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五百六十二 胜利会师,皆大欢喜!

五百六十二 胜利会师,皆大欢喜!


                【小说pp软件已经开发完毕,请大家访问< href="http://m.23us.us" trget="_blnk">http://m.23us.us网站底部就可下载安装安卓以及苹果的pp】

卫青率军向北穷追六十里路,接到斥候禀报说朱儁、周亚夫两路援,相距不过百十里路,看看天色迟暮,卫青唯恐有失,便传令鸣金收兵。@

调头朝上洛方向走了二十里路,便与赵、马超的大军撞个正着,两军的大将一起下马相见,执手寒暄,互道仰慕。

马超率西凉军众将校一起朝卫青、薛仁贵等人作揖施礼:“为了救援我西凉将士,害得诸位将军辛苦了,请受马超一拜!”

卫青与薛仁贵慌忙扶住:“孟起将军多礼了,将军威名震慑西域,我大汉朝廷得西凉铁骑辅佐,如虎添翼。况且从今以后,我等便是同僚,自当全力接应孟起将军,何谢之有?”

马超又把妻子秦良玉、堂弟马岱、未婚妻王异介绍给卫青与薛礼、杨再兴等人认识,众将一起竖起大拇指夸赞秦良玉:“早就听说秦夫人能文能武,巾帼不让须眉,一直是孟起将军的左膀右臂,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

“诸位将军见笑了,西凉儿女多时粗犷之人,不懂的绣花引线,只好舞刀弄枪了。”秦良玉莞尔一笑,半是自嘲半是谦虚。

马超又郑重的把龙且介绍给众将:“这位壮士乃是天水豪杰,姓龙名驹,武艺过人,手中这口大刀有万夫不当之勇,武艺不在马超之下,这一路能够突破重围,多亏了他的帮助!”

龙且急忙拱手施礼,豪爽的笑道:“早就听闻大汉天子麾下猛将集,今日有幸一睹众位尊荣。龙某三生有幸也!”

卫青与薛礼等一起笑着还礼:“龙壮士过奖了,看你气度不凡。就知道武勇过人。陛下求贤若渴,见到龙壮士之后必然不吝封赏。”

薛仁贵又把目光转向马騄:“不知这位姑娘却是何人?”

“哦……此乃舍妹騄。今年十八岁。”

马超这才想起忘了介绍自己的妹子,这个向豪爽的妹妹这段时间一直黏在赵身边,心中所想自然逃不过马超的眼睛。就在众将寒暄之时,这丫头竟然又躲到了赵的身后,以至于自己介绍的时候把她遗忘了。

马騄这才从赵身后站出与众将见礼:“小女马騄这厢有礼了!”

“可曾许配人家?”薛仁贵随口问了一句。

马騄虽然在沙场上骁勇善战,但一提到儿女私事,便羞怯的霞飞双颊,低着头羞羞答答的说不出话。

马超接过话茬道:“呵呵……回薛将军的话,舍妹一向心高气傲。寻常男儿入不了她的法眼。不过这一路行,我已经看到了让舍妹动心的人选。”

“哦……这是一桩好事啊,说听听!不知道谁这么幸运,能够得到马姑娘的垂青?”薛仁贵抚须笑问。

马超还未开口,龙且就抢着说道:“还用问么,我这样的粗人自然入不了马姑娘的法眼。除了白马银枪,英气勃发的子龙将军还有谁?”

龙且一边说笑,一边猛地把赵向前推了一步:“还不快快参拜兄长与两位嫂嫂!”

马騄的脸羞得更加通红,恨不能把头埋进胸前的两座山峦中间。双手不停的摆弄着衣襟,一颗心砰砰直跳。

“这、这龙壮士你怎么把我扯上了?”在众目睽睽之下遭到调侃,赵也是一脸不好意思。

马超向赵拱手道:“长兄如父,父亲大人已经不在世上。我这个兄长就该为舍妹的婚事操心。女大当嫁男大当婚,騄今年已经十八岁,早就到了当嫁之年。却一直不曾遇到称心如意的郎君。而子龙兄胆色过人,智勇双全。心怀磊落,宅心仁厚。这一路对舍妹照顾有加,而且还是她的救命恩人。所以马超在此斗胆,想把舍妹许配给子龙兄,不知意下如何?”

“这是好事一桩啊!”薛仁贵击掌叫好。

卫青也是拱手称贺:“佳偶天成,天作之合!”

围成一团的其他将校一起哄笑:“大喜事一桩啊,今晚就入洞房好了,我等正好可以找个借口痛饮一宿!”

这一路行,赵也感受到了马騄的爱意,但没想到马超竟然如此开门见山,心中有些始料未及,沉吟道:“孟起将军的心意,赵心领了!可是赵家中已有正妻蔡氏,况且已经年届而立,只怕耽误了令妹的青春,却是不敢答应!”

