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六百零七 狂挖刘备墙角

六百零七 狂挖刘备墙角


                关羽凭借着胭脂血的超强冲刺力,一刀劈了史文恭,与关铃、岳胜挥军冲锋,穷追刘裕。

赶了十几里路,魏文通率数千人从上庸杀到,双方一场混战,各有伤亡。担心关羽体内的毒药发作,关铃与岳胜也不敢恋战,鸣金收兵,而刘裕也不敢追赶,与魏文通收殓了史文恭的尸体返回上庸。

刘裕回到上庸城中,方才得知关羽一路走,除了史文恭之外,还斩了自己麾下的孟达、蔡阳等五员大将,不由得心痛不已,攥拳发誓:“关羽匹夫,若不杀你,誓不为人!”

刘裕的誓言还未落下,留在成都的耳目就送了李师师的书信,刘裕看完之后不由得骇然变色,久久不语。

“将军,书信上写什么?”魏文通察觉到了刘裕的不安,手抚佩剑问道。

刘裕一脸郁闷的道:“我的计划被刘备察觉了,关羽是他派回追杀我的!怪不得关贼的这么急,原是奉了刘备命令而。只恨未能夺取筑阳大营的兵权,羽翼未丰,这次又连损史文恭、孟达等人,只怕大事难济!”

魏文通劝慰道:“开弓已无回头箭,既然已经无路可走,索性反了吧,派人守住定军山以及阳平关,不放刘备一兵一卒过。再派使者结好赵匡胤,唇齿相依,遣使秘密联络西汉朝廷,结为外援。”

刘裕抚须道:“咱们应该脚踩两只船,在向西汉朝廷称臣的同时还得派人向刘辩称臣,毕竟至今我还未与刘辩发生冲突。这样还能竖起讨伐刘备的大旗,占据大义!”

“主公此事可行!”魏文通向刘裕竖起了大拇指,“将军刚柔并济,阴谋阳谋互用,比刘备有魄力的多,自今日之后你便是我的主公了!”

顿了一顿,魏文通又道:“因关羽杀了邓贤,而刘备又偏袒包庇。导致许多巴蜀武将对刘备不满。我与泠苞、刘愦私交不错,愿修书一封说服他二人前投奔,共谋大业!”

“若如此大事可图!”刘裕喜出望外,拍着魏文通的肩膀道。“一切有劳文通将军费心,将我刘裕定然不会亏待于你。”

商议停当,刘裕留下魏文通镇守上庸,自己带了数百随从快马加鞭,星夜兼程返回了汉中。

刚刚回到汉中治所南郑。刘裕立刻给东西两汉的皇帝各自修书一封,以表忠心。又分别给刘掣、杨坚、朱元璋、赵匡胤等人写了书信,遣使献上礼物,拉拢关系。然后又派遣成公英率一万五千人马赶往上庸,协助魏文通镇守城池,派韩遂率兵一万五赶往阳平关把守,防备刘备出兵兴师问罪。

杜如晦拱手建议道:“川南新定,朱提、越嶲两郡人心未附,主公可给雍闿、高定等人分别修书,蛊惑他们一起反叛刘备。这些蛮族言而无信。反复无常,只要主公能够许诺给他们一些诱惑性的条件,定能让他们倒戈刘备。这样一,刘备就腾不出手进攻汉中,我等便可趁机招兵买马,壮大实力!”

“如晦先生所言极是,有你做军师,刘裕之幸也!”

刘裕先向杜如晦作揖致谢,接着又提笔给雍闿、高定、朱褒等川南的豪强首领各自修书一封,向他们许诺若是能够协助自己推翻刘备。拿到益州控制权,便允许他们自治南,而不像现在这样仅仅只能做个太守。

刘裕的书房里灯火通明,一晚上连续不断的修书。派遣使者送往天南海北,使者们怀揣着书信不停的翻身上马奔赴各地,汉中城戒备森严,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杜如晦又对刘裕献策道:“刘备占领了益州之后,唯恐遭人诟病,未敢对刘璋父子下毒手。现在把刘璋、刘循父子二人软禁在涪县,主公可挑选一批精卒乔装打扮潜入涪县城内,救出刘璋父子。然后利用他们的影响,拉拢刘焉旧部,如此定能让刘备不得安宁!”

“如晦先生真是妙计迭出,有先生这样的大才,兄长……刘备他不知道重用,真是暴殄天珍啊!”刘裕对杜如晦竖起了大拇指,赞不绝口。

刘裕几乎对杜如晦言听计从,立即召集了一名亲兵校尉,命他从全军中挑选二百名精锐士卒,连夜离开汉中赶往相距七百里的涪县,趁着刘备还未反应过之际,悄悄潜入城中把刘璋父子救出,然后带到汉**谋大事。

难得刘裕对自己如此器重,几乎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杜如晦献计献的兴起,再次拱手献上良策:“死在关羽刀下的邓贤不仅与泠苞、刘愦交好,而且与杨怀、高沛也是私交甚笃。主公可让魏文通再给这二人修书一封,把关羽杀邓贤,刘备包庇偏袒的事情添油加醋的描述一番,让他二人杀了石达开,率领南征南的将士反戈刘备,咱们南北夹击成都,定然让刘备首尾难顾!”

