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五百二十七 铁索连环

五百二十七 铁索连环


                【小说pp软件已经开发完毕,请大家访问< href="http://m.23us.us" trget="_blnk">http://m.23us.us网站底部就可下载安装安卓以及苹果的pp】

长江岸边旌旗招展,蜀汉两军射住阵脚,两员虎将厮杀成一团。。しw0。

张飞胯下青骓马,手中丈八蛇矛,吼声如雷,一直主导着场上的攻势。杨七郎手提素缨湛金枪见招拆招,沉着应对,与张飞恶战了二十回合,不落下风。

“啧啧……年轻人倒是有些本事,三爷倒是小觑你了!报上姓名,燕人张翼德矛下不死无名之鬼!”杨七郎的勇猛大大的出乎张飞的预料之外,当下抖擞精神奋力厮杀,高声询问对手的姓名。

“我呸……你这杀猪之辈,也配问我姓名?七爷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杨希杨延嗣是也!”杨七郎怒发冲冠,挥舞着长枪,奋不顾身的与张飞杀做一团。

“叮咚……杨延嗣‘暴怒’属性激发,武力4,素缨湛金枪1,基础武力值被张飞压制为97,当前武力值上升至102!”远在江夏的刘辩得到了系统的提示。

两员虎将马走龙蛇,枪矛往,杀的尘土飞扬。

正所谓一寸长一寸强,张飞的丈八蛇矛比杨七郎的枪长了一尺半,再加上力气大,爆发力强。恶战了七八十回合之后,逐渐占据了上风,杨七郎拼尽全力,也是难以改变劣势,逐渐的只有招架之功,再无还手之力。

眼看杨延嗣逐渐不支,何元庆手提双锤,催马出阵:“七郎休慌,元庆前助你!”

蜀军阵中吴三桂提着三尖两刃戟杀出阵截住了何元庆:“以多欺少算什么本事?蜀将吴三桂在此!”

两将嘴里不停的骂咧咧咧,挥锤舞戟厮杀成一团。只是吴三桂的武艺比起何元庆差了一大截,不过十几回合便支撑不住,幸亏阵中吴班、陈式双骑并出,各举兵器合力围攻何元庆,才勉强战了个旗鼓相当。

虽然何元庆以一敌三不落下风。但杨七郎面对着咆哮怒吼的张飞,勉强支撑到一百多个回合,已经是左支右绌。险象环生。若是再无支援,只怕随时都有被张飞刺于矛下的危险。

养由基躲在大旗之下。摘下铁胎弓搭上雁翎箭,悄悄瞄准了杀的兴起的张飞。气沉丹田,将弓弦拉的如同满月,嗖的一声,奔着张飞的脑门就是一箭。

“叮咚……养由基箭神属性爆发,压制张飞武力1点,养由基弓1武力,射箭瞬间武力值飙升15点。暴增至106!”

张飞虽然性急暴躁,但在沙场上的时候却是心细如发,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这也让张飞的戎马生涯中很少负伤。他的勇猛不同与许褚、典韦、周泰的奋不顾身,而是粗中有细,刚柔并济,在打败对手的同时更要确保自己的安全。

忽听得风声响起,张飞急忙低头,饶是他躲的够快,还是被养由基一箭射中了盔缨。不由得吓出了一身冷汗。猛地扭头朝汉军阵营中扫去,咆哮一声:“哪个卑鄙之徒敢暗箭伤人?有本事的出与三爷大战三百回合!”

“叮咚……养由基遭到张飞咆哮震慑,武力再次下降2点。基础武力下降至88,且已下降至‘怒喝’所能削减的最低幅度7点。”

眼看着张飞舍弃了杨七郎冲杀了过,养由基急忙收了弓箭,手中长枪一招,挥军掩杀:“敌将骁勇,斗将难胜,全军冲锋!”

看到汉军冲杀了上,在后面掠阵的庞统手中马鞭一挥,将近三万蜀军迎了上去。双方一团混战。遭到张飞震慑之后的汉军士气低落,且战且走。由杨七郎与何元庆殿后朝公安方向撤退。

张飞与吴三桂、吴班等人引兵掩杀,汉军伤亡甚重。辛亏程咬金率兵接应,从险要之处杀出一阵夹攻,方才摆脱了蜀军的追袭。退回公安城中清点伤亡,折损了七千余人,诸葛亮下令闭门不战,静观其变。张飞与庞统引兵一路追袭,直抵公安城下五里之处安营扎寨。

就在张飞大战杨七郎之时,傅友德率领的水师也向蔡瑁、张允发起了猛攻。

一时之间,江面上杀声震天,弓弩雷发,箭如雨下。

大小不一的战舰在江面上回穿梭,不时的迸发出巨大的撞击声,遭到剧烈冲击的战船损坏之后便开始浸水,船上的士卒惊慌失措的跳水逃命。运气好的侥幸逃生,更多的则被船上的敌军痛打落水狗,乱箭射下,登时毙命。

