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四百九十七 浑身是胆!

四百九十七 浑身是胆!


                【小说pp软件已经开发完毕,请大家访问< href="http://m.23us.us" trget="_blnk">http://m.23us.us网站底部就可下载安装安卓以及苹果的pp】

吕布咆哮一声,方天画戟以雷霆之势当头劈下。

许褚左腿负伤,眼见已无招架之力。

电光火石间,赵出手了!

白马银枪腾空跃出,在风雪之中犹如鬼魅般刺出一枪,伴随着四溅的火花,硬生生的挑开了吕布这必杀的一戟。

“人中吕布,马中绝影!挡我者死!”

连续两次必杀之势被人挡住,让两颗到手的上将首级飞走,吕布不由得暴跳如雷。犹如暴怒的百兽之王,反手一戟扫向赵,“不要抢,你们四个的人头我吕奉先全收了,刚才那俩也逃不掉,因为我胯下有神驹绝影!”

“叮咚……吕布鬼神属性爆发,怒气连升两格,武力+6,基础武力102,绝影+1,方天画戟+1,当前武力值已上升至110!”

“嘶……大半夜的吕布的属性也突然爆发出,难不成这厮也到长坂坡插了一脚?”刘辩倒吸一口冷气,忍不住为自己手下的大将担忧起。

许褚踉踉跄跄的退到一旁止血包扎,竟然还不忘和吕布斗嘴:“我呸,你这认爹求荣的匹夫真是好生不要脸,这明明是曹公的马匹?不知何时落到了你的手上?”

赵长枪如电,如影随形,紧紧缠着吕布,让他无暇分神与许褚斗嘴。只是当吕布的怒气上升之后,赵的形势便逐渐落在了下风,当下便策马游走,以变化多端的枪术从侧面迂回攻击吕布,不与他手中那霸道的方天画戟正面硬拼。

长坂坡的风雪之中,两将枪戟往,酣战了六七十回合。直踩踏的脚下积雪消融,泥浆四溅,而吕布却仅仅只能略占上风,根本无法获得压倒性优势,这让吕布怒火滔滔,暴跳如雷。手中的方天画戟猛砍猛劈。攻势更加凶猛凌厉。

“叮咚……吕布鬼神爆发,怒气再升一格,当前武力上升至113!”远在金陵的刘辩再次收到了提示。

“吕布匹夫以逸待劳,暗中偷袭算什么英雄好汉?天水姜松会会你!”姜松催马向前。单臂挺枪与赵双战吕布。

“叮咚……姜松因肩伤导致基础武力下降7点,激发遇强则强属性,武力增加11点,八宝玲珑枪+1,当前武力值变化为107!”

北风呼啸。雪花纷飞。

三匹战马在冰天雪地中犹如走马灯一般厮杀,两条长枪彼此配合,左右夹攻,你进我退,配合的天衣无缝,纵然吕布使出浑身解数,一时间也难以占到便宜。

“气死我也,我天下无双的飞将若是连你们这些杂鱼都杀不掉,还有何面目自称人中吕布?”吕布咆哮一声,斗志熊熊。攻势更盛。

“叮咚……吕布鬼神属性再次爆发,怒气升至满格,武力+3,当前武力上升至116!”

姜松到底是有伤在身,只能使用单手持枪,时间久了难免手指麻木。猝不及防之下长枪与吕布的方天画戟碰撞在一起,拿捏不住,登时脱手飞出。

“哈哈……受死吧!”

吕布一击得手,发出一声得意的怪笑,挺起方天画戟直刺姜松的前胸。

赵被吕布挡在一侧。想要替姜松招架遮挡已是不可能了,眼见得天上地下,姜松已是无路可逃!

“叮咚……赵属性‘绝境’爆发,武力+5。当前武力上升至112!(上一章计算错了,忘了算马)”

“看枪!”

危急之中,赵一声叱咤,长枪破空,闪电般刺向吕布的咽喉。

吕布的画戟足够快,完全可以将失去了武器的姜松刺于马下。但赵的长枪却也如影随形。如毒蛇般直取吕布的咽喉。

围魏救赵!

千钧一发之际,赵将兵法用到了武艺之中,既然无法替姜松招架,那么就送吕布一枪。若是吕布不肯撤回画戟招架,结果只能是与姜松一起共赴黄泉!

要么一起死,要么一起生,是生是死,全都由吕布做主!

蝼蚁尚且有贪生之念,更何况是人,要不然吕布也不会在白门楼上委曲求全,向曹操摇尾乞怜的求饶。敌将的首级没能拿下可以留待将,自己的人头掉了却不能重生,紧急关头还是保命要紧!

“哇呀呀……气死我也!”

吕布又气又怒,危急之中硬生生的把刺向姜松的方天画戟画个弧形向后遮挡,堪堪将赵的龙胆枪荡开,避免了与姜松同归于尽的局面。

“啊呀……痛死我也!”

