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五百二十五 偷鸡不成蚀把米

五百二十五 偷鸡不成蚀把米


                【小说pp软件已经开发完毕,请大家访问< href="http://m.23us.us" trget="_blnk">http://m.23us.us网站底部就可下载安装安卓以及苹果的pp】

呲牙咧嘴的任由医匠给自己包扎伤口,韩遂的肠子都要悔青了。↗

知道马超厉害,杀的异族闻风丧胆,畏如天神。可当年打的羌胡、匈奴屁股尿流,也有自己及部将的一半功劳,这又能说明什么,只能说明异族懦弱胆小,现在看当初不过是狐假虎威罢了!

好几个医匠费了天大的劲总算给韩遂止住了血,断腕上的纱布殷红一片,令人触目惊心,而韩遂整个人恹恹不振,脸色蜡黄,有气无力的躺在虎皮座椅上休养精神。

如果世界上有卖后悔药的,韩遂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买一颗,八部将瞬间被清零,几乎变成了光杆司令,这是韩遂做梦也没想到的,“唉……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啊!”

早知马超是找上门的丧门星,哪怕送出十万石粮食,韩遂也不愿意看到这一幕,只可惜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曾经跟在韩遂身边前呼后拥的八部将,如今已经灰飞烟灭,不复存在。

若说八部将死在马超手下让韩遂肉痛的话,那妻妾儿女让马超灭门,就让韩遂的心裂成了八瓣。九个妻妾,五个儿子,最大的十五岁,最小的三岁,另外还有六个女儿;无一幸免,全部被马超一枪一个窟窿,当场毙命,神仙难救。

想到这里,韩遂不由得老泪纵横,涕流满面,“马超啊马超,你真是心狠手辣,我韩遂只要一天不死,就早晚要你马家血债血偿!”

“报……启禀主公!”门外响起了一名校尉的禀报声。

韩遂抽搐了下鼻子,擦拭了下老泪。声音嘶哑的喝一声:“讲!”

“因程银、梁兴等八位将军全部死在了马超手下,许多士兵没了统领。又畏惧马超之名,许多人打开城门。纷纷逃走了。”校尉沮丧的回复道。

“唉……果真是树倒迷糊散啊,更何况我韩遂还没死!”韩遂摇头叹息,满脸无奈。

自己手下的士兵多是凉州人,本就有许多不愿意天水投奔赵匡胤,只是被八部将强行裹挟而,无奈而从之。此刻八部将被马超全灭,这些士兵立即抓住机会开溜。

“让各部的校尉、军候出面镇压!”韩遂抱着断腕,强忍疼痛道。

校尉更加沮丧:“有许多校尉、军候都逃走了,这会儿功夫至少逃散了两三千人。”

韩遂大怒。嘶哑着咆哮:“让成公英去督查,传我命令,谁敢出城,立斩无赦!”

说曹操曹操就到,韩遂话音刚落,成公英就急匆匆的到韩遂的房门外,请示了一声得到答复之后方才进屋。问过韩遂的伤势之后,这才道明意:“主公,常遇春率兵了。此刻正在城外叫门。”

韩遂眉毛一挑,痛苦的问道:“嗯?常遇春怎么会的这么快?”

成公英俯在韩遂耳边,低声道:“适才斥候探到有万余人马打着马家的旗号,杀了过。可是一转眼。这支队伍竟然追赶马超去了,而常遇春也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了城下。故此,末将怀疑一开始的那支马家军是赵匡胤的人马冒充的。意在挑起主公与马腾的冲突,他好坐收渔翁之利!”

听了成公英的话。韩遂恍然顿悟,红着眼睛低声喘着粗气。双眸几乎喷出火:“好你个赵匡胤啊……实在是太阴险了!”

被称为“黄河九曲”的韩遂一直以阴险著称,阴谋诡计一箩筐,就连弯弯曲曲的黄河也比不上。没想到竟然着了赵匡胤的道,被愚弄于股掌之上,这怎能不让韩遂抓狂?

“事到如今,公英你认为我们该何去何从?”韩遂恨恨的问道。

成公英略作思忖,拱手道:“梁兴、程银八位将军之死,对军心的震撼太大了!再加上我们的士卒一直畏惧马超,而这厮又是个心狠手辣的家伙,出城之后定然会率兵为马腾复仇,只怕到时溃逃的士卒更多。更重要的是,现在赵匡胤已经打算对我们动手了,就算马超不复仇,只怕赵匡胤也容不下我军了!”

“难不成天下竟没了我韩遂的立足之地?”韩遂闭目叹息,一副英雄气短的模样。

成公英建议道:“去汉中投靠刘裕吧,向东南五百里就到,不过三五天的功夫。听闻此人正在招兵买马,所图不小,说不定主公还有东山再起之时!”