“善!如晦先生几乎要凭一己之力完爆庞统、房乔、法正了,哈哈!”刘裕放声大笑,为获得了如此出色的谋士得意不已。

杜如晦却一脸惭愧,摇头道:“唉……当初是玄龄邀请我投靠刘备的,没想到现在却与他唱起了对台戏。若不是刘备如此包庇关羽,我也不会拆他的台啊!”

刘裕抚须笑道:“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侍。既然如晦先生与房乔是故交,何不修书于他,劝房玄龄汉**谋大事?若是有你们左房右杜辅佐,大事可成!”

“玄龄性格忠厚,恐怕不肯背叛刘备。”杜如晦沉吟道。

刘裕却不以为然:“只要锄头挖的好,哪有墙角挖不到?军师你尽管试试,许以厚诺,说不定能够策反房玄龄也不一定!”

杜如晦拗不过刘裕,只好提笔给房玄龄写了一封私信,劝他放弃刘备前汉**同辅佐刘裕。

就在刘裕与杜如晦疯狂策划之际,关铃、岳胜二人护着关羽回到了筑阳大营。关平与傅彤一起出营迎接,见关羽身负箭伤,脸色如土,精神萎靡,不由大惊失色,慌忙询问缘故,方才知道中了史文恭的毒箭。

关羽的妻子胡氏,以及九岁的女儿关银屏,七岁的儿子关兴,两岁的儿子关索一起看望父亲,俱都泣不成声:“父亲大人中毒了,父亲大人的脸色好难看,父亲大人会不会死?”

关羽强打精神,一脸慈祥的看着自己的几个子女,笑道:“孩儿们休要惊慌,父亲大人吉人天相,自然不会死!更何况大丈夫驰骋沙场,死有何憾?”

关平急忙召集军中医匠为关羽诊治,几个人鼓捣了半天,满面愁容的道:“君侯的毒性已经蔓延到了骨髓,我等也只能为君侯暂时延迟毒性的扩展,要想彻底医治,非盖世良医而不能!”

“敢问良医何在?”关平心急火燎的追问。

医匠中有人答道:“若说天下最出名的神医,当属东汉的张机、华佗、孙思邈、李时珍等人,得到其中任何一人医治都足以为君侯解毒。”

关平兄弟也别无他法,只能命医匠暂时先给关羽控制住毒药的扩散,再派人快马加鞭的赶往江陵向天子求救。

“上次我与天子相谈甚欢,愿前往江陵向天子求一神医前军中为父亲解毒。”关铃自告奋勇。

关羽颔首道:“我这次在路上得了一匹宝马,能够日行千里,你骑上它去江陵,清晨时刻便能到达。”

“孩儿遵命!”关铃答应一声,提了大刀准备赶往江陵向刘辩求救。

关平、岳胜、傅肜以及关羽的妻子胡金定一块送关铃到营寨门口,千叮咛万嘱咐,让关铃一定设法请回神医为关羽解毒。

不等关铃上马,胡氏忽然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东汉现在正与你伯父打仗,虽然你父亲回奔波,从中斡旋,可是收效甚微。阿母唯恐天子见死不救,为了表达我们关家的谢意,还是让阿母我跟着铃儿走一趟江陵吧!”

关平兄弟觉得母亲说的有道理,当即瞒着关羽送关铃与母亲胡氏同乘一骑,连夜离开筑阳,朝江陵星夜疾驰,求神医为关羽解毒救命。

大清早刘辩在薛灵芸与张出尘的伺候下刚刚吃过早饭,就听到文鸯前禀报:“启奏陛下,城门外有一红脸,卧蚕眉丹凤眼的少年,自称是关羽之子,驮着一个三十七八岁的妇人,声称有急事求见陛下。不知该如何处置?”

“中年妇人?怕是关羽的妻子吧,快放进城!”刘辩颇感意外,当即饭也不吃了,整理了一下衣衫前往客厅等候,看看关铃母子所为何?

在文鸯的带领下,关铃母子很快就到了江陵太守府客厅。

见到了正襟危坐的天子,关铃纳头便拜:“小臣关铃拜见陛下!”

胡金定也跟着肃拜施礼:“民妇胡氏拜见陛下!”

“呵呵……关夫人快快请起,关铃小将军休要多礼!”刘辩笑容满面的起身把胡氏母子搀扶了起,正色问道,“不知夫人与小将军连夜到江陵所为何事?”(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