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五百五十二 狂虐飞将

五百五十二 狂虐飞将


                【小说pp软件已经开发完毕,请大家访问< href="http://m.23us.us" trget="_blnk">http://m.23us.us网站底部就可下载安装安卓以及苹果的pp】

夜色苍茫,星垂野阔。∷

五丈原这片土地上杀声震天,火把闪烁,五六万西汉军与两万西凉军你追我赶,杀的血肉横飞。

李广匹马当先,一路驰射,连续射倒了十几名西凉兵,大声威胁马騄下马投降。

看到马騄充耳不闻,依旧全力向东逃窜,不由长笑一声:“哈哈……好个不知死活的女娃儿,还没有人能够从我李广的箭下逃命,那本将就和你玩一场猫戏老鼠的游戏!”

话音未落,李广拉的弓弦如满月,抖手就是一箭。

离弦之矢带着风声破空而出,“噗”的一声,射穿铠甲的声音在夜幕中响起,尤其刺耳。正护着马騄逃窜的一名亲兵应声落马,从马騄左边的坐骑上滚落马下。

“谢虎?”

看到跟了自己六七年的亲兵被射落马下,马騄心如刀绞,悲呼一声,就要勒马带缰下马救人。

被称作谢虎的卫兵在地上歇斯底里怒吼一声:“小姐快走,这贼将弓箭了得,你快快逃命,休要管我!”

“小姐速走!”

簇拥在马騄左右尚有数十骑,一起簇拥着马家小姐向前狂奔。战场上生死系于一线,稍有耽误便会惹杀身之祸,他们的目的是保护前主公的女儿,只能选择放弃同伴的生命!

马蹄声隆隆,数十骑簇拥着马騄继续逃命。

“我和你拼……”

被称作谢虎的卫兵一直趴在地上,等李广策马飞驰而的时候,突然爬起想要阻挡。却被李广轻提马缰。战马一声嘶鸣,四蹄腾空。将这个叫做谢虎的卫士踏在马蹄之下。

“咔嚓”——骨骼折断的声音,“噗嗤”——脑袋被踩爆的声音。白色的脑浆掺杂着殷红的鲜血,溅了一地,在火把的照耀下分外凄惨,令人望之欲呕。

“哈哈……”

李广放声狂笑,再次拈弓搭箭,手指一抖,又是一箭破空而出。

惨叫声响起,又有一名西凉士卒坠马,将死未死。依旧像谢虎一样大吼一声:“小姐快走,休要管我!”

马騄含泪向前疾奔,身后又一次响起坠马士卒的惨呼,再次被持弓追的李广踩于马下。

李广一路追赶,不停的开弓驰射,这种猫戏老鼠的感觉让李广感到浑身每个毛细血孔都爽快淋漓,保持着与马騄不远不近的距离,放肆的大笑:“小娘子还不快快下马投降?莫非以为本将的弓箭射不死你?”

眼看着身边的士兵越越少,马騄的双眼在喷火。想要勒马厮杀,却被被前面的一名卫兵用套马索拴住了自己坐骑的脖子,使劲的牵引着逃命:“小姐快逃,这贼将弓箭太厉害。你停下是白白送死!”

“嗖”的一声,利箭破空而至。

正中这名卫士的咽喉,骤然而至的痛苦让他双手紧紧抓住羽箭。拼尽全力想要拔出,只是双手却再也用不上力气。整个人颓然无力的从战马上坠落。跌倒在马騄马前。

马騄的战马冲的太急,躲闪不及。结结实实的踩在卫兵的身体上,发出骨骼断裂的声音,令人毛骨悚然。

“我和你拼了!”

马騄几乎要发狂了,在马上弯弓搭箭,朝着李广连射数箭。

一支射偏,一支距离未到,便半途坠落。

第三支勉强射到李广面前,却已成了强弩之末,被李广伸手接住。然后反手搭在自己的铁胎弓上,抖手射了出去,与马騄射出的第四支弓箭撞在一起,在暗夜里擦出一朵火花,同时坠地。

“哈哈……小娘子,你这箭术委实太差啊!还是乖乖的束手就擒,让本将调教下你箭术吧!”李广一手挽着铁胎弓,一边纵马疾驰,得意的放声大笑。

“好女子可杀不可辱!”

马騄银牙怒咬,柳眉倒竖,挥舞着梅花亮银枪,调转马头就要与李广拼命。

一阵骤烈的马蹄声从东方疾驰而。

马騄急忙侧目看去,只见一匹白色的骏马,在夜幕下浑身散发着绿莹莹的光芒,从自己身边飞驰而过,犹如流星般迅疾,向着李广迎面而去。

如果说这骏马的速度让马騄感到惊讶,而马鞍上竟然无人,战马独自在乱军中狂奔就更让马騄感到惋惜,“真是一匹良驹,可惜没有了主人,或许死在乱军之中了吧?”

李广的反映与马騄大同小异,先是被白色骏马飞驰的速度震撼,随即惊叹这是一匹绝世良马,最后喜出望外,“此乃上天赐给我的神驹,要让我再现龙城飞将的故事!”

