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五百四十二 洪武之谋

五百四十二 洪武之谋


                【小说pp软件已经开发完毕,请大家访问< href="http://m.23us.us" trget="_blnk">http://m.23us.us网站底部就可下载安装安卓以及苹果的pp】

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

大散关地处险要,扼陕川咽喉,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刘邦“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就是从散关出兵,趁项羽不备,一举占领了关中要地。

而在三国的历史中,身处咽喉要塞的散关更是战事迭起,烽火如荼,曹操征汉中张鲁就是从这里进兵。诸葛亮北伐之时也曾经从散关出兵,直叩陈仓,后为曹魏大将曹真与郝昭联袂阻挡,因粮尽而退兵。

正是因为散关举足轻重,所以秦良玉才推测朱元璋会重兵把守散关,因此向马腾建议走散关北面一百二十里的段谷;一路向东,经过榆糜、雍县、郿国直抵扶风,这样的话就走了四分之三的路程。最后再从长安南方的蓝田向东进军三百里左右便可抵达上洛,与接应的卫卿、赵会师。

“现在只能改变计划了!”秦良玉清秀的眉头紧蹙,一脸慎重。她的抉择关系着三万多西凉勇士的性命,让秦良玉不得不慎之又慎。

一大帮老爷们围在身边,却要靠一个女流之辈拿主意,这让马超有些惭愧,轻轻拍了拍妻子的肩膀,柔声安慰:“良玉你也不必心急,实在不行的话,咱们就在略阳驻扎几天,派斥候刺探清楚了再说。”

秦良玉毫不犹豫的摇头:“不行,兵贵神速!咱们走的越慢,就越容易给朱元璋、杨素从容设伏的机会。既然王姑娘说有绕过散关的小道,咱们就不走段谷了,让朱元璋的伏兵扑个空!”

“嗯嗯,我以前经常跟随父亲向长安贩卖谷米,为了缩短行程,便经常抄近路走这条小道。”王异点点头。把自己知道这条小路的缘故解释了一遍。

“那还等什么,装车启程!”马超大手一挥,沉声下令。对于妻子的话马超从都是言听计从。

众将领命,指挥着手下的士卒从县城里找马车。一阵风般把略阳县城的粮仓搬了个空,然后就地生火做饭,全军上下饱餐一顿,人缄口马摘铃,在王异父女的带领下离开了略阳县城抄小道奔散关方向而去。

夜色昏暗,马超一骑当先,与担任向导的王异父女行走在大队人马的最前方。

秦良玉、马騄、秦明等人俱都披盔挂甲,衔尾而行。马铁、马休兄弟督率中军。马岱提刀殿后,这支由两万七千骑兵,八千步兵组成的队伍顶着茫茫夜色,穿行在陡峭的山路上,一直向东。

“王员外、卓君姑娘,为了我们马家军,却害得你们全家背井离乡,马超心中真是过意不去。到了江东之后,必有重谢!”趁着休息之际,马超躬身作揖。向王异父女致谢。

“孟起将军见外了,要不是你搭救,我只怕要死在赵匡胤匪军的刀下了。谈什么谢不谢的。要谢也应该是小女子先谢将军的救命之恩!”

王异甜甜的一笑,从包袱里掏了几个苹果给马超身边的众将挨个分着吃,“诸位将军吃个苹果滋润下嗓子吧,都是洗过的。”

王员外也是一个豪爽之人,对于舍家撇业并无怨言:“哈哈……马将军言重了,少了你们马家的庇护,以后只怕雍凉就要大乱了。胡人、赵匡胤、韩遂、洛阳军,各诸侯你方唱罢我登场,百姓们以后有的罪受了!老朽早就想搬到安居富庶的江东避难。只是畏惧路途艰难,此刻能随马将军同行。更是应该庆幸才对!”

顿了一顿,王员外又道:“小女新丧夫君。若是孟起将军不嫌弃,把小女纳为妾氏如何?”

“那赵昂出尔反尔,见利忘义,要不是他出卖孟起将军,赵家庄的百姓怎么会遭难?再说我们还没拜完堂就被打断,婚礼未成,不算!”

王异一边啃着苹果,一边拒绝父亲给自己扣上的寡妇帽子,“哪有当爹的给自己女儿扣上寡妇帽子的,你还是不是我亲爹啊?”

王异说的轻描淡写,豪爽洒脱,完全没有小女子的扭扭捏捏,一脸仰慕的凝视白袍银甲,英姿勃发的马超:“孟起将军是我的救命恩人,也是我最崇拜的英雄,若是能得到将军垂青,卓君自然愿意持帚侍奉!”

“这、这不妥吧?”秦明登时就不干了,“原王姑娘的心上人就是孟起啊?这不妥吧,大大的不妥!一个刚刚丧父,一个新近丧夫,这婚事大大的不妥!”

“我没丧夫,我和赵昂的婚礼没成,不算!”王异瞪了秦明一眼,把他手里的苹果夺了回,以示抗议。

马騄却颔首赞成:“我倒是挺喜欢卓君姐姐的,大丈夫三妻四妾再正常不过,兄长再给我纳一个嫂嫂也好!”

