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五百 霸王硬上弓

五百 霸王硬上弓


                【小说pp软件已经开发完毕,请大家访问< href="http://m.23us.us" trget="_blnk">http://m.23us.us网站底部就可下载安装安卓以及苹果的pp】

“抓了许褚?”刘辩很是意外,“速速派人带到含元殿让朕问问!”

想当年,自己还是弘农王之时,从虎牢关向江东撤兵,途径谯郡曾经去许褚的坞堡拜访,可惜失之交臂,许褚已经投奔了曹操。后又修书给许褚招揽,也如同泥牛入海,没想到三年之后成了自己的阶下囚。

许褚的伤势经过治疗后并无大碍,但却也不轻,个月二十天的绝对没法下床行走。在刘辩下令后,被四个锦衣卫用担架抬到了含元殿。

前年刘辩灭了袁氏拿下宛城之时,曹操率大军压境,当时许褚就在军中,虽然未曾搭话但却见过面。时隔三年,许褚并没有多大的变化,还是如从前一般魁梧雄壮,一脸憨厚的表情,只是做了阶下囚之后显得有些垂头丧气。

“许仲康,还记得当年朕曾经给你修书招揽的事情么?”刘辩笑吟吟的问道,吩咐锦衣卫把许褚的手镣打开。

“谢陛下关爱!”许褚活动了下酸痛的双手,躺在担架上连声道谢,“小人自然记得陛下的厚爱,只是已经提前投奔了曹公,被依为左右护卫,相待甚厚,不忍离去。更何况曹公乃是陛下之臣,储为曹公效力便是为陛下效力!”

没想到憨厚的许褚辩解起竟然头头是道,刘辩微微一笑:“既然如此,那你以后就在朕身边效力好了,反正你在曹操身边与在朕身边都是一样。”

许褚头摇的像拨浪鼓:“那可不行,那样世人会耻笑俺许褚是个贪图富贵,见利忘义的小人。反正俺在哪边都是陛下的臣子,还是请陛下放俺回邺城吧?俺饭量太大,也好给陛下省点粮食!”

“许仲康啊朕问你,既然你说曹操是朕的臣子。那你们为何会冒充朕手下的大将劫杀孙尚香?”刘辩收了笑容,沉声问道。

许褚一脸冤枉的样子:“陛下莫要错怪了曹公,曹公深受陛下之恩。岂会背叛朝廷?之所以派我等潜入襄阳,刺杀孙尚香。实乃因为曹公痛恨刘备忘恩负义之举,狼子野心的联姻孙策。绝无它意,还请陛下明鉴!”

见许褚对曹操死心塌地,刘辩也知道没有收服的希望,若不是自己先前有修书招揽的恩情,说不定他此刻会破口大骂。而且许褚只是一个武夫,统率与智谋都不行,也没必要费太大的力气招揽。不如留着和曹操做交易筹码。

“人,把许褚暂且关押进驿馆,好生款待,朕与曹操交流之后再做处置!”

刘辩挥挥手,示意李元芳把许褚押解下去;然后派出使者快马赶往邺城,通知曹操,许褚落到了自己的手中,看看曹操有何反应?

此时已经是腊月中旬,大江南北天寒地冻,各路诸侯的兵马都进入了蛰伏期。要动刀兵至少要等明年开春正月底才行,天下大势暂时安定了下。

程咬金抓了孙尚香带回了自己的猇亭大营,看着英姿飒爽的小美女。心中甚是喜爱,嬉皮笑脸的央求道:“尚香小姐,俺程知节今年不过二十有三,尚未娶妻,你便给我做妻子如何?俺老程愿意保你兄长一命!”

“我呸,给我滚,无耻之徒!”被反绑了手脚的孙尚香啐了程咬金一脸吐沫,“我父亲与兄长皆是当世英雄,你算什么东西?你不过是一个杂号将军。你拿什么保我兄长一命?”

程咬金也不恼怒,缓缓的擦掉了脸上的吐沫。笑嘻嘻的道:“让你兄长向我投降,我给天子修书一封。必然会饶你兄长一命。”

孙尚香一脸鄙夷:“我兄长虽处在劣势,但手中尚有十几万人马,一枪就可以把你戳个窟窿!就算要投降也是投岳飞,投韩世忠,甚至投诸葛亮,为何要投你一个无名下将?速速把我杀掉,我兄长早晚替我报仇!”

程咬金忽然发出一声坏笑:“你信不信本将军霸王硬上弓,把你强娶了?生米煮成熟饭,我看你兄长是否舍的杀了我这个妹夫?”

程咬金说着话就要动手撕扯孙尚香的衣服,孙尚香又急又怒,灵机一动央求道:“你若真是喜欢我,那你就率兵投降我兄长,风风光光的把我娶了。”

“香香妹子,我书读的少,你莫要捉弄我!我率兵投降了你兄长,孙策那大舅子不把我大卸八块才怪!今日你无论说什么都改变不了结果,今日之后你便是程夫人了!”程咬金坏笑着扑了上去,把孙尚香摁在床上,就要非礼。

突然响起一阵脚步声,有人闯进了程咬金的帅帐。

程咬金勃然大怒,起身扭头:“老子不是说了若无吩咐,任何人不得擅入么?谁敢违背本将的吩咐?”

