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五百三十七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五百三十七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小说pp软件已经开发完毕,请大家访问< href="http://m.23us.us" trget="_blnk">http://m.23us.us网站底部就可下载安装安卓以及苹果的pp】

筑阳县城正南三十里,关羽大营。

帅帐之内,关羽正握着刘备的亲笔信斟酌衡量,翻覆去的看了好几遍,揣摩着结义兄长的真正意图。

与刘备的表演天赋如出一辙,他的书信也写得非常燃情,洋洋洒洒数千字。从少年时期的贫困生活开始追忆,写自己如何的从帝胄后裔变成了织席贩履,幼年丧父的贩夫走卒。后上天垂怜,让他遇见了关羽、张飞两个手足兄弟,一路走,讨黄巾、战诸侯、破刘璋,历经无数磨难方才有了今日的地位。

最后才是刘备的真正意图,字字重逾千钧,力透纸背,让关羽看的心里沉甸甸的:“然翼德在公安浴血死战,而长却在襄阳犹豫不前,岂不使亲者痛仇者快?”

“妻子如衣服,手足如兄弟,衣服破尚可缝,手足断安可续?兄长并非为一孙尚香而怒,而是为了兄弟颜面而怒!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不共戴天,刘辩掳走孙尚香,非独侮辱兄长,两位兄弟亦是脸上无光!”

“愚兄纳娶孙氏,本想用怀柔之计劝降孙策,谁料刘辩竟然不顾长幼尊卑,派人劫走皇婶,实在是有悖人伦,理应为天下人共唾之!本以为刘辩乃是有道明君,故此一直努力辅佐,孰料却是这般小人。遥想其母太后何氏,鸠杀王美人在前,伙同其兄何进弄权在后,以至于造成董卓之乱,生灵涂炭,刘辩母子难辞其咎!”

“刘辩既非有道明君,你我兄弟三人当奋起讨伐,为天下百姓另立明主,方不负当初桃园结义之盟!愚兄亦是高祖后裔。法孝直、庞士元、房玄龄都曾力劝愚兄登基称帝,与刘协、刘辩鼎足三分,然兄长岂是得陇望蜀之人。安敢觊觎帝位?”

“然天子失道,群雄共逐之。倘若有朝一日愚兄被大势所趋侥幸登鼎。定以天下万民为重,废除白马之盟,加长与翼德进王位,子孙永袭,不负当初桃园有福同享之誓言!”

“望长见书信之日,立即提兵向前,与翼德南北呼应,全力解襄阳之围。御敌于巴蜀境外。如此则天下幸甚,百姓幸甚,愚兄与翼德幸甚!兄玄德垂泪手书!”

再次看完刘备的催泪书信,关羽的眼眶不由得一热,仰天唏嘘:“世间安有两全法,不负兄长不负朝廷?羽何曾奢望过封侯拜相,心中所求者无非是兄弟齐心,重振大汉,拯救庶民于水火之中!”

“然兄长也是为难,又该让我如何抉择?”关羽放下书信。在帅帐中回踱步。

一圈一圈又一圈,不知道多少圈之后,关羽终于拿定了主意:“暂时先从兄长之言。解了襄阳之围,打消掉兄长疑虑。然后让天子把孙氏送到巴蜀,再劝降孙策,若孙策不肯归顺,某便劝兄长与朝廷合围孙策,毕竟天不可有二日,民不可有二主!”

“人,招杜如晦与众将帅帐议事!”

打定主意,关羽回到帅案后面坐了。手捋三尺长髯,朗声下令。

“谨遵关公之命!”

一直在帅帐外面叉腰而立。身高八尺五寸,满面虬髯。皮肤黝黑,膀大腰圆的周仓答应一声,大步流星的传令去了。

不消片刻功夫,杜如晦、魏文通、岳胜、阎行以及关羽的长子关平、次子关铃纷纷赶到了帅帐,分左右而立,束手听令。

关羽正襟危坐,手抚美髯扫视了众将一眼,朗声道:“接汉中王书信,命我等克日攻打岳飞,与翼德南北呼应,早日解襄阳之围。本将再三思忖,决定明日向岳飞进攻,暂解襄阳之围,回头再做计较,诸位意下如何?”

“关将军英明,此乃上上之策也!”杜如晦拱手称赞。

魏文通拱手出列:“末将愿求一万人马,与小弟魏文升担任先锋,明日清晨直抵岳飞大营叫阵!”

“报……启禀将军,营门外有汉使求见,不知该如何处置?”

关羽正要搭话,帅帐外忽然响起了守门校尉的请示。

杜如晦生怕关羽改变了主意,在旁边怂恿道:“既然将军已决定对东汉用兵,可下令将汉使斩首祭旗,鼓舞三军士气!”

“不可!”关羽毫不犹豫的做出了拒绝,“两军交战不斩使,更何况本将并未放弃从中斡旋的打算,只是想暂解襄阳之围,让兄长打消疑虑,不要整天以为天子下一个就会向巴蜀用兵。某当善待使者!”