“嗯嗯,姐姐也喜欢你,再给你个大的!”王异花容绽放,从包袱里挑了一个又大又红的苹果,用收买未的小姑子。

马超一脸犹豫,沉吟难决。

凭心而论,对于足智多谋,豪爽洒脱,外貌清秀的王异,是个正常男人都会喜欢,马超也不列外,只是又怕惹得秦良玉不高兴,因此陷入了为难之中。

一直沉默不语的秦良玉莞尔一笑:“有王员外在此,就有了父母之命,谁说这婚事不妥了?虽说公爹新丧,但王员外也没说现在成婚呢?可暂时先把婚事定了,到了东汉境内,再托一个媒妁之言,下了六礼,这婚事就算明媒正娶了。”

说着话又挽了马超的手,柔声道:“夫君……卓君妹妹可是帮了我们马家大忙,现在弄得背井离乡,有家难回,你可不能辜负了人家一片心意。大丈夫三妻四妾,妾身支持你纳王氏为妾!”

“多谢夫人谅解,为夫此生必不负你!”马超轻抚秦良玉的秀发,感激不已。

旁边的秦明闷闷不乐的掉头就走,巡视队伍去了,“我这妹子一向聪明的紧,此刻怎么犯傻了呢?真是气死我了!”

王异闻言心花怒放,上前向秦良玉施礼肃拜,甜甜的喊一声:“姐姐,妹妹这厢有礼了!”

“行军途中,不必多礼!”秦良玉嫣然一笑扶起王异,大度从容。

王异又向马超肃拜施礼,喊一声:“夫君!”

马超虽然内心喜悦,但毕竟父亲新丧,当着三军将士的面也不能表现的太明显,微微一笑,握住王异的纤纤玉手扶起:“卓君姑娘不必多礼,能得到你的厚爱,马超三生有幸!”

“应该喊夫人……重一遍!”

欢声笑语中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句,这一路上前有堵截后有追兵,让马家军的将士倍感压力,现在总算有点喜事冲冲晦气,将士们俱都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大军稍作休整之后,继续连夜向东进军,从略阳县境内绕过大散关至少四百多里的路程。为了避开西汉军的斥候,因此秦良玉建议昼伏夜行,等通过大散关避开了朱杨的伏兵之后再全力赶路,马超欣然从之。

与马超相隔二百里的朱元璋大营,斥候把马超军攻陷略阳,不知所踪的消息禀报了上。

朱元璋看后仰天大笑:“哈哈……我就猜到了马超会去略阳劫粮,故此放出风声,说我军在段谷设伏,引诱马超走散关。现在看,马家军已然中计!”

徐达、李文忠、蓝玉等将领对朱元璋的判断佩服不已,李文忠拱手折服:“不知舅舅如何判断到马超一定会去略阳劫粮?然后在略阳布下陷阱,谎传情报,放出我军在段谷设伏的风声?”

朱元璋正襟危坐,踌躇满志:“马家军粮草不济,又与韩遂反目成仇,而天水有赵匡胤重兵把守,广魏郡有呼延赞、张鲁坐镇,马超要想破城,绝非易事。马超急于突围,自然不会强行攻城,而其他新阳、西县、清水几个小县城人口不过万余人,城中粮草寥寥无几,对于马家军说不过杯水车薪,所以这略阳就是马超劫粮的不二之选!”

徐达击掌称赞:“所以朱公你就在略阳县城放出了风声,说我军主力在段谷设伏,诱使马超改走散关。”

“呵呵……为了让马家军钻进口袋,我可是下了不少血本呢,略阳城中的人马与粮草就是我的诱饵!为了骗过马超,就连韩杨、周褒这俩蠢货都被蒙在鼓里,他们桌案上的文书信笺全都是我军在段谷设伏的消息,只要马超拿下了略阳,看到了这些书信,又怎会怀疑这其中有诈?”朱元璋抚摸着唇角的胡须,对自己的这次欲擒故纵之计颇为得意。

“可是现在马超军不知所踪,舅舅你如何确定马超一定会走散关小道?”李文忠挠挠头皮,仍然有些半信半疑。

朱元璋冷哼一声:“从天水、广魏一带去长安只有散关、段谷这两条路径,马超既然不敢走段谷,难不成要强攻散关?”

“散关龙盘虎踞,只需三千人马便可以挡住马超,除非马超疯了才会强行攻关!”蓝玉找机会插了一句。

朱元璋颔首:“这不就得了,段谷不敢走,散关过不去,难不成马超要原路返回凉州等死?走投无路,他自然会向略阳的土著打探道路,而散关北面的那条山路就是马超的唯一选择,也是马超葬身之地!”

说到这里,朱元璋拍案而起:“好了,马超正在上钩,诸将随我火速去散关北面的山路设伏,争取一举剿灭马家军,让杨素白等一场,徒看我军立下大功!”(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