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六百 不自量力

六百 不自量力


                【小说pp软件已经开发完毕,请大家访问< href="http://m.23us.us" trget="_blnk">http://m.23us.us网站底部就可下载安装安卓以及苹果的pp】

摇曳的烛光之下,李师师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关羽闻言拍案而起,丹凤圆睁,卧蚕倒竖,喝一声:“你等着,我这就去大哥那里给你讨个公道;问问他刘裕如此无法无天,该如何处置?”

李师师慌忙上前拉住关羽手臂:“关将军且慢,且听师师道!”

“嗯?”关羽手抚长髯,一脸正气的扫了一眼有些惊慌的李师师,安抚道:“姑娘莫要担忧,有我关长在,绝不会让刘裕一手遮天。就算他是大哥的堂弟,只要干了作奸犯科的事情,我这偃月刀也绝不留情!”

李师师沉吟道:“将军请暂息雷霆之怒,听师师一言。我被刘裕胁迫到成都的事情不曾向大王透露,只因我担心大王与他是兄弟,唯恐给自己招祸端,所以一直强颜欢笑。”

在李师师的劝阻之下,关羽方才回到桌案后面正襟危坐:“姑娘为了自保,忍气吞声也是人之常情。我一直看刘裕不顺眼,此人野心勃勃,工于心计,为了讨好兄长,谋取兵权干出强迫良家女子的事情一点也不奇怪!”

见关羽一脸浩然正气,李师师咬咬牙,继续挑拨:“实不敢欺瞒关将军,刘裕把我送给汉中王并非仅仅为了讨大王欢心,而是要让我挑拨大王与你还有张三将军的关系,并向他传递情报,他好伺机自立,将大王取而代之!”

“好一个野心勃勃的刘裕,我果然没有看错!”关羽又一次拍案而起,就要去找刘备。“我这就去见大哥,把刘裕的阴谋告诉他。”

李师师再次拉住关羽。劝谏道:“将军请冷静一下,汉中王与刘裕毕竟是兄弟。如果刘裕矢口否认,反咬小女子一口,说我诬陷他,只怕师师将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师师认为,将军当务之急不是去找汉中王讨个说法,而是保住你的兵权!”

“保住我的兵权?”关羽双眉微蹙,觉得李师师说的有些道理,仅凭李师师的一面之词就给刘裕定罪,只怕刘备不答应。

李师师继续劝说关羽:“刘裕早就对将军的兵权垂涎三尺。如今他在汉中已经有七万人马,倘若再掌控了将军的兵力,就有了与大王分庭抗礼的资本。所以师师认为当务之急将军应该返回上庸,抢在刘裕之前把兵权夺回,甚至把刘裕抓起问罪。”

“姑娘所言也有道理,我这就连夜返回上庸,趁着刘裕进我大营的时候把他抓了,押回成都受审。”听了李师师的分析,关羽觉得有道理。抚须答应了下。

李师师忽然又叹息一声:“唉……关将军对汉中王真是忠心耿耿,可大王却不能像将军你这样以诚相待。”

关羽眉头微蹙,本能的产生了一丝警惕:“姑娘何出此言,莫非是离间我兄弟之情的?”

李师师急忙施礼肃拜:“小女子岂敢。只是钦佩将军的忠义,有感而发!我也不是无的放矢,汉中王为了利用我拴住将军的心。竟然与我义结金兰,认我做义妹。让我跟东汉皇帝送给将军的那个女人争宠。我一介弱女子,何德何能敢做大王的义妹?大王这么做。难道不是在愚弄将军么!”

听了李师师的话,关羽在心中叹息一声:“大哥啊大哥,你我兄弟十几年,难道你还不了解关羽的人品么?我与杜氏之间又岂是你想的那样!”

“罢了,罢了,此事休要再提,免得伤害了我与兄长的情义!”关羽叹息完毕,正色告诫李师师,“既然你与兄长已经结拜,那就以兄妹相称吧!你是大哥的妹子,我是兄长的义弟,你就是我关某人的妹妹,你放心,我定然会以兄长之礼待你,绝不会轻薄于你。”

李师师喜出望外,突然觉得有些内疚,对这样一个堂堂正正的大丈夫挑拨离间实在是一种罪过,肃拜致谢:“多谢二哥,师师也会把你当做亲生兄长!”

“无耻淫贼,受死吧!”

就在关羽伸手去扶李师师的时候,窗外忽然传一声暴喝,一个矫健的声音破窗而入,手持一把匕首刺向关羽。

锋利的匕首在烛光的照耀下寒光闪烁,令人不寒而栗。

关羽不及多想,伸手一把将李师师拉到一旁,飞起一脚迎面踹向燕青:“哪里的刺客?竟敢暗算关某!”

