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五百六十九 生擒杨七郎

五百六十九 生擒杨七郎


                【小说pp软件已经开发完毕,请大家访问< href="http://m.23us.us" trget="_blnk">http://m.23us.us网站底部就可下载安装安卓以及苹果的pp】

“报……启禀将军,发现汉军从公安方向杀了过,距江陵大约还有三十里的路程,请将军速做定夺!”

孙膑率兵离开公安,于两日之后逼近江陵,孙策麾下的斥候刺探到情报后立即飞马报入城内。

江陵城内有一万八千守军,之前的守将是孙策的舅父吴景,以及自零陵的猛将邢道荣。但在长坂坡营救孙尚香的时候,邢道荣在乱军中遇上赵,被一枪刺于马下。邢道荣死后吴景失去了副将,孙策便派遣堂兄孙贲到江陵协助吴景镇守。

汉军大兵压境,刘辩就在相隔一百五十里的公安坐镇,吴景与孙贲自然不敢怠慢,加派了许多斥候严密监视汉军的一举一动,但凡有个风吹草动随时报。

“关闭城门,在汉军撤走之前不许任何人出入!”吴景如临大敌,大手一挥高声下令。

随着吴景一声令下,江陵城的四门缓缓关闭,吊桥拉起。一万八千多守军全部登上城墙,准备好了强弓硬弩,滚石擂木,在方圆二十多里长的城墙上站的密密麻麻,严阵以待。

一个半时辰之后,汉军的旗帜便已经隐约在望。

孙膑下令在马尾上捆绑了树枝,拉长士兵的间距,多树旌旗,虚张声势恐吓孙军。站在远处观看,只见这支队伍旌旗遮天,尘土蔽日,看起少说也有六七万人的样子。

吴景与孙贲在城墙上看到之后不由得吓了一跳,倒吸一口冷气:“嘶……竟然有六七万人的规模,难道驻守在公安的汉军倾巢而出?若是这样的话。岂不是说明张飞的援兵已经撤走?”

吴景满面愁容的道:“荆北与荆南之间的联系已经被汉军斩断,而伯符在襄阳被岳飞死死困住。若是巴蜀的援兵再退走了,咱们江陵可就真的变成一座空城了!”

孙贲手按佩剑。一脸的视死如归:“死则死已,何惧之有!咱们江陵城中有一万八千精兵,汉军要想破城不填上三万五万的人命,想也休想!”

顿了一顿,继续道:“江陵城中士族豪绅众多,可派人去这些人家中征兵,让他们派遣仆从登上城墙协助防守。以江陵城的规模,少说也能征集万余人,有了他们的协助。至少还能多坚持半月二十天,说不定到时候汉军粮草不支,或者刘备从巴蜀再次援也不一定!”

“可是江陵的士族一直比较认同刘表,咱们孙氏控制江陵还不到两年的时间,城内的豪绅士族不反戈降汉就不错了,又怎么会协助咱们守城?”吴景皱着眉头,满腹忧虑。

孙贲拍着胸膛道:“乱世需用重典,到了这时候就必须使用铁血手段,不能再用妇人之仁!舅父大人你守住城墙。让小甥去豪绅士族家中征兵。”

孙贲话音落下,点了两千人马下了城墙,从城南开始挨着砸豪绅士族的大门,要求每家每户必须派出仆从或者族人登上城头协助守城。按照四比一的比例出人。一个家族中无论主仆,无论男女老幼,一概按照人头征调。只要家中有四十口人,那么就必须自行指派十人登上城头协防。

刘表在江陵统治了多年。自身又是皇室后裔,而且多用仁政治理地方。再加上通过与荆襄大族蔡氏联姻,笼络蒯氏、江夏黄氏等荆州大族,使得江陵的士族豪绅对刘表很有认同感。在孙策用武力强行霸占荆州之后,江陵的士族一直不太买账,再加上吴景能力一般,故此江陵城内的士族豪绅对孙策并没有多少好感。

就像吴景说的那样,这些士族豪绅没有倒戈降汉就不错了,不是他们不想,而是他们不敢。毕竟城内的孙军接近两万,以普通的家族对抗军队,走漏了风声少不了就是灭门之祸。

士卒豪绅是没有胆量背叛内应,但他们却敢幸灾乐祸。听到城外杀声大作,孙军如临大敌,于是家家闭门,户户掩窗,一个个躲在房屋里祈祷汉军早点破城,没想到孙贲却带人砸门征兵。

“将军,我家中皆是老弱妇孺,上哪里去给你抽出人手守城,还请将军高抬贵手?”

得知了孙贲砸门的目的之后,一个姓曹的豪绅命令家中的精壮男子全部躲起,自己领着一干老翁妇孺到门口与孙兵交涉,“这几年战火频繁,我曹家的男子被征调了十之七八,除了六旬老翁以及垂髫儿童,实在是无兵可征!”

“信口雌黄!”

孙贲勃然大怒,刀光一闪,顿时将曹员外的一颗脑袋斩落在地,高声下令:“这劣绅竟敢诓骗本将军,我看他分明就是东汉军的奸细,给我把曹家满门抄斩,一个不留!”

