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五百六十一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五百六十一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小说pp软件已经开发完毕,请大家访问< href="http://m.23us.us" trget="_blnk">http://m.23us.us网站底部就可下载安装安卓以及苹果的pp】

暴走状态下的吕布火力全开,攻击力惊人,杀的汉军阵脚陷入混乱,这大大的出乎卫青的预料。

“暴走的吕布武力值高达118,如此强悍的猛将前世的卫青怕是没见过吧?这已经不再是原的吕布,而是强化了无数倍的吕布,此吕奉先已非彼吕奉先,卫将军怕是要头疼了!”

刘辩虽然身处公安的议事厅中,面对着诸葛亮、孙膑等顶级谋士,脑海中却全是吕布、卫青、薛礼等人的影子。

“想想人类的极限是105,就可以知道武力值飙升到118的吕布何等厉害了!如果说李元霸的战斗力相当于一万人,那么强化后的吕布战斗力至少相当于七千。如果这样的吕布遇上了匈奴骑兵,估计会轻松打爆,卫青能否扭转局势,就看薛仁贵的表现了。若实挡不住,就只能把李存孝从青州调到上洛去了。”

刘辩正襟危坐,表面看似在聆听诸葛亮等人的辩论,心中实则在暗中谋划破吕布之策。

“薛贼,纳命!”

气冲牛斗的吕布直冲帅旗,却看到薛仁贵从斜刺里杀了出,登时怒火冲天,挥舞起方天画戟,朝着薛仁贵一戟力劈华山砍了过去,势大力沉,威力惊人。

“叮咚……薛仁贵‘戟神’属性爆发——对阵所有持戟类武将时,基础武力值临时增加3点,并且可以在随后的斗将中随机增加两次3—5点的武力值。在对阵非戟类武将之时,基础武力值不会上升,但可以在斗将中随机一次性增加4—7点的武力值。”

“叮咚……薛仁贵戟神属性爆发一次。武力+4,基础武力值99+3。赤兔马+1,震雷青龙戟+1。当前武力上升至108!”

薛仁贵全力以赴,与吕布拆了三五个回合。

两匹旷世战马所到之处士卒们尽皆被碰撞的踉踉跄跄,运气好者鼻青脸肿,运气坏者则命丧当场。其他人被吓的魂飞魄散,不敢再向前围攻,纷纷后退出十余丈,闪出一大片空当给两员骁将捉对厮杀。

厮杀了七八个回合,薛仁贵才感受到了吕布的强大,心中倒吸一口冷气:“马中赤兔。人中吕布果真名不虚传!赤兔马的强大我已经了如指掌,今日方才知道吕布的威风,竟然如此强悍。若不全力以赴,怕是难以全身而退!”

“吃我一戟!”

一念及此,薛仁贵虎吼一声,手中震雷青龙戟挥舞起,抓住空当,向吕布连刺数戟。

“叮咚……薛仁贵戟神属性二次爆发,武力+5。当前武力上升至113!”

“可惜啊,如果第一次爆发运气够好的话,便宜姐夫的武力还能上升1点。”刘辩在心中惋惜一声,“不过113的武力值应该能扛住吕布百十回合。剩下的就看卫青的用兵了。”

乱军之中,暴怒的吕布与薛仁贵酣战三十回合,胜负难分。虽然吕布一直略占上风,但却也没有速胜薛仁贵的把握。不断的怒吼咆哮。

趁着薛仁贵缠住吕布这头猛兽之际,卫青指挥东汉军迅速的堵住了被吕布冲开的豁口。指挥士卒按照之前的部署挡住并州狼骑的进攻。

“哧哧……”的声音响个不停,躲在马车下面的钩镰兵按照战术,从车底下伸出钩镰枪收割马腿。

并州骑兵也察觉到了东汉军的战术,想要挥枪刺杀钩镰兵,保护胯下的战马,却被马车挡住,根本伤害不到车底下的钩镰手,无奈之下只能驾驭着战马闪避。

不过数目庞大的马匹挤在一起,总是会有战马中招,被锋利的钩镰枪斩断马腿,发出痛苦的嘶鸣,挣扎着倒地。将马上的骑士掀翻马下,被马车底下的钩镰手迅速的割去了人头。

并州狼骑毕竟是一支精锐之师,士卒中不乏勇力过人者,许多人在马匹受阻之后舍弃了战马,摸起大刀跳上马车与长矛兵展开了浴血肉搏,一时间血肉横飞,人头乱滚。

“放箭!”卫青在车阵后面立马横枪,高声下令。

随着卫青一声令下,汉军弓弩兵再次朝被马车阻挡的并州狼骑乱箭齐发。而并州狼骑毫不示弱,前面的骑兵扛住,后面的骑士弯弓搭箭,朝汉军方阵还射。

一时间,头顶上的弩箭回纷飞,如同滂沱大雨,中箭者不计其数。

“杀啊!”

