饱肚子。

刘辩笑吟吟的抿了几口酒,看看时机差不多了,便把自己的目的抛了出:“不知胡夫人膝下几个子女?”

胡金定慌忙放下筷子,施礼道:“回陛下的话,除了长子关平、次子关铃已经成人之外,尚有九岁的女儿银屏,以及三子关兴、四子关索。”

“呵呵……吾儿刘裕今年四岁,母亲乃是贤妃穆桂英,现在被封为庐江王。朕打算为此子求一门婚事,把你家的银屏许配给裕儿做王妃。咱们结为秦晋之好,胡夫人意下如何?”刘辩笑眯眯的抿了一口酒,将目的抛了出。

“这……”胡氏吓了一跳,“陛下乃是万金之躯,我们关家世代寒门,怕是门不当户不对吧?”

刘辩笑道:“关将军威震华夏,世人皆知,又为了重振汉室奔波操劳,这份忠义天地可鉴!况且关平、关铃两位将军俱是少年英雄,可见虎父无犬子。想令女也是人中之凤。而我儿刘裕年纪虽幼,却天赋异禀,这定然是一桩天作之合!”

“恭喜胡夫人,这可是一场天大的喜事!”薛灵芸、黄月英、张出尘三个女人一块向胡氏祝贺。撺掇着她答应下。

胡氏毕竟是女人,正所谓头发长见识短,如果换了关羽在此,不见得会答应。毕竟刘辩和刘备的关系还没调和,乱成一团麻,刘备对关羽的信任几乎降到了冰点。若是再答应了这桩联姻,估计刘备想死的心都有了,当然想让关羽死的心估计只多不少!

可胡氏是女人,所以不会想这么多。一感激天子准备派神医去给丈夫解毒疗伤,二也想给女儿找个好的归宿,这两个念头在胡氏的心里这么一转,就让胡氏点头答应了下。

“既然陛下如此抬爱,那我今日就替夫君答应下这桩婚事了!”胡氏脸上露出了笑容,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

刘辩大喜:“好好好,正所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有胡夫人在这里做主就可以了。朕这就命人准备了六礼与聘金,胡夫人回筑阳的时候一块捎回。”

“不必这么隆重吧?”胡氏有些不好意思,还打算回去和关羽知会一声。

刘辩可不给她反悔的机会:“帝王家娶妻嫁女一丝也不能马虎,胡夫人尽管坐着,朕自会安排。”

刘辩让黄、萧、张三人继续陪胡氏吃饭,又向胡氏询问了关银屏的生辰八字,然后火速招魏徵、蒯越,让他们写了婚谏,准备好六礼以及丰厚的聘金,待会儿让胡氏母子走的时候一块携带回去,把生米煮成熟饭。

“陛下好计策,就算关羽和刘备亲如手足,怕是也要被陛下离间的恩断义绝了!”魏徵与蒯越都是聪明人,自然明白与关羽联姻也是刘辩离间计的一部分,当下一起竖起大拇指称赞。

刘辩笑而不语,心道:“我给关羽送了一个杜氏,又送了一匹胭脂血,费了许多心机,也是时候索要点回报了。给我儿刘裕弄个媳妇补偿一下,也不算血本无归!”

说起给儿子联姻,刘辩自然就情不自禁的想起三年前给长子刘齐,与岳飞的女儿岳银瓶联姻的往事。

说也巧,两个儿媳妇都叫银屏,而且都比自己的儿子大五岁。皇后唐婉的儿子刘齐那一年两岁,岳银屏七岁;今年刘裕四岁,关银屏九岁,简直就是冥冥中的天意。更巧的是,两个银屏的父亲都是武圣!

在返回酒筵的途中,刘辩忍不住在心里大笑一声:“哈哈……其实朕也很会玩!”

关羽膝下除了关银屏之外,还有七岁的关兴,两岁的关索;而刘辩也有了四个女儿,长女昭阳公主刘诗诗今年三岁,母亲是皇后唐氏;次女舞阳公主刘逸菲,今年两岁,母亲是婕妤任红袖;三女城阳公主刘涛、清河公主刘璇是一对孪生,生于今年正月,母亲是昭仪步练师。说起若是把女儿许配给关羽的儿子关索,年龄差距更小一些,但刘辩却不肯这么做。

“因为朕不仅要做个好皇帝还要做个好父亲,若是儿子们长大了不喜欢我给他挑选的媳妇,可以为另外纳妾,但女孩就不能了。男人可以三妻四妾,女人却不能三五个丈夫,所以还是让女儿们长大了自由恋爱吧,我这个父亲就不包办婚姻了。”

上次给唐皇后与岳飞联姻,给长子吴王刘齐找了个强大的靠山,现在三子刘裕也有了关家的这座靠山。不管关羽心里怎么想,想关平、关铃、关兴这几个小舅子到时候一定会支持刘裕吧?

想到这里,刘辩的嘴角几乎合不拢,为自己的杰作洋洋得意:“刘大耳啊刘大耳,你与关二爷是兄弟又有何妨?朕现在与他成了亲家,他女儿成了我儿媳妇,哈哈!朕把这离间之计用的登峰造极啊,就是陈平再世,只怕也是自叹不如!”

刘辩回到筵席上的时候,胡氏已经与关铃吃饱喝足,催促着张机与孙思邈两个神医准备动身启程。听闻自己的妹妹成了庐江王的妃子,年轻的关铃顿时兴奋不已,以后自己就是皇亲国戚了,说出去倍有面子。

“这些是朕准备好的六书与聘礼,请胡夫人捎回去,这门亲事就这样定下了。”刘辩带着胡氏母子到院子里,指着满地的聘礼说道。

胡氏有些不好意思:“陛下……这太贵重了,如何使得?”

“呵呵……使得,使得,朕绝不能亏了未的儿媳妇!”刘辩大手一挥,吩咐士卒们快点装车。

十几个精干的御林军一阵风卷残就把聘礼装到了马车上,刘辩吩咐文鸯带领五百骑随行护送,与张机、孙思邈两位神医跟着胡氏母子一起去筑阳大营为关羽解毒,二送上六书与聘礼。

马蹄声起,胡氏母子挥手辞别天子,与两大神医带着丰厚的聘礼原路返回。

目送胡氏一行北去后,刘辩也不进城,吩咐道:“明日就是总攻襄阳之时,朕准备亲自前往前线督战,留下蒯异度守卫江陵,其他人随朕前往襄阳。”

随着刘辩一声令下,诸葛亮、沮授、魏徵俱都随行,而薛灵芸、黄月英两个文弱的女子则留在了江陵城中等消息。因为刘辩认为大战在即带着女人会破坏自己的形象,正是这个原因所以也没有使用刚刚获得的美人卡,还是等班师回金陵的时候再享受艳/福不迟。

张出尘因为武艺不俗,所以被破例允许随军。只见她一袭银色的甲胄,衬以大红色的披风,骑在马上英姿飒爽,带领着御林军簇拥着刘辩一行离开了江陵,朝襄阳急行。(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