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五百九十 慕容三雄

五百九十 慕容三雄


                【小说pp软件已经开发完毕,请大家访问< href="http://m.23us.us" trget="_blnk">http://m.23us.us网站底部就可下载安装安卓以及苹果的pp】

塞外的四月,春风依旧带着寒意。※%

若是穿的单薄了,卷在身上仍然会让人冷不禁的打个寒颤。入夜之后狂风更加肆虐,时不时的卷起一阵砂砾,拍打在营帐上发出炒爆豆子的声音。

听了吴用的苦谏,冉闵双眉蹙起,单手抚摸着浓密的虬髯,犹如一尊雕塑般坐在桌案后面陷入了沉思,良久之后方才吐出了一句话:“不降,哪里也不去,唯死而已!”

“天王,识时务者为俊杰,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啊!”吴用继续苦谏。

韩擒虎也拱手劝谏:“天王,吴先生说的有理,胡人大举犯,曹操虎视眈眈,李唐泰山压顶,幽州三郡守不住了,咱们再等下去也是白白送死。我与洛阳的大司马杨坚有过一面之缘,若是天王去投,定受重用!”

冉闵冷哼:“既然你与杨坚是故交,那你就和吴用、宋江一块去投西汉好了。我冉闵誓死守卫幽州三郡,一寸山河一寸血,我冉闵若退走,不知有多少百姓要死在胡人的铁骑之下!”

“报!”

帅帐中正议论之间,自涿县的快马赶到,滚落马下直入帅帐:“报告天王,宋江太守裹挟了涿县的百姓奔代郡而去,涿县已被烧成一片瓦砾。”

范阳郡治所涿县乃是冉闵的老巢,这些年积蓄的物资器械、粮草军饷全部囤积在涿县,听闻被宋江裹挟走了,并且把涿县烧成了瓦砾,不由得大惊失色:“什么?宋江烧了涿县?是何道理?”

“听闻曹操大军压境!”斥候低着头答道。

冉闵追问:“距离涿县还有多少里?”

“据悉曹军已经抵达唐县、卢奴。”看到冉闵脸色不善。双眼喷火,斥候有些畏惧。

“啪”的一声。冉闵的怒火爆发,重重的一拳砸下去。竟然将桌案拦腰震裂,“罗县、卢奴到涿县至少还有三百里路程,因何不战而逃?宋江匹夫这是逼着我投降啊!”

冉闵怒极,拔剑在手怒斥吴用:“你们这些贪生怕死之辈,我冉闵没有死在胡狗的手上,却被你和宋江害惨了,不杀你二人难消我心头之恨!”

吴用大惊失色,跪地求饶:“天王息怒,我与公明哥哥也是为了天王着想。四面楚歌,再继续支撑下去也是死路一条,天王你怎能强迫数万弟兄跟着你白白送死?”

听了吴用的话,冉闵忽然长叹一声,收剑归鞘:“也是,蝼蚁尚且贪生,我冉闵何德何能逼迫将士们陪着我送死?你走吧,和你的公明哥哥去投奔你的西汉吧!”

顿了一顿,神色黯然的对韩擒虎道:“涿县已失。没了粮草辎重,再战也是必败之局。传我命令,三军将士要走要留,悉听尊便;想走的今夜就走。想留的跟着我冉闵杀胡狗,就算要死,也要杀一个够本!”

“呜呜……”

呼啸的夜风里忽然传一声尖锐的号角。由北方飘,似乎正在逼近。

冉闵面色一变。急忙俯下身子用耳朵贴着地面凝听,依稀能够听到轰隆隆的马蹄声自西北方向而。震感越越强烈。

“敌军偷袭了,我军斥候何在?”冉闵从地上一跃而起,命手下的侍卫长出去打探情况。

片刻之后侍卫长回报:“我军斥候十有**逃走了,军心慌乱,大势已去,请天王速做定夺!”

冉闵拔剑在手,高声道:“吴用、韩擒虎听令,无论明日是战是投,今夜我冉闵为你们断后。传令下去,弃营向代县撤退!”

当下冉闵手提双刃矛,腰悬钩戟翻身上马,与管亥、裴元绍率领一万最精锐的士卒列阵殿后,韩擒虎与吴用在前面组织部队仓惶向南撤退,目标代县。

轰隆隆的马蹄声愈愈近,呜咽的号角越越清晰。

一直还未参战的鲜卑铁骑从渔阳奔袭而,在慕容恪的率领下昼伏夜出,用了两个夜晚狂赶了五百里路,悄悄逼近了冉闵大营,意在打冉闵军一个措手不及,而且也如愿以偿,直到逼近冉闵大营七八里的时候才被察觉。

漫山遍野的火把犹如苍穹上的繁星,震天动地的马蹄踩踏的尘土飞扬,使得漆黑的夜色弥漫着一层黄色的薄雾。

乱军之中,慕容恪纵马疾驰,高声呐喊:“将士们全力向前,这一战务必斩杀冉闵,用冉闵的头颅祭奠鲜卑的大旗,让中原的诸侯看看我们强大的鲜卑正在崛起!”

