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五百九十六 刘玄德之心,世人皆知!

五百九十六 刘玄德之心,世人皆知!


                【小说pp软件已经开发完毕,请大家访问< href="http://m.23us.us" trget="_blnk">http://m.23us.us网站底部就可下载安装安卓以及苹果的pp】

蜀道崎岖,路途颠簸,但这一路上有美人作伴倒也逍遥快活。±

刘裕揽着李师师的香肩,品尝着纤纤玉指送入口中的新鲜樱桃,望着窗外山清水秀的景色,不由得心神俱醉:“巴蜀的景色果真秀丽壮观,若有朝一日我能成为这片土地的主人,方才不负此生!”

“将军如今手握七万精兵,兵马雄壮,粮草充足,若有心争雄天下,未必不能成就一番霸业。”李师师巧笑嫣然,伸出玉手再次向刘裕的嘴巴里填了一颗樱桃,不动声色的对刘裕进行蛊惑。

刘裕叹息一声:“难啊!如今东汉天子气吞万里如虎,横扫半壁江山,麾下兵力已经扩充到八十万,我这区区人马根本不值一提。盘踞在北方的曹操坐拥冀、并二州,以及兖州、豫州大部分土地,带甲四十万。西汉朝廷三雄鼎立,总兵力也在三十万以上,即便就连苟延残喘的孙策也还控制着荆南部分土地,尚且有残兵十余万呢……这天下我是彻底无缘了!”

“可是将军有汉中王做靠山,巴蜀的兵力也不少呢。”李师师抚/弄着秀发,风情万种。

刘裕松开了揽着李师师的臂膀,在马车里盘膝而坐,闭目凝神:“师师啊,难得有你这么一个红颜知己,我今天就敞开心扉和你交流一番。对于一个豪杰说,看不到希望无疑是最痛苦的。”

“我给将军斟上一杯美酒。”李师师甜甜的一笑,取了酒杯与酒壶给刘裕斟满了酒杯。

刘裕接过李师师递的酒杯,仰头一饮而尽。看上去表情有些痛苦:“曾经,我也认为跟着兄长能够成就一番大事。我心甘情愿的为兄长卖命,希望有朝一日我们兄弟能够重现祖上的荣光。我们的祖上中山靖王刘胜与刘秀的祖上刘发都是景帝之子。正所谓皇帝轮流坐,他刘秀的子孙把大汉的江山搞得乌烟瘴气,支离破碎,也该由我们中山靖王一脉执掌天下了。”

李师师再次给刘裕斟满酒杯,一副洗耳恭听的表情。

刘裕转动着手心的酒杯,继续说道:“正是怀揣着同样的梦想,我愿为兄长抛头颅洒热血,赴汤蹈火万死不辞。为的就是万一兄长有个不测,由我继承王位。振兴我们中山靖王一脉。”

“但甘王妃前些日子为汉中王生了阿斗世子,让将军你失望了?”李师师尝试着激发刘裕对刘备的仇恨。

刘裕再次仰天叹息,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兄长晚年得子,后继有人,我自然满心高兴……”

“将军再一杯!”

李师师不动声色的再次给刘裕斟满酒杯,虽然没有多说什么,但却能看得出刘裕的这番话言不由衷。自从阿斗出生刘备后继有人的消息传到汉中之后,刘裕的精神遭受了很大的打击,时常一个人发呆。情绪低落,可见阿斗的出生已经变成了刘裕的心病,根本不像他说的这样。

“兄长有了子嗣我自然替他高兴,若有朝一日兄长殡天。我一定心甘情愿的辅佐阿斗做一个称职的王叔。我心里介意的是在此之前兄长竟然收刘封做义子!”刘裕再次一仰头,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给我斟满!”

“将军慢点喝。这出自金陵的烈酒可不比从前的浊酒,酒劲大着呢。喝多了伤身。”李师师恰到好处的展示着女人的魅力,不仅仅是姿色撩人。更要懂得温柔贴心。

李师师剥了几颗樱桃填进刘裕嘴里,挥动着莲藕般的玉臂给刘裕轻敲背部,“将军吃颗樱桃压压酒。”

刘裕重新揽了李师师的香肩,眼眶中竟然有些湿润:“我不介意兄长把王位传给子嗣,毕竟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可他刘封算什么东西?荆州寇氏之子,原名寇封,一个彻头彻尾的外人,兄长为何要收他做义子?”

