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五百七十七 大开眼界

五百七十七 大开眼界


                虎背熊腰的周仓大踏步到驿馆门口高喊一声:“我家关将军有令,请大汉使者戴宗进驿馆叙话!”

戴宗本打算悄悄跟着周仓面见关羽,呈上天子的手书后立刻告退,毕竟成都是刘备的地盘,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没想到关羽却光明正大的召见自己,还让这个黑大个把声音喊得这么响亮,一副唯恐别人听不见的样子,当下只能忐忑不安的跟着周仓进了驿馆,直奔客厅拜见关羽。

“小人戴宗拜见关将军!”戴宗跟着周仓到客厅,作揖施礼。

关羽放下了手里的《春秋》,这是他平生最爱看的书籍,上下打量了戴宗一眼,傲然问道:“者是大汉天子的使者?”

戴宗毕恭毕敬的答道:“回关将军的话,小人戴宗乃是锦衣卫千户,奉陛下之命给关将军送一封手书。”

“呈上!”关羽卧蚕眉轻挑,手抚长髯,沉声喝道。

“请关将军过目!”戴宗从怀里抽出天子的手书,上前一步呈交到了关羽手中。

关羽飞快的拆开书信浏览了起,很快的面色大变,从一开始的高傲慢慢的变化成痛苦,还有一种追悔莫及的惋惜,最后轻声低吟:“月娘啊月娘,我还以为此生再也无缘相见,更不知你是死是活,原却是被吕布的部将抢去。这可恶的秦宜禄,关某早晚杀之!说起都怪关某当初没有把你带走啊……”

看着关羽的表情变化不定,戴宗与周仓也不敢多问,只能在一旁肃立待命。

过了许久,关羽才满怀惆怅的提笔修书一封给刘辩,感谢他这段日子对杜月娘的照顾,更感谢天子把杜月娘送到成都。让自己与她再续前缘。感谢完毕,又在后面向刘辩保证无论如何自己都会说服刘备归顺朝廷,化干戈为玉帛。不成功便成仁!

修书完毕,关羽把书信交给戴宗。同时奉上一份薄礼,以示谢意:“这一路有劳戴千户了,区区薄礼,还望笑纳!”

戴宗急忙推辞:“关将军太见外了,传递书信乃是戴宗分内之责,实不敢接受。若关将军觉得戴宗还有些苦劳,麻烦派人把戴宗送出成都。小人的身份已经暴露,唯恐有人对戴某不利!”

关羽手抚长髯。微微颔首:“戴千户所言极是,周仓,命你带领十名亲兵把戴千户送出成都,谁敢阻拦直管砍死。天塌下有我关某人顶着!”

“诺!”

周仓答应一声,扛了关羽的青龙偃月刀,与戴宗一起出了驿馆,奔成都东门而去。

关羽接见刘辩使者的动静闹得这么大,早就有驿馆的耳目把这个消息报给了房玄龄、张松、杜如晦等人,因为刘备、法正皆不在成都,便急忙派人召集吴懿、黄权、泠苞、邓贤、魏文通等几名武将前房玄龄府邸共商对策。

“在大王的眼皮底下。这关羽竟然还与刘辩互通书信,真是嚣张狂妄!不知当初的桃园情义何在?这关某人又如何对得住大王的信任!”相貌丑陋的张松使劲的拽着下巴黑痣上的一根黑毛,不停的摇头咒骂。

房玄龄皱眉道:“张子乔也别光抱怨了。如今大王与法孝直皆不在成都,我等必须速速拿定主意!”

魏文通冷哼道:“这关羽怎么对得住大王的结义之情?他就是个贪图荣华富贵的叛徒,就连我这个降将还知道为大王尽忠,这关羽为了保护刘辩,竟然杀了我的兄弟。此仇不共戴天,早晚必报!依我之见,这关羽反叛之心已经昭然若揭,我等不如率兵包围驿馆,把关羽及刘辩的使者一并拿下。人赃并获!”

杜如晦抚须沉吟道:“关羽并没有掩饰他与刘辩互通书信的事情,而且他这次就是替刘辩做说客的。大王也知道他与刘辩书信往的事情,即便把关羽与刘辩的使者人赃并获也是毫无意义。而且大王非常重视与关羽的结义之情。不愿意轻易与之反目,咱们贸然得罪关羽并非明智之举……”

“那该如何处置?”房玄龄眉头皱成了麻花,“难不成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关羽在我等的眼皮子底下与刘辩互通书信?”

杜如晦双眸中寒光一闪,沉声道:“可派人把刘辩的使者抓回严刑拷打,审问一下刘辩在书信中写的何事?”