说时迟那时快,燕青唯恐伤到李师师,因此这一匕首未尽全力,反而被毫无顾忌的关羽一脚踹中胸膛,倒飞了出去,撞在房门之上。

门外的周仓听到动静,大步流星的闯进了关羽的房间,一个饿虎扑食从后面搂住了燕青,“哪里的刺客?”

周仓力大,本牢牢的从背后锁死了燕青,却冷不防被燕青一个背摔,从头顶硬生生的摔了过,直摔得眼冒金星,“奶奶的,这是什么招式?”

“嗯,倒是有些本事!”

周仓的力量不在关羽之下,本以为被他锁住之后,这刺客就要乖乖的束手就擒。没想到竟然了个四两拨千斤,硬生生的把周仓从头顶上摔了过,这让关羽不由得赞叹几声。

“让关某人会会你!”

话音未落,关羽龙行虎步,一个箭步上前抓住了燕青的肩膀。

以燕青的身手自然不会这么轻易被抓,理由只有一个,这是燕青故意卖的破绽,打算再次重演背摔周仓的这一幕。看到关羽中计,燕青心中暗喜。

“给我过!”

燕青卯足了全力,使出浑身解数死死抓住关羽的胳膊,撅起屁股就想把关羽从背上摔过头顶。

关羽的身高超过了九尺,折合到刘辩穿越前两米有余;而燕青身高七尺八寸,大约一米八左右,比关羽矮了一头多,完全不是一个级别。只见燕青使出吃奶之力的一摔,却没有撼动关羽丝毫,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给我过!”燕青又惊又怕,使出全身之力再次尝试。

“该我了吧?”

在燕青连续摔了三次无果之后,关羽忽然一声暴喝,一手捏住燕青的脖颈,一手抓住燕青的衣襟,犹如老鹰抓小鸡一般猛地提了起,举过了头顶,就要狠狠的摔在地下。

“叮咚……关羽暴击触发,武力+10,当前一击飙升至武力110!”远在江陵的刘辩正在看薛灵芸绣花,冷不丁的听到了系统的提示。

这段斗殴说起迟,但也不过只是转瞬间的事情,当燕青被关羽高高举起的时候才发现竟然是一直暗恋自己的燕小乙,急忙哀呼一声:“二哥,手下留人,这是我朋友!”

“嗯?”关羽一愣神,在将要摔出去的那一刻卸去了力道,将燕青放在了地上,蹙眉问李师师:“这是怎么回事?”

前田庆次正在休息,也没注意燕青做什么,忽然听到堂屋里面传打斗声,顿时暗叫不妙:“燕小乙这痴汉惹祸去了,这该如何是好?”

想要出去救人,前田庆次又怕不是对手,只能束手无策的静观其变,若身份暴露就只能逃命了。谁让这痴汉为了一个女人不顾使命呢!

周仓从地上一跃而起,这才看清楚了燕青,大声嚷嚷道:“这不是跟随李姑娘的家丁么?为何身手如此了得,此中必有蹊跷!”

关羽负手而立,不怒自威的打量了李师师与燕青一眼,沉声问道:“这该如何解释?”

燕青昂首道:“没什么好说的,我为了保护师师姑娘,死而无憾!只可惜我技不如人!”

李师师幽怨的瞥了燕青一眼:“燕小乙,别胡说!关二哥义薄天,从没有对我逾越礼仪,就是汉中王也不曾轻薄于我,你休要胡思乱想。”

燕青又惊又喜,又有些懊悔:“此言当真?”

李师师却不在搭理他,向关羽肃拜道:“二哥,事情是这样的,我和燕小乙是同乡,自幼一块长大,他一直暗恋于我。我被刘裕强迫带入府中之后,他为了保护我就乔装成了我们李家的家丁,一直跟随左右。此番见我被刘裕送给大王,又转送给将军,一时鲁莽才得罪了将军,还望将军高抬贵手,宽恕了他的鲁莽之举吧!”

听了李师师的话,关羽脸上的怒气方才散去。

仔细的打量燕青,只见他长得眉清目秀,风流倜傥,端的是一表人才。听李师师诉说他的往事,忽然就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为了杜月娘一怒杀人的往事,和自己又何其相似?

想到这里,关羽心中顿生怜悯之意,抚须道:“你这人虽然鲁莽,但为了一个女人不顾性命,却也是一片痴情。你二人郎才女貌,倒也是天生的一对,若是你们情投意合,关羽不介意做一桩媒,成全你们的良缘!”

燕青又惊又喜,本以为今日在劫难逃,没想到却因祸得福,有可能和心爱的女人结为连理,当下又惊又愧,单膝跪地施礼:“关将军义薄天,小子……小子无话可说了!燕青对师师姑娘一片痴心,若得将军成全,愿誓死追随将军左右!”(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