“杀冉闵!”

身高接近九尺的慕容翰手提一柄八十斤的开山斧,胯下一匹灰色战马,引领着三万鲜卑铁骑当先疾驰。跟随在他左右的分别是两名鲜卑首领轲比能与步度根。

“熄灭火把,列阵!”

暗夜之中,冉闵立马横枪,喝令身后的士卒列开矩形方阵,全部弯弓搭箭,等候命令。并且在队伍的最前方竖起了拒马枪。

马蹄声隆隆,鲜卑铁骑逐渐逼近,而冉闵军熄灭火把之后在暗夜中隐蔽了许多,犹如潜伏在黑暗中的野兽。

“放箭!”

眼看着鲜卑铁骑越越近,冉闵长枪一招,高声下令。

随着一声令下,冉闵军万箭齐发,仰射出一波箭雨。

雨点般密集的箭雨从天空倾洒下,落进潮水般的鲜卑铁骑之中,落在甲胄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犹如大珠小珠落玉盘。只可惜仰射对骑兵的杀伤力不大,最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延缓骑兵冲刺的速度,因此鲜卑骑兵的伤亡并不大。

鲜卑铁骑继续冲锋,遇上拒马枪的时候则付出了些许伤亡代价。许多冲的过猛的鲜卑骑士不及挑开拒马枪,径直撞了上去,被连人带马刺得鲜血淋淋,跌倒在地,随即被潮水般跟了上铁蹄踏为齑粉。

“分开进攻,轲比能左翼,步度根右翼!”担任先锋的慕容翰一马当先,挥舞着开山斧大声下令。

轲比能与步度根得了命令,各自一声唿哨,引领了五千铁骑迅速的向两边分散开,意图包抄冉闵的退路,将冉闵军包围在中央。

“管亥率三千骑兵迎战鲜卑左翼,裴元绍率三千骑兵迎战鲜卑右翼!”冉闵在中军立马横枪,沉着指挥。

冉闵虽然地处塞外,但由于性格刚烈,与匈奴、鲜卑、乌桓等各族关系一向不合,因此一直未能筹措到足够的马匹。而且即便胡人肯卖给他马匹,冉闵也拿不出钱粮交换,所以麾下的骑兵一直没有超过万余人。除了拨给宋江、张绣一部分之外,此刻能够投入战斗的骑兵也不过六千左右。

得了冉闵一声吩咐,管亥与裴元绍各自率领三千骑兵分头迎战鲜卑两翼。

乱军之中管亥正遇步度根,两马相交,战有十余回合,管亥卖个关子一刀斩步度根于马下。而右翼的裴元绍撞上轲比能,厮杀了七八个回合,被轲比能一记重锤击中脑门,登时脑浆迸裂,坠马身亡。

慕容翰看到步度根被斩于马下,遂策马提兵,率领了数百骑直扑管亥,“无知汉狗,死到临头,还敢猖狂,可识得鲜卑猛士慕容翰?”

“胡狗,我管你是谁,管爷的刀下受死!”管亥怒吼一声,提刀直奔慕容翰。

两马相交,战有六七回合,慕容翰一斧力劈华山,将管亥劈于马下,身后的鲜卑铁骑飞驰而过,将管亥践踏于乱军之中。

“胡狗,在我汉人境内也敢猖狂,我冉闵今日不杀你,誓不为人!”看到管亥死在乱军之中,冉闵怒发冲冠,策马向前,挥舞着双刃矛直取慕容翰。

与此同时,远在江陵的刘辩收到了系统的提示:“叮咚……系统检测到冉闵第二属性‘仇胡’爆发,仇胡——与异族武将厮杀或者大军血战之时武力+”

“叮咚……冉闵特殊属性‘英魂’爆发,武力+3,基础武力值104,双刃矛+1,当前武力飙升至113!”

看到冉闵迎面而,慕容翰大喜过望,挥舞着大斧连声咆哮:“冉闵匹夫,死期已至,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祭日!”

话音未落,两马相交,冉闵一声暴喝,犹如霹雳惊雷,双刃矛如闪电般刺出,慕容翰躲避不及正中喉部,被冉闵一枪挑落马下,再补上一枪,登时毙命。

“叮咚……系统检测到慕容翰阵亡,慕容翰——统率91,武力98,智力78,政治”

“系统检测到慕容恪属性,慕容恪——统率98,武力88,智力94,政治”

“系统检测到慕容垂属性,慕容垂——统率96,武力94,智力89,政治85。”

正在后面督战的慕容恪听闻慕容翰战死,面色微变,急忙喝令慕容垂率领连环马出战:“慕容垂听令,率连环马围困冉闵,今日誓取冉闵头颅!”

“连环马出战!”

慕容垂一声咆哮,手中马槊一招,率领三千重甲连环马跃阵而出,直扑冉闵所在的方向。

冉闵在乱军之中奋力死战,忽听得有斥候急报:“天王不好了,匈奴前锋部队杀到,哲别拖雷率两万匈奴骑兵将我军拦腰斩断,韩擒虎、吴用已经率部向南而去,我军已陷入重围之中!”(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