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四百九十四 替天行道

四百九十四 替天行道


                【小说pp软件已经开发完毕,请大家访问< href="http://m.23us.us" trget="_blnk">http://m.23us.us网站底部就可下载安装安卓以及苹果的pp】

窗外风大雪急,室内火炉如春。

“新鲜的酱牛肉三斤,荆楚陈酿三坛,请三位客官慢用!”顾大嫂摇摆着丰乳肥臀,露出并不迷人的笑容,热情的招待着赵等三人。

赵笑笑:“牛肉留下,酒就免了吧,出门在外,我等没有饮酒的习惯。”

顾大嫂顿时急眼,你们不喝酒怎么能行呢,我的蒙汗药可是都掺到酒里面去了,“这天寒地冻的,三位还是喝点暖暖身子吧?我们顾家的酒可是祖传特酿,你过了这个村就没了这个店,再也喝不到我们顾家的美酒了。”

正说话间,客栈外面忽然马蹄声大作,听动静的是大队人马,至少数百骑的样子,还有马车轱辘发出的“吱呀呀”的声音。赵与姜松、展昭对望一眼,俱都在心里道一声“多半是刘封的队伍到了”。

而顾大嫂夫妻又何尝不知,脑筋飞转,顾大嫂随机应变,向赵赔礼道:“外面好像了大队官兵,为了避免麻烦,三位还是到客房里慢用吧,没事不要出,免得招惹无谓的麻烦!”

“某等正有此意,请掌柜的安排客房。”赵向姜松与展昭使了个眼色,示意暂时躲起,根据形势随机应变。

吩咐店伙计引领着赵三人上了楼,顾大嫂夫妻便陪着笑脸迎出门:“不知将军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快里面请!”

刘封翻身下马,挑起门帘第一个进了客栈,上下打量一番,对环境表示满意:“你这客栈还算干净,能否住得下三百多人,我等要在此处多住几天。”

“多住几天?”顾大嫂夫妻一愣,你们这迎亲队伍不抓紧时间赶路,竟然还要在这荒山野岭多住几天,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而刘封也有自己的难言之隐,从襄阳到江陵的路程已经走了三分之二。迟迟不见刘辩的手下劫人,这让刘封逐渐沉不住气了。当初义父交代给自己的任务是,务必保证孙尚香被刘辩的人马劫走,可这刘辩万一不劫人呢?

“他娘的。身为护送的将领,却盼星星盼月亮般等着敌人劫走新娘,也算是奇闻一桩了!这刘辩要是不劫人,我就在这长坂坡住他个十天半月!”

刘封在心里没好气的嘀咕一声,大马金刀的在椅子上坐了。高声道:“怎么?你们开店的还怕客人住的日子长了?还是怕本将军不肯付你店钱?”

顾大嫂夫妻赶紧陪笑:“看将军这话说的,我们开门做生意的自然是笑迎八方客;只是本店寒酸狭小,一时间却没有足够的客房供这么多军爷住宿。”

“无妨,你们客栈后面的村子不是空了么,让将士们打扫下,暂住几天便是。”刘封挥挥手,一副少跟我啰嗦的样子。

既然刘封如此坚持,顾大嫂夫妻便不再说什么,直管用蒙汗药把他们全部麻翻便是,劫了孙尚香。再砍了楼上几个东汉大将的头颅,便舍了这客栈去襄阳请功,你爱住多久就住多久,与我何干?

“使得,使得……将军要住多久便住多久!”

顾大嫂满脸笑容的招呼陆续进了客栈的蜀军入座,“诸位军爷直管找地方坐,民妇这就命人给你们准备新煮的牛肉,以及我们顾家自制的佳酿,保证诸位喝过之后此生难忘!”

三百蜀军陆续的进了客栈,直挤得大厅里满满当当。人头攒动,有人趁机起哄:“别看这女掌柜腚大腰圆,生的像是一头母大虫,但嗓子倒是挺甜。不如唱曲小调给诸位军爷取乐如何?若是唱的好了,必有重赏!”

“唱什么唱?直管吃你们的饭,吃完了早些休息,明天一早就启程赶路,争取早日抵达巴蜀。”

待护送的将士们全部进了客栈之后,一身凤冠霞帔。腰悬长剑的孙尚香才在几名身穿劲装的婢女陪伴之下进了客栈,一进门就高声训斥,大厅里顿时变得鸦雀无声。

富春孙氏乃是江东大族,族人何止万千,因此孙新夫妻认得孙尚香,孙尚香却不认得这对籍籍无名的夫妻;即便孙尚香此刻站在顾大嫂两口子身边,也没察觉有什么不妥。

就在楼下乱糟糟一团之时,王彦章一直隔着窗棂偷看,当看到一袭凤冠霞帔的孙尚香走进客栈,顿时拍案而起:“典兄、许兄,这帮人果然是刘备的迎亲队伍,那身着大红霓裳的少女十有八九便是孙尚香,准备动手!”