“程逗逼你在做什么?”进入帅帐的并非程咬金的部曲,而是一脸风霜的杨七郎。

当看到程咬金的床上绑了一个凤冠霞帔,年约十三岁的姑娘之时,嫉恶如仇的杨七郎勃然大怒。一个箭步上前抓住了程咬金的衣襟提了起,“咣”的一拳正中程咬金面门,两道鼻血顿时流了出。

“好你个成妖精啊,竟然学起了山大王,干起了强抢民女的勾当,坏我汉军名声,信不信我上书参劾你一本?让你到刑部大牢蹲几年?”

程咬金赶紧捂住鼻血,嘟嘟囔囔的反问:“杨七狼,你怎么跑到猇亭了?”

“孙尚香被劫,刘备军事动作异常,孔明唯恐蜀军顺江而下,特命我协助你防御猇亭,没想到刚就看到你干这种勾当!”杨七郎余怒未消的训斥道。

程咬金捂着鼻子,指了指床上的孙尚香:“这不就是孙尚香么?”

“什么?孙尚香竟然被你抓了?”杨七郎哭笑不得,“刘备在找,孙策在找,陛下也在找,天下人都在猜测孙尚香的下落。竟然被你帅帐藏娇,还要霸王硬上弓,你有几颗脑袋?”

程咬金吓了一跳,色心顿时散去,只能怏怏不乐的派人把孙尚香装了船,趁着夜色顺江而下,押送到金陵交给天子处置。

沃野千里的成都,气温相对北方说温暖了许多。

得到了刘封的禀报,刘备立即召集手下的文武,慷慨激昂的道:“我奉刘辩为帝,本以为他是德才兼备的明君,谁知道却恃强劫掠自己的皇婶,是可忍孰不可忍?我与孙策联姻,本想用怀柔之策劝服孙策,让荆襄百姓免受刀兵之苦。无论如何孙尚香亦是吾之妻妾,这刘辩派人强行掳去,实在让备心寒不已!”

张松出列道:“既然刘辩无道,主公不必再辅佐下去,松愿修檄文一封,讨伐昏君刘辩!”

“主公可奉洛阳刘协为帝,南北呼应,待占据荆州之后再图良策。”庞统亦是出列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刘备当即命张松撰写檄文一封,昭告天下讨伐刘辩。

先把刘辩劫掠自己皇婶的事情添油加醋的抹黑一番,又扯到了刘辩少年时期不学无术,被灵帝训斥“轻佻无威仪,不可为人主”,又说何太后鸠杀了刘协的母亲王美人,母子皆是无才无德之人,不配做皇帝。自己当替天行道,率正义之师讨伐。

檄文发出之后,刘备又派遣秦宓前往洛阳拜访刘协,献上礼物,表达结好之意,共同讨伐刘辩这个无道昏君。刘协在杨坚、朱儁、皇甫嵩等人的授意之下,下诏书一封,赏赐刘备“汉中王”的爵位,命他率巴蜀将士南下讨伐刘辩。

与洛阳朝廷交好之后,刘备修书命驻扎在上庸的关羽军团等开春之后攻打岳飞的后方宛城,用围魏救赵的策略解襄阳之围。又命张飞为主将,傅友德为副将,以庞统、法正为军师,率领吴三桂、吴班、雷铜、严颜、陈式等武将引兵五万顺江而下,出巴郡,过秭归,直抵西陵,待春暖花开之时“接管江陵”,然后再解长沙之围。

消息传到金陵,刘辩也同样命陈琳起草檄文一封,把刘备骂了个狗血淋头,说他外表忠厚,内心实则奸诈。本是织席贩履之徒,自己不因为其卑贱而追认为皇室后裔,而他却勾结叛贼孙策,行谋逆之举,狼子野心昭然若揭。早晚必起大军,攻破巴蜀,将其首级悬于成都门外,以儆效尤。

双方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但天下的人都明白,无非就是因为形势与权利到了兵戎相见的地步,嘴里说什么都不重要,拿出军事实力打赢战争才是王道。毕竟成王败寇,你赢了你就代表正义,输了就遗臭万年!

既然刘备的反应如此迅速,刘辩与满朝文武商量过之后,认为与曹操的关系暂时还得维持。冉闵与公孙瓒被曹操从冀州驱逐了出去,曹操已经完全占据了冀州,实力日渐强盛,若是再向曹操开战,局势必然恶化。

当前的战略应该让李靖、秦琼固守北方,命岳飞、卫卿、韩世忠、霍去病扛住刘备援兵的同时,争取半年之内消灭孙策,再与刘备正面决战,进兵巴蜀。(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