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六百零三 五关斩六将(中)

六百零三 五关斩六将(中)


                【小说pp软件已经开发完毕,请大家访问< href="http://m.23us.us" trget="_blnk">http://m.23us.us网站底部就可下载安装安卓以及苹果的pp】

“呵呵……君侯大驾光临,孟达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阳平关大门敞开,孟达满面春风的迎出城门,到关羽马前纳头便拜。↖

对于孟达的表现关羽很满意,心想毕竟不是刘裕的嫡系,当即翻身下马扶起孟达:“孟子度不必多礼,我这次单骑抵达阳平关,有紧急军务返回上庸,故此未带随从。”

孟达陪笑道:“自君侯救援宛城时分别,至今已将近两载未见,达心中甚是挂念。已在府邸备下酒筵,为君侯接风洗尘,还望君侯赏光。”

“我此去上庸有十万火急的要事,怕是不能耽搁。”关羽沉吟道。

孟达一片赤诚的邀请关羽:“天色已晚,君侯也到了用膳的时候,更何况坐骑也需要吃草饮水,就算君侯不肯在阳平关住下,吃完饭再走也是不迟!”

关羽驰骋了一下午,腹中早就饥肠辘辘,坐骑也是疲惫不堪,思忖片刻颔首答应了下:“既然孟子度诚心邀请,那关某只好叨扰了!”

当下孟达在前,关羽随后,在亲兵的护卫下直奔孟达府邸。

阳平关里面有三千多户居民,此刻华灯初上,正是小贩穿街走巷,纨绔公子遛狗猎/艳,顽劣儿童当街玩耍的时刻,路上行人熙熙攘攘,孟达与关羽小心翼翼的策马走在人群之中。

“阿弥陀佛,孟将军留步!”人群中忽然传一声佛号,高呼孟达。

孟达扭头望去,发现竟然是今天在自己的府邸做法事的普净和尚。不由得面露愠怒之色:“嗯……这位大和尚欲待何为?”

普净挤出人群,双掌合十道:“贫僧打算今夜就赶往汉中。忽然发现没了盘缠,还是请孟将军解囊救济吧!”

“这和尚!”孟达恼怒不已。但当着关羽的面也不敢发作,只好吩咐亲兵道:“取一千钱送给大师。”

就在孟达与士卒交谈之时,一身行脚僧打扮的普净和尚目视关羽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关羽一直在为和尚突然找孟达化缘而奇怪,当看到他的手势后顿时恍然顿悟,向这和尚投去感激的目光。

“阿弥陀佛,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普净和尚从孟达的亲兵手里接过赏金,高喧一声佛号。手持禅杖,快速的直奔平阳关城门,很快的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

不多时,孟达带着关羽到自己的府邸门前,吩咐左右道:“帮君侯好生保管大刀!”

关羽却一口拒绝:“不用了,我这口冷艳锯重八十二斤,寻常人拿不动。我吃完饭之后还要立即赶路,不用劳烦了!”

孟达无奈,当下带着关羽进了府邸。直奔宴客厅,分宾主落座。

“君侯远道而,达敬你一杯!”孟达端起酒杯,殷勤的向关羽敬酒。

却发现关羽不停的扫视帷帐。心中吃了一惊,强做镇定的道:“君侯不吃酒,却东张西望的是何道理?”

关羽冷哼一声:“我想看看孟子度在帷帐后面藏了多少人?”

“君侯此话怎讲!”孟达知道事情暴露。大惊失色,拔剑就想逃出客厅。“左右何在?捉拿叛贼关羽!”

“哪里走!”

关羽霍然起身,将手中的青龙偃月刀当做暗器投掷了出去。孟达猝不及防被一下子击中后背,骨骼断裂,直透心脏,当即口吐鲜血,大叫三声“我不甘心”,倒地而亡。

“叮咚……系统提醒宿主,关羽暴击开启,武力+5,秒杀孟达!”

“叮咚……系统检测到孟达属性,孟达——统率85,武力76,智力81,政治”

“叮咚……系统提醒,关羽报的前世之仇,完成‘报仇雪恨’任务,获得新技能:雪恨——若第一次单挑斗将失败,第二次与同一人斗将之时,起手将会增加双方基础武力差的百分之六十。”

关羽杀了孟达,驱散士卒,翻身上马出了阳平关,寻找了一块靠近溪流,水草肥沃的地方,让坐骑吃草喝水,自己则以干粮充饥,打算小憩片刻之后再继续赶路。

就在关羽冲过阳平关的时候,远在江陵的刘辩再次收到了系统提示:“叮咚……系统提醒,因关羽触发报仇雪恨任务,宿主获得如下奖励——历史最强坐骑top50卡一张,复活碎片一枚,复活点一百个。”

“不错,不错,竟然有意外的奖励。孟达这个反复无常的小人死不足惜!”刘辩喜出望外,向系统吩咐道,“本宿主决定使用这张坐骑卡抽奖,看看能获得什么宝马?”

