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五百二十一 血债血偿

五百二十一 血债血偿


                【小说pp软件已经开发完毕,请大家访问< href="http://m.23us.us" trget="_blnk">http://m.23us.us网站底部就可下载安装安卓以及苹果的pp】

听了马腾的话,宴客厅里顿时变得鸦雀无声,只有屋外风沙敲打着门窗的声音。

“呵呵……”片刻的寂静之后,韩遂讪笑一声,“兄长这是说哪里话,什么借不借的,愚弟从西平带的粮食本就有你的一半嘛!”

听了韩遂的话,马腾紧绷着的脸色这才舒展开,朝韩遂抱拳致谢:“我就知道文约你不会忘记昔日的兄弟之情!”

“可是!”韩遂话锋一转,阴恻恻的笑道,“可是小弟去年刚到天水不久,粮食就被赵匡胤勒索去了二十万石……”

说着话摇头叹息:“唉……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呢!愚弟也是没有办法呢,被赵匡胤勒索去了二十万石,剩下的粮食吃到今天,所剩已经寥寥无几,实在挤不出多余的粮食给兄长了。这样吧,兄长在街亭多驻扎几天,容小弟去向赵匡胤借粮,哪怕是豁出这张老脸,死乞白赖也要给兄长借他三五万石回!”

“韩遂老儿,你个无耻之徒,信不信我一枪戳死你!”

坐下之后一直没动筷子的马超再也按捺不住怒火,一脚踢翻了面前的桌案,摸起身边一丈七的龙骑尖,就要扑上去取韩遂的性命。

马腾也是怒发冲冠,拔剑而起,斩落桌案一角:“韩文约,你实在是欺人太甚,今日你我之间便恩断义绝!”

“马超匹夫,休伤我主!”

看到马超动手,在韩遂下面陪坐的梁兴、程银、杨秋、候选四将各自拔了佩剑在手。一起遮挡马超,保护韩遂。

“报……主公。大事不好!”

就在宴客厅内乱作一团之时,院子里马蹄声起。斥候飞马报,“启禀主公,马腾军从街亭方向杀了过,看起至少有将近两万人的规模!”

马超大喜过望:“的真是太好了,早知韩遂匹夫是如此忘恩负义的狗贼,定当尽起三军攻破城池,杀你全家!”

话音未落,长枪如电直刺程银面目,挟带着闪烁的银光。雷霆万钧。

程银急忙挥剑格挡,只听“呛啷”一声脆响,佩剑折为两段。程银大惊失色,嘴巴张开变成圆形,被马超长枪刺入搠了个透明窟窿,顿时毙命。

“好啊,马寿成,你竟然明着借粮,暗中伏兵阴我。今日便恩断义绝!”

韩遂嘶吼一声,将手中的酒杯掷在地上摔了个粉碎,拔剑在手,高声咆哮:“左右何在?给我把马腾父子剁为肉泥!”

“杀马腾!”

随着韩遂掷杯为号。埋伏在四周的马玩、张横、成宜、李堪四将各自持刀提枪,引领着四五百刀斧手杀了出,潮水般扑向马腾父子及他们所带的随从。

马超抖擞长枪。如同龙飞凤舞,杀的候选、杨秋、梁兴三将连连后退。“父亲大人,跟在我身后。我护着你杀出城去!”

韩遂提剑扑向马腾,嘶吼一声:“不要走了马腾父子,否则我等将会死无葬身之地!”

成宜呐喊一声扑向马腾,马腾侧身闪过,连还三剑,逼的成宜步步后退。李堪、马玩、张横三人齐齐呐喊一声,扑上与成宜合力围攻马腾。

就在马腾父子苦战的时候,韩遂精心挑选的刀斧手也与马腾携带的随从厮杀在了一起,一时间刀光剑影,血肉横飞。桌案倒地,杯盘落地粉碎的声音响个不停,满屋狼藉。

“谁敢拦我,立取他性命!”

马超怒发冲冠,气冲牛斗,一枪挥出,登时将杨秋胸部的铠甲刺透,透胸而过。

“吃我一刀!”

梁兴趁着马超长枪刺入杨秋胸膛之际,一个饿虎扑食,单刀直入,刺向马超后背。

“自寻死路!”

马超一声怒吼,头也不回,手中龙骑尖的枪柄向后戳去。

梁兴猝不及防,被枪柄刺中胸膛,却是尖锐锋利,再加上马超用出了全身的力量,杀伤力丝毫不逊色于枪尖。只听“噗嗤”一声,登时透胸而过。

就在马超连挑韩遂三员部将之时,马腾也一剑刺死了成宜,只是处在夹攻之中,却难以全身而退。在他的佩剑刺入成宜胸膛之际,自己的肋部也被张横一枪刺透。

“马腾受死!”张横咬牙切齿,用长枪顶着马腾的身体向前冲。

“死去吧!”韩遂从背后补了一剑,狠狠地从马腾的后背穿透到前胸。

鲜血从马腾的前胸、后背、嘴角等部位汩汩流出,眼见已不能活下去,犹自咬牙怒目,狠狠的一剑劈向面前的张横,一颗脑袋应声落地,“我马腾就算要死,也要拉上几个垫背的!”