由于用力过猛,今年七月被薛仁贵射中的箭伤传一阵钻心的疼痛,让吕布的胳膊险些抬不起。生怕被赵看出了端倪,当下强忍着疼痛,不露声色。

忽然间,南面四五里之遥的地方马蹄声大作,震天动地的脚步声越越近,火把照亮了夜空,看起少说也有万余人的样子。吕布与赵、姜松等人面色俱都一变,料知定然是孙策的兵马到了。

“姜永年你与展雄飞有伤在身,快快顺着小道向东奔江夏而去!”赵长枪一抖,朝姜松与展昭呵斥一声。

“我等先走一步,子龙休要恋战!”姜松与展昭朝赵点点头,各自纵马扬鞭,顺着羊肠小道向东疾驰而去。

看到姜松与展昭走了,吕布也拨马向西,神色匆匆的道:“算你们命大,今日暂且放尔等一马,改日撞见,定斩不赦!”

吕布话音未落,催马向西疾奔,头也不回。

看着刚才还威风凛凛的九原虓虎,一转眼就变成了病猫,赵不由得心生疑虑:“孙兵看起还有四五里才能杀到的样子,况且吕布有宝马助阵,只怕万余人也留不住他,此刻因何匆匆离去?记得薛仁贵在奏折上说过夏天时曾经射了吕布一箭,莫不是此刻箭伤复发,体力不支?我当追上去试探一番!”

想到这里,赵大喝一声:“吕布匹夫休走,再与我大战三百回合!”

吕布听了登时丧胆,拼命的挥舞马鞭,歇斯底里向北逃窜。

赵在后面看到吕布如此狼狈,更加坚信自己的猜测无疑,同样纵马扬鞭,驱赶坐骑尾随其后,一路紧追不舍。

眨眼之间,满地狼藉的顾氏客栈周围只剩下许褚一个活人,坐在雪地里不能起身,任凭风雪拂面,却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只能眼看着南面的孙军越越近。

孙立一马当先,与邢道容引领着近万名孙军快速赶往长坂坡,本以为靠一些江湖手段就能轻松劫回孙尚香,没想到刘辩竟然派出手下大将劫人。这让孙立焦躁不安,连呼失算,一路上不停地催促队伍加快脚步。

待万余名孙军席卷而过之后,程咬金才从一人高的枯草丛里跳了出,怀抱昏迷不醒的孙尚香,大声的吹口哨召唤战马回,“吓死程大爷了,幸亏我机灵,要不然就做俘虏了!”

片刻功夫,得了召唤的坐骑顶着风雪撒着欢跑了过,程咬金翻身上马,挟带着孙尚香直奔南方而去。天亮之时便可以抵达长江岸边,那里会有自己手下的军士接应。

吕布的绝影跑的飞快,赵的照夜玉麒麟也不遑多让,两将在风雪中一前一后的追逐。吕布恼怒不已,在马上弯弓搭箭,连发数支。赵见吕布弓箭了得,不敢再追,只能勒马回头,方才想起许褚还在长坂坡,而且已经不能动弹。

“既然没抓到孙尚香,那就把许褚带回金陵算了,好歹也算是功劳一桩!”

打定主意,赵拨马回头,顺着绵延起伏的长坂坡,踩踏着皑皑白雪,朝顾氏客栈飞奔而回。

不消片刻功夫,赵便返回了原地,只见这座在旷野中的客栈已被万余名孙军包围,明晃晃的火把犹如雪地里的繁星,晃得人眼花缭乱。孙兵主力奉了孙立的命令,正在搜寻荒废的村子,看看是否还有敌人?

“纵千万人吾往矣,有何惧哉?”

赵低吼一声,催马扬鞭,挥舞着龙胆枪冲杀进了孙军之中。所到之处,尽皆披靡,每一枪刺出,必有一名士卒应声倒下。转瞬间就刺杀了百余人,在雪地上连绵成排,鲜血染红了皑皑白雪,更加触目惊心,余众大惊,阵脚大乱。

“可识得零陵邢道容?”

看到赵只有单枪匹马,邢道容挥舞着大斧,引领了数百亲兵前围剿。

赵目光睥睨,冷哼一声:“你去地下问阎罗王吧!”

话音未落,龙胆夺魂枪闪电般刺出,邢道容待要招架,却为时已晚。银枪裹挟着风声正中邢道容颈部,顿时搠了一个透明窟窿,翻身跌下马,当场毙命。

“不好了,邢将军被刺死了!”

邢道容既死,他的亲兵阵脚大乱,胡乱的抵抗了一阵,被赵又挑翻了百十人,剩下的仓惶奔逃,飞报率兵搜村的孙立去了。

杀散了邢道容的部曲,恰好撞见被反绑了双手的许褚,赵在马上如猿猱般俯身将许褚提了起,横放在马鞍上:“你且随我走一趟金陵,把今夜的事情向陛下说个明白!”

照夜玉麒麟撒开四蹄疾驰如飞,赵长枪飞舞,无人能挡,所到之处,孙兵尽皆闪避,稍微慢了定然命丧枪下。孙立得了消息,急忙提兵追赶,却看到赵仗着坐骑神骏,奔驰如飞,在茫茫白雪中越走越远,逐渐消失的无影无踪。(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