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五百三十八 剑走偏锋

五百三十八 剑走偏锋


                【小说pp软件已经开发完毕,请大家访问< href="http://m.23us.us" trget="_blnk">http://m.23us.us网站底部就可下载安装安卓以及苹果的pp】

两军交战之际,谁都没想到大汉天子竟然亲自登门造访,而且还是单枪赴会。众将一脸的不可思议,但在关羽的压制下,还是一起向刘辩施礼参拜。

“人,给陛下准备座椅!”

关羽稳定了下心神,回到帅案后面坐了,命人给天子准备座椅,然后拱手问道:“请恕罪将斗胆询问,陛下以万金之躯,孤身涉险,不知所为何?”

刘辩在帅案旁边正襟危坐,慨然道:“朕素知关将军乃是忠义之辈,必然不会失礼于朕,特化干戈为玉帛!为表诚意,故此单骑到访,一名随从也未曾携带。”

“难道皇帝真的没带一名随从?胆子真是够大的啊!”

“听营门外面的将士说,好像的确是单枪匹马一个人的!”

“怕是在隐秘之处有伏兵吧?皇帝手下可是有不少智囊,天知道他在耍什么阴谋诡计?这般有恃无恐的直闯我军大营,定然是有备而!”

就在刘辩与关羽交谈之时,帅帐中的诸将交头接耳,议论纷纷。而杜如晦则不时的用眼神向魏文通示意,用手掌悄悄比划了个斩首的手势,而魏文通则脸色阴鹜,眼珠子不停的转动,看起还没有拿定主意。

“诸将勿要喧哗!”

关羽扫了麾下众将一眼,厉声叱责,转向天子拱手道:“难得陛下光明磊落,羽又岂是奸诈小人?无论陛下今日所为何,羽在此保证,陛下定然毫发无损的走出这座大营!”

刘辩微微颔首:“朕今日此,非为自己,非为朝廷,实乃为千万黎民而!前番蒙关将军回书,说要从中斡旋,化干戈为玉帛,朕甚感欣慰。然数日之前,张三将军猛攻我公安大营。双方连番苦战,死伤无数,不知让多少家庭支离破碎,老翁失儿。幼童丧父,岂不让人痛心疾首?”

关羽手抚胡须,面现愧疚之色,默然不语。

“哼……还不是你强抢汉中王妾氏惹起的争端?”站在魏文通后面的兄弟魏文升突然发出一阵冷哼,反唇相讥。“也亏你有胆量我军大营惺惺作态,莫非以为蜀军刀剑不利?”

魏文通被张飞生擒,魏文升跟着一块投降了刘备,因兄弟二人武艺过人,相貌雄伟,因此刘备相待甚厚,俱都加官进爵,派遣二人上庸协助关羽。只是因为他们兄弟并非关羽亲自招募的嫡系,故此并不是很受器重,这让魏文升一直心怀不满。此刻为了展示自己对刘备的忠诚,故而第一个跳出反驳刘辩。

魏文升名气不大,但武艺却不弱,在隋唐年间被人称作“赛张飞”,又因为一口大刀使得虎虎生风,也被称作“神刀将”,只是一直被兄长的光芒所掩盖,不为人知罢了。

刘辩扫了魏文升一眼,不慌不忙的道:“孙策乃背国逆贼,正与朝廷大军作战之际。汉中王却要与孙氏联姻,意欲何为?”

看到兄弟被天子问了个哑口无言,魏文通接过话茬反驳:“还不是陛下的大军主动讨伐,兵分三路攻打孙策。才引起了这场战争?陛下现在却要抱怨死伤惨重,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刘辩大笑一声,高声驳斥:“这位将军言之差矣,天不可有二日,民不可有二主,朕乃大汉皇帝。受命于天,便是正统。孙策公然与朕作对,便是逆贼!诸侯各自拥兵自重,公然与朝廷作对,岂不是要重演战国一幕?朕作为天授之君,自然要讨伐不臣……”

虽然刘备现在与刘辩撕破了脸皮,但还是得打着汉家的旗帜,宣称刘辩是个无道昏君,却是不敢明目张胆的叛汉。刘辩拿着大汉皇帝的身份压人,让魏文通也是无法辩驳,更不敢说出“汉失其鹿,天下共逐之”的大逆不道之言,只能被刘辩犀利的语言驳斥的无言以对。

顿了一顿,刘辩继续施展自己的伶牙俐齿:“更何况朕与孙家的冲突乃是由孙坚引起,两年之前,朕在青州与袁绍争锋。孙坚趁江东空虚之际,率大军直捣金陵,意欲劫持朝廷公卿,掳掠太后,不臣之心,岂非昭然若揭?”

“后孙坚战死,朕也不再与孙氏计较,只要孙策肯归顺朝廷,朕既往不咎。可是就在朕的主力大军再次与袁绍争夺青州之际,孙策勾结西汉叛党与刘表偷袭宛城,威胁朝廷,若非关将军率大军解围,只怕后果不堪设想!关将军的恩情,朕与大汉的将士没齿不忘!”