“好,此计甚妙,便如此行事!”房玄龄拍掌赞成。

张松、吴懿、黄权等文武也纷纷表示赞成,但又不确定刘辩的使者准备从哪个门出城,于是决定兵分四路,魏文通带人赶往北门,吴懿带人赶往西门,泠苞带人赶往南门,邓贤带人赶往东门,等候刘辩的使者出城之时拿下。

周仓陪着戴宗出了驿馆,挑选了十名随从,翻身上马,准备把戴宗从东门送出成都。

动身之时才发现戴宗竟然没有坐骑,不由得诧异不已:“哎呀……戴千户的马匹丢了还是拴在了城外?要不然俺去通知君侯一声,让他送千户一匹好马?”

戴宗笑笑:“呵呵……山野村夫,乡下泥腿子跑路惯了,让我骑马反而不习惯。我从江陵成都的时候就是步行的,这次回去还是依样画葫芦吧!”

“步行的?”周仓半信半疑,“走了多久?一个月?”

戴宗再次笑笑,伸了五根手指头。

“五个月,这也太慢了!”周仓憨笑一声,催马向前,既然戴宗不愿意骑马,也只好主随客便。

“五天!”戴宗迈开脚步,与周仓并驾齐驱。

“五天?”周仓吓了一跳,更多的是不信,认为戴宗这是在吹牛,“戴员外啊,俺周仓是个直性子的人,心里有什么便说什么。你看起是个实在人,为何爱吹牛?我与君侯从筑阳成都,一路上快马加鞭,有时乘船而上,前后加起走了七八天,你竟然说你用了五天?你是不是觉得俺周仓长得傻,就是真的缺心眼吧?”

戴宗哑然失笑:“哈哈……周壮士真是幽默,戴宗岂敢无礼!可我真的就用了五天的时间,却也不敢欺瞒周壮士啊!要不是蜀道坎坷,我用差不多四天的时间就能到成都,因为路途艰难,所以多浪费了一天的时间。”

“从江陵到成都差不多两千里,你用了五天的时间?一天走四百里?”周仓双眼瞪的像铜铃一般大小,一副打死也不相信的表情。

戴宗忽然拔腿就跑,足下生风,离弦之箭般蹿了出去:“多说无益,周壮士追上我再说!”

人类冲刺的时候跑得飞快并不稀奇,让周仓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戴宗竟然用冲刺的速度一口气跑出了五里路。任凭自己马鞭甩得作响,却无论如何也追不上戴宗。

眼见得前面到了繁华的街巷,路上游人如织,戴宗这才停止了步伐,脸不红心不跳,大气也不喘,额头上一滴汗珠也没有。笑呵呵的等周仓追了上,说道:“城里人多,怕撞到人不敢跑的太快,让周壮士见笑了!”

周仓大惊失色,佩服的五体投地:“哎呀呀……戴员外真是神行太保啊,俺周仓今日真是大开眼界,我算是服了!”

两人一路谈笑风生,用了半个时辰的时间穿过了成都的大街小巷,到了成都东门。正要拱手作别,忽然响起了整齐划一的脚步,却是邓贤率五百士兵赶到,前捉拿戴宗。

“那个大长腿的高个就是东汉的使者!”驿馆的耳目一眼就认出了戴宗,大声的提醒邓贤。

“给我拿下!”邓贤一挥手,高声下令。

“不好,刘备果然派人抓我了!”

戴宗暗叫一声不妙,看到周仓人少,而对方却有四五百人,当即掉头就跑。仗着自己脚下生风,很快的就钻进了熙熙攘攘的人群。

“给我追!”邓贤怎会让煮熟的鸭子飞走,提剑纵马,率领五百士卒穷追不舍。

周仓勃然大怒,怒吼一声:“君侯有令,谁敢拦阻大汉使者便是谋反,格杀勿论!”

恰好邓贤到面前,周仓手中青龙偃月刀高高举起,狠狠劈下。

只见寒光一闪,猝不及防的邓贤人头落地,鲜血从无头尸体的腔子里喷出,犹如喷泉一般壮观。直把街巷上的贩夫走卒,男女老少吓得惊慌失措,乱作一团。

就在周仓与戴宗向东门赶路的时候,早有耳目报告给了魏文通,当即率领五百士卒赶了过。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与戴宗撞个正着,百余名士卒一拥而上,在搭上了十几条人命之后,把戴宗生擒活捉,五花大绑了起。

“启禀将军,给关将军扛刀的那个黑大个把邓贤将军杀了?”有士兵飞快的把周仓斩杀邓贤的消息禀报了魏文通。

魏文通勃然大怒:“真是有其主必有其仆,一个随从竟敢擅杀大将,实在是太嚣张狂妄了!我这就去把关羽的随从拿下,以法绳之,让关羽无话可说,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心腹随从死在法场上!”(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