“系统正在抽奖中,请宿主稍等!”

“叮咚……恭喜宿主获得神驹‘胭脂血’,这是一匹顶级的西域汗血马,浑身如同胭脂一般血红,没有一根杂色马鬃,尤其擅长冲刺,瞬间爆发力不在赤兔马之下。请宿主指定接受人才,包括宿主在内可指定任意武将接收,系统会进行记忆植入,输出物品。”

刘辩皱眉沉吟:“美人配才子,宝马配英雄。想当年董卓收吕布为义子,就是靠的李肃赠送了一匹赤兔马,朕要是能够把这匹胭脂血送给关羽,定然会大幅提升他的好感。可是关羽不在朕的地盘上,又该如何把宝马送给他呢?最重要的不是把马送给关羽,而是让关羽知道这匹马是我这个天子送给他的!”

“你搜索一下,看看有什么办法把这匹胭脂血送给关羽,还得让他知道这是本宿主送给他的马匹,让他感激朕!如果做不到就算了,做好事不留名那不是朕的风格,实在不行就给高宠吧,本宿主还欠高宠一匹马呢!”刘辩略作思忖,很快就有了主意。

“叮咚……系统正在策划方案中,请宿主稍等!”

“叮咚……系统检测到娄圭之子娄远正从凉州运输了百十匹骏马,准备运回宛城贩卖,目前正走到上庸下辖的西城,可以假此人之手,向关羽传达宿主赠马之意。”

“只要能让关羽知道这是本宿主的一片心意就好,那这匹宝马就送给关羽好了!”刘辩眉毛微挑,当机立断。

“叮咚……系统正在给娄远植入记忆,输出宝马胭脂血,输入完毕,请宿主静候佳音。”

上庸郡下辖的西城县坐落在上庸西方二百里,在西城县的东面有一片狭长的山谷,大约十几里路的长度,最窄的地方仅有两丈左右,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娄圭的儿子娄远醉心于相马,贩卖马匹,因此并没有跟着娄圭去徐州做官,而是继续在宛城做他的马匹生意。刘辩胯下的追风白凰,以及穆桂英的燎原火当初就是娄圭与娄远父子从西凉的上万马匹中挑选出的。

天色刚刚拂晓,娄远就带着马场的场丁,押送着一百多匹新近购买的马匹启程朝宛城赶路。经过系统的植入,此刻的娄远胯下多了一匹神采飞扬,矫健雄壮,犹如鲜血一般艳丽的骏马,就是刘辩昨夜抽取到的胭脂血。

“快点赶路,这山谷可是经常有强人出没!”娄远抬头眺望险峻的山谷,大声催促场丁。

忽然间一声呐喊,从山上杀下数百名士卒,举起刀枪齐声呐喊:“将马匹留下,饶你们不死!”

这伏兵不是别人,正是西城守将蔡阳率领的伏兵,得到卞喜、申氏兄弟、孟达死在关羽刀下的消息之后,蔡阳不敢力敌,便率兵在山谷两侧埋伏,准备射杀关羽。要问蔡阳怎么出现在刘裕麾下的,情况和孟达、卞喜差不多,都是觉得刘裕缺兵少将,加入其麾下之后容易出头才投奔的。

只是蔡阳在山谷中伏兵等了大半夜,依然不见关羽通过,却看到有马贩赶着马匹通过山谷。蔡阳按捺不住诱/惑,决定顺手牵羊,率部杀了出抢劫马匹。

看到官兵竟然公开抢劫,娄远大惊失色,当下顾不得跟随的马场场丁,拨转马头疯狂逃窜。胭脂血撒开四蹄,足下生风,不消片刻就把蔡阳军远远甩开。

一口气逃出了三十里地,回头看看无人追,娄远这才心下稍安,在一条小河边饮马洗脸,琢磨着怎么逃回宛城老家:“现在就连官兵都抢劫了,生意真是没法做了!幸好天子让我给关羽物色的良马没有被抢去,其他的驽马丢了就丢了吧!”

“吁……”

恰在此时,关羽赶了过,勒马横刀大声询问:“这位兄弟,奔上庸方向怎么走?”

娄远抬头看了关羽一眼,拱手道:“回这位将军的话,这条路就通往上庸,可前面三十里的峡谷中有官兵拦路劫道,把我的一百多匹马匹都抢走了。我劝将军你还是另寻他路吧,此路不通!”

“嗯?”关羽大怒,卧蚕眉挑起:“刘裕手下的人马竟然如此肆无忌惮,我关羽岂能坐视不理?你随我前行,我替你讨回一个公道!”

“呃……将军就是关羽,河东关长?”娄远大喜,拱手问道。(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