刘辩在侃侃而谈之际,不动声色的把过往历史搬了出,笼络关羽手下的将士与本方的情感。你们看啊,咱们本是一个战壕的人,现在却被孙策搞得反目成仇,这是何苦呢?

“陛下说的极是,这么看,的确是孙策不对啊!每次都是孙家挑衅在先,趁人之危,要是朝廷再不讨伐他,也实在太窝囊了。”

听了刘辩的话,关羽手下的众将纷纷附和,毕竟当初很多人都参加了救援宛城的战役,总不能自己打自己脸,说孙策是对的皇帝是错的吧?

“身为汉臣,理当为国解难,陛下言重了!”听了刘辩的感谢,关羽躬身作揖,一脸坦荡之色。

刘辩急忙起身还礼,扫视了一圈众将,慨然道:“朕与皇叔的冲突,乃是孙策的挑拨离间之计,朕岂会为了一个区区女子,而与皇叔反目成仇?致使亲者痛仇者快,让汉家的列祖列宗在九泉之下难以瞑目?”

“可是你却不顾长幼尊卑,做出了强掳皇婶的勾当,还有何面目在这里夸夸其谈?”

杜如晦突然暴起,手指刘辩的鼻梁厉声叱责,就在众将还没反应过之际,朝魏氏兄弟大喝一声:“魏将军还不动手?封侯拜将,就在今日!若斩下刘辩头颅,定是汉中王麾下头号功臣,天予不取,必受其咎!”

魏文通兄弟对视一眼,各自拔剑,喝一声:“无耻昏君,引颈受戮!”

“呛啷”一声,关羽以迅雷不及掩耳势拔出佩剑,一剑挥出,登时斩落桌案一角,怒视魏氏兄弟:“谁敢造肆,便如此案!休说尔等,便是兄长与翼德在此,关某也不容他们放肆!”

看着关羽一张红脸不怒自威,丹凤眼圆睁,卧蚕眉竖起,三尺长髯无风自动,魏文通兄弟恨恨的归剑入鞘,退到了杜如晦身后。

对于关羽的表现,刘辩倍感欣慰,心中暗自道一声:“关将军啊关二爷,朕果然没有看错你!这般行事,才是为后人敬仰的武圣!”

杜如晦一脸的痛心疾首,向关羽长揖到地,苦苦哀求:“关将军啊关二爷,这是天子的离间之计,他用自己做诱饵,挑拨你与汉中王的兄弟之情,你若不把他拿下,便中了刘辩诡计也!今日容他而去,将军将有何面目见汉中王?请二爷听我一言,这刘辩自己作死,将军一声令下,把他剁成肉泥,东汉朝廷必然土崩瓦解!天与不取,必受其咎,必受其咎啊!”

关羽收剑归鞘,冷哼一声:“如何定夺,本将心中自有计较,岂容你在此造肆?若不是念在你往日之功,今番定斩不赦,给我退下!”

“唉……坐失良机,必受其咎啊!”杜如晦摇头叹息,差点当场晕倒。

看到关羽如此极力维护自己,刘辩朝关羽拱手一礼,朗声道:“难得关将军如此深明大义,朕铭感五内!朕自登基以,夙兴夜寐,无时无刻不牵挂天下苍生,时常亲冒矢石,讨伐诸侯,何曾惜命?逆贼袁术称帝,朕亲手擒获;袁绍勾结黄巾,为祸青州,朕跨海亲征,不畏波浪。宛城瘟疫,天降横祸,朕与百姓同甘共苦,抵御瘟神。在朕的心中,大汉的百姓就是朕的子民,为了让他们安享太平,朕何惜一命!”

又转身对众将道:“而如今,李唐番邦崛起于高丽,兴兵攻辽东。铁木真纠集匈奴各部,死灰复燃,犯我疆土,朕心中无时无刻不忧心如焚。而朕德不足以服众,才不足以治国,惹得皇叔不满……”

刘辩说着话从袖子里掏出随身印绶,放在了关羽的桌案上:“此乃朕的随身印绶,留在关将军此处为证,朕与皇叔同为高祖后裔,岂忍自相残杀,祸起萧墙?朕愿意下诏书一封,将帝位禅让于皇叔,心甘情愿受其驱使,重振汉室!”

听了刘辩的话,关羽及满帐文武不由得心头大震,脸色大变,一时间鸦雀无声。

这年轻的皇帝出招实在匪夷所思,完全不按常理出牌,总是剑走偏锋,根本让人无法接招。言行举止弄得所有人都晕头转向,就像游戏中被敌人一个大招,弄得满头星星一样。

“陛下这是要折煞兄长么?请快快收回印绶,兄长安敢有此不臣之心!”关羽愣了片刻之后,离开帅案稽首顿拜,恳求刘辩收回印绶。

“请陛下收回印绶!”

看到关羽跪伏在地,岳胜、周仓、关铃、关平等关羽嫡系纷纷跪拜在地,跟着关羽恳求。唯有杜如晦、魏氏兄弟与阎行站在远处,悻悻的看着天子的表演。(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