得了孙贲一声令下,数百名如狼似虎的士卒拔刀出鞘,一阵屠杀,将曹氏满门三十多个老弱妇孺全部屠杀殆尽。又在院子里四处寻找,果然在地窖中发现了十七八个精壮男子,有仆从有门客还有曹氏族人。

“给我全部烧死!”孙贲双眼喷火,毫不留情的下命。

孙军士卒找干柴枯草,掺杂了硫磺、火硝,不顾这些男子的哀求告饶,引燃了一把大火投掷进地窖之中。一片鬼哭狼嚎之中,人肉烧焦的味道就在江陵城上空弥漫开。

孙贲带着士卒又灭了另外一个张姓豪绅的门,其他的士族豪绅威慑于孙贲的狠辣歹毒,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但也只能按照孙贲的要求派出仆从家丁登上城墙,协助孙军守御。不过一两个时辰的功夫,果然强行征募了万余人。

孙贲也知道自己做的太狠,生怕城中豪绅士族哗变,遂吩咐自己的副将率领两千士兵在大街小巷巡逻游弋,但凡有个风吹草动,就先斩后报,一定要把隐患扼杀在萌芽状态。

看到城墙上密密麻麻的守军,孙膑心中对刘辩的谋略钦佩不已:“江陵城虽然不如襄阳坚固,但也不是轻易就能攻下的。城墙上连军带民接近三万,没有七八万人攻城,半月二十天的怕是拿不下,而且就算破城也要付出巨大的代价。若是陛下的计谋能够生效,便能不费吹灰之力的拿下江陵!”

孙膑传令佯攻城池,程咬金、杨延嗣按照计划率兵呐喊着虚张声势,对江陵城发动了几次小规模的进攻,天黑之后,孙膑鸣金收兵。汉军后退五里安营扎寨,准备明日再战。

次日天刚朦胧亮,孙膑再次率兵鼓噪呐喊,杀奔江陵城下。三万军民在吴景、孙贲的率领下纷纷弯弓搭箭,准备好了滚石擂木,严阵以待。

忽然有一支兵马从上庸方向而,看起大约一万五千人左右的样子,待队伍到近前,便能看清俱都打着蜀兵旗帜,“关”字大旗迎风招展。

“哈哈……太好了,十有**是刘备的结义兄弟关羽率军援了!”吴景站在城头大喜过望。

孙贲却十分谨慎:“先看清再说,免得有诈!”

关羽率兵向前直逼汉军,相距一百余丈的时候各自乱箭齐发,射住阵脚。

两军对圆,关羽手提一把青龙大刀,纵马出列高声叫阵。春风拂面而过,吹得他长髯飘飘,一张红脸在烈日的照耀下更像一颗熟透了的大红枣。

看到关羽亲自叫阵,吴景放声大笑,对孙贲道:“我随文台参加十八路诸侯讨董之时曾经见过关羽,那时候他与刘备跟在公孙瓒后面,就是这红脸长髯的大汉!”

孙贲依然一脸谨慎:“这关羽早不救援晚不救援,为何等汉军杀到的时候才救援?咱们先看他与汉军打一仗再说!”

“我乃河东关长,谁敢出马与我一战?”关羽横刀立马,大声叫阵。

“你可出马迎战!”孙膑手中马鞭朝一个名字叫做冯异的偏将一指,勒令出阵。

此人虽然有些勇武,但目无法纪,平日里时常鞭笞士卒,克扣军饷,甚至做出过纵兵劫掠之事。孙膑在路上得知后想要以法绳之,但为了迷惑吴景、孙贲,才忍着不发作,今日就借关羽之手把他除掉。

这冯异一大早就喝了一壶酒,此刻脑袋一热,拍马挺枪杀了出:“老子管你关长还是关短,快冯某枪下受死!”

两马相交,战无三合,关羽手起刀落将冯异斩于马下,枭首而还。

“嘶……看这关羽真是解围了!”孙贲一直防备的心理总算松懈了,悄悄询问身旁的士卒,“可有人识得此人是不是关羽?”

许多见过关羽的人纷纷回答:“将军不必多虑了,此人绝对是关羽!一般人哪有这般武艺,也长不出这种相貌!”

关羽丢下冯异的首级,再次催马出叫阵:“谁还敢送死?”

杨七郎纵马挺枪杀出阵:“关羽休要猖狂,让杨延嗣会会你!”

当下两员大将各自施展武艺,刀枪往酣战了五六十回合,关羽瞅准机会轻舒猿臂,一把抓了杨延嗣的绶带,从马上生擒活捉了过。

号角响起,两军一场混战,汉军败走,向南撤退而去。

关羽鸣金收兵,引兵至江陵城下叫门:“已将汉军暂时击退,请吴景、孙贲两位将军出城叙话!”

吴景满面笑容的下令落下吊桥,打开城门,亲自与孙贲出城迎接:“大兵压境,有失远迎,关将军万勿见怪!”(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