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六百零一 千里走单骑

六百零一 千里走单骑


                【小说pp软件已经开发完毕,请大家访问< href="http://m.23us.us" trget="_blnk">http://m.23us.us网站底部就可下载安装安卓以及苹果的pp】

燕青可以为了心爱的女人放弃富贵荣华,但李师师却不能忘记自己的使命。¢£

女人不仅仅会为悦己者容,也可以一诺千金。李师师能够感受到燕青对自己的一片痴情,但也不会忘记刘辩的救命之恩,更不会忘记自己的使命。

“燕小乙,我很感激你对我的关怀,但我不能接受你的追求。”李师师朝燕青报以一个歉疚的笑容,当头泼下一盆冷水。

这一刻燕青有些心碎,怅然问道:“为何?难道你还没有过够这种身不由己的日子么?还是燕青入不了姑娘的法眼?”

李师师正色道:“燕青,你是个出色的男人,无论哪个姑娘遇上你都会心动。可师师希望自己未的男人是个心系天下的大丈夫,而不是心里只想着儿女私情。师师更希望未与自己白头偕老的男人是个一诺千金的伟丈夫,而不是言而无信之徒!”

关羽不知道李师师指的一诺千金是什么,还以为是男人对女人的承诺,但燕青却知道李师师指的是自己置刘辩的命令于不顾,为了儿女私情忘记了使命,不由得默然无语,满脸失落。

关羽咳嗽一声,正色道:“好了,你们的儿女私情我就不管了,我现在要连夜出城回上庸,趁刘裕进我的大营之时把这个反贼拿下。”

李师师颔首道:“关将军所言极是,刘裕上午就已经启程了,你也必须快马加鞭的赶路,否则迟了后果不堪设想。”

关羽又有些顾虑的道:“前些日子。大汉天子给我信,说是在乱军中搭救了我的一位故人。姓杜名月娘;已经派人送成都与我团聚,估计最迟再有三五日就该到了。某唯恐走后月娘他在成都犯难。我看燕壮士身手不错,可否与师师姑娘代我照顾月娘些许日子。待我捉了刘裕这反贼,就押回成都受审!”

“君侯义薄天,对燕青恩重如山,你放心,只要杜娘子进入成都,我燕青哪怕舍掉这条性命也要护她安全!”燕青向关羽拱手作揖,一副一诺千金的样子。既然李师师指责自己不受信用,就要好好表现给她看看。

李师师为了让关羽安心的出城。也同样承诺道:“关二哥你快点启程吧,既然汉中王与我结拜,多少会给我一点面子,我一定会好好代二哥照顾月娘姐姐。”

关羽这才放心的提笔给刘备写了一封书信,大意是自己有急事回一趟上庸,半月之内就会返回成都给刘备一个交待。末了又说杜月娘是自己的故交,请刘备周护安全,若是有个闪失,自己回一定要问个明白!

只留下燕青与李师师等待杜月娘。关羽依然有些不放心,又决定把所有的随从与周仓留在成都,一再叮嘱周仓务必保护杜氏的安全,最后才提刀上马。直奔城门。

成都地处巴蜀中央,并无战事波及,因此一直到戌时才关城门。此刻时候尚早。关羽提了青龙偃月刀,单刀匹马的出了成都。向北而去。

从成都到上庸筑阳大营,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走江州、永安奔江陵,但这条路距离远了许多,关羽的时候是因为要去叮嘱张飞按兵不动,才选择走这条路线。现在单刀匹马,就没有那么多顾虑,所以打算一路向北奔梓潼,走汉中,再去上庸。

刘裕在汉中经营了多年,下至士卒上至官吏全部换了人,关羽知道自己去汉中已经无济于事;但上庸的向朗、向宠叔侄都是自己提拨的,上庸的七千守军也是自己的人马,只要自己提前一步回到上庸,还是能够阻止刘裕夺权的。

苍茫的夜色之中,关羽单刀匹马,快马加鞭的向北疾驰而去。

就在关羽走后半个时辰,李师师回到自己房间,悄悄招前田庆次与燕青,吩咐道:“我等的使命就是尽早策反刘裕,现在速速去把关羽准备捉拿刘裕的消息通知他的耳目,这样一,刘裕不反也不行了。”

当下李师师提笔给刘裕修书一封,告诉刘裕,刘备已经识破了他的美人计,洞悉了刘裕的计划,已经让关羽快马加鞭返回上庸大营,准备趁着刘裕接掌兵权的时候把他拿下。

前田庆次唯恐燕青再次误事,火速拿着书信出了驿馆与刘裕留在成都的耳目接头。见面之后吩咐道“这书信十万火急,请务必以尽快的速度送给将军。”