许褚正吃得起劲,急忙抹了一把嘴边的油渍,打着饱嗝问道:“难道不等这家黑店用蒙汗药把他们都迷倒再动手么?”

“若是全部迷倒了,怎生嫁祸东汉?区区几百士卒而已,还不够我等舒展筋骨,出门后各自报上名号,目标杀掉孙尚香。蜀军尽量少杀,多留活口给刘备报信!”

王彦章一边吩咐典许二人,一边提起大铁枪猛地一脚踹开房门,大步冲了出。

长枪朝楼下一指,高喝一声:“大汉姜松在此,刘备联姻孙策,意图谋反,我等奉天子之命前取孙尚香头颅,传首天下,以儆效尤!”

住在典王许隔壁的赵等人正在静观局势变化,没想到风突变,隔壁莫名其妙的跳出一个拿着铁枪的大汉,自称姜松,要取孙尚香的头颅,实在让人没想到。

“呃……这厮竟敢冒充我姜松,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看我一枪戳死他!”姜松勃然大怒,拍案而起,巨大的力量把窗扇都震开了。

“且慢,分清敌我之后再动手不迟!”赵抬手搭在姜松的肩膀上,把他刚刚站起的身子硬生生的又压了回去。

王彦章朝赵的房间里冷冷的扫了一眼:“刚才听你自称是前往洛阳讨债的马贩,我等不会连累无辜,尔等只要待在房间里别出就好,否则刀枪无眼!”

就在王彦章告诫赵三人之时,典韦提着双戟尾随其后冲出门外,咆哮一声:“某乃大汉将军秦琼,奉诏讨贼,挡我者死!”

随着一声霹雳般的怒吼,典韦向楼下掷出一支四十斤的大铁戟,挟带着巨大的风声,犹如一颗重磅炸弹轰了下。所到之处血肉横飞,直砸的桌椅破碎,木屑飞溅,围坐在桌子上的六七名蜀军登时血肉模糊。

“有刺客,保护夫人!”

事出突然,三百蜀军顿时乱作一团,纷纷拔刀在手,簇拥在孙尚香周围护卫安全,心中俱都惊骇不已。

刘封却是喜出望外,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地,摸起佩剑就向门外冲去:“刘辩派人劫亲了,大汉皇帝刘辩派人劫自己的皇婶啦!”

提前得了吩咐的刘封亲信跟着起哄呐喊:“不好啦,大汉皇帝刘辩派人劫自己的皇婶了,劫亲的是大皇帝刘辩!”

刘封一边高喊,一边翻身上马,冒着风雪直奔江陵方向而去。反正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孙尚香是死是活与自己又有何干?

看到刘封弃了孙夫人落荒而逃,剩下的蜀军顿时懵了。知道其中奥妙的还好,纷纷上马跟着刘封向南而去,最可怜无辜的则是那些蒙在鼓里的人,也不知道是跟着主将逃跑好,还是留下保护夫人才对?

孙新一个箭步窜到柜台后面,丢给妻子一把鬼头刀,自己拔剑在手,一起冲向孙尚香,“尚香小姐勿忧,我等奉了伯符将军之命在此接应你,让我夫妻护着你离开!”

“你们这对开黑店的夫妻,也不知道谋害了多少人命,吃我一戟!”

犹如恶般的典韦站在木楼上,又是一声咆哮,自腰间摘下一柄短戟,抖手甩向孙新。

短戟带着凌厉的风声,破空而至。

孙新听到风声之时,急忙扭头挥剑格挡,却为时已晚。

只听“噗”的一声,手戟瞬间刺透了孙新的后背,正中心脏,登时破裂;口吐鲜血,惨叫一声而亡。

“大汉李存孝在此!”

许褚不肯示弱,手提虎牙大刀从木楼上纵身跃下,庞大沉重的身躯直震得整个客栈猛地一颤,犹如发生了一场轻微地震。

“害死我丈夫,老娘跟你们拼了!”

眼见丈夫功劳没捞到反而搭上了卿卿性命,顾大嫂犹如发疯一般挥舞着鬼头刀扑了上,直取许褚要害,“你们这些滥杀无辜的汉将,老娘要你们血债血偿!”

“你们开黑店的也不是好东西,只怕你家的包子是用人肉做的吧?俺许……俺李存孝今天要替天行道!”许褚怒吼一声,手中的虎牙刀用尽浑身之力横扫而出。

只听“铛”的一声金铁交鸣,顾大嫂双手虎口震裂,鬼头刀脱手飞出,整个人也被震得向后倒飞了出去。许褚跨前一步,一刀刺中顾大嫂胸部,登时毙命。

就在典韦、许褚轻松的解决了孙新夫妻之时,王彦章也纵身下楼,手中大铁枪连续戳翻十几个蜀兵,欺身疾进直取孙尚香:“我本与姑娘无冤无仇,姑娘要怪就怪自己出生在孙家,引颈受死吧,留你全尸!”(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