马超朗声道:“无妨……大丈夫三妻四妾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我相信舍妹既然爱慕子龙,自然不会计较名分,便是做个妾氏也是无妨!”

站在秦良玉旁边的王异听了心花怒放,感觉到这话分明是马超说给自己听的。在这乱世之中,生死只在旦夕,能够和自己心爱的人结为连理,就是最大的幸福,又何必去计较正妻还是妾氏?

马騄低着头,嗫嚅的道一声:“妹妹愿听兄长安排!”

龙且大笑道:“哈哈……子龙将军你真是好福气啊,人家騄姑娘都这么痛快的答应了,你要是再推三阻四,可就有失大丈夫风范了!”

赵目光转动,正与马騄期待而纠结的眼神撞个正着,便再也不忍推辞,只好拱手答应:“既然孟起将军抬举,騄姑娘垂青……赵又岂敢再推三阻四?只是如此怕是要委屈騄姑娘了!”

听赵答应了下,马騄顿时心花怒放,喜上眉梢,再次把头埋进怀里,羞怯怯的道:“騄不在乎,只要能与将军朝夕相处,我便已经满足!”

众将纷纷哄笑:“好啊,郎情妾意,天作之合,今夜便洞房算了,我等开怀畅饮,喝个痛快!孟起将军你还没喝过金陵酿酒厂的纯粮白酒呢,与前几年的浊酒味道却是天壤之别,今晚务必要喝个一醉方休!”

赵慌忙推辞:“诸位将军休要玩笑,马腾将军新丧,我与騄姑娘的婚事就算定下了也需要明年才能成婚。”

众将听赵这样说,俱都正色颔首:“我大汉朝以孝道治世,自然该如此!我等只是随口玩笑罢了,孟起将军、騄姑娘也切莫往心里去。”

龙且一路走和马超已经成了知己之交,双臂习惯性的抱在胸前,笑吟吟的道:“待马将军丧期满一年之后,孟起将军可与騄小姐同日完婚。孟起兄迎娶王异,而騄姑娘则嫁给子龙,将必然传为一段佳话。”

成功的把妹妹许配给了赵,马超心情大好,憨笑一声:“呵呵……龙兄休要再开玩笑,此事他日再议!”

一直站在后面的张出尘忍不住跳了出自我介绍:“我叫张出尘,还有一个名字叫做红拂。”

薛仁贵啧啧称赞:“哎呀……想不到孟起将军的队伍中竟然藏着如此多美娇娘,不知道张姑娘今年芳龄又是几何?可曾许配人家?”

张出尘向着薛仁贵正色一拜,喊了一声:“姐夫!”

“姐夫?”薛仁贵顿时一头雾水,“我认识你吗?本将就两个妻子,一个姓刘一个姓柳,哪有姓张的?”

赵附在薛仁贵耳边嘀咕一阵,薛仁贵顿时目瞪口呆,尴尬的朝众将挥挥手:“大伙儿散了,散了吧!”

众将满腹疑惑,悄悄询问了赵之后,方才知道原委,又纷纷拿着薛仁贵开涮:“哈哈……你这个姐夫可是不地道啊,也不怕公主知道了罚你跪搓衣板!”

薛仁贵正色道:“都一边去,本将何曾有过这般心思?我是在替仲青将军寻觅一个佳偶,一时间看到西凉军中美女如,才顺口问了一声。诸位休要血口喷人!”

“仲青将军昨夜不是把吕布的女人给纳了么?”杨再兴昨夜睡得很熟,把卫青睡了邹氏的传言误以为真。

卫青憨笑一声:“杨将军休要误会卫某,我岂是那样的人?只是担心吕布据守不战,以此计激将而已,却是不曾对邹氏染指半寸。”

听了卫青的解释,众将方才恍然大悟,对于卫青的坐怀不乱钦佩不已,不由得纷纷竖起了大拇指。

两军胜利会师,马超军历经磨难,跋涉两千七百里,大小历经数十战,终于从凉州加入了东汉军麾下。只是当初的四万五千人马,到今日却只剩下一万两千余人,马家的长征可谓是用鲜血染红,一步一滴血渍。

不过总算逃出了西汉二十万大军的围追堵截,为西凉铁骑留下了火苗,也算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再加上马超把马騄许配给赵,让众将苦中作乐,开了一阵无伤大雅的玩笑,顿时让数万浴血奋战的将士群情激昂,欢声笑语漫山遍野。

众人皆乐,唯独被五花大绑的张辽满怀惆怅,在东汉军的欢声笑语中脸色如霜。

卫青与薛仁贵听闻张辽被擒,派人提到面前询问:“久闻张文远乃是吕布的左膀右臂,今日被俘,是否愿降?”

“败军之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张辽双目紧闭,吐出了十二个字便再也不复多言。

ps:月底最后一天,弟兄们检查下手里还有没有月票,千万不要浪费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