刘裕的耳目在成都潜伏已久,早就有了掩饰的身份,见前田庆次说的郑重,当下也不敢怠慢,当即连夜出城,快马加鞭奔汉中而去。

却说刘裕与杜如晦、魏文通白天离开成都之后,一路快马加鞭,日夜兼程,于后日傍晚狂赶了一千里路,抵达了定军山附近。

刘裕道:“我总有种心神不宁的感觉,倘若关羽突然反悔不愿意交出兵权,只怕事情又会起波澜。我也不进汉中了,我带着文通将军一路直奔上庸,先控制了上庸,再接着去东面三百里的筑阳,接掌兵权,将生米煮成熟饭,免得节外生枝。”

又对史文恭道:“留下如晦与韩遂坐镇汉中,你率领三万人马向东进入上庸,与我遥相呼应。”

杜如晦与魏文通一起拱手道:“将军杀伐果断,像是个成大事的人,比起汉中王的优柔寡断不知道强了多少倍,我二人愿以将军马首是瞻!”

当下双方在定军山脚下分道扬镳,杜如晦与史文恭带了五百人继续向北奔汉中,而刘裕则带了魏文通率五百人调头向东,直奔上庸。

是夜,刘裕一行在汉中下辖的东城县换过马匹,继续向上庸方向狂奔,而同一时刻,关羽也单刀匹马,日夜兼程的赶路。

关羽离开成都的第二个清晨,比刘裕晚了大半夜抵达了定军山之下。

放眼望去,才发现山下竟然修建了一座关卡。虽然城墙不高,但建在交通要冲上,可谓扼南北咽喉,控东西要道,无论去汉中还是去上庸,都必须闯过这道关卡。

“好一个刘裕,我才离开汉中不过两三年的时间,他已经偷偷在定军山设了关卡,看早就有了谋反之心。若是与兄长不合,他派人守住这关卡,巴蜀的大军需要苦战才能过关啊!”

关羽手抚长髯,在心中暗自思忖,“这一次无论如何也要把刘裕捉了,除掉这个狼子野心的家伙!”

关羽打定主意,纵马直奔关下,大声叫门:“守关者何人?速速开门!”

原刘裕唯恐关羽追,昨夜过了定军山之后就下令把城门关闭,若没有自己的令符,即便是刘备派的使者也不可擅自放过关卡,必须禀报给杜如晦之后再做决定。若是关羽追,即便动武也不可放行。

守关将领不是别人,正是前一世被关羽千里走单骑时候所斩杀的卞喜,这次因为刘裕招兵买马,从洛阳前往汉中投奔刘裕,被提拔做了偏将,负责把守定军山关卡。

得了士卒禀报,卞喜暗揣流星锤,带了一千名亲兵登上关卡眺望,大声询问:“者何人?可有刘德舆将军令符?”

关羽勃然大怒,在马上大喝一声:“你看看我是何人?关某威震华夏,便是汉中王在此,也不敢问我要令符,尔等鼠辈也敢问我要令符?”

卞喜冷笑道:“对不住了这位将军,人有相似,我汉中不过一年时间,我并不认识你,又怎知你是不是关长将军?”

城墙上的士卒有人识得关羽,提醒卞喜道:“这位就是关将军,丹凤眼,卧蚕眉,大红脸,三尺长髯,不是关羽将军又是何人?”

卞喜怒斥道:“用尔等提醒,本将自有主意!”

原这卞喜也是个善于揣摩,投机取巧的人,要不然他也不会从洛阳投奔缺兵少将的刘裕。这两年刘裕一直在汉中暗中修建关卡,增兵把守,卞喜已经把刘裕的心理猜测的差不多。

而昨夜刘裕过关时曾经特别提出,要是关羽过关,哪怕动武也不能放过,因此卞喜看到关羽只有一个人,便琢磨着率兵一拥而上把他捉了,定能获得刘裕的欢心。反正刘裕拿到上庸兵权之后,十有**就会和刘备撕破面皮,富贵险中求,此时不赌更待何时?

“他只有单人匹马,我关中有两千将士,怕他作甚?”

卞喜打定主意,唯恐关羽调头跑了,在关上拱手道:“请这位将军少歇片刻,我带几个跟随大王多年的旧卒下城仔细看看,下是否是关长将军?”

关羽立马横刀,抚须道:“这天下只有一个关长,你要看便看!”

卞喜当即率领一千兵卒一拥而下,出了定军山关卡。

到关羽面前仰天大笑,手中大刀一挥:“呀,把这个冒充关羽的家伙抓起!回头德舆将军必有重赏!”

“诺!”

守卫定军山关卡的士兵绝大部分都是刘裕一手招募的,很多人并不认识关羽,当即一拥而上把关羽团团围住,齐声呐喊“下马受缚,饶你不死!”(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