“难道汉中王宁肯把王位传给义子,也不肯传给将军么?”李师师一脸的惋惜,替刘裕鸣不平。

“刘玄德之心,世人皆知!”刘裕一脸愤慨,“我刘裕为他戎马半生,在他心里竟然不如一个无名小卒!如果不是阿斗的出生,只怕刘玄德宁肯让刘封继位,也不让我继承他的基业。”

“不会吧?就算汉中王收了刘封做义子,也不可能把王位传给他呀?寇封毕竟是个外姓人,与刘家毫无血缘关系,而将军你可是高祖之后,与汉中王一样都是中山靖王的后裔。”李师师再次给刘裕斟满了酒杯。

“会,他刘玄德一定会!”刘裕怒气难遏,“我算看明白了,刘备就是个目无祖宗的家伙,打着汉室后裔的名号欺世盗名,专门干些偏向外人的事情。你看看他除了义子刘封之外,还有义弟关羽、张飞,在刘备的心里,他们才是他的亲人!”

刘裕越说越激动:“刘备让关羽提兵驻守上庸,让张飞率大兵进攻江陵,却让我坐镇后方,给他们供应粮草。让他的两个结义兄弟去捞取功绩,却让我给他们做垫脚石,我心里不甘啊!论武艺,论用兵,论谋略,我哪里不如关张了?兄长他为什么如此待我?黄钟毁弃,瓦釜雷鸣,我刘裕何其不幸!”

李师师再次替刘裕鸣不平:“将军所言极是,你在汉中这几年招兵买马,锻造甲胄,把麾下的精兵训练的兵强马壮,天下人都说汉中王麾下兵马最强者首推汉中。论用兵,将军你不输任何人,关张自然更不足道;汉中王不用你为将,实在是明珠暗投,埋没英雄!”

刘裕冷哼:“刘备此举并非明珠暗投,而是不信任我!比起我这个堂弟,他更信任关羽、张飞,他怕我坐大,怕我的威望与日俱增对他形成威胁,所以拼命的压制我,不让我去前线建功。”

李师师一脸惋惜:“汉中王真是太过分了,枉费将军你一片忠心!既然他不仁,将军又何必再讲义气,为何不取而代之?”

刘裕脸上的压抑与痛苦慢慢的消失不见,变得深沉莫测:“师师你真是我的红颜知己,我心里也是这样想的。关羽沽名钓誉,生怕背上叛贼之名,迟迟不向刘辩用兵,这让他与刘备之间产生了嫌隙,对我说这是最好的机会!”

李师师心中一惊,表面上不动声色:“将军打算如何行事?”

刘裕端起酒壶亲自斟了一杯,抿了一口道:“我这次成都名义上是庆贺阿斗出生,真正的目的是说服刘备,让他把上庸的兵权交给我。等我掌控了上庸、汉中两地,拥有十几万兵力之后,我就不必再对刘备忍气吞声了。”

“汉中王会把上庸的兵权交给将军么?”李师师依偎在刘裕怀里,柔声问道。

刘裕再次把杯中酒一饮而尽:“这就要靠师师你了!”

“靠我?”李师师又吃了一惊,“我只是一个小女子,又怎能帮的上将军?”

刘裕并未直接回答李师师的话,而是深情款款的望着李师师:“师师啊,这半年以,我刘裕待你如何?”

李师师一脸感激:“将军对师师万千宠爱,言听计从。只要师师想要的,将军都会成全,而且将军还把我的兄长李恪从沔阳县尉提拔成了南郑县令,将军的大恩大德师师没齿不忘。”

“然而,到目前为止我还没给你一个名分。”刘裕轻抚李师师的脸颊,满眼怜爱,“你可知道为什么?”

“师师不知!”李师师摇头。

刘裕将李师师揽的更紧了一些:“师师啊,为了我将的霸业,我决定把你献给刘备。但你放心,将等我霸业有成之日,我一定给你王妃甚至皇妃封号,让你母仪天下。我也舍不得你,我也想与你朝夕与共,可是我现在必须设法取得刘备的信任,才能逐渐掌控巴蜀的大权,师师,一切就靠你了!”

李师师一脸矛盾之色:“为了报答将军的恩情,师师愿意为将军做任何事情!只是师师却不知道该如何帮将军?”

刘裕肃声道:“其实也不用想的太复杂,你只需要潜伏在刘备身边,把他的举止言行透露给我就行。另外想方设法的帮我取得上庸的兵权,此外你还要尽最大努力的破坏刘备与关羽、张飞的关系,若是能蛊惑刘备杀掉关羽、张飞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李师师面无表情的依偎在刘裕怀里:“师师不为封号,不图母仪天下,就为了报答将军的厚爱,我愿意按照将军所言行事。”

看到成功的说服了李师师,刘裕心花怒放,再次向李师师许下承诺:“师师你尽管放心,待我成就霸业之日,定然不会忘记今日的承诺!”

两日之后,刘裕的队伍穿过绵竹关,抵达成都北门。

得到了消息的刘备派遣杜如晦、魏文通出城迎接,把刘裕安排在驿馆之中。刘裕稍作休整,梳洗完毕,更换了衣衫便带着李师师、史文恭直奔汉中王府邸,求见刘备。(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