就在李广心念斗转之际,这匹在夜色中散发着绿色荧光的战马已经奔驰到了面前,李广蓄势待发,做好了捕捉战马的准备。

“常山赵子龙在此!”

突然一声晴天霹雳般的吆喝声响起,一条身影突然从马腹底下钻了出,犹如猿猱一般翻身上马,手中龙胆枪带着闪烁的银光,犹如毒蛇一般刺向李广的脑门。

这变化的太突然,李广做梦都没想到敌将竟然藏在马腹底下,危急关头慌忙扭头躲闪。

枪尖擦在李广的在头盔上摩擦出“哧哧”的火花,在滑落头盔边缘的时候枪尖落在了李广的脸颊上,瞬间切入眼眶,生生的将李广一颗眼珠挑了出,伴随着血花在空中飞溅。

“痛死我也!”

李广惨呼一声,刚才的得意洋洋被抛到了九霄外,狂怒之下还没有失去理智。以最快的速度挽弓搭箭,瞄准了赵。

“小心弓箭!”

马騄被从天而降的赵惊呆了,这一生除了自己的兄长之外,还没见过这般风采的男子。于无声处听惊雷,弹指之间废了敌将一只眼睛,犹如天神下凡。只是当看到李广突然挽弓搭箭的时候,才如梦初醒的大喊一声。

“叮咚……李广属性‘强弓’爆发,瞬间降低赵武力10点,导致赵当前武力下降至94!”

“叮咚……赵龙胆爆发,武力+3!”

“叮咚……赵绝境爆发,武力+5!”

就在刘辩脑海中系统响个不停之时,与李广只有一丈之隔的赵已经叱咤一声,手中龙胆枪刺出,一下子挑住了李广手中的铁胎弓,硬生生的向上一挑。

“啪嚓”一声,弓弦折断。

箭矢失去了控制,瞬间擦着李广的脸颊飞出,恰好穿透耳朵,硬生生的撕扯了下,变得血肉模糊。

火把照耀之下的李广左边眼眶血肉模糊,耳朵鲜血直流,满脸血渍,犹如刚从地狱里出的恶鬼一般,让人看到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李广身负重伤,自知不敌,惨呼一声,拨马就走。一边逃命,一边扔掉断了弦的铁胎弓,重新从马鞍上摸起了一把备用的弓箭。

刚才李广猫戏老鼠的一幕被赵看的清清楚楚,知道他箭术了得,这才用藏身马腹的技能偷袭李广。此刻被李广侥幸逃去,见他手中仍有弓箭护身,也不敢再追。

当下收了战马向马騄拱手寒暄:“某乃东汉安北将军赵,奉大汉天子之命前救援马家军,不知马腾将军与马超将军何在?”

马騄又惊又喜:“原恩公就是子龙将军?”

顿了一顿,垂泪道:“父亲大人已经在新阳县战死,而兄长为了保我我们撤退,此刻正陷入了重围之中!”

说话间,东面马蹄声大作,却是赵引领的五千骑兵席卷而,因为战马脚程慢,所以迟到了一些。不消片刻,卢俊义也率领三千骑兵从侧面赶到,双方会合一处。

乱军之中也没有时间寒暄,赵吩咐西凉军护着王异去联络秦良玉、龙且两支人马:“请这位夫人去通知秦夫人以及马岱将军,就说我与卢俊义将军前往救援马孟起,请他两支人马做好接应准备。并且密切关注背后,免得还有其他洛阳军出没!”

王异在马上向赵致谢:“多谢两位将军救援,夫君的性命就托付在两位身上了!”

言讫,策马扬鞭,引领着百余名西凉军向东寻找秦良玉及龙且两支人马去了。

得到了支援,西凉军士气大振,数千浑身血渍的勇士纷纷拨转马头,调转旗帜,转身沿着原路杀了回。

西方七八里之处,马超率领的中军陷入苦战之中,面对着数万西汉军,潮水般一浪接着一浪涌上前。无数的西凉勇士倒在血泊之中,马超最为精锐的枪骑兵逐渐的全军覆没,乱军之中只剩下星星点点的残兵在负隅顽抗。

马超犹如被群狼困住的雄师,一路且战且走,不停的亮出獠牙。但杨林、史万岁、张须陀三人就像三头勇敢的狼王,引领着千军万马,死死缠着马超不放。

“看枪!”

一路追杀了五六里路,史万岁看准机会,拼尽全力朝着马超胸口刺出一枪。

马超怒吼一声,一枪崩开,反手一枪刺出,正中史万岁肩膀。趁机冲开一条血路,催马就走。

杨林与张须陀哪里肯舍,一个挥舞着水火囚龙棒,一个提着破风劈山刀,穷追不舍,左右夹击。

突然“轰隆”一声,一大片土地坍塌了下去,将马超与杨林同时陷入了陷马坑之中。

原杨素趁着杨林在前面摆长蛇阵的时候,自己在后面挖了许多陷马坑,用伏击猎杀西凉军。没想到却让马超与杨林同时马失前蹄,双双坠入坑中。(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