傅友德虽然治军有方,但蜀军水性欠佳,在战船遭到猛烈撞击的时候左右摇晃,船上的士卒便站立不稳。蔡瑁、张允指挥的汉军趁机猛攻,弩箭齐发,接舷肉搏,杀的蜀军节节败退。

天黑之时,双方各自收兵,蜀军水师沉船二十余艘,阵亡五千余人;而蔡瑁、张允统率的汉军则仅仅只是损失八条战船,一千多名士卒。连续两场水陆恶战下,蜀汉两军各胜一场,算是打了个旗鼓相当,谁也没有占到便宜。

次日大清早,张飞再次提兵杀到公安城下叫阵,诸葛亮命人挂起免战牌,任凭蜀军百般谩骂,只是不理不睬。

与诸葛亮闭门死守不同,蔡瑁、张允率领得胜之师溯江而上,擂鼓呐喊向傅友德的水师发起猛攻。双方再战一场,由蔡瑁、张允训练的水师凭借着娴熟的水性占尽上风,再次击沉了十余艘蜀军船只,射杀了两千余人。

傅友德屡战屡败,只能率部向上撤退至猇亭附近,躲进船坞之中,由吴班率领的陆军在岸上用弓弩掩护,才扛住了蔡瑁、张允的追袭。

若是长江水路被汉军控制,那么蜀军的粮草补给就只能依靠路途艰难的山路供应,这对于蜀兵的士气将是一个沉重的打击,所以江上控制权绝不能拱手相让。庞统绞尽一番脑汁,终于有了良策,连夜轻骑直奔傅友德水师大营,献上自己的妙计。

“蔡瑁、张允久居荆楚,他们麾下的士卒深谙水性,我军一时之间难以争锋。傅将军可命人用铁索将所有的战船连接起,用连环船与汉军对垒。如此一,即便遭到猛烈的撞击,我军的战船也不会摇晃的太厉害!”庞统手摇羽扇,把自己的计策娓娓道。

“多谢先生指点,某定当一血连败之耻辱!”傅友德闻言大喜,连声向庞统作揖致谢。

送走了庞统之后,傅友德召集军中所有铁匠,日夜赶工锻造了数千丈铁索。然后把所有战船的首尾连接起,按照大船配大船,小船配小船,或者三十艘一排,或者二十艘一排,并且在两艘船只之间铺上了船板,可以彼此接应,首尾相顾。

蜀军的连环船造成之后,在江面上果然如履平地,大大的改善了士兵晕船乏力的状况。傅友德令旗一挥,与严颜率兵出了船坞,顺江而下杀奔蔡瑁、张允驻兵之处。

听闻蜀军主动出击,蔡瑁、张允大喜过望,下令击鼓迎战。

当看到蜀军的战船在江面上铁索连环,逶迤而,如履平地之时,心中不由得暗叫不妙。但大战一触即发,蔡、张二人也只能硬着头皮,催兵向前迎战。

转瞬之间,双方厮杀在一起,江面上弓弩雷发,杀声震天。有了铁索连环的战船,蜀军占尽上风,之前左摇右晃的劣势不复存在,彼此支援,首尾呼应,直杀得汉军水师节节败退。

“轰隆”一声巨大的撞击声,傅友德指挥着连环船与张允乘坐的斗舰撞在一起,狼花四溅,木屑纷飞。双方的士卒鼓噪呐喊,挥舞着刀枪接舷死战。

“汉将还不受死?”

傅友德手提吸水提炉枪纵身一跃登上了汉军的船只,身后数十名精锐的刀斧手衔尾而上。傅友德长枪飞舞,杀的汉军纷纷落水,在乱军之中正与张允迎面相遇,刀枪相交,战无十合,一枪刺张允于船下。随着几个浪花翻滚,瞬间就不见了踪影,只在江面上流下一团血渍。

就在傅友德枪挑张允之时,严颜也率领着一组战船猛攻蔡瑁。船上的蜀军皆是严颜亲自训练的弓弩手,射术精湛,随着严颜不停的挥舞令旗,用一波一波的箭雨猛射蔡瑁军,杀的汉军伤亡惨重。

听闻张允战死,蔡瑁料敌不过,只得鸣金收兵,聚拢了残兵败卒顺着长江向洞庭湖方向撤退,投奔水师都督韩世忠去了。这一战损失惨重,被蜀军夺走战船二十余艘,撞沉二十余艘,伤亡了八千余人,将之前积累的优势全部葬送。

傅友德一雪前耻,踌躇满志的挥师向东,顺着长江卷土重,再次直抵公安城下。与张飞的陆军营寨唇齿相依,水陆合围公安,日夜鼓噪呐喊,挑衅叫阵。诸葛亮挂起免战牌,任凭蜀军百般辱骂,只是死守不战。

刘辩在江夏接到了公安的战报之后,立即召见陆文龙,吩咐他引兵五千离开江夏前往公安协助诸葛亮抵御张飞。同时冥思苦想破敌之计,如何才能花最小的代价挫一挫张飞的锐气?若是派遣姜松出马,也只能略胜张飞一筹,于大局无补,要想取得决定性的胜利,还得出良策才行!(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