韩遂闭目思忖了片刻,点头赞成:“事到如今,也只能投奔刘裕了。但赵匡胤把我玩弄于鼓掌之间,也不能便宜了他,你去城墙上拖住常遇春,我去安排撤兵之事。”

成公英领命而去,打马上了城楼,对在城门外等了许久,骂骂咧咧的常遇春陪笑道:“我家主公被马超伤的不轻,此刻正在由医匠疗伤,麻烦伯仁将军再等上几个时辰,或者撤兵回去,改日再!”

常遇春勃然大怒,在马上破口大骂:“混账东西,老子千里迢迢帮助韩遂对付马超,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么?韩文约是生是死,我今天一定要亲眼所见,否则我就下令攻城了!”

“那就麻烦常将军耐着性子等待,你要强行攻城,我凉州的将士也不是吃素的!”成公英冷哼一声,下令放箭。

城头上一阵乱箭射下,常遇春勒马后退数百丈,气的暴跳如雷。想要攻城奈何兵力不足,只好派人分头通知赵匡胤以及呼延庆、呼延灼兄弟,请求增援。

韩遂强忍疼痛,翻身上马,带着亲卫营砍了几个溃逃的低级军官,以及数百名士卒,这才把逃兵的势头遏制了下去。然后下令打开粮仓,把所有的粮食全部装车,准备从西门出城,向汉中投奔刘裕。

在韩遂的亲自监督之下,万余名士兵把粮食全部装车完毕。又下令把大批的草料堆积在四门与街巷、粮仓、衙门各处,然后在上面抛洒了松脂、硫磺、火硝等易燃物,埋伏了许多弓弩兵手持火箭,只待常遇春率兵进城之后,就放火箭点燃。

安排好了一切之后,韩遂率兵押运着粮草连夜从西门出城,直奔汉中方向而去,命成公英率部断后。

常遇春正等得心急火燎,忽然有士兵高呼道:“将军快看,城头上的守军都撤走了!”

常遇春大喜过望,挑选了几十个身手敏捷的精兵拿着绳索攀登上城墙,打开城门,挥兵入城,直奔粮仓。

忽然间,弓箭声划破长空,无数支带着火苗的箭簇从天而降,迅速的引燃了城中布置的柴草,在松脂、硫磺、火硝的助燃下,越烧越旺,火光冲天。

“不好,韩遂这老狗设了埋伏!”

常遇春急忙下令退兵,但火势燃烧的十分迅速,片刻之间就烧遍全城,火光冲天,映红了旷野。

常遇春被烧的焦头烂额,总算从大火中逃了出,但手下的兵马却被烧死了千余人。常遇春正恼怒之际,呼延庆引败兵撤了过,两人合兵一处向南追赶韩遂,意图抢夺粮草。

追了十余里,成公英从险要之处伏兵四起,弓弩雷发,滚石乱砸,杀的赵兵阵脚大乱,死伤了千余人。眼见天色渐黑,不清楚前方是否还有追兵,更何况马超的大军随后而,稍有不慎就会腹背受敌。只能引兵退回天水禀报赵匡胤,回头再做计较。

赵匡胤本想坐收渔翁之利,没想到韩遂、马超也不是吃素的,赵军偷鸡不成蚀把米,连续数战下,折损了将近万人,更是搭上了大将呼延灼的性命。这让常遇春闷闷不乐,只能催兵急行,仓皇撤退。

就在韩遂、常遇春分别退兵之后,马超与马岱、秦明引兵杀到了新阳城下,远远的看见火光冲天,整个城池化作一片火海,问过之后才知道韩遂已经奔汉中投奔刘裕去了。

“给我向南追!”马超余怒未消,下令穷追不舍。

王异却建议道:“小女子也曾经读过兵书,对于用兵之道略通一二。请恕我直言,刘裕在汉中盘踞多年,兵精粮足,更何况还有阳平关天险,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将军若是追到汉中,怕是前不能过阳平关,万一再被赵匡胤断了后路,粮草用尽,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地。请将军谨记穷寇勿追的道理!”

“哦……想不到卓君姑娘还懂得用兵之道。”马超颇为惊讶,对这个女人很是刮目相看。

王异笑笑:“不过是班门弄斧而已罢了!我还有一计可以帮助将军从我的老家略阳县城筹措到一些粮草,请将军附耳听。”

马超弯腰听王异耳语一阵,微微颔首:“你这个法子倒是可以一用,虽然略阳县城中不见得会有多少粮草,但至少可以暂借燃眉之急。”

计议停当,马超下令大军掉头向东奔略阳方向连夜进军。一面派出大批量的斥候赶往段谷、临渭一带刺探敌情,免得朱杨抄近道设置了伏兵。段谷一带有连绵起伏的祁山,虽然路途近了一些,但重山叠峻,不利于骑兵作战,不得不小心行事。

秦良玉听了王异的取粮之策,击掌称赞,对这女人的聪明才智不由得刮目相看。又向马超建议派使者联络庞德,也不知道他那边情况如何?同时还要派出使者赶往上洛、武关一带,向卫卿、赵求援,以策万全。(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