“周仓,你代替本将去大营门外迎接汉军使者!”关羽朝帐外大喝一声,中气十足。

“诺!”

周仓答应一声,放下关羽的青龙偃月刀,翻身上马朝营门疾驰而去。

大营门外,刘辩将长枪插在地上,翻身下马正在等候关羽的召见。

虽然这座大营中有五万蜀军,简直就是一座龙潭虎穴,可是刘辩没有丝毫畏惧之色,因为他相信自己的判断,也相信关羽的为人,一个能够在华容道义释曹操的豪杰,想不会对自己这个单枪匹马送上门的皇帝无礼!

自己虽然与关羽仅有一面之缘,那还是四年之前在虎牢关讨伐董卓的时候。可后关羽提兵解了宛城之围,自己也投桃报李加封了关羽一个汉寿亭侯之位,他也欣然接受。前几天自己又授予他镇西将军之位,虽然因为与刘备关系紧张关羽没有接受,但彼此也算有有往,想关羽不会做出鲁莽之举!

“汉使只有一人么?周仓这里有礼了!”膀大腰圆的周仓到营门外,却发现只有一个人,很是感到意外。

“不错,我一个人的!”

刘辩微笑着还礼,同时向脑海中的系统吩咐一声:“给本宿主查询一下周仓的各项能力值!”

“叮咚……系统正在查询中,周仓——统率72,武力90,智力43,政治21。特殊属性:水性——在水中作战之时,武力值5。”

“好胆色,周仓佩服!”周仓向刘辩竖起了大拇指,连声称赞,“关公让我迎接你入内,他此刻正在帅帐等候!”

“周将军请带路!”

当下周仓策马在前,刘辩提枪在后,双骑一前一后进了蜀军大营,直奔帅帐疾驰而去。

走了三里路程,穿过鳞次栉比,秩序井然的营帐,只见蜀军正精神饱满的列队操练。刘辩对关羽的用兵之道暗中称赞,不愧是三国名将,这麾下的兵马盔明甲亮,阵列整齐,旌旗蔽天,刀枪映日,端的不可小觑。

不多时,便遥遥看见一座威武雄壮的大帐在寨栅中央矗立,两旁各有五十名刀斧手一字排开,各个魁梧剽悍。帅帐后面的旗杆高耸入,“關”字大旗迎风飘扬,猎猎作响。

“尊使请下马,帅帐到了!”周仓率先下马,招呼一声。

趁着周仓下马之际,刘辩将百变龙魂枪旋转机关化作双剑,然后别在腰间,傲然等候。

“请使者入帐叙话!”

听到帅帐中传一声中气十足的喊话,刘辩知道这是关羽所喊,当下大步流星,昂首阔步走进了关羽的帅帐。

“关将军别无恙!”刘辩也不乱看,一副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模样拱手向关羽施礼。

四年之前,刘辩还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再次见面已经变成了十**岁,器宇轩昂的青年,而且气质也不可同日而语,以至于关羽竟然没有认出刘辩。虽然看着有些面熟,但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哦……莫非尊使曾经与关某见过面?”关羽手抚胡须,和颜悦色的问道。

不等刘辩回答,旁边的魏文通怒斥道:“大胆使者,见了汉中王手下大将怎敢失礼?还不快快跪拜!”

“哈哈……”刘辩仰天大笑,“从都是天下人拜朕,朕只拜汉家的列祖列宗与天地,你问问关将军敢不敢接受朕的跪拜?”

听了刘辩的话,整个帅帐顿时如同炸开了锅,众将一片哗然,“这汉使莫不是个疯子?竟然自称皇帝?莫非从哪里戏弄将军的!”

手下的众将不认识刘辩,但关羽却猛地想了起,站在面前这个器宇轩昂,胆色非凡的青年不正是四年之前那个少年天子么?

“啊……难道你竟然是当今陛下?”关羽额头见汗,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拱手询问。

听了关羽的话,众将再次乱嘈嘈一团,一个个张口结舌,目瞪口呆,难不成此人竟然真的是大汉天子?他突然独身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朕正是大汉天子刘辩!”刘辩与关羽四目相对,声如洪钟,一字一顿的表明身份。

“罪将关羽,拜见陛下!”

关羽不及多想,大步流星的起身走到帅帐中央,将刘辩向上扶了几步,长揖到地,躬身施礼。

“关将军休要多礼,快快请起!”刘辩和颜悦色的扶起关羽,谈笑风生,泰然自若。

“这人真的是大汉天子,关将军没有认错人么?”以杜如晦、魏文通为首的众文武仍然不敢相信刘辩的身份,纷纷提出质疑。

关羽手抚长髯,朗声道:“当年在虎牢关下,本将曾与陛下并肩对抗董卓军,怎会认错?众将快快施礼参拜陛下!”(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