“父亲大人!”

隔着十几丈的马超刚刚刺死了程银、杨秋、梁兴三将,正待过救援马腾,冷不防听到一声惨呼。回头看时,只见父亲已经倒在血泊之中,不由得钢牙怒咬,双目圆睁。

一声猛兽般的咆哮,手中龙骑尖脱手飞出,如同一般离弦之箭迎面射向候选。候选挥剑格挡,登时断裂,被一枪刺透胸膛,余势未衰,狠狠的刺穿了大厅的柱子,将候选钉在上面,一动不动。

“韩遂匹夫,纳命!”

马超从地上挑起一把佩刀,以猛虎下山之势扑向韩遂。手中钢刀一记“力劈华山”,奔着韩遂的脑门狠狠的砍了下。

韩遂大惊失色,慌忙挥剑格挡。却不料马超这是虚晃一刀,刀锋一转,奔着韩遂的脖子抹了过。无奈之下,韩遂只能抬起左臂遮拦,只听“咔嚓”一声,左手自手腕间被马超一刀砍断,鲜血顿时泉水般汹涌喷出。

“休伤我主!”

八部将中仅剩的李堪、马玩齐齐呐喊一声,挥舞着兵器扑了上,挡住了马超的追袭。

韩遂趁机抱着断了手掌的残臂冲出客厅,高声大喊:“人呢,人!调集兵马给我杀了马超!”

眼看着韩遂从刀下逃生,马超双眼喷火,一把单刀使得虎虎生风,不几回合就把李堪从肩膀间斜斜的劈成两段。眼见得八部将仅剩下自己,马玩吓得魂飞魄散,掉头就跑,被马超抛出了手中单刀,刺中后背,登时倒地。

马超伸手从柱子上取了长枪,一个箭步追到门外,一枪刺穿马玩的喉咙,登时毙命。然后回身进入宴客厅,一条长枪上下翻飞,杀的四五百刀斧手尸横遍地,满屋残肢碎骸,死伤无数,剩下的仓惶逃窜。而马腾父子所带的百余名随从也战死了绝大部分,此刻只剩下寥寥十余人。

“父亲大人,你坚持住,我这就带你回军营找医匠!”马超嘶吼着把马腾背在身上,用披风把父亲束缚在身上,手提龙骑尖大踏步的向门外走去。

马腾奄奄一息,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叮嘱道:“为父……不行了,孟起你……无论如何,也要把队伍带出雍州,我们……马家世代忠良,你……要……好好的……效忠大汉!”

话音落下,马腾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再也一动不动。

“父亲大人!”

马超悲呼一声,背着马腾冲出了宴客厅。只见满院子西凉兵,至少四五百人,俱都弯弓搭箭,瞄准了马超。

“我马超今日要为父报仇,挡我者死!”

马超一声咆哮,长枪如电,犹如狂风暴雨般连刺十余枪,登时夺走了十几条性命。只把其他弓弩手吓得目瞪口呆,以至于忘了放箭。

“放箭啊,都他娘的楞着作死么?”一名偏将用沙哑的嗓子,嘶吼一声。

数百弓弩手这才回过神,朝着马超乱箭齐发,犹如雨点一般密集。

马超一条长枪挥舞起,将浑身上下遮挡的风雨不透,反射回去的雕翎箭不时的伤到韩遂的士兵。马超一边拨打雕翎,一边朝韩遂的后院冲去,众士兵只能收了攻弓弩,尾随着追了进去。

韩遂共有妻妾九人,被前院的厮杀声吓得魂飞魄散,正打算逃出院子躲避,却不料在走廊下与马超撞个正着。

“尔等本无罪,跟了韩遂就该死,九泉之下莫怪我,只怪你们嫁错了人!”

马超话音未落,一条长枪如同蛟龙闹海,片刻间就把韩遂的妻妾全部刺倒在地。这些女人或者领着,或者牵着,或者抱着的儿子女儿也没有幸免于难,被马超一枪一个全部结果。

仔细数了一遍,还差一个,当下背着马腾的尸体挨着房间搜寻,从床底下找到了韩遂十五岁的长子,一枪刺死,这才作罢。

“父亲大人,你九泉之下瞑目吧,孩儿已经把韩遂的妻儿全部灭口!”

仰天咆哮的马超浑身鲜血,白色的战袍斑驳陆离,从脸上一直到战靴上全是殷红的血渍,犹如杀红了眼睛的猛兽,分外狰狞恐怖。提着龙骑尖杀顺着走廊从后院杀出门外,身后的随从已经死亡殆尽!

一路杀出后门,马超将手指樶在唇间,吹了一声嘹亮的口哨。得到了召唤的火凤燎原撒开四蹄,风驰电掣般蹿到了马超面前。

马超背着马腾的尸体,翻身上马,一路挥枪,所向披靡。围着新阳县城的街巷杀了三圈,死在枪下的士卒少说也有千余人,苦苦寻找了韩遂三遍不见踪影,眼看着韩遂军越聚越多,这才狠狠的拨马冲向城门。

“韩遂匹夫,暂且让你多活片刻,待会儿提了兵马,定取你首级!”马超一边策马突围,一边大声高呼。(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