呐喊声从西方而,张辽与高顺各自率领着侧翼人马杀到,呐喊一声加入混战,东汉军局面登时吃紧。幸亏卫青居中调度,勉强支撑。

吕布与薛仁贵马走连环,你退我进,两杆大戟杀的飞沙走石,火花四溅。许多胆大的小兵或者校尉、偏将之流,抱着富贵险中求的心理从背后偷袭,俱都被一击斩杀,当场毙命。对于凡人说,神仙打架最好躲到一旁,强行出头,只有命丧沙场的结局。

三万东汉军面对着两万并州狼骑,加上有高顺陷阵营助阵的三万步卒,鏖战了一个时辰,逐渐的呈现败势,不少胆怯的士卒开始向后撤退。

卫青催马挥剑,连斩数人,厉声呵斥:“谁敢后退,立斩无赦!再支撑片刻,援军即至!”

后退也是死,拼命或许还有活路,在卫青的督率之下,东汉军呐喊一声,奋力死战。

危急关头,杨再兴与卫疆各率一万人马左右杀到,从吕布军的后方发起了偷袭,殿后的陈宫慌忙派邓艾与吕玲绮调头迎战。

看到本方伏兵杀出,卫青、薛礼率领的东汉军士气大震,俱都抖擞精神,奋力死战。与杨再兴、卫疆的伏兵两路夹击,逐渐扭转了颓势,占据上风。

杨再兴匹马当先,在乱军之中横冲直撞,一杆长枪无人能敌。与邓艾迎面撞上,战无十合,邓艾支撑不住,拨马败走。倒是吕玲绮在乱军之中左冲右突,骁勇异常,与卫疆恶战三十回合,竟然不分胜负。

杨再兴率兵直扑吕布军粮草,杀散守军,下令纵火烧粮。陈宫勉强抵挡了一阵,无力回天,只能引兵退走,下令鸣金收兵。

吕布虽然复仇心切,但见到后方有失,也不敢恋战,毕竟军队才是自己的本钱。挥舞起方天画戟猛攻几招,逼退薛仁贵,拨马就走,“全军撤退,本温候亲自殿后!”

在吕布的指挥下,西汉军开始向西北方向撤退,邓艾保着陈宫,冲锋在最前方。并州狼骑尾随其后撤退,负责殿后的变成了高顺的陷阵营,这支精锐之师每次恶战都负责断后,战斗力强大,坚如磐石。

高顺与吕布率领陷阵营掩护着大队人马且战且退,秩序井然,退而不乱。卫青数次想率兵冲垮陷阵营的队形,都被对方死命扛住,保护着主力且战且走,避免出现溃败的局面。

卫青与薛仁贵率兵紧追不舍,一路掩杀,双方你进我退的厮杀了数十里。一路上尸横遍野,各有死伤,东汉军虽然稍占上风,但却也没有击溃吕布军。

比起高顺率领的陷阵营,张辽统率的步兵战斗力则要差了许多,混战之中撞上杨再兴。两将你我往,酣战二十几个回合,张辽抵挡不住,引兵败走。恰好卫疆率兵杀了过,将张辽的侧翼拦腰斩断,与吕布的主力大军阻断。

张辽率部奋力厮杀,在杨再兴与卫疆的前后夹攻之下寡不敌众,只能放弃了会合主力的打算,率领数千残部向西败走。杨再兴率兵穷追三十多里,方才作罢。

张辽刚喘了一口气,忽然西方尘土大起,不由得大惊失色,喝令斥候速探:“的是哪里的人马?”

斥候还未回,就听到马蹄声大作,三员大将并骑当先,引领着千军万马掩杀过。

“常山赵子龙在此!”赵胯下照夜玉麒麟,手中龙胆枪,风驰电掣。

马超胯下火凤燎原,手中龙骑尖,呼啸而至:“西凉锦马超也!”

龙且不甘示弱,长驱挠头狮子雪,挥舞虎牙碎星斩,报上名号:“某乃天水龙驹!”

“不好,竟然遇上马超、赵,莫非天亡我张辽?”张辽大惊失色,看到对方兵力接近两万,而且多是骑兵,自知不敌,慌忙拨马败逃。

“贼将哪里走?留下人头!”

马超与赵一左一右,几乎同时杀到。马超长枪如电,直取张辽咽喉,就要把敌将刺于马下。

“敌将势单力孤,可生擒活捉!”赵反手一枪格挡开了马超的必杀,大声提醒捉活的。

电光火石间龙且也追了上,将大刀挂在马鞍上,弯弓搭箭,正中张辽坐骑右眼。那战马吃痛,长嘶一声,将张辽掀翻马下,被赵一枪抵在咽喉,厉声喝问:“贼将报上名?是死是降?”

张辽满脸悲愤,低头不语,摆出一副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的意思。

“倒是有些骨气,暂且收押起,回头再做处置!”赵叱喝一声,吩咐后面赶上的士卒把张辽捆了,押解着赶赴上洛。

当下,赵、马超、龙且三员大将继续当先开路,秦良玉、马騄居中押解着张辽,卢俊义、马岱殿后,两万人马一路向东,寻找卫青大军去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