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四百六十六 武学大宗师

四百六十六 武学大宗师


                【小说pp软件已经开发完毕,请大家访问< href="http://m.23us.us" trget="_blnk">http://m.23us.us网站底部就可下载安装安卓以及苹果的pp】

周德威加入孙策麾下有些时日了,但周瑜一直闭门死守,拒不出战;让周德威一身本事没有用武之地,心中很是郁闷。

此刻看到宇文成都单人单骑追了上,不由得喜出望外,仰天大笑一声:“哇哈哈……终于让俺逮到立功的机会了,这汉将自投罗网,也别怪俺手下无情!”

周德威一骨碌爬起,唿哨一声,将马匹召唤到了跟前,提起长矛翻身上马,拍马直取宇文成都:“你这汉将自寻死路,俺便送你一程!”

“大言不惭,你也得有这个本事!”

宇文成都冷哼一声,催马向前,手中一百一十斤的凤翅镏金镋一招“力劈华山”,奔着周德威的头顶恶狠狠的砸了下。

“给我开!”

看到宇文成都的兵器有些奇怪,周德威不以为然,手中长矛凝聚了浑身力气,一招举火燎天,狠狠的向上招架了出去。

只听一声金铁交鸣之音在半空里响起,周德威直感到手腕一阵发麻,手中的长矛险些拿捏不住,不由得骇然变色:“你……莫非就是宇文成都?”

这段时间以,周德威与伍召切磋了几次,每次都是略输个一招半式,因此心下对伍召的武艺佩服不已。

闲聊之时,伍召曾经向周德威提起,汉军阵中有两员虎将,一个是南阳黄忠;本是荆州刘表的手下,失手被擒后归顺了东汉天子,手中一口宝刀使得炉火纯青。背上一把强弓更是百步穿杨,遇上了需要加倍小心。

另外一个姓文名宇表字成都。手中一口奇形怪状的镏金镗,武艺更是深不可测。自己的兄长伍天锡武艺与自己在伯仲之间。却没想到在沙场上被这文成都一击毙命,这血海深仇迟早要报!

周德威对伍召的武艺虽然佩服不已,但觉着他说的这个伍天锡有些夸大,估计是替死去的兄长吹嘘一下,也让他面子上有些光彩。倘若这伍天锡的本事与伍召在伯仲之间,又岂会被人一击毙命?倘若这伍天锡的本事与伍召一样了得,而又被人一击毙命的话,那么这个文成都的武艺又是何等的惊世骇俗?

直到此刻,当面锣对面鼓的撞上了宇文成都。一个回合吃了亏之后周德威才如梦初醒,这东汉朝廷果真藏龙卧虎。这一镗的力量,何止力逾千钧,若是在不知对方实力的情况下,一时大意枉送了性命也不是没有可能!

“既知我名,还不快快下马束手就擒!”

宇文成都面色如霜,手中镏金镗上下翻飞,犹如狂涛怒浪一般席卷周德威。

周德威催马躲闪,勉强招架。待手腕的麻木感稍稍退去之后方才握紧了长矛向宇文成都反击。每一矛都是奔着宇文成都的空当刺去,只要宇文成都反手招架,周德威随即把矛抽回,却是再也不敢和宇文成都硬拼。

正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周德威的武艺本就逊色宇文成都许多,此刻又犯了怵,勉强的支撑了二十回合左右。便左支右绌,只剩下招架之功再无还手之力。

“只恐今日我命休矣!“

出师未捷身先死。寸功未立,就要被人斩于马下。这让周德威的心头弥漫着一股悲怆。当下将手中的长矛狠狠的挥舞了起,与宇文成都以死相搏。

“困兽之斗罢了,自己下马束手就擒,饶你不死!”

宇文成都大笑一声,手上的力气放缓了许多,一副猫戏老鼠的表情。憋了有些日子没打仗,今天一出手就捉住了对方一员大将,真是个意外的收获。

马蹄声得得,突然有一匹白马自北面而。

只见马上一个约莫四十五六岁年纪,一身灰色长袍,头戴帻巾,做儒士打扮的中年偏老男子策马飞奔而。略显灰白的胡须与长发迎风飘扬,看起颇有几分仙风道骨。

“吁……”老者被两员酣战的大将所吸引,勒马凝视,发出惊讶的询问,“咦……这不是镇远贤侄么?竟然会被人打得这么狼狈?”

听到马蹄声,周德威侧目瞧了一眼,不由得又惊又喜,扯着嗓子大喊一声:“三叔救我,这汉将好生厉害!”

看到周德威了帮手,宇文成都策马后退数丈,上下打量了周侗一眼:“我当是的何人?原是一个迂腐的儒士。我文成都不欺负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更不欺负老年人,你尽管走开。我不会为难与你!”

周侗闻言,手抚花白的胡须仰天大笑:“哈哈……年轻人真是大言不惭,老夫纵横四海,还从没有人敢说‘为难我’这三个字。童渊、王越等人见了老夫也需要客气三分,我今天倒要看看,你这个后生是如何的为难于我?”

“你既然活得不耐烦,我当成全于你,吃我一镗!”

宇文成都怒吼一声,手中镏金镗一招“横扫千军”,奔着周侗拦腰扫去。

周侗叱咤一声,手中突然多了一把水火棍,也不招架宇文成都的武器,而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棍子戳向了宇文成都的太阳穴。虽然后发,但速度奇快无比,却是抢先而至。

“好快的出手速度!”

宇文成都颇感意外,当下手腕一翻,一招“神龙摆尾”,势大力沉的镏金镗翻过手就砸向周侗的木棍。尺寸拿捏得恰到好处,不等周侗的棍子戳中自己,便可以给他拦腰砍断。

“老夫不欺负你年幼,我下马和你打!”

周侗也看出了宇文成都武艺非凡,一柄奇形怪状的兵器兼具力量与变化,端的不可小觑,也怪不得堂侄周德威招架不住。当下集中全力,翻身跳下马,奔着宇文成都的上中下连攻三棍。

“叮咚……周侗特殊属性‘洞悉’激发,随机降低宇文成都基础武力值3点,宇文成都当前的基础武力值已经下降至100,凤翅镏金镋+1,当前武力值为101!”同一时刻,远在金陵的刘辩收到了系统的提示。

旷野之中,宇文成都马走连环,挥舞着一百一十斤的凤翅镏金镋对着步战的周侗猛砍猛劈,恨不能一镗把周侗砸成肉酱。

但这老者身形飘逸,闪转腾挪犹如鬼魅,而且一双眼睛好似火眼金睛;无论宇文成都怎么变招,这老者似乎都能洞悉猜透,从而提前做出判断,将宇文成都的招式一一化解。

如果说宇文成都走的路子是“一力降十会”,那么周侗走的路数就是“一巧破千斤”,两人你我往,马跳人跃,酣战三十多个回合,竟然胜负难分。

“三叔莫慌,侄儿前帮你!”

见周侗占不到便宜,周德威大吼一声,挥舞着一丈七的乌龙出水矛,纵马冲上前,与周侗合力围殴宇文成都。

周侗自恃身份,大声叱喝周德威道:“镇远贤侄,你且退下,你我叔侄二人以多打少,传出去恐遭江湖人耻笑!”

周德威一矛接着一矛,却是不肯退去:“三叔休要管那么多江湖规矩,这可不是切磋武艺。而是以死相搏的沙场,今日咱们叔侄并肩杀了这汉将,谁能知晓?”

周侗还从没有遇见过宇文成都这么强大的对手,若不是周德威上前助战,只怕自己最多还能支撑二十回合。听了周德威如此说,便不再做声;当下叔侄二人一个马上,一个马下,合力夹攻宇文成都。

“今日这一战打的痛快,老子便将你们叔侄一块送上西天!”

宇文成都咆哮一声,挥舞着镏金镗施展开平生所学,以一敌二,越战越勇,逐渐的处在了上风。

“镇远贤侄,你这长矛的刺法不对,应该斜着刺……”

“对了,对了!这一招你应该横着招架,而不是竖着招架。要稍微与对方的武器一触即分,若是一味的躲闪,反而会落下风……”

周侗一面与宇文成都周旋,一面不忘观察周德威的武艺,时不时的提携指点几句。登时让周德威茅塞顿开,犹如醍醐灌顶一般,出招的时候从容不迫了许多。

“叮咚……受周侗‘武宗’属性激发,周德威武力临时增加一点,当前武力值上升至99。若是受到周侗长期指点,基础武力有可能永久增加1点或2点。”远在金陵的刘辩再次收到了系统的提示。

旷野之中,秋阳之下。

三个人两匹马走马灯一般的厮杀,酣战了半天,恶斗了一百四五十会合,仍然难分胜负。而周德威与宇文成都虽然还是精神抖擞,但战马却已经有些疲惫。

忽然南方马蹄声起,一支数百骑的队伍席卷而,原是姜维得报后率军追。

周侗看到南面尘土飘扬,便招呼周德威一声:“贤侄咱们走,不可恋战!”

话音落下,周侗翻身上马,与周德威一块向北纵马狂奔。宇文成都连追数程,每次都被周氏叔侄合力杀退,又逐渐的把姜维带领的援兵甩远。

看看天色渐黑,宇文成都唯恐有失,只能遗憾的拨